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一章 找机会

第十一章 找机会


所以这个孕妇绝对非富即贵。

哪怕这个孕妇的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姑,春夏也会救她,无关别的,只是这是一个医者应该做的。

司马磊听了张梅的话之后,皱了皱眉。

参片这件事情是梗在他心头的一根刺,老二家不肯把人参给老三家一点,所以老三就开始跟张梅哭诉。

张梅一向是偏心老三一家子的,张梅不开心了,司马磊也连带着要听张梅唠叨。

因此司马磊对老二一家子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意见的。

“春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春夏挣的钱还握在司马磊的手里,因此现在还不能直接跟春夏撕破脸。

见到司马磊还要先问过春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张梅气得咬牙切齿,更是记恨春夏了。

见到张梅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之后,春夏心下一惊,自己的卖身契现在还在张梅手中,如今自己虽说看张梅这个唯利是图的性子不顺眼,却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

之后的话春夏开始顾及到了张梅的心。

“老爷,这件事情还是得慢慢说,要不您跟夫人进去喝喝茶顺顺气儿?”

春夏的笑容越发灿烂,俗话也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因此司马磊老两口虽然说心里不痛快,终究还是拉着一张脸进了屋子。

洛莲看了一眼在家门外等着看热闹的人,心里一惊。

自己方才都没有发现外头已经围了一些人,没想到春夏的心思竟然如此细腻。

这要是被别人看了笑话,别说是开医馆了,就是在这个村子里估计都很难立足。

与此同时,司马林见到天色已经擦黑了,可是还是没有看到春夏和洛莲回来,一时有些纳闷。

左等右等没等到自己的媳妇,司马林坐不住了,总不能又是家里老两口刁难她们了吧?

这么一想,司马林有些坐不住了,准备亲自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司马林拄着拐杖准备出门要去找洛莲的时候,司马谦走了出来。

“爹,你这是要去哪?”司马谦有点诧异。

方才他正在温书,可是想到了春夏和那个孕妇的事情,就有些心神不宁。

司马谦叹了口气,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之后准备出来吹吹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秋老虎太过于毒辣,以至于现在都还隐隐有着暑气未消散。

正巧司马谦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正准备出门。

“我准备去看看你娘还有春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到现在还没回家。”司马林倒是不知道孕妇的事,只是心里隐隐约约还是有些不安。

司马林腿脚不便,司马谦拦住了司马林,“我去吧爹,你回屋头歇着。”

听到了司马谦的话之后,司马林犹豫了一下。

之前的司马林一向都是清冷的性子,特别是生病之后,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如今倒是有些不一样了。

司马林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好事,不过愿意从屋子里出来走走,总归是好的。

“那你去吧,去你爷奶的屋头的时候记得说话要小心。”

司马林叮嘱好了之后,目送着司马谦出门往司马磊那边走去。

而这边,春夏正在跟司马磊老两口解释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三房的的人坐不住了。

李氏本就是个不讲理的,如今不管春夏说什么都是在狡辩。

“你现在说的这些,我咋知道你是不是编出来骗人的?再说了,你一个乡下的丫头知道些啥?还看得出来布料好不好了?”

李氏说的话不无道理,听完李氏的话,张梅皱了皱眉,春夏的家底她比谁都清楚,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见识。

是啊,春夏自从之前被瑾哥儿打晕,醒过来之后就不正常了。

先不说为什么突然会医术,就是这性格也变了。

之前的春夏性子是个软的,几乎什么都是听别人的,根本就没有一点主见。

如今不仅变得有主见了,而且眼神里隐隐约约带着的都是看不懂的东西,这太奇怪了。

只是眼下也不是张梅想这么多的时候,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参片的问题到底要怎么解决比较好。

她才不想就这样放过春夏这个丫头。

张梅眼珠子转了转,开口说:“你这要救人也不先征求一下老爷的意见,自己贸贸然救人,万一是个不好的怎么办?”

其实张梅一开始想说的是像你这样的丧门星,可是最后看到了司马磊的脸色,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毕竟现在主事的人还是司马磊,张梅总不能太过放肆。

这个问题让春夏一阵瞠目结舌,她倒是没有想到张梅会说出这样子的话。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春夏看来都是病人罢了,非要一个个地了解每个人的人品,那还要不要医治了?

