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御灵帝尊 > 第三十一章 云纹玉佩

第三十一章 云纹玉佩


  
徐府,宴堂,这里是许家接待宾客的地方。
坐席上,两副熟悉的面孔,正与徐廷昭谈话。
“父亲?二叔?”莫羽见两人同时出现,很是担心。
“贤侄,你自个拜访徐家,也不提前跟府里一声,叫我和你父亲好找啊。”莫擎沧极为谄媚。
“二叔,你这话什么意思。”莫羽没好气道。
“小羽,这是徐府,不要失了礼数。”莫擎天见到自己的儿子,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见过徐伯父,方才失礼了,请您见谅。”莫羽作揖,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莫擎天。
莫擎沧要做什么,与他无关,可要是牵扯上自己的父亲,那肯定没什么好事。
“擎天,你的这位小公子,年轻有为啊!”徐廷昭语态亲和,对莫羽颇为欣赏。
“徐家主,过誉了。”莫擎天恭敬道。
如今他已不是莫家家主,所以有些礼数,他还是不能免得。
只不过他这一声称呼,倒让对方唏嘘不已。
门外,徐楚望闻讯,一路小跑赶来。
“父亲,您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徐廷昭一改温和的语态,呵斥道,“还不快过来,见过两位莫伯父。”
“见过二位伯父,方才是我莽撞了。”徐楚望行完礼后,便拉着莫羽坐在了右边的席位上。
“徐公子一表人才,我家侄儿能与你为友,是莫家的福气。”莫擎沧奉承道。
“世家之交,不必拘束,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
“廷昭兄说的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莫羽在一旁看着,他看得出这位徐家家主,很不喜欢莫擎沧的做派,但对他们父子两,还是很友好的。
“放心,贤侄在我府上,一根毛都不会少。”徐廷昭轻抿了一口茶,看着众人。
“这件事,我们自然是放心的,此番登门叨扰,是为了别的事。”莫擎沧见对方没有反应,又连忙说道,“犬子失踪多日,若是您这里有消息,还请相助。”
莫羽算是听出了这人的来意,见徐廷昭没有回应,他又给自己的父亲使了眼。
“还望家主相助。”莫擎天起身道。
“擎天啊,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徐廷昭举着手中的茶杯,算是答应了莫擎沧的请求。
“徐兄大恩,莫某不胜感激。”莫擎天也举起杯子以表敬意,一旁那人,也跟着行礼。
“我让人备了家宴,今夜就留在府中用膳吧!”徐廷昭看着莫擎天道。
“府里还有其他事,就不麻烦了。”莫擎天作揖道。
“是啊,待别苑修葺完毕,再由我设宴款待。”莫擎沧附和道。
两人拜谢过后,便出了门,期间莫擎沧还不忘对着徐楚望,寒暄几句。
看着莫擎天佝偻的背影离去,莫羽实在不忍,想要上前问个明白,却被徐廷昭拦了下来。
同一时间,两人身上的云纹玉佩,皆有反应,徐廷昭似有察觉,但又不敢确定。
“放心,我不会让你父亲出事的。”
趁此机会,徐廷昭也将两家的过往,说给了两位后辈听。
原来徐莫两家,一直都有交集,特别是到了徐廷昭和莫擎天这一辈,更有深交。
因为两人年轻时,都在军中担任要职,征伐执州时,徐廷昭身陷险境,是莫擎天舍命救了他,也因此误了正事,才被废了修为。
后来,两人一同弃去军职,回到商场相互帮扶,一直到莫家搬离皇城,两家才少有见面。
几月前的家变,徐廷昭还派人去寻了这一家老小,只是无缘寻得。
晚膳过后,几人重聚在林月轩,徐楚望神采飞扬,看样子是有好事要宣布。
“楚望,你这是佳人有约?”庭轩招呼道。
莫羽因为莫擎天的事,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心思。
“什么佳人,是莫伯父的事。”徐楚望知道莫羽担心什么。
自从莫擎天离府后,他便派人跟踪打听,眼下正有消息送回,他就赶来告知。
“我父亲怎么了。”一听是莫擎天的事情,莫羽立刻回了神。
根据徐楚望带来的消息,此番为了莫亦奇的事,莫擎沧才把他们夫妇抓来皇城。
他目的,就是看准了徐莫两家从前的关系,好让徐府派人,帮忙找到自己的儿子。
目前,夫妇两人已在莫家别苑住下了,在找到莫亦奇之前,他们肯定是安全的。
就算找到了人,也不必担心他们的安危,因为徐廷昭已差人暗中保护着。
经过徐楚望的分析,莫羽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说话间,莫羽胸前略感不适,顺手将莫擎天交给他的玉佩,掏了出来。
那玉佩此刻正泛着光,不适的感觉,就是那光引起的。
其实午后那会,他也感到这股不适,只是当时被莫擎天的事情分了心,才没有注意。
玉佩泛出的光,越来越强,其中还有魂识散出。
“你也有这玉佩?”徐楚望说着,也将他的云纹玉佩,拿了出来。
两块玉佩出现时,从中散出的魂识更多了,还出现了白色魂元。
莫羽见状,将对方的玉佩拿了过来,两者几乎一模一样。
“这玉佩,我戴了这么久,竟没发觉它蕴藏这么多的魂识,真是奇怪。”莫羽疑惑。
“你两这是拿了个大宝贝啊!”庭轩看着发光的玉佩,很是羡慕。
魂识越聚越多,两块玉佩也逐渐有了寒意,周遭的气温随之降低了许多。
看着玉佩的边缘,莫羽发现了端倪,他尝试着将其拼接。
一番功夫后,两者果然能拼接在一起。
此时,四周汇集的白色魂元,翻腾升至空中,如一片云雾。
在那其中,一座殿堂显现,殿顶泛出的金光,让云雾看上去,更加缥缈。
片刻后,那殿堂散出的光,映照着下方,不知何时出现的一片水域,那里正有白莲盛开。
“天宫!”正当庭轩惊呼时,眼前的景象却消失不见了,连玉佩也没了反应。
“楚望,方才最后那个场景,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莫羽将其中一枚玉佩,还给了他。
“这么一说,倒跟你的元境,有几分相似。”
庭轩不知道他两在说什么,但刚才那番景象,他好像也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而已。
“神丰盟,是不是有鉴宝的行当。”莫羽问到了关键。
“有是有,就是比较麻烦。”
神丰盟有一项规定,会根据客人身上所带的钱财,或者其他物件的总价值,分配客人去往不同的楼层。
难就难在这里,凭徐楚望的财力,平日里,他最高也只是去到第三层而已,而鉴宝的行当,是在第四层开始才有。
“哥,你拿我的玉牌去吧。”徐楚俊知道他的难处,主动道。
因为他的皇族身份,是可以去到神丰盟任意一层的。
“这要是被父亲知道,可得扒了我的皮。”徐楚望不敢接下玉牌,徐楚俊的身份,是他父亲最忌讳的。
“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谁会知道呢。”徐楚俊将玉牌,强行塞在他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