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御灵帝尊 > 第三十五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第三十五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盟主,您知道这玉佩的来历?”莫羽关心的道。
“听公子的意思,这玉佩是有什么特殊之处?”男子深邃的双眼,似乎能读懂他的想法。
“没,我就是随便问问。”莫羽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此物你从哪得来。”男子追问道。
“家传的物件,我父亲给的。”莫羽说道,徐楚望也表明这是徐廷昭给的。
“既如此,你又怎舍得?”男子用袖子擦了擦两块玉佩,尝试将它们拼起来。
“抵押而已,待我将掌法习完,便来赎回。”莫羽还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因为那样做,会有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不过看对方的动作,想必是清楚来历的,只是这次拼接,并没有任何反应。
徐楚望见莫羽这样回答,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还没见过有人,能把这无名掌法练成的,你这玉佩,怕是要留在我这了。”男子捧腹笑道。
“您别小看人。”庭轩起身回道,他是在场唯一一个,敢与男子对视的人。
“这位公子,是外邦人吧。”男子看着他,再将徐楚望的玉佩,还了回来。
莫羽心中很是好奇,这人只是看一眼,怎就知道庭轩不是天宸国的人。
“您这双眼,可我大哥神多了,平时没少帮人算命吧。”庭轩应对自如。
“有趣,真有趣,待这位公子归还掌法,我赠你们一卦。”男子说完,拂袖离去,只留下青儿在场。
“这人,该不会是个江湖骗子吧。”庭轩在他离开时,故意大声说道。
“各位公子,若是没别的事,就请移步吧。”青儿这回倒是客气。
“青儿姐姐,我这玉佩押下了,能延期多少日呢?。”莫羽主动问道,现在他不仅关心流云掌,还关心云纹玉佩。
“几位是盟主的贵客,何时归还都可以。”青儿恭敬地回道。
几人喜不自胜,看来是出门遇上贵人了,可福祸相依,眼下有个麻烦事,正盯上他们。
离开神丰盟不久,三人在一处人迹较少的巷子里,被一伙人拦下了。
“大白天的,劫财还是劫色啊!”庭轩硬气开口,他身后可是有两个保镖的。
“你要是漂亮姑娘,能博爷一笑,兴许能留你一条性命,可惜你不是。”其中一人回道。
没等几人继续交涉,那伙人已经行动起来,不过大都是些泼皮功夫,被莫羽和徐楚望三两下就搞定了。
紧接着,巷子边的房檐上,一个黑衣人跳了下来,阻挡了他们的攻势。
“原来是故人。”黑衣人的声线很是熟悉。
“糟了,他是那夜击杀许云淮的人。”莫羽记起了这个声线。
“莫公子好记性,今天我的目标是你。”黑衣人迅速贴近他。
好在这段时间,腿法被自己练得炉火纯青,才躲过了对方的剑刺。
这一击,莫羽看出了对方的杀气,于是主动发起攻势。
黑衣人巧妙避开了,流云腿法的每一招,再用自己的武技反攻。
他的掌法出奇,每一招被莫羽接下后,又能巧妙的利用手关节,在他出其不意的角度上,打出新的招式。
最关键的,是他那柄不离手的短剑,已经在自己身上划出了几道口子,许云淮便是因为那剑刺毙命的。
徐楚望在一旁见机行事,终于寻得间隙接过攻势,让莫羽暂时摆脱险境。
他的剑法抵御了短剑的突刺,加上对灵技熟练使用,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否则也会被黑衣男子所伤。
“你,是皇家的人?”黑衣人不知何时,在他身上拿到了徐楚俊的玉牌。
“我也是徐府的人。”徐楚望担心玉牌受损,可又不能拿它怎样。
“原来如此,黎家这钱,可没有你们徐家好赚。”黑衣人突然有了想法。
“你想干什么。”徐楚望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些。
“没什么,黎家给的是这个数,徐家要是给得起双倍,我可以跟你交易。”黑衣人看着玉牌欣赏道。
“好说,三日后我拿来便是。”徐楚望放松了许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在他这都不算事。
“一日。”黑衣人没有给他们商量的余地。
