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二十五章 中计

第二十五章 中计


听到春夏这句话之后,李叔的身子抖了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猛然抬头看向了李婶子。

李婶子看起来似乎是变了一个人,看着李叔的表情有点阴翳,可是又有说不出来的怪异。

春夏的心里有隐隐的不安,不过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了,料想他们应该也翻不起什么太大的水花了吧。

只不过这幕后之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安排这事情。

想到这里,春夏总算是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虽然如今李婶子和李叔都在公堂了,但是幕后之人没有除掉,也就是徐公子还是有可能继续给自己使绊子。

目前徐公子还没有任何动静,不够按照他们口中那些徐公子说的话来看,这件事情徐公子不可能善了,特别是自己之前还给徐公子难堪。

春夏这才暗呼不妙,差点忘了那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竟然是又把人得罪了。

现在这会儿后悔也没用了,只盼着徐公子在这时候不要闹什么幺蛾子,不然只怕自己没有办法压得过那只地头蛇了。

虽然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了,但是春夏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越加镇静。

看着面前的夫妻俩,春夏细细盘算着应该要怎么才能让自己打赢这次官司。

毕竟自己的卖身契还在司马磊和张梅老两口身上,而今天升堂,这两个老狐狸甚至都没有出现。

另一边,司马家。

司马磊和张梅老两口正在嘀咕着,到底要怎么跟春夏撇清关系。

“早就说了春夏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非要贪这么点诊金,现在好了,人都进了衙门,你看看是不是个赔钱货!”

张梅的脸上满是嫌弃,看着春夏的卖身契也满是恨铁不成钢,“好不容易拿到了金叶子,还不能用!你说这晦气不晦气?”

听到张梅的话,司马磊却是在想着这次该如何是好。

老两口纠结的时候,洛莲过来了。

见到洛莲,张梅自然是不会给好脸色,就差拿着鼻孔对洛莲了。

倒也不是洛莲这个媳妇不好,而是因为洛莲是司马林的媳妇,司马林又不是张梅亲生的,因此张梅平日里就经常为难洛莲。

好在洛莲是个性子好的。

“你来作甚?”张梅一开口就是要教训洛莲,“你的那些草药都晒好了吗?”

“哎哟,不是自己的儿媳妇儿就是不贴信心,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带点好的……”张梅撇了撇嘴,故意为难洛莲。

洛莲知道自己的婆婆是个什么德性,因此听到这些话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她是来打听春夏的事情。

见到洛莲小心翼翼赔着笑,张梅好似十分得意一样,哼了一声。

“公爹,婆婆,我想问问春夏那丫头什么时候回来,这都晌午了,让病人久等也不好吧。”洛莲寻了个由头。

张梅哪里会给洛莲好脸色?特别是洛莲还说的是跟春夏相关的事情,张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别跟我提那个赔钱货,闹心,赶紧走!人都不知道能不能从公堂出来,你少跟我提她!”张梅皱着眉,“有那空关心那丫头,不如把这边的衣服拿去洗了。”

洛莲听这话,就知道这是已经准备好要放弃春夏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回到自己的屋头,司马林见到洛莲这愁眉不展的模样,不由得问:“咋了媳妇儿,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呢?”

司马林自从腿伤了之后,几乎都是在家里晒晒草药,编织一些东西。

洛莲看了看正在外头看书的司马谦,提高了声音说:“也不知道春夏这丫头这次还能不能好好回来,方才我可是看到了徐公子带着人到了公堂去了。”

司马谦一动不动,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这件事情一样。

洛莲到底是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又添了一把火,“听说这次要是没有处理好,只怕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是要被秋后问斩的。”

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手一抖之后,洛莲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司马谦原本还在