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章 不一样了

第十章 不一样了


张梅小声跟洛莲嘀咕着,眼睛里闪过了精光,“这种事情不去找产婆,来我们医馆做什么?”

平心而论,放在平时,张梅的话不无道理,只是现在孕妇的情况已经如此危急了,张梅还能说得出这种话,未免就有些落井下石的意味在内了。

春夏耳尖,听到了张梅的话之后,转过头来,“请产婆的银子难不成还要我们医馆垫付吗?”

她已经看透了司马家的老两口,分明就是掉进钱眼里了,唯利是图,见钱眼开。

而这正好成为了春夏翻身的最重要的一个把柄。

春夏多的是办法挣钱,就凭她这身医术,她不会让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困在这个小乡村的。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张梅默默闭了嘴,是呀,找村里的产婆过来还要花银子,她才舍不得。

春夏的手一刻不停地忙碌着,孕妇的气息越来越弱,可是孩子的头都还没出来。

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出现一尸两命的情况了。

“婶子,能不能拿片参片过来?”春夏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转头对洛莲说。

参片?

早些日子司马林确实是采到了一支人参,可是人参是多么金贵的东西啊,就连司马林自己都舍不得卖掉,准备给司马谦吃。

这给孕妇的一片,估计就要不少银子了。

而这孕妇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救还是不救……

洛莲到底是心好,看到了孕妇气息奄奄的模样,咬了咬牙,转身就准备出去拿。

见到洛莲竟然真的出去了,张梅皱了皱眉,赶紧迈着小碎步跟了出去,在转角处拉住了洛莲的手。

“你真的这么傻要把参片给那素昧平生的人?”张梅皱眉,“春夏脑子不清楚,你也跟着糊涂了吗?”

张梅跺了跺脚,这参片对于司马家来说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若不是因为这是老二家采到的人参,张梅还想让三房的人也分一杯羹的。

毕竟有了人参几乎就是代表了吃穿不愁一阵子。

张梅终究还是偏袒老三一家的,老大老二再怎么样都不是她所出,因此她处处偏袒司马森那家子。

再加上如今大房无所出,二房的司马谦还染了疾,就剩三房的大儿子司马瑾还有点出路了。

就张梅看来,这司马瑾以后是要光宗耀祖的,所以什么好的东西都要给司马瑾才对。

洛莲又何尝看不出自己婆婆的偏心?只是司马林是个不爱争的,因此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眼下这件事情可是触及到了人命,可是张梅依旧如此自私,洛莲也难得硬气了一回。

“娘,瑾哥儿要参片,等下次挖到了再说便是,如今要是那个孕妇在我们家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我们在在村子里可就混不下去了。”

洛莲的话直击要害。

张梅和司马磊一样,最在乎的事情就是名声。

听到洛莲的话之后,张梅只能咬了咬牙,放洛莲去拿参片,背地里倒是把这个仇记在了春夏的身上。

春夏一边安抚着孕妇的情绪,一边把银针扎在了孕妇的几处穴位上,帮孕妇止痛。

很快,洛莲便回来了,春夏松了一口气,好在张梅没有暗中使绊子。

好在这一口参片,孕妇吊着一口气,最后总算是母子平安。

春夏擦了擦额角的汗渍,看着小婴儿和孕妇都平安无事之后,心里也是颇有成就感,好在自己还是救了两个人。

此时已经到了日暮西山的时辰了。

橘红色的晚霞映红了整个青山村,看起来十分美好祥和……如果没有看到司马森一家子那黑如锅底的脸的话。

春夏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了起来,现在这个时代,人参算是十分宝贵的东西,因此这一大家子估计都记恨上自己了。

万一那个孕妇没有钱,那自己估计就要把这一家老小得罪惨了。

春夏心里合计着,最后扬起了一个微笑,她可是熟知各种草药习性和生长地点的,难道这还怕找不到珍贵药材吗?

