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五十一章 醉酒

第五十一章 醉酒


要说是恨的话倒是算不上,毕竟现在的她也不喜欢厉廷川。

虽然温清灵这个女人有做小三的潜质,但她更多的还是关心,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对自己的家人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本来还准备有确切的证据再去问她,现在她都要去国外了,那这件事情就迫在眉睫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国外,要不要我去送送你?”

温清灵一脸为难,“廷川哥说他会亲自送我过去,怕我在那边自己一个人不习惯。”

“那好吧,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也就这几天吧,医生已经预约好了。”

这是两人之间难得没有刀枪相对的一次对话,温清灵却只觉处处充满着诡异。

“那我回房了,你们俩继续。”谢小渔边打哈欠边拖着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平时就是看不惯温清灵这个装纯的心机女,可现在还有要用到她的地方,自然不能打草惊蛇。

……

在得知温清灵将要远赴国外之后,谢小渔每一刻都过得过分焦灼。

时不时就跟家里的司机打探一下厉廷川的动向,知道了他现在还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谢小渔感觉这次是自己难得的机会。

她换了身比较低调的衣服,来到了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师傅,帮我甩掉身后那些人,我给你加十倍的车费!”

她现在神志清晰,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监视保护,厉廷川虽然已经撤掉了一部分的人。

“好!那你可要坐稳了。”

经过了生死时速的一个小时之后,谢小渔一侧的公路旁下车。

她看了一样这里的风景确实好,厉廷川为了金屋藏娇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离庄园远远地就看到了白色的大门旁边,两个黑西装的人在把守着大门。

如果只是这样子过去,那是肯定见不到温清灵的。

自己也不太安全。

谢小渔只是打量了一圈,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为了保险起见,她这次出来也只是探路。

在确认自己无法进入庄园,就是进去了也有可能出不来的前提下,她就只好放弃这个不成熟的想法。

谢小渔让司机把出租车听到了一处餐厅门口,准备尝试着把温清灵约出来。

在怀疑温清灵开始,她就已经想方设法弄到了她的电话。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点了几下,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方很快就接通了,对面的声音冷淡。

“有事吗?”

只是这三个字,谢小渔就知道她认出了自己,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本来还以为周旋半天,现在也都可以直接省去了,于是开门见山道,“你现在还没出国?”

“有话直说。”温清灵的声音不耐烦道,同平常判若两人。

本来还想着客气点事情会不会好办些,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多虑了。

“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你现在方不方便出来?”

“电话里不能问吗?”隔着电话,谢小渔都察觉出她的烦躁。

难道这次真的要无功而返了吗?可是她真的不甘心。

“不能,这次的事情比较严重,你最好还是过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当面说。”谢小渔斩钉截铁地说道。

既然她都不客气了,自己就没什么客气的必要。

“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跟你这种人廉价的时间不同。”她语气不屑道。

“临川居,我要问的事情比较严肃,如果你不介意我电话录音的话,我们可以在电话聊。”

丢下了这个位置,谢小渔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她也不确定这个女人会不会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如果这条路行不通的话,她就要尽快去找其他线索了。

谢小渔无所事事坐在咖啡厅里整整等了一个小时。

现在是正午时分,太阳炙烤着大地,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走进这家咖啡厅。

睡意袭来,谢小渔懒洋洋打了哈欠。

这个女人应该不会真的放自己鸽子吧。

谢小渔刚想看看时间,找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店里挂着钟表。

她只好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眼神频频看向门口的方向。

如果现在就走的话还真是不甘心,可是再等下去也可能是无用功。

在这两种想法的纠结之下,她的耳朵捕捉到了玻璃门被推开的声音。

这是她坐在这里这么久,第一次听到开门声。

她第一反应就是循声望去,一个严肃刻板的女人推着温清灵走进了咖啡厅。

随即,谢小渔清晰捕捉到了一声指针走动的声音,紧接着,手背上传来一阵温热,甚至还有些灼痛感。

她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被她遗忘的腕表,指针似乎前进了一刻钟?

谢小渔联想起上次腕表的变化,不禁出神。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她不得不和温清灵联系在一起。

如果说做出正确的决定的话,时间会倒退,那么如果是错误的决定时间就会前进!

这个想法猝不及防钻进了她的大脑里。

对于这个发现,她喜不自胜。

空旷的咖啡厅内就只坐着谢小渔一个人,几乎是刚走进门的一瞬间,温清灵就锁定了谢小渔的方向。

女人推着温清灵来到了谢小渔这一桌,“我来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谢小渔按捺住刚才的情绪,抬眸扫了一眼她身边的女人,并未开口。

温清灵让身后的女人退下,“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她啜饮了一口咖啡,面色毫不在意。

像是根本就没把今天出来赴约当成一回事。

至于到底是为什么会赴约,大概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谢小渔垂眸看了一眼手腕处依旧崭的手表,轻声开口:“你到底和我家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温清灵收回来看向窗外的目光,微微眯了眯眼睛。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可以再说一遍。”

尽管她知道温清灵就说故意找茬,她现在并不能直接跟她计较。

反正来日方长。

谢小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温清灵这次听清了她说的话,蹙眉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