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四章 不像普通人家

第十四章 不像普通人家


春夏听完了徐公子的威胁之后,眯了眯眼睛,呵,现在就先让你嘚瑟吧,总会有你求我的一天。

见到春夏迟迟没有动静,徐公子似乎也觉得没劲,拨开了人群之后,怒气冲冲地就要走。

司马磊见到徐公子要走,急忙拦住了徐公子。

“诶,徐公子,是春夏不懂事,别走啊。”司马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老人,跟只兔子一样跑了过去追上了徐公子,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徐公子正在气头上,见到司马磊追上来的时候,哪儿会给他好脸色?

“你个老不死的,边儿去,少在爷面前碍眼!”说完之后,徐公子也不管司马磊难看的脸色了,推了司马磊一把之后,径直离开了。

往常时候谁看到司马磊不尊尊敬敬喊一声大夫,如今这徐公子没有把司马磊看在眼里的样子,让司马磊心里十分生气。

而司马磊觉得,所有的错误都是春夏一个人的,如果不是因为春夏不肯给徐公子医治,那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更何况,那个徐公子确实是个狠人,如果他说要让自己的医馆开不下去,就绝对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之前有人得罪了徐公子,然后不管他做什么生意,徐公子都会带人找麻烦。

最后那一家人都被徐公子逼得上吊自杀,下场十分凄惨。

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过好日子的盼头,可不能因为春夏一个丫头毁掉了。

春夏看到了司马磊那不对劲的脸色之后,大概也猜到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司马磊的脸色这么差。

只是春夏也不是好惹的,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司马磊这样,无非就是想把他自己摘干净罢了。

如今那徐公子已经认定了春夏和司马磊一家有关系,怎么可能会放过司马磊?还当真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围观的人发现好戏也就这样了,便不再多作停留,原本也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女大夫所以过来凑凑热闹,身上本来也就没什么疾病。

如今见到司马家自己都出现问题了,更是不想掺和到别人家的事情里头来。

今日大家见到了春夏,除了好奇心被满足之外,更是觉得惊奇。

毕竟春夏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家出来的姑娘。

这些乡下的姑娘们哪一个不是从小就帮着做农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哪有春夏这般水灵的模样?

若是春夏说自己是从那镇子上,从那京城上来的,都会有人相信。

只可惜了,春夏现在人在司马家,否则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娶她的,不管是冲春夏这身段还是这一身医术。

有好几个男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春夏的身上,最后依依不舍地才离开了司马家的小医馆。

春夏倒也不害羞,大大方方地任由这些人看着。

看就看,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春夏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是刚进门来的司马谦可不这么觉得了。

他听到了有人过来闹,还有些担心春夏的,可谁成想,春夏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跟没事人一样,脸上没有任何担忧的模样。

不仅如此,春夏还吸引了那么多男人的目光。

回想到了之前春夏喊着自己小哥哥的样子,司马谦看着春夏的目光中多了一分鄙夷,果然是红颜祸水,都这样了还不忘去勾引男人!

春夏看着司马谦来了之后又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奇怪,自己都这样了,为什么不仅不关心自己甚至还生气?

算了,她也懒得探究司马谦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总归自己往后是要离开司马家的,所以司马谦怎么想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洛莲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儿子离开,她关注点在司马磊生气的模样还有春夏的伤口上。

“你不打紧吧?”洛莲小声询问着春夏,眼中的关切不似作假。

司马家也不全都是坏人,春夏在心里嘀咕道。

摇了摇头之后,春夏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感觉应该都是皮外伤,只是这还是让她觉得很痛。

龇牙咧嘴地动了动自己的肩膀之后,春夏看到了司马磊那黑如锅底的脸,不由得一阵好笑,然后不小心牵扯到了自己的伤口之后,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见到春夏这样,洛莲更是担忧,似乎春夏被打晕再醒过来之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从前春夏是话少,可是可以看得出来那是因为害怕所以不愿意跟自己亲近,再加上春夏性子本就绵软。

如今不一样了,春夏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她不仅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只是不想说出来,似乎是因为她觉得跟自己没有什么话好说的。

