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七十五章 谈话

第七十五章 谈话


谢小渔有些心软,毕竟宋阳平时也挺尊重自己的,如果真的要害他丢事业的话,多多少少会有些于心不忍。

“不行,那你就跟他说我现在在忙,没有时间去跟他吵架。”

这样说好像也会让他为难。

两人隔着门板交流了一会,谢小渔始终不肯过去,任凭宋阳苦口婆心的劝说也全都没什么用处。

过了半晌,谢小渔扯着嗓子喊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这才不情不愿的走到了门前,拉开房门,露出了颇为怨怼的小脸。

宋阳还以为是她答应了,连忙让开身子。

可她并没有要出房间的打算,“我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告诉他我不愿意去就行,如果他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自己过来。”

宋阳知道自己实在是劝不动她了,叹了口气。

“这样的话也行,但是等下总裁可能会大发雷霆,你真的不考虑过去一趟?”

毕竟刚刚来人说了有十来分钟,足以看出谢小渔并不是真的有多忙,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厉廷川而已。

虽然不知道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恐怕两人还有一场恶战要吵。

谢小渔摇头,不屑的语气说道,“他找我有事,还要我亲自去,想都不要想。”

说罢,房门在宋阳面前重重的合上。

宋阳摸了摸鼻子,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被夹在中间,做什么都不对。

谢小渔心意已决,今天就是要和厉廷川死磕到底,宋阳只好拿着谢小渔搪塞自己的借口回去复命。

厉廷川正在签字的手一顿,“她真的这么说的?”

“对啊,夫人说她很忙,说要是有急事的话直接去找她。”他不敢原封不动叙述谢小渔的话,只好尽量委婉的说道。

厉廷川紧皱的眉头,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夫人不愧是夫人,她是自己见过唯一一个敢拒绝总裁的人,根本就不把总裁放在眼里。

宋阳等了一会,厉廷川直接没了下文。

他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敢打探总裁的心思。

直到桌面的文件都已经处理完毕,厉廷川才从办公椅内站了起来,随手拿过挂在衣架处的外套。

宋阳抱起那些文件紧跟其后。

本来还以为厉廷川是要回公司,没想到他走到了谢小渔的房门口。

轻轻叩了两下房门,正准备敲第三下的时候。

房间内突然传来谢小渔极为不耐烦的声音,由远及近。

“别敲了别敲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没有时间就是没有时间!你去让那个混蛋自己过来找我!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见他的!”

看来这幅画真的是要作废了。

话音刚落,谢小渔直接拉开了房门,刚想把满腹怒火一股脑倒给宋阳的时候,抬眸就看到了厉廷川不悦的脸色。

恐怕刚刚那些话这个男人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

她一脸无辜的瞪着宋阳,都怪他!

“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可以谈谈了吗?”

她听出了厉廷川声音里的冰冷,知道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肯定正在记仇。

她笑着说道,“可以!当然可以!我现在已经忙完了。”

只是那副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心甘情愿的样子。

“嗯,进去说。”

男人都已经发话了,谢小渔只好避开身子让他走进来。

厉廷川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副画的差不多的画作。

他虽然在这方面没有谢小渔的造诣高,但是也还算是小有成就,一眼就看到了那幅画的瑕疵,也就知道了这个小女人的怒气从何而来。

见他迟迟没有开口,谢小渔有些坐不住:“厉大总裁,不知道你找小人有何吩咐?”

厉廷川回神,“我们俩之前商量好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去做?”

他冷不丁的吐出这句话,谢小渔歪头疑惑地看着他,左思右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我们之前商量了什么?”

她跟厉廷川向来都是针锋相对,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的时间实在不多。

“房子的事情。”

“房子?”谢小渔先是疑惑,转瞬间就想了起来,“你说的是公寓的事情吧,公寓怎么了?难道是后悔,想收回那笔钱?”

幸亏她早就已经准备了一手,钱钱现在都在她的银行卡里好好放着。

“不行不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都已经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了,断然没有要回去的道理。”

厉廷川一脸无奈,都已经是厉夫人了,还差这点钱吗?

“我是说,你有没有去找房东说把房子退掉。”他难得有耐心的解释了一遍。

谢小渔这才想起来她之前答应厉廷川的事情。

因为接二连三的电话,她都已经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记得这么清楚。

“这个我给忘记了,要不然等我明天去吧,现在天色也不早了。”

远处的太阳渐渐落下,黄昏的晚霞也很动人,谢小渔想看看那幅画还有没有挽救的余地。

厉廷川却坚定地摇摇头,“不行,我之前给了你时间,你忘记了,今天必须把这件事情解决。”

谢小渔怀疑这个男人就是在记恨早上的事情,但是又没有证据。

谁让她拿人手短,只好在宋阳同情的目光里坐进跑车。

宋阳唏嘘不已,果然还是一物降一物。

在厉廷川的危险的目光里,他马上危襟正坐。

不过半个小时,跑车停在了她短暂的公寓面前。

“去吧。”厉廷川坐在车内,并没有下去的意思。

谢小渔只好自己拨打了之前留下的房东电话。

房东是个四五十岁的阿姨,一头蛋卷发,虽然给人的感觉像是个暴发户,但是对人还是很客气礼貌。

谢小渔对她的印象很好,拨通了电话之后,她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刚刚还热情洋溢的声音,突然就冷淡了下来。

“租房子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们这房子都是最低租一年,你现在突然跑了,我这一时半会上哪找下一个租客?”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谢小渔无语凝噎,果然是商人本质。

“不是的,这件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可以下来一趟吗?”

“行吧,只是我告诉你,退房的话你的押金就别想要了。”她状似威胁的说道。

虽然谢小渔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厉廷川给的钱也早就已经大过了这个范围。

她听这个房东的语气就感觉气不顺。

但毕竟这件事是自己有错在先,她也就只好在楼下等着房东。

过去了十来分钟都没什么动静,谢小渔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

本来还想回跑车内凉快一会,但是一想到厉廷川还在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又过了十来分钟,就在谢小渔刚想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

房东才姗姗来迟,谢小渔还没来得及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