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二章 诡异

第十二章 诡异


如果贸然让春夏出了什么事情,难以服众是一回事,自己以后挣不到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司马磊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是等着别人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争吵了这么久,司马磊的耐心都快被磨光了。

春夏心里一动,这些人说白了,要的不就是钱罢了。

“这样子吧,老爷。”春夏笑着说,“这个孕妇今日吃的这口参多少钱,我春夏替她付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春夏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银钱在身上。

司马磊有些怀疑地看着春夏,见到春夏的表情十分笃定的时候,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

“你哪来的银子买参片?”

这个问题也算是问到了大家伙的心坎儿里。

春夏挠了挠头,看起来颇有些娇憨的意味。

“我包里还有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值钱的银簪子,就用那个先抵押一下吧,老爷您看可以吗?”

春夏说的话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根本就连挑刺儿都很难挑出来。

至于张梅,听到了银簪子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春夏见到了张梅那样,皱了皱眉,果然啊,贪婪是他们最大的缺陷。

“但是老爷,我想跟您老人家商量一件事情呢。”春夏可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亏本买卖。

如今春夏自己一个人在这异世生活,最重要的除了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剩下的就是钱了。

司马磊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皱了皱眉,但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大度,还是让春夏说了。

“老爷,我只是个小村姑,也不懂这些东西,既然你们都不支持我救那个孕妇,也就是说那个孕妇之后怎么样都跟你们无关了?”

春夏看起来似乎是在问司马磊问题,可是话中的玄机却不是司马磊一时可以参透的。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司马磊点了点头,像这种麻烦事,他才不想揽,春夏自己犯傻,他要是跟春夏一样,那就医馆都不用开了。

于是听到春夏的话,司马磊只觉得春夏的话快说到自己的心坎里头了。

春夏见到司马磊这样子,在心里暗暗冷笑。

就这样的心肠,还当医者,真的是辱没了医者的这个职业了。

难怪只能是乡下的赤脚医生,而不能正儿八经地在医馆行医,春夏在心里暗暗吐槽着。

只是司马磊哪里知道春夏的想法呢?他听完几个人的话之后只想赶紧跟那个孕妇撇清关系,刚好,瞌睡了就有人给自己递枕头。

一直在外面听的司马谦一下子就了解了春夏的用意。

如果那个妇人真的是什么特殊身份的人,那么春夏救了她也就算是一段机缘,可是如果那个妇人真的只是普通妇人,那么春夏的那根簪子就拿不回来了。

春夏自然心里都清楚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可是她十分笃定,那个妇人的身份不简单。

有件事情她谁也没有说,在她扶起那个夫人的时候,闻到了一股龙涎香的味道。

龙涎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的,就冲这点,就可以确定,这个妇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老爷,既然您这么担心,不如我们立个字据吧,到时候真有什么问题,也不至于连累到您,春夏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春夏故意装出了一副忠心耿耿信誓旦旦的模样。

这个提议对于司马磊来说简直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因此司马磊十分爽快地同意了春夏的提议。

春夏十分迅速地写完了协议,双方都盖了手印之后,春夏总算是被允许回到二房。

洛莲也松了一口气,感激地朝着王氏看了一眼,王氏捏了捏洛莲的手之后,跟着司马磊老两口一起回家了。

春夏又看了看自己的协议,心情大好,伸了个懒腰之后,才慢慢地准备出房门。

小心翼翼地叠好之后,春夏走出了房间,却看到了司马谦似乎刚转身准备回去一样。

“嘿嘿,谦哥儿不在房间看书,怎么到这里来了?”春夏看到了司马谦之后,心情更好了。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的环境没有被污染的原因,春夏看到了漫天都是一闪一闪的星星。

“我来找……”司马谦没有回头,声音也十分冷淡。

没等司马谦说完,春夏就十分打断了司马谦的话,然后说:“我知道,谦哥儿定是因为担心我,所以特地过来看看我怎么样了对不对?我好感动啊谦哥儿,你在关心我诶……”

春夏的话虽然是实话,可是司马谦却从心里抗拒春夏的说法,于是就在春夏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转身过来,有些气恼地看着春夏。

“你是一个女子,你应该懂这些礼仪才对,你……你简直不知廉耻!”