张梅真的是又蠢又坏,可最离谱的事情是,这样的说辞竟然还真的说动了司马磊。

最主要的是,如今春夏还不能跟张梅撕破脸,自己的卖身契是张梅保管的。

因此春梅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说,“夫人,话不是这么说……”

还没说完,就被蛮横的李氏打断了,“不是这样说是怎么说?你是在质疑我娘的话吗?”

李氏的话可是戳到了张梅的肺管子了,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本来就对春夏有意见了,现在春夏还不把自己的话当成一回事,就更加让张梅觉得不爽。

春夏倒是没有想到李氏会如此难缠,因此她一时之间竟然接不上话茬。

洛莲看不下去了,这每一步都是在逼着春夏啊,不管春夏说什么,他们都有反驳的话。

“怎么这么热闹,老三家的这是怎么了?谁敢不听我们娘的话?”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原来是王氏。

王氏进院子的时候,看到司马谦在门口焦急着徘徊,就是不肯进去,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氏是个心直口快的,虽然看到张梅心里还是会有些害怕,可终究还是选择了先帮春夏说话。

看到王氏过来之后,洛莲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王氏不管怎么样都是个讲道理的人,而且为人也敦厚,一直都跟自己家同气连枝。

这些年因为王氏没有所出,张梅也没少找王氏麻烦。

李氏对于王氏多少还是有些发憷的,倒也不是什么别的原因,王氏本身长得就比李氏壮实些,看起来也颇为有气势。

见到王氏以来,李氏的气焰也就没有那么嚣张了。

“嫂子来了。”洛莲也不知为何,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落下了。

王氏冲着洛莲点了点头,走到了洛莲的身边挽住了洛莲的手,然后说,“你呀你,也不知道自家男人和谦哥儿都还等着你吃东西呢。”

听到这句话之,洛莲就猜到了王氏估计是特地过来解围的。

张梅见到王氏之后,态度依旧冷冷的,似乎不是很想搭理王氏的模样,只等着王氏问候自己。

王氏清楚这张梅的脾性,就笑着说,“哎哟,瞧我这记性不好的。娘啊,今儿个我家里头煮了小鸡炖蘑菇,就等着您跟公爹一起过来吃呢。”

听到了王氏家里煮了小鸡炖蘑菇,李氏气的牙痒痒。

“阿木他今儿个上山的时候啊,捉到了一只野鸡,看起来可肥美了哩。”一边说着,王氏一边看了一眼李氏的,果然没已经变得铁青了。

看到这一幕,春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来给自己解围的呢。

司马磊听到了王氏的话之后,脸上带着笑意。

“还是老大媳妇懂事,你们多学学。”司马磊的话无疑就是一时激起千层浪。

李氏自然是不服气的,她本就跟王氏有些不对盘,好在张梅一向是比较偏心他们家的。

可是如今司马老爷子突然夸奖了不受待见的王氏,这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至于为什么场面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就都是春夏的错了。

自从春夏出现之后,就什么事情都变了。

一开始是自家的瑾哥儿出现那件事情,如今又是老大家的被老爷子夸了。

而这一切的根源,全部都是春夏!

这么想着,李氏用一种近乎仇视的目光看向了春夏。

春夏原本正乐在其中地看着李氏吃瘪,却没想到莫名其妙被李氏瞪了一眼,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

本想着春夏的这件事情就这样被王氏一打岔也就过去了,谁知春夏还是低估了张梅的难缠。

“等会,过去老大家之前,总要先知道,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解决吧?万一我们因为救她惹了麻烦还吃力不讨好怎么办?”

瞧瞧,这一席话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梅自己救了那个孕妇。

春夏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把视线转向了司马磊。

不论如何,现在这个家掌权的人是司马磊而不是张梅,要是这个时候春夏说话,那就是春夏自己的不对了。

司马磊十分满意春夏的懂事,他捋了捋胡须之后,沉吟着。

现在春夏对于司马磊而言就是一棵摇钱树,而且春夏虽然今日是第一次行医,却收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这是之前司马磊行医所没有遇到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