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九十二章 爽约

第九十二章 爽约


“你跟我出去一趟。”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本来还吃的开心的谢小渔,掀眸看了他一眼。

“你在跟我说话?”

“嗯。”

“去哪?”

谢小渔随意的问道,还顺手给厉子轩夹了块肉。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肯定跟温清灵脱不了关系。

只是她还没那个闲心情去关心这个女人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说。”

料定了没有什么好事情的谢小渔直接拒绝了他。

“你不说清楚是什么我是不会过去的。”

厉廷川眉头紧锁,整个人都隐隐散发着怒意。

如果不是怕吓到孩子,他就已经拍桌而起了。

“你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不清楚吗?”

他的怒气已经到达了顶峰。

谢小渔被他没头没尾的怒吼吓到了,第一反应就看向了厉子轩。

小家伙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谢小渔也不甘示弱,她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任由他指责。

“我什么都没有做,如果是你的好妹妹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现在就连腿伤都那么严重,还能做什么?”

“真的吗?”

这句话像是打破了谢小渔的底线,她直接丢下了筷子。

“什么真的假的,你相信就是真的,不相信就是假的,不然我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是为什么要整日坐轮椅?”

谢小渔感觉她他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厉廷川并未言语,直接推着谢小渔的轮椅就走出了家门。

小家伙马上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跟了过去。

“爹地,妈咪,你们要去哪里。”

“厉廷川!你这是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杀人灭口啊???”

佣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厉廷川扫了她们一眼。

“还不快把小少爷带回房间。”

谢小渔看着自己唯一的救兵因为年龄小,被几个佣人硬生生抱进了房间。

“厉廷川!我告诉我什么都没干!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的挣扎,直接把她抱进了跑车里。

其实她的腿已经可以勉强挪动几步,因为其中有一条腿伤的并不严重。

见厉廷川实在是蛮不讲理,她刚想去拉车门,厉廷川就坐进了驾驶。

“咔嚓”一声,车门落锁。

谢小渔推了几下都没有打开,厉廷川一踩油门。

出于惯性,谢小渔差点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要是不是因为这个车厢就这么大空间,她感觉自己还能再进次医院。

“厉廷川!你是不是神经病啊!你到底发什么疯?是不是我这条腿直接废了你才开心?”

她根本就弄不清这个男人的脑回路,不管自己怎么解释,他始终还是只相信那朵盛世白莲花的话。

不管她如何的责问,厉廷川还是充耳不闻。

直到跑车稳稳地停下,谢小渔看了眼窗外是她上次踩点来过的庄园。

正是温清灵的住所。

“你干什么?来找情人还带着原配一起?干脆你们俩在一起算了。”

刚才喊了太久,她说话都没什么力气。

刚刚悲愤也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是不知道憋了多久的委屈和难过。

她想不通厉廷川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在意自己的感受。

为什么可以一次又一次不管不顾的伤害自己。

厉廷川看了她一眼,粗暴的把她塞进了轮椅里。

“你最好认错的时候诚恳点,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厉廷川并没有在意她的情绪,反而是没头没尾的威胁。

得知自己的解释在他这里没用,谢小渔也就不再言语。

只是眼神之间的冷意分毫毕现。

两人才刚走进庄园,谢小渔就看到了哭的梨花带雨,黯然神伤的温清灵。

果不其然,又是这该死的白莲花作妖。

她就说这个女人今天怎么会这么听话,原来是在这等着自己。

病来降到水来土掩。

她还就真的不怕这个女人了,大不了就把那一千五百万还给厉廷川算了。

她又不养不起自己,她现在只恨自己这条腿这么不争气。

害的自己只能任由厉廷川宰割。

待两人走近,温清灵像是突然回神一样,擦了擦夺眶而出的眼泪。

谢小渔忍不住冷笑,还真是没有一个动作是多余的。

不请她去演戏真的是屈才了。

“廷川,我都说了没关系的,你怎么还是把小渔带过来了。”

她虚弱的笑了笑,这句话看起来就说的十分违心。

偏偏男人还都是最吃她这一套。

谢小渔不屑一顾,奈何她才刚刚别过脸去,厉廷川就用蛮力强迫她看向温清灵。

“你看到了没有,都是因为你才害的清灵这么痛苦?”

“是吗?那你倒是说说我怎么让她痛苦了?”

谢小渔火冒三丈,也还是忍不住阴阳怪气道。

到底还是白莲花,就是会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温清灵推着轮椅来到了谢小渔面前,扯了扯厉廷川的袖子,摇了摇头。

“不是的,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我不在意的。”

说罢,她楚楚可怜地看向谢小渔,言语间还有些畏惧。

“小渔,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我以后可以不出现在你面前,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谢小渔被她不明不白的一阵指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到底干什么了?让人连吃饭都顾不上,非得这时候过来找事情。”

就算是厉廷川就在身后,她依旧底气十足。

“不是的,你要是不承认也就算了,毕竟这件事情说出去也难看,我只是希望你下次可以不要做这种事情了。”

温清灵连忙摆手道。

看起来还真的是很害怕谢小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都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她挑了挑眉。

她现在也没那么难受,只是看清楚了自己在厉廷川这里的地位。

比起这些,她倒是更想知道这个女人还能使出什么花招。

温清灵咬了咬嘴唇,似乎是有些为难,最后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出了口。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甚至是厌恶我,但是你可能理解一个残疾人无处发泄的悲愤,我只是实在控制不住情绪才对小动物出手,你没必要请人来画符咒诅咒我吧?”她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哭腔。

谢小渔满头雾水,“哈?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大家都不是外人了,你要是还否认,那我就让人把东西拿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