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九十三章 蹊跷

第九十三章 蹊跷


温清灵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对方点点头,瞪了谢小渔一眼就退了出去。

谢小渔被瞪了莫名其妙,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从。

温清灵只是笑着看向谢小渔,那笑里有虚弱有畏惧。

但谢小渔看到的就只有一种胜利者傲人的姿态。

果然她还是不够强大,连个女人都斗不过,还拿什么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就在谢小渔暗自否定的时候,刚刚出去的佣人去而复返。

她的怀里还抱着个托盘,谢小渔只是看了眼托盘上的东西,霎时瞳孔紧缩。

整个人都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还是被眼前的东西给吓到了。

温清灵刚刚才止住的眼泪犹如洪水般涌出。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做这种事情了。”

厉廷川眸色不可自遏的沉了沉。

上次见到这种话场景的时候还是在录像上。

当时就是这个女人拿着高跟鞋尖狠狠的插进猫咪的眼睛,凄厉的叫声仿佛还历历在目。

想不到才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同样的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倦缩着的身子证明它在临死前饱受痛苦和折磨。

而那根让它痛不欲生的高跟鞋就在它的尸体旁边。

两个血窟窿般的眼睛出现在谢小渔面前,直勾勾的对上了她的眼睛。

“啊——”

谢小渔也忍不住一声凄厉的尖叫。

反应过来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快拿开!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谢小渔害怕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小渔,你就别装了,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要你跟我道歉就可以了,这件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只是你得保证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事情了。”

谢小渔满满的挪开了一点手指,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拿着猫退出了很远的距离。

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刚听到温清灵的话,她的手顿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谢小渔心有余悸地说道,

她就连看到这种事情就会觉得血腥,更何况是做出来。

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也只有面前这个伪善的女人才做的出来。

“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做什么你自己都清楚,我只是希望得到一声道歉。”

温清灵的眼神明亮的好像是会发光。

只是谢小渔一想到这女人做出了这种事情还能够冷静处理陷害自己,她就没来由的感觉后背一阵发麻。

“这声道歉不知道从何而来,就凭我把你赶出了我家?”

尽管内心已经瑟瑟发抖,但是她表面上依旧强撑起镇定。

“小渔,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既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也要敢做敢当,我已经调查出了结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还有物证跟人证。”

谢小渔不做回答,也不准备接她的话,就是想冷眼旁观这个女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可是身后的男人偏偏不让她如愿。

“明明是你先做出了这种事情,清灵都已经答应原谅你了,你还不快道歉?”

“我没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要道歉?就凭你们人多嘴巴多?”

温清灵早就已经料到了谢小渔的性格断然不肯乖乖认错,她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全盘布局。

怪只怪谢小渔敢拦她的路。

“当初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就只有我们几个,有动机有机会做出来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了。”

“就凭这些你就可以说是我干的?我还说是你自己做的然后冤枉我了。”

她说的就是事实,只可惜这些事情说出来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

温清灵瞪大了无辜的双眼,“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你做的这一切都很好,但是唯一的漏洞就是这张符。”

谢小渔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那张符就放在猫咪尸体的旁边。

她连忙移开了眼神,见她的反应,温清灵继续说道,“我刚好认识这符的主人。”

二十一世纪了,她怎么还会能想出这么侮辱智商的办法。

“所以呢?你是准备说是我做出了这场策划来报复你吗?”

温清灵点点头,“既然你都已经承认了,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

她说的认真,好像是这件事情真的是谢小渔做出来的。

谢小渔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情陪她演戏。

“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这件事情,还有这条腿也没有任何行为能力了,怎么到你这我还就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毕竟从小到大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变态的女人。

自然是觉得印象深刻,她再次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为了冤枉自己也是可以说得通的。

她一直都知道人心叵测,却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可怕。

温清灵皱紧眉头,像是想不明白什么事情。

“可是那位大师说出来请符之人生辰八字和名字,这总算是可以证明了吧,而且大师还说了你给了她很多钱让她帮你隐瞒,但是一看到要伤害的人是我,也就主动告诉我了。”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能是你给他钱让她来冤枉我?”

“小渔,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我当时做出那样的事情后,好多天都没有吃下饭,还去找了不少看心理医生才能勉强进食,我又怎么可能再做出这种事情。”

不管谢小渔反驳什么,她都能找到借口封死。

谢小渔也知道自己今天凶多吉少,可是就是不愿意在这个女人面前露怯。

她冷冷的勾起唇角,“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知肚明,今天栽到你手里算是我倒霉,有朝一日我定要撕开你的面具。”

已经没有必要去请那什么大师过来对峙了。

温清灵的手段她在了解不过,不过就是拿钱收买人心。

这是他们有钱人最惯用的套路。

结局早在来之前就已经注定了,她只是感觉到有点寒心。

就连朝夕相处的人都相信她会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

温清灵这个时候就开始装起了和事佬,言语之间都是对谢小渔的体谅。

“小渔,我知道你恨我分走了廷川哥的关注,可是我们之间十几年的感情就像是你和梁怀州一样不可割舍,你要是恨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出现在你面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