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五十七章 出逃失败

第五十七章 出逃失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八菜一汤陆陆续续上齐。

在这半个小时里,谢小渔和轩轩跟对面两人一点交流都没有,早就已经饥肠辘辘的谢小渔,跟轩轩两个人吃的大快朵颐。

就是面前的这对男女有些碍眼又不能赶走,谢小渔都害怕看着他们两个吃饭容易造成消化不良。

吃完饭之后,谢小渔一秒都不想看到这两个人,直接带着轩轩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睡过了头,谢小渔现在精神饱满。

打开微博之后,看到对面的催更私信。

“大大大大!!救命!!你再不来救我,我就要被他们拷起来鞭打了!”

谢小渔忍不住笑出了声,自从两人做完了几单生意熟悉了之后,对方就越来越暴露了本性。

“你先顶住,我稍后就来救你!”

回复完这句话,谢小渔把手机丢到了一边,打开了电脑。

直接拉开了画幅,开始完成今天的专辑封面。

今天这个,和以往的风格都有一些不同。

是恐怖加上写实的风格,谢小渔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能不能掌握住这其中的韵味。

厉子轩乖巧地坐在一边,他很喜欢正在作画的妈咪。

她整个人都沉浸在画中,时不时勾起嘴角,画到满意处整个人都会放松下来。

就算是妈咪没时间陪自己玩,只是坐在那里看妈咪画画他都愿意。

谢小渔正在专心的工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狂热粉丝。

虽然这次耽误了点时间,但是对方承诺再加一万块的薪水,谢小渔对他们鼓励员工的方式还是挺满意的。

看了眼天色还不太晚,谢小渔想去看望还在病房里的梁怀州,只是自己是在被禁足期间,可不论如何时候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好不容易把轩轩哄睡着,谢小渔小心翼翼走下楼梯。

仔细观察了客厅内的每个角落,并没有看到厉廷川的身影,内心暗自松了口气。

想要禁足她?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非是她现在还没有能力跟厉廷川抗衡,所以才不得不委曲求全。

但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她只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以她对厉廷川的了解,他肯定已经让人在外面埋伏着自己。

只要她一出门,肯定就会被人给压到厉廷川的面前。

她状似无意的扫视了眼门外,便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保镖。

没看到的东西不代表没有,谢小渔收回最后一层台阶的小腿,正准备回到楼上打探消息。

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这是要偷跑出去吗?”

谢小渔猛地回头,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似笑非笑的温清灵。

见到是她,谢小渔心情也没好到哪去。

“我在自己家里散步和你有关系吗?”谢小渔装腔作势的说道。

就算这个女人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又怎么样,只要她不承认就没人可以威胁到她。

温清灵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不按套路出牌。

“是没有关系,但要是有人敢违抗廷川哥的禁足令,私自逃出别墅的话,我想我有必要知会他一声。”

谢小渔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

这个可恶的女人!

“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说些什么?”谢小渔对她的威胁充耳不闻。

“我说的到底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谢小渔瞪了眼多管闲事的温清灵,负气回到楼上。

她本来也是准备回到二楼打探情况,这样反而是将计就计。

谢小渔回到二楼之后,快步来到了自己的窗前,居高临下俯视。

就看到楼下来回游走的保镖,仔细数一数不下有十余个。

谢小渔内心一阵恼火,她到底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需要厉廷川请那么多保镖过来监视自己。

她跑了几个房间,查看保镖的具体巡逻位置,想从中寻找漏洞。

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谢小渔才找到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

那就是从二楼跳下去,落到楼下的空地,再趁着保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后门逃出去。

这个计划的成功率很低,如果失败一次,下次如果想要成功的话,就要难上加难。

谢小渔一直取舍不决。

直到佣人来敲了敲房门,谢小渔才发现,一转眼就到了吃晚餐的时间。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出去,只能等到明天了。

谢小渔来到楼下客厅里,就看到了餐桌前端坐的温精灵。

“你怎么还不出国?”

“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谢小渔一脸无奈,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好意思问出这种话的。

“没有,就是担心你的腿伤这么严重,还是早点出国就更好了。”谢小渔佯装真心实意的说道。

厉廷川皱了皱眉头,这句话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是却挑不出什么错处。

谢小渔颇为怨怼的吃完了饭,哀怨的眼神时不时看向厉廷川。

吃完饭之后,谢小渔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研究出逃的事情。

她左右看了看都没有找到什么顺手的绳子,无奈之下只好把目光看向了刚换掉的床单。

虽然一条不够,再加上柜子里的几条的床单,足够拼凑出一条足够长的绳子。

谢小渔正在卖力的把床单打出一个一个死结,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道冰冷的视线。

好不容易完成了整条绳子,谢小渔满意的松了口气,用力的扯了扯,试了试绳子的安全程度。

她来到了窗口处往下看,保镖有条不絮的巡逻。

她找准时机,把绳子丢出了窗外,发现绳子虽然离地面还是有一段的距离,再加上她的身高也就足够了。

谢小渔刚有所动作,身后沉寂已久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你在干什么?”

谢小渔的动作僵住了,犹豫了半晌缓缓的回头,就看到面色不怎么好看的厉廷川。

还有坐在轮椅上笑着的温清灵,“小渔,你要是想出去的话没必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只要和廷川说一声就可以了。”

谢小渔没来由的一阵心虚,这个男人的气场果然强大。

“我没有,我就是想看看这群保镖的职业嗅觉怎么样。”

情急之下,谢小渔随便撤了个理由。

话音刚落,厉廷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沉下去,谢小渔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闭门思过一个星期。”

丢下这句话,厉廷川推着幸灾乐祸的温清灵离开了这个房间。

谢小渔颓废的跌坐回床上,她明明是想找出证据来证明自己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女人。

现在别说证据了,她连人生自由都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