这么想着,洛莲的心思有些游移。

说起来,自己看到春夏的第一眼,就被吓了一跳,因为春夏长得太像那个人的女儿了。

如果不是因为张梅那么笃定春夏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姑,洛莲都快要误以为春夏的身份不一般了。

春夏摇了摇头,现在麻烦的事情可不是自己的这些伤口,而是面前的司马磊。

张梅十分有眼力见,见到了司马磊的表情不对劲之后,立刻迈着小碎步去把门关了,说今儿个医馆就暂停接待病人了。

本来也都是没有什么大病的人,方才看了热闹的更是不少,嘴碎的人都已经把这件事情给传开了。

因此现在也不会有人过来触霉头,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春夏看到了司马磊这样,也不急着跟他杠,反而是转了转眼珠子,准备好好跟司马磊分析一下利弊。

司马磊的面色黑得跟要滴下墨汁一样,“春夏,我方才就提醒你了,你为何不听我的?”

司马磊最恨这些不听话的人,不管是自己的媳妇也好,自己的后辈也好,只要是忤逆了他的意思,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哪怕是司马谦也一样,小时候司马谦还是个皮孩子,不小心把自己的药材给撞倒了,数九寒冬的时候司马磊让司马谦跪在雪地里一个时辰反省。

如今春夏犯的错误已经到了会让医馆倒闭的程度了,司马磊自然是不会就这样放过春夏的,毕竟这个事情可太严重了。

春夏接过了洛莲不知何时去泡的茶过来,递到了司马磊的手边,“老爷,消消气儿,事情还是有转机的,你相信我。”

春夏的声音就像是清泉一样甘甜,只是如今再好听的声音都没有办法让司马磊压下自己的怒火。

转机?还能有什么转机?除非有京城里的人去把镇子上的徐家给处置喽,否则这方圆百里的村子镇子,有谁敢跟徐家作对?

司马磊胡子都快气歪了,他看着春夏,颇有些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春夏会医术,他现在已经拿着手里的茶杯摔在春夏身上了。

“你倒是说得轻巧,这件事怎么才会有转机你告诉我?”司马磊的声音都变得阴沉,他一向不是个好脾气的,现在还没有爆发已经算是奇迹了。

张梅看出了司马磊的生气,只要自己这个时候让春夏再也没有办法翻身,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春夏卖了。

本来她跟三房一家就看春夏不顺眼,如今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张梅怎么可能放弃呢?

于是张梅在司马磊说完之后,赶紧补了一句。

“你说有转机就有转机?你这丫头自打到了我们家之后,除了闯祸还做过什么好事?你非得把我们司马家搞垮才乐意?”

张梅的话一下子就说到了司马磊的心坎上,确实,自打春夏来了之后,就没有消停过。

司马磊冰冷的视线落在了春夏的身上,看得春夏的心里毛毛的。

这个张梅,还真的是见不得别人好,自己好不容易争取了一点缓刑的机会,愣是因为张梅这一句话给搞没了。

“你说你救了孕妇也就算了,人家连诊金都没有给,你就这么巴巴地过去要照顾人家……”张梅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

之间那个孕妇换上了一件洛莲之前穿的衣服,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

春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等到那个妇女过来的时候,春夏才算是真正看清了这个妇女的容貌。

一双烟柳眉不描而黛,一个樱桃口不点而朱,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看起来不怒自威,即使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也没有办法掩盖住她浑然天成的通身贵气。

只见她抱着怀中的婴孩,却没有一点局促,闲庭信步的模样就好像是过来游玩的一般。

春夏看着这个女人,突然有些紧张,这就是大家闺秀的气度和风范吧,来到古代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家闺秀,实在是有些紧张。

不过春夏也不怯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被这个女人盖过风头去,反而颇有些平分秋色的意味。

春夏款款走到了女人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笑意吟吟地说:“夫人,感觉好些了吗?”

虽说现在理应是坐月子的时候,可是她既然自己下来了,证明这个女人绝对有什么事情要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