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七十四章 秋后算账

第七十四章 秋后算账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温清灵都能先他们一步坐在餐桌前,还每次都坐在厉廷川身边的那个位置。

佣人忙碌着给母子两人的面前摆放碗筷。

自从温清灵这次回来之后,谢小渔越发看温清灵越不顺眼。

“清灵,你只是腿有问题,又不是手有问题,这么老是坐在我老公身边,是自己不能夹菜吗?”谢小渔状似无意的说道。

温清灵刚刚跟厉廷川聊得正开心,笑容直接僵在脸上,眼神好像是能吃人一样。

厉子轩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同寻常。

“我一直都是坐在这里的,要是你介意的话我可以换换位置。”

“那也好,毕竟轩轩肯定是想和爹地妈咪坐在一起,你这样也不合适,对孩子的影响也不好。”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温清灵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就学会了以退为进了,看来真的不能久留了。

温清灵从牙齿里硬生生挤出了一个字。

“好。”

……

谢小渔光明正大从家里出来,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就直奔医院。

梁怀州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只是脸上还留下了一道很浅淡的痕迹。

也说不上丑,还增添了几分男子气概。

但是看在谢小渔眼里,总归还是有些自责。

“医生怎么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在住一段时间啊。”

梁怀州摇摇头,“我没事了,医生也说我可以出院了,倒是你,这段时间可没少见义勇为。”

他说的就是谢小渔救出孩子的那件事情。

他这样一说,倒是让谢小渔不好意思了。

“那就是他们在夸大其词,我只不过是随手救了个孩子,在他们的口中我都快成大英雄了。”

“你本来就是大英雄啊,如果不是你的帮忙,那些孩子说不定会吃更多苦头。”

“没有没有,你就不用继续美化我了。”

因为没有通知什么人,梁怀州出院的时候也没有人过来探望。

谢小渔把梁怀州送回家,除了额头不仔细看,就看到不到的伤疤,根本就跟之前没什么两样。

这点谢小渔还是比较庆幸的。

谢小渔回到别墅里,明明走之前还不见踪影的厉廷川,此刻正坐在沙发里,听到动静抬起头来。

谢小渔说不出来他是什么表情,只是觉得他是在生气,至于为什么生气就不得而知了。

“你去哪了?”他放下手里的文件,从沙发里起身,几步来到了谢小渔的面前。

本来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谢小渔,现在却根本摸不透这个男人的情绪。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朋友身体不太好,我去接他出院了,我本来是想跟你说的,可你中午的时候不在家。”

谢小渔怕他秋后算账,干脆直接把责任都推到了他身上。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谢小渔不明所以。

“为什么是他?”

谢小渔更是满头雾水,不明白这男人没头没尾的话到底从何而来。

“因为我根本就没什么朋友。”谢小渔摊摊手,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间,她根本就无心去结交朋友。

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厉廷川消怒,身为一个男人,他根本就无法接受妻子频繁跟异性往来密切。

更何况还因为这个男人来忤逆自己。

“但是你没必要有什么朋友。”

谢小渔根本就不明白他所纠结的矛盾点在哪里。

“我为什么不可以有朋友?就因为你不高兴?还是你觉得我冒犯了你的尊严,如果是那样的话大可不必,毕竟楼下还住着某人的异性朋友。”

她指的就是温清灵。

“这跟清灵有什么关系?毕竟你是有前科的人,我怎么知道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干了什么事情?”

厉廷川说话越来越过分,根本就没有顾忌谢小渔的感受,他的脑海里都是撞见谢小渔跟厉廷川过于亲密的画面。

还有现在的这次,就算是跟自己吵架也要去看望梁怀州,难道他在她心里就那么重要?

谢小渔简直就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怎么会有怎么双标的男人。

自己跟小情人浓情蜜意,跟正妻就是横眉立目,现在还要这样污蔑自己。

“你是不是有什么臆想症?你自己天天带着个女人赖在我们的家里也就算了,我就是去看望受伤的朋友你也要这样指责我。”

她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会有所改变,现在看来真的只是她太天真了。

“清灵她是我不看了割舍的责任,就像是家人一样,梁怀州不一样,别的朋友都可以,就是他不行。”

“不!他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任凭你怎么说都没有用。”

她不可能因为厉廷川的挑刺,而放弃她最要好的朋友。

厉廷川也没想到她的态度会这么坚决。

两人最终还是不欢而散,事情好像回到了最终的原点。

谢小渔负气回到房间里,本来以为厉廷川对她的影响并没有这么大,现在看来倒是她高估自己了。

她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总是轻而易举的被厉廷川给带动了,这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好现象。

她现在的目标就只有两个,搞好工作和查清当年的真相。

除了这两件事情之为,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忽略不计。

之所以不跟这个男人离婚,也只是可以更接近真相,其他的倒是不需要那么在意。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于在意厉廷川了,以至于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和温清灵争执。

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重新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她刚开始画画也不是为了钱,而只是而是为了自己当年的梦想。

现在她也并没有那么缺钱,人气也开始渐渐上升。

父亲和弟弟的事情虽然现在还没有着落,但是她相信只要她愿意查,就没有什么是查不出来的。

她展开画布,重新拿起画笔。

开始完成她今天的工作,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却一直都想不起来,索性也直接忽略。

等她差不多快收尾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毫无防备的全身心投入,被这个声音打断。

多余的颜料沾染到了画布上,她火气上涌。

见她没有回应,外面的人接连敲了好几声房门。

“夫人,夫人,你在里面吗?总裁说有点事情想找你处理。”

谢小渔听出了这是宋阳的声音。

只是不明白,她今天刚跟厉廷川大吵一架,这个男人还想找自己商量什么?

还想让自己去找他?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谢小渔就坐在画布前,对着门外喊道。

“你跟他说,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自己过来,没有的话就不要打扰我!”

门外先是沉默了片刻。就在谢小渔以为宋阳已经收拾收拾离开了之后。

他才为难的开口,“不行啊夫人,这种话你跟总裁说没什么,要是我去说的话,我连饭碗都要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