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四十七章 原配和小三同时出现

第四十七章 原配和小三同时出现


她正在考虑要不要直接把礼物给沈音岚,然后直接告辞,就听到了头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条件反射抬头,就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

梁怀州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你怎么也在这里?”

谢小渔翻了个白眼,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会问这么没营养的问题。

“你为什么在这?”

“我父亲说让我也过来看看,我没办法。”梁怀州言语之间尽是无奈。

跟谢小渔相同,他也不喜欢这种场合。

两人说话之间,场内又是一阵躁动,谢小渔好奇的看了过去。

厉廷川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从入口处缓缓走进来。

周围那些人的目光不自觉的就看向谢小渔的方向。

梁怀州不悦的回视,那些人都讪讪地收回目光。

来参加沈音岚生日宴会的,多是年轻的千金小姐,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厉廷川身上。

“就知道招引狂蜂浪蝶。”谢小渔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梁怀州回头看她,“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谢小渔连忙摆手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说沈姐姐人缘真不错。”

厉廷川凌厉的目光突然看向了这个方向,谢小渔反瞪回去。

温清灵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他才收回目光。

谢小渔刚松了口气,她可是知道厉廷川对这些豪门贵女的吸引力,她可不想被这些女人的眼刀子射穿。

而后,厉廷川就推着温清灵来到了她的面前。

厉廷川一身黑色西装,头发被梳理的整齐,五官分明,深邃的眼睛镶嵌其中。

他刚刚走近,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谢小渔别开了头,不想在外面跟这个男人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看到她的动作,厉廷川眼底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两人才刚走进,温清灵就先热络的开口,“小渔,你也来了。”

厉廷川就是个移动的焦点,不少女士的目光还在追随着他。

她这一开口,谢小渔就知道自己今天躲不开了。

“沈姐姐的生日宴会,想不到你们也在。”

早知道你们来,我就不来了。

温清灵把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梁怀州:“他是你今天的男伴吗?”

谢小渔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理都没有理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要问的问题。

但这里人多眼杂,根本就不是说话的时候。

直接从沙发里站起身,“失陪了。”说完,直接起身,跟厉廷川擦肩而过。

突然感觉到手腕传来一阵力道,谢小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男人众目睽睽之下扯住了手腕。

“放开我,这是在外面,你要是不想丢脸的话,就快把手给我放开。”谢小渔低声说道。

厉廷川危险的眯了眯眸子,看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你最好给我本分点。”说完,甩开了谢小渔的手腕。

谢小渔揉搓着已经有些泛红的手腕,梁怀州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她的身边,怒目而视。

厉廷川留给了谢小渔一个眼神,就推着温清灵离开了。

谢小渔带着粱怀州来到了角落里,刚刚还看热闹的人自讨没趣,也就都散开了,只是目光还在有意无意看向谢小渔的方向。

在他们的视角里,谢小渔就是在借酒消愁,连个小三都斗不过的可怜女人。

一时间还短暂的引起了不少豪门贵妇的同情心,谢小渔对此一无所知。

当事人正在跟粱怀州喝的热火朝天,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尖叫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谢小渔也跟着好奇地看了几眼。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道年长些的声音问道。

“我给沈小姐准备的礼物不见了。”说话的人是个年轻女孩,声音里都带着些哭腔。

沈音岚听到动静,推开拥挤的人群,走到了最里面。

“到底出了什么事?”

女孩已经抽抽噎噎哭了起来,“我本来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刚刚准备拿出来送给你,可是不管我怎么找都没有找到,可是我真的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在场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都不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闻言,已经有人开始检查自己携带的东西有没有丢失。

沈音岚面色凝重,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出现这种事情,总归是不好的,传出去之后她们沈家的脸面也不好看。

本来是好好的一场宴会,现场的气氛也变得尴尬起来。

沈音岚只能尽力安抚丢东西的主人,“你先不要哭,你现在回忆回忆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会不会遗漏在哪里?”

对方反而越哭越凶,“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哪都没去,不知怎么回事就无缘无故消失了。”

看她这样,沈音岚就知道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谢小渔同情地看着丢东西的主人呢,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准备的镯子。

看到它还完完整整的在包里,松了口气。

沈音岚看着聚集起来的一众宾客,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找不出个所以然来,是没有办法轻易翻篇了。

“你先不要急,只要是东西在场,就肯定会找到。”

沈音岚确定的声音,那个胆小怕事的姑娘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沈小姐,请你一定要找到小偷,东西丢掉事小,我可真的没有撒谎。”

谢小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姑娘,她还真的是说到了点子上。

她这种情况很容易就会被人误会是不想送礼物,毕竟在场的都不是什么缺钱的人物。

当然,自己除外。

谁都不像是偷东西的人,如果找不到这个小偷,那么她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因为谢小渔清清楚楚听到了讨论声。

“你们说会不会她自己贼喊捉贼啊,我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说不定就是偷偷混进来的。”

谢小渔忍不住跟对面的粱怀州感叹了一句,“人言可畏啊。”

粱怀州却摇摇头,意味深长道,“这可未必。”

谢小渔不知道他哪学来的忧郁气质。

在场的人身份比较特殊,搜身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音岚让人找来了监控,却发现那里是个监控死角,什么都没有拍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