星光下,春夏看到了司马谦的耳朵红了,就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

司马谦攥紧了自己的手,看着春夏脸上清浅的笑意,才知道自己又被春夏给戏耍了。

“女子就应该有女子的样子,成天这样疯疯癫癫的成何体统!”说完之后,落荒而逃。

春夏看着司马谦这样子,只觉得忍俊不禁,还真的是纯情的少年啊,怎么原主就不懂的珍惜呢?

晚上快要歇息的时候,李氏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急急忙忙地找到了张梅,说是有关乎性命的事情要跟张梅说。

“娘,我总感觉春夏这丫头最近开始不对劲了。如果是村姑的话,怎么可能会知道那种料子?而且还开始会行医写字了,这也太奇怪了。”

这话算是说到了张梅的心坎里去了,是啊,太奇怪了,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么想着,张梅点了点头,然后说:“是啊。太奇怪了,怎么感觉一夜之间,这个丫头懂了很多东西一样。”

之前的春夏走路都不敢昂首挺胸,如今却是完全变了。

讲到这里的时候,李氏抖了抖,“娘,这个春夏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吧?要真的是这样的话……”

李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马磊打断了。

“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一天天只会乱想就算她真的是什么妖精鬼怪,能给我们挣钱还不够吗?!”

司马磊中气十足的声音吓得李氏一下子一激灵。

司马磊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李氏,眼里全是不屑,“有时间想这些东西,不如去想想要怎么挣钱比较好。”

说完之后,司马磊就十分生气地要让李氏回去休息了。

李氏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先离开了。

可是张梅不一样,她早就怀疑春夏前后判若两人这件事情了。

“老爷,这件事真的不再看看吗?我现在看到春夏这样子我就觉得怵得慌。”说完之后,张梅还十分配合地抖了抖。

见到自己的发妻这般模样,司马磊也没有好意思继续发脾气,而是安慰道:“你就是想太多了。”

“老爷,不然我们还是请个道士回来看看吧。”张梅说着,眼中流露出了恐惧,“本来是想冲喜的人变成了妖怪,我是怕谦哥儿出事情啊。”

就算现在司马瑾在青山村里面成为了最被看好能考上科举的人,也有不少人在说司马瑾没有真才实学。

因此,司马磊还是最照顾司马谦,听到了这件事情可能会影响到司马谦的时候,司马磊犹豫了一瞬间。

他有没有教春夏医术他自己比谁都清楚,所以春夏为什么会医术还是一个谜题。

更何况,一个村姑,怎么突然识字了?识字也就算了,还会写字据,这一些都透露着诡异。

最后司马磊还是咬了咬牙,拒绝了张梅的提议。

“不行!肯定不能把这件事情闹大!不管她现在是什么东西变的,也都是我们的摇钱树!”司马磊摇头,然后看着张梅,“你最好耶别闹出什么幺蛾子。”

听到了司马磊的话之后,张梅也无可奈何,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可是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自己的计划?她才不是那种见了别人好自己会开心的那种人。

等着吧春夏。

这件事情不可能让你如愿的。

张梅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春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义成是妖怪了,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她救了那个孕妇,接下来还要继续照顾那个孕妇和婴孩。

是夜,春夏端了一盆热水过来给这个女人擦身子,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醒了,看到春夏的时候,女人十分感激。

可是没有等到春夏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女人就又沉沉睡过去了。

春夏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些什么事情啊!

第二天一大早,春夏就被拉到了医馆。

现在春夏在司马磊夫妻俩的眼中,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了,还是根本不需要休息那种。

春夏无奈,看着医馆的门打开之后涌进来的人。

其中有一个,很明显就是昨天过来闹的男人,没想到今天他还敢来,真的是执着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