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三十一章 第二轮比赛

第三十一章 第二轮比赛


厉廷川像是故意跟她过不去一样,说出来的话句句带刺。

“我觉得你身为一个父亲,应该给你的儿子做出一个榜样,而不是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她本来想说不三不四的,可是当着儿子的面她还是忍住。

“清灵是我的家人,不是别人,你最好放尊重一点。”

温清灵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强撑着笑意说道。

“小渔,你可能是失忆后忘记了,我跟廷川哥一直都是家人啊。”

“是不是家人你自己心里清楚,没名没分的你谈什么家人。”

“够了!”厉廷川拍桌而起,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小渔怒气上头,根本就不怕他,“怎么就够了,我还没说够,你要是觉得我碍眼就让我出去住,或者你以后再也别把这个女人带回来。”

她态度坚决,就算是泥人也会有脾气,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骑到自己头顶的。

厉廷川还想说什么,厉子轩也紧跟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爹地,你不可以凶妈咪!”他的小身体里似乎蕴含着无穷的怒气。

事已至此,厉廷川只能叫停,在场的几个人都没什么胃口吃饭,只有温清灵不疾不徐夹着餐盘中的饭菜。

“你们不要吵了,吃完这顿饭我就会自己离开的。”

谢小渔不为所动,都是女人,她在这里玩什么心机自己早就摸透了。

这不就是想她跟厉廷川闹个你死我活吗?

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得逞的。

“不用了,你要是想住就多住几天,身为女主人我一定会让你佣人好好照顾你的。”

厉廷川一愣,显然没有反映过来,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你究竟想干什么?”

谢小渔坐回自己的椅子,拿起了碗筷给厉子轩夹菜。

这场短暂的家庭风波就此暂停。

吃完饭之后,谢小渔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温清灵为难的问道,“廷川哥哥,小渔该不会是生我的气吧,我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不希望你们夫妻之间会因为我的事情闹矛盾。”

厉廷川摇头,“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今天的比赛怎么样?”

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流,坐在餐桌前的厉子轩看的一清二楚。

奶奶说了,想和妈咪抢走爹地的都是坏女人。

他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已经可以看出温清灵肯定是奶奶口中的坏女人。

温清灵没想到他居然还知道自己去参加比赛的事情。

“还好,前一轮的比赛已经过了,这次的比赛还没有出结果。”

厉子轩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自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站在旁边的佣人吓了一跳。

要是厉子轩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出什么事情,他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小少爷……”

她才敢刚要去伸手扶住他,厉子轩已经先一步从她面前跑过,回到了谢小渔的房间内。

谢小渔看到他进来,停下了手中的画笔,“轩轩来了,有没有吃饱?”

刚才的那种局面,谁都没能吃好饭。

轩轩点头,“吃饱了。”

“那妈咪去给你放水洗澡,你今天想在哪里休息啊?”

厉子轩有些害羞,“今天还可以在妈咪一起睡吗?”

“当然可以。”

谢小渔放好了水,亲自帮厉子轩洗完澡,才带着他回到了床上。

谢小渔看了眼时间,“轩轩,你想听故事吗?”

轩轩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妈咪,你还从来没有给我讲过故事。”

谢小渔笑笑,揉揉他的脑袋,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儿童读物。

厉子轩本来还想多听一会,奈何小孩子的身体实在是没有办法熬夜,没过一会他昏昏沉沉的睡去。

谢小渔刚想把书放到了床头柜边,自己的手机就开始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梁怀州打来的。

谢小渔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身,拿起了手机走到了阳台边。

外面的天空月明星稀,这段时间以来,关于过去的事情,她没有任何线索。

现在厉廷川每天都在家里火上浇油,她现在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她接听了梁怀州的电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的语气带着隐隐的烦躁,梁怀州早就对她的脾性了如指掌。

“怎么了?吃炸药了?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梁怀州的语气玩世不恭。

“那倒没有,就是你如果没什么事情还要打扰我的休息,那就别怪我骂你了。”

谢小渔的声音略显疲惫,勉强撑起精神跟他开玩笑。

“得了,这兄弟没得做了,我这就挂电话了。”梁怀州作势就要挂断电话。

“有什么话就快说。”

“你都好久没有找我喝酒了,以前我对你可是随叫随到,你这次也能不能回报我一次?”

梁怀州的声音有些惆怅。

以往谢小渔隔三差五就喜欢找他喝酒,这段时间一次也没有过。

如果说是她跟厉廷川和解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谢小渔一想到家里还住着的那个女人,就忍不住急火攻心。

“去,当然去,给我个地址。”

“等着,我去接你。”

没过多久,梁怀州的超跑停在了楼下。

谢小渔叮嘱好佣人留意轩轩晚上的动静,照顾好他,便刚走下楼,就看到了客厅坐着的男人,厉廷川听到动静抬头。

跟谢小渔对视,两人都是第一时间别开了视线。

厉廷川注意到谢小渔身上的衣服不是家居服,眉头顿蹙:“你准备去干什么?”

谢小渔冷哼一声,从他的身边经过,“跟你有什么关系。”

从未被人给拒绝过的厉廷川,接二连三被她羞辱,索性也就不再理会这个女人。

看着窗外的风景渐渐熟悉,谢小渔诧异的回头看向身侧驾驶位上的男人。

“我们这是去哪?”

“怎么?你还记得这条路线。”

此话一出,谢小渔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没错。

这家清吧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的一家,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都还在。

“是啊,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林筱带着我和你一起来的这家酒吧,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它还没倒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