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五章 野心

第十五章 野心


等到那个妇女过来的时候,春夏才算是真正看清了这个妇女的容貌。

一双烟柳眉不描而黛,一个樱桃口不点而朱,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看起来不怒自威,即使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也没有办法掩盖住她浑然天成的通身贵气。

只见她抱着怀中的婴孩,却没有一点局促,闲庭信步的模样就好像是过来游玩的一般。

春夏看着这个女人,突然有些紧张,这就是大家闺秀的气度和风范吧,来到古代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家闺秀,实在是有些紧张。

不过春夏也不怯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被这个女人盖过风头去,反而颇有些平分秋色的意味。

春夏款款走到了女人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笑意吟吟地说:“夫人,感觉好些了吗?”

虽说现在理应是坐月子的时候,可是她既然自己下来了,证明这个女人绝对有什么事情要做。

女人看到了春夏,美目中微微透露出疑惑,之后问:“你就是那个帮我接生的大夫吗?”

她的声音有些冰冷,语气却满是威严,似乎平时就是一个厉害角色。

春夏惯是个会察言观色的,如今这个女人的身份看起来也不简单,因此春夏并没有贸然地邀功,只不卑不亢地说:“是的,夫人。”

女人看到春夏这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不由得点了点头,只不过眼中还是没有什么波澜。

“多谢姑娘相助。”说完之后,女人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手无意识地轻轻拍着怀里的孩子,只有在看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女人的眸中才会有一些柔情。

春夏听到女人这么说之后,笑了笑,却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是医者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不过,夫人既然醒了,麻烦夫人将医药费结一下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春夏看了一眼司马磊还有张梅。

他们夫妻俩之前也是一直都认为这个女人不会有什么钱,更不可能会付钱的。

只不过方才这一屋子的人看到了这个女人通身的气派之后,都转变了之前的看法。

这个人一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小门小户的夫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气质。

这么一想,司马磊和张梅的眼睛都亮了,如果这是有钱人家的夫人,就冲春夏救了她一命这件事情,春夏往后就不愁吃穿了。

若真的是如此,那么司马家也就可以跟着沾光了。

司马磊想到这里老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看着女人,最后把春夏挤到了身后。

“夫人,你在我们家休息了一晚上呢。”

也不知道是司马磊没有眼力见还是司马磊被利欲熏心,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浓浓的谄媚,令人反感生厌。

果不其然,看到了司马磊这副德性的时候,女人皱了皱眉头,然后说:“这是谁?”

她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拉开了跟司马磊的距离,眼中带着淡淡的疏离和抗拒,“我在问这位姑娘,你插什么嘴?”

女人说话总是带着三分的距离,让人觉得她不好靠近。

可越是这样子,就越让人想巴结她,比如张梅。

她哪里见过这种气度的女人?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小乡村,张梅对于贵夫人的理解还在于偶尔去镇子上看到的那些浓妆艳抹穿着绫罗绸缎的女人。

可是真正的贵气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这点所有人都要承认,这是那些外在的金银珠宝堆砌不起来的。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司马磊也没有了平时的豪横,反而是有些谨小慎微起来,看着这个女人,司马磊小心翼翼的。

春夏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觉得好笑,果然司马家这一家子都是欺软怕硬的存在,如果面前的人是普通人的话,这两夫妻只怕都要用鼻孔看人了。

张梅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急忙过去拉住了司马磊,然后说:“夫人,我们是医馆的主人,就是我们家春夏帮你的。”

张梅倒是比司马磊要机智得多,知道说话的时候先跟春夏扯上关系,这样子碍着春夏的面子,这个女人也不会太过于为难自己,至少会给自己一点面子。

谁知道,这个女人听到了张梅的话之后,并没有像张梅意料之中的那么客气,反而是皱着眉,看着面前的人。

“所以说,是你们救了我跟肚子里的孩子对吧。”女人一边说,一边紧了紧怀中的孩子。

张梅和司马磊忙不迭地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对女人的谄媚。

女人点了点头,然后说:“谁让你们救我了?多管闲事。是不是我出门你们还要再送送我?”

