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八十八章 该走的人不是你

第八十八章 该走的人不是你


话已经说的尽量委婉了很多,谢小渔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她现在要出席的场合虽然不多,但是出现这种疤痕对她来说也不好。

更何况手腕处的伤口只要作画时滑落袖口就可以看到。

“好的,我知道了。”

处理好伤口,厉廷川亲自搀扶着谢小渔坐进了车里。

“小渔,你怎么样?”担忧的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就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梁怀州满头的汗水。

谢小渔微微一笑,“我没事的,伤口也已经处理好——”

话音未落,她感觉到伤口处传来刺痛。

她刚想查看伤口,就同厉廷川对视,男人的眼里是如同冰渣子般的冷意。

不知道怎么回事,谢小渔就感觉到一阵发憷。

“我挺好的,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疼的她根本笑不出来。

距离比较远的梁怀州根本就没有看清两人之间的动作:“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想来也是,厉廷川都亲自送她过来了,还能出什么事情?

谢小渔肯定的点点头,“真的真的,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

在她三番两次的催促下,梁怀州落寞地点了点头,离开了医院。

宋阳坐进驾驶座,小家伙早就已经抵挡不住困意,在后座睡着了。

夜色孤寂无边,几人没有任何的交流。

宋阳总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频频偷看,并不敢贸然开口。

跑车驶进了别墅内,厉廷川把熟睡中的小家伙抱回了房间,

独留身残志坚的谢小渔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别墅。

“该死的厉廷川,一点也不在乎我这个半残疾。”

温清灵刚准备出来喝水,就听到了谢小渔骂骂咧咧的声音。

脸色当即直接黑了一个度,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提起残疾人这三个字。

“怎么了?你又有什么意见?”

谢小渔一脸懵逼抬头,就看到了面色黑沉的温清灵,理都不想理她。

只可惜她现在腿脚不当,被迫听这个女人叽叽喳喳。

“还真是目中无人,就是不知道你这厉夫人的位置还能坐几天。”

她的言语之间都是满满的恶意。

只可惜谢小渔现在正是讨厌有人提起厉廷川的时候。

“坐几天都给你没有关系,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她才刚上楼梯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在蔓延,不管不顾的骂起了厉廷川。

“丧尽天良的狗男人,你简直就是不把人当人看!!!”

温清灵看着她这幅惨样,幸灾乐祸道。

“你这不也是残疾了吗?身娇体贵的厉夫人今天的表演还真是精彩绝伦。”鼓掌声随之响起。

谢小渔索性也不上楼了,准备把精力都用来对付这朵白莲花身上。

她就不相信自己在这坐到半夜,还会没有佣人发现自己。

“你别告诉我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在这恶心我?”

在她看来这确实是温清灵这个女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你太高看自己了,我只不过是突然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你的丑态。”

“我让你看了吗?谁让你死皮赖脸待在我家不愿意走的?”

唇枪舌剑,不分高下。

“廷川哥都说了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小渔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了——”

谢小渔面无表情看着她变脸如同变戏法一般熟练。

虽然还没有看到人,她都能猜出厉廷川肯定就在附近。

果不其然,下一秒,厉廷川愠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谢小渔!你又在胡言乱语什么?”

面前是温清灵一闪而过的得意,似乎是觉得还不够,她继续添油加醋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骂我是残疾人了,我知道错了。”

甜软的声音响起,面前的女人泫然欲泣。

谢小渔身心俱疲,为什么自己的身边总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要靠近厉廷川,真的会变得不幸!

“我什么时候说你是残疾人了?你能不能不要随处发挥自己的演技好不好。”

尽管知道自己的解释没用,但她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驳。

“可是你刚刚明明就有说,就算是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你才是廷川哥的妻子,我只不过是个外人。”

车路摩擦地面发出细微的声响,她转动着轮椅想要回房。

“算了,既然如此我还是走吧,只要你们幸福就可以了。”

“不用,该走的人本来就不是你。”

谢小渔却从这句话听出了另外一种意思。

她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另外一只手还搀扶着楼梯扶手。

“那你的意思是说该走的人是我了?”

她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过于突然,她根本就来不及消化。

厉廷川抿了抿嘴唇,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过了。

只可惜话已出口,根本就已经没有了可以收回的余地。

见他做声,谢小渔也不做争论。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转身就走。

只可惜腿伤让她寸步难行。

忍不住暗骂庸医,明明这么重的伤还说是什么小伤,她感觉自己都已经快走不了路了。

只可惜现在是在厉廷川面前, 她还是强撑住自己的身体,绝对不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低头。

“走就走!”

她强撑着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头就栽倒在了床上,感觉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刚刚还想收拾东西走人的想法顿时就已经灰飞烟灭。

她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

总感觉眼皮在忍不住打架,斗争了半天她终于缴械投降。

一觉醒来都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她刚想挣扎着起身,就感觉到了腿伤传来一阵拉扯力道,摩擦的伤口隐隐作痛。

她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勉强从床上爬起,刚想去浴室里洗漱一番。

两只脚才刚踩进拖鞋里,还没走两步就被自己绊倒在地。

“啊——”

住在隔壁的小家伙闻声赶来,就看到了一个仰躺在地面默默流泪的谢小渔。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在儿子心里的一世英名,已经荡然无存了。

“妈咪,你怎么了。”

小家伙的声音吸引了刚好路过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