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四十四章 抢夺镯子

第四十四章 抢夺镯子


柜姐更加为难了,“这个,不是我不给你们拿,只是这只镯子做工细致,耗费的时间很长,一共就只有两只,另外一只早在几天前就被人买走了……”

如果是别人,谢小渔就让了,不管这个镯子再好看,最后也不会进自己的梳妆台。

可是面对的是这对男女,她觉得自己势在必得。

“这件事情不在我的范畴之内,先来后到,我只想要这镯子,你就先帮我包起来吧。”谢小渔旁若无人说道。

温清灵抬头看了厉廷川一眼,“廷川哥哥,这只镯子我很喜欢,三天前我就准备过来拿了,可是你一直都没有什么时间。”

这句话无疑勾起了厉廷川的愧疚,他这段时间都比较忙,所以才忽略了温清灵。

不就是一个镯子,谢小渔让出来也一样的,大不了给她多买几只其他的。

他抬头看了眼谢小渔,“谁让你擅自把儿子带出来的。”

谢小渔等了半天,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这是我儿子,我带他出来看看怎么了?你自己还是上班时间出来瞎逛。”

眼看战火就要起来,柜姐抱着镯子闪到了一边。

厉廷川本来只是询问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反应。

他皱了皱眉,却没什么动作,“没事不要经常带他出来,外面不太安全。”

谢小渔都没想到他还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一天。

只是想到这是在外面,他还要顾及面子。

这就是男人!

“我知道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带着儿子先行离开了,你们两慢慢逛。”

厉廷川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如同以往只要看到温清灵和自己在一起,整个人都如同要炸了毛的猫一样。

今天她出奇的安静,厉廷川还有些不习惯。

“等等,这只镯子你就让给清灵吧,其他的你随便选,我买单。”

“你还真是大方,不过我要是说我想要这家店呢?”

她挑衅的看着厉廷川。

“差不多就行了,你也别太过分。”厉廷川的语气没有太过于反对。

谢小渔汗颜,她总觉得如果自己坚持,这个男人可能真的会同意自己的提议。

“到底是谁过分?我看上的镯子,她就怂恿你来横刀夺爱。”

她的矛头直指温清灵,她才不会让这个女人得逞。

厉廷川瞪了她一眼,“我给你买十只,把这只留下。”温清灵离开

她回瞪过去,“我告诉你,我不稀罕,我今天偏要这只不可。”

“小渔,这只镯子我真的很喜欢,你可以选其他的可以吗?”

谢小渔居高临下看着柔柔弱弱的女人,“不可以,你怎么不选其他的?是不是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都要来横插一脚?”

温清灵被谢小渔意有所指的话怼的哑口无言,眼神却一直停留在柜姐手里的那只镯子上。

要说喜欢真的算不上,不过也就是只一般般成色的镯子。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都有了廷川哥哥,这只镯子就让给我吧。”

谢小渔觉得她的脑回路不可理喻,难道有厉廷川就不能买镯子了?

“你要是喜欢他,人你可以拿走,这只镯子今天必须属于我。”

厉廷川闻言,顿时蹙眉,看着自己在她眼里就像是货物一样,被她说让就让,总觉得内心一股郁结于心,又说不出从何而来。

温清灵无言以对,她现在完全跟不上谢小渔的节奏了。

两人僵持半天,也没有分出个所以然来。

温清灵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柜姐,就差没把“我想要”写在脸上。

厉廷川注意到了,“帮我把这只镯子包起来吧,另外再选些你们这里的最贵的镯子给她挑选。”

厉廷川一锤定音,完全忽视谢小渔的反对。

“不行!这只镯子是我的,我们先去结账。”

柜姐看了眼厉廷川,只能不停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厉先生,这只镯子是这位小姐先看中的……”说着迅速带着谢小渔前去结账。

谢小渔从小买东西就不看价格,这次为了跟温清灵争,更是忘记了价格这件事情。

等到付钱时看到了直接少了一百多万,内心简直是在滴血。

可当着两人的面她,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心底却暗暗发誓,一定要重新成为富婆,这样才能继续花钱不看价格。

她使用自己的钱付的款,厉廷川也不好说些什么。

温清灵心里恼怒,面上却不动声色,惋惜道,“我是真的喜欢这只镯子,不过我也不怪小渔,可能我跟这只镯子无缘吧。”

已经走出店门的谢小渔,冷嗤一声。

装腔作势。

不过她也懒得在这对男女身上耗费心神,谢小渔走出了店门,现在已经解决好了礼物的问题。

她也好久没出来逛逛,刚好带着怀里的小家伙出去看看。

她带着厉子轩来到了游乐园,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排队,玩设施的时间显得短暂,不过就算是这样,小家伙也很开心了,小脸都激动的有些涨红。

谢小渔带着他走走停停,直到傍晚才回到别墅,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

回到家的时候,餐桌前已经坐了两人。

谢小渔今天心情不错,自然就没把他们两人放在眼里。

心情颇好的当着两人的面,把自己今天的战利品让佣人送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才在餐桌前落座,谢小渔的家教本来也是食不言寝不语,只是这些在温清灵来到这个家里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小渔,我可以拿别的镯子和你换,你看你可不可以让给我。”温清灵语气诚恳,暗暗看向谢小渔的眼神却带着挑衅。

她不光是为了那个镯子,更多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什么是抢不回来的。

谢小渔咀嚼着嘴里的饭菜,漫不经心,觉得今天的饭菜格外、得她心意。

“喜欢是无价的,不是你眼里随便什么东西就可以等量交换。”

温清灵面色尴尬,“我没有夺人所好的意思,只是实在喜欢,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就不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