“行,明日这个时候,在这里交易。”徐楚望对玉牌极为重视,这东西要是弄丢了,整个徐府都要遭殃。
黑衣人将玉牌收回腰间,便跳上房檐,消失在众人眼前。
“大哥,你没事吧。”激战中躲在一旁的庭轩,见黑衣人离去才敢上前。
“无事,都是皮外伤。”徐楚望正在查看莫羽的伤势。
所有的剑伤都在要害处,还好他躲避及时,才没有生命危险,也好在黑衣男子没有继续为难他们,否则受伤的,可就不止他一人了。
“这人身法如此了得,怎么还会缺钱花呢?”庭轩一边抱怨,一边扶起莫羽。
“想必是夜宴堂的人。”徐楚望大概猜出了对方的来路。
“夜宴堂又是啥?”庭轩问道。
“就是坊间的杀手组织,专做杀人的买卖,据说每一单生意的酬金,就足够设宴款待堂内众人,故名夜宴堂。”莫羽整个人挂在他肩上道。
“照你这么解释,他们不应该是晚上出来杀人吗。”庭轩继续追问。
“白天办事,双倍酬金。”徐楚望解释并问道。
“所以刚刚他要多少钱?”庭轩突然关心起钱的问题。
“一千枚纯色上品魂玉。”徐楚望正为这巨额的交易头疼,若是三日他定能凑齐。
“一千枚!还是上品!我们这是得罪哪个富豪了!”庭轩惊呼,拉着莫羽挎肩的手,差点就松开了。
“你没听他说是黎家吗,这事八成跟黎澈有关。”莫羽点名道,黎家想要他命的,大概也只有黎澈了。
“他怎么不自己来。” 庭轩还沉浸在一千枚魂玉中。
要知道,以他目前的修为,顶天了也只能造出,纯色下品的魂玉。
“你瞧他在神丰盟的嘴脸,像是主动惹事上身的人吗?”莫羽不屑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只会在背后耍阴招的人。
而直觉也告诉他,叶云的死或许也跟他有关系,否则对方为何一再为难自己,甚至不惜出动夜宴堂,也要置自己于死地。
想到这,他快速将这段时间,与黎澈有关的事件联系起来,一个可怕的猜测,在他脑海中出现。
“当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庭轩看着莫羽的剑伤骂道。
不过他最心疼的,还是那一千枚魂玉,都够他在皇城里,买一处宅子了。
回到林月轩后,徐楚望将自己这几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
然后秘密吩咐下人,拿着一些值钱的物件,去换回一部分魂玉,也只能凑齐四百枚。
“我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命都要没了。”庭轩虚脱道。
他用天赋产出的魂玉,也只换得五枚上品魂玉,魂识消耗过多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换了啥宝贝回来。”徐楚俊来到林月轩,打算看下他们在神丰盟,都得了哪些物件回来。
一听到他的声音,徐楚望就示意大家不要露馅,再将庭轩安置在自己的床上。
生怕被发现了端倪,玉牌丢失这件事,可不能被徐楚俊知道。
“楚俊,你来啦,我们正打算去听雨轩呢。”徐楚望紧张到,连话都说的不自然了。
“去我那干嘛,听雨轩又大又安静,可太没意思了,还是你这里热闹。”徐楚俊自己沏了茶,喝了起来。
“楚俊,这茶都淡了,我让明叔买新的了,明日再来喝吧。”徐楚望示意莫羽联手将他请走,否则不好办事。
“我觉得挺好喝的,庭轩去哪了,平日里就属他最闹腾,怎么不见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几人都不知道怎么答了。
“哎哟,还是楚俊弟弟关心我,不像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庭轩在床上突然发声,两人慌张的跑到床前。
“怎么了这是。”徐楚俊放下茶杯,也来到跟前。
“我这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大病了。”庭轩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加上本就苍白的脸,让徐楚俊以为他真有什么大病。
“哥,你怎么不请大夫来。”徐楚俊担心道。
“没用的,我这病一旦发作,大夫也治不好的,除非…”庭轩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倒真让大家为他担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