这么一想,春夏的心里倒有些心安理得了。

“你……你第一天看病,就敢用那么贵的东西!”王氏指着春夏的鼻子,话里话外都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

呵,说得就好像是用了她家的参片一样,春夏在心里腹诽道,可是却也知道现在还不能跟三房的人闹翻。

现在卖身契还在张梅手上呢,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自己这辈子就都完蛋了。

“事态紧急,如果那个孕妇死在了我们家医馆,那不就更加严重了吗?”

春夏眼尖地看到了司马磊正怒气冲冲地过来,于是赶紧改了口说:“婶子你也知道,我这一身医术都是跟司马老爷学的。”

“要是我连一个孕妇都救不下来,往后大家如何相信我们司马家的医馆?我如今帮了一个孕妇,不仅仅是救了人,而且也让大家看到了司马老爷的医术高超啊。”

司马磊原本在因为春夏用了参片而生气,听到了春夏的恭维之后,气一下子消散了一大半。

“而且,司马老爷的医者仁心,很快就会被传开的,到时候,可不仅仅是有人来看诊,还有可能啊,介绍更多的人来。”

“万一哪天来个有点身份背景的人,我再去帮司马老爷讨要一个妙手回春的牌匾,那可不就是光耀了司马家的门楣吗?”

春夏说话半真半假,她才不会去帮司马家作嫁衣裳,可是如今她确实需要在司马家留下来,因为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司马老爷子的气在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已经没有了,倒是开始幻想起来了。

若是真的如同春夏说的这样子,那么到时候自己真的不用担心后半辈子了。

只要让春夏出诊,自己躺着数银子就好了。

因为今日来看诊的人不少,就一个上午的时间,春夏就已经赚到了五两白银,这在之前,是司马磊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今日也不是没有村民问司马磊为什么没有坐诊,司马磊故作高深,说:“如今有我徒弟坐镇呢,我这把老骨头自然是钻研钻研药方了。”

十分恬不知耻。

春夏看到了司马老爷子还算是和蔼的表情,便知道了自己的马屁拍对了,只要司马老爷子开心了,那这个院儿里的人都不敢造次。

因此春夏仿佛刚看到司马老爷子来一样,眼中满是惊喜,“老爷,您回来啦!”

对于春夏的这一声老爷,司马磊十分受用,就好像这样子他就真的比春夏高了一等。

原本的怒气慢慢消弭,司马磊看着春夏都觉得顺眼了很多。

“怎么回事?”

司马磊缓缓地看着在场的人,春夏的脸上带着笑,看起来有些小心翼翼。

就算是真的会医术又怎么样?最后不还是要听我的?司马磊有些沾沾自喜地想着。

似乎是因为这两天的事情,春夏原本的鹅蛋脸变成了瓜子脸,更显得她的眼睛水灵灵的,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任谁看到这样子的春夏都会心软。

司马磊的走神让张梅看了暗暗咬牙,才刚到这个家多久,就想把家里的男人一个个害死吗?

这老爷都一把年纪了,还能因为春夏恍神。

张梅拉了拉司马磊的袖子,然后说,“春夏这丫头,不听劝硬是救下了一个孕妇,现在好了,人还在家里。”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媳妇儿,到现在都还没人来接她,要是救了什么不该救的人,那……”张梅在司马磊的耳边小声嘀咕。

春夏见到张梅那副样子也知道张梅不会说什么好话,因此她眯了眯眼睛,大抵也就是在说关于那个孕妇的事情了吧。

不过要是这样就会让春夏害怕,那就错了。

“老爷,今儿个,为了你的名声着想,我把那个孕妇给救下来了。”春夏清了清嗓子看着面前的司马磊。

洛莲看着两个人的对话,悄悄地替春夏捏了一把汗,要知道这司马磊的脾气可没有那么好。

而且在张梅的枕边风之下,司马磊也是偏爱三房的人的,本来司马磊就对司马林没把参片给三房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如今春夏还用了这个……

洛莲担忧的目光落在了春夏的背影上。

如今的春夏,不管什么时候,总是站得笔直,纤细的背影看起来虽然脆弱,却让人觉得安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