说到这里,女人似乎十分不耐烦地拿出了一个荷包,“这样够付我的医药费了吗?”

女人从荷包中拿出了一片金叶子,司马磊和张梅眼睛都看直了,“够了够了。”

就在司马磊和张梅准备伸出手去拿的时候,女人却一下子缩回了手,然后说:“奇了怪了,这给我看诊的人明明是这位姑娘,为何是你们二位收钱?”

女人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些门门道道的东西她看得多了,也就一下子看出来了这俩夫妻没安好心。

而春夏就是被这俩夫妻欺负的弱势一方。

再怎么样春夏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断然是不会就这样放任春夏挨欺负的。

与其像这两夫妻一样跟自己虚与委蛇,倒不如跟春夏一样,一开口就跟自己说好了要钱来得让人觉得舒服。

司马磊的面上有些尴尬,毕竟他还是在乎一些名声的,因此他收回了手,轻咳了一下,装模作样地说:“我们医者济世救人,自然不是为了这些身外之物。”

女人看到司马磊假惺惺的模样,只觉得一阵好笑,对于春夏的处境更加觉得怜悯。

生活在这种地方,也不知道要被欺压得多惨。

张梅听到了司马磊这么说之后,赶紧补上去,“是啊,我们老爷开这家医馆,也不过是为了在一些时候填补一些家用罢了。”

春夏看着这对老夫妻你一言我一语,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自己只能站在旁边干瞪眼,不由得有些无语。

洛莲看到两夫妻眼瞧着就要把功劳全部都揽在他们自己身上,不由得拉了拉春夏的手,暗示着春夏赶紧说些什么。

说来也奇怪,洛莲就是十分相信春夏,一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而这个小动作,落在了女人的眼里,女人这才注意到了站在春夏身后的洛莲。

看到洛莲的时候,女人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抱着孩子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一下,不过这样的失态只是一小会,很快女人就反应过来了。

春夏十分敏锐地发现了女人的失态,她狐疑地看了看洛莲,难道洛莲有什么不对劲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看到洛莲的时候失控呢?

容不得春夏多想什么,女人似乎急匆匆地准备离开了。

“这个金叶子给你了,这就是诊金,不要告诉我不够,这些够买下你们医馆十次了。”女人的话里带着嘲讽,当然,是在嘲讽司马磊和张梅。

春夏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女人抱着怀里的孩子往外走。

司马磊和张梅听到了女人的话,又看到女人把金叶子给了春夏之后,十分不服气,又无可奈何,只能暗自看着春夏笑眯眯地把金叶子收到荷包里而咬牙切齿。

春夏自然是发现了两个人的目光,只不过她笑眯眯地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跟着那个女人出去了。

“夫人,我送送您。”春夏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女人的身后。

方才女人在跟司马磊那对夫妻俩说话的时候,就暗示了自己出来送她,想来也是有事情想跟自己单独说的吧。

而司马磊和张梅因为女人完全没有给他们面子,便也不愿意跟女人再有什么瓜葛。

反正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先想办法把春夏腰包里面的金叶子拿到手,否则不就便宜了春夏这个丫头了吗?

春夏自然是猜到了他们的小九九的,而女人又何尝不明白呢?

“我姓云,叫云芝。”女人看到春夏跟过来之后,眼中带着清浅的笑意,“你狠聪明,我很喜欢你。”

春夏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然后说:“云芝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我要是还听不懂,那就是我愚蠢了。”

听到春夏的回答之后,云芝点了点头,“你是个聪明人,那对夫妻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你也是知道的,所以能逃离这里的话……”

说着,云芝拿出了一块玉佩,“你就拿着这块玉佩到京城来找我吧。记住了,只要你成长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京城必有你的一席之地。”

云芝说这些话的时候,十分慎重,就好像是在跟春夏承诺着什么。

“我知道了,谢谢你,云芝。”

“方才那个女人……”云芝似乎还想问什么,见到了张梅和司马磊鬼鬼祟祟地往这边偷看的时候,不由得冷笑了一下。

“如果下次有缘再见的话再问你吧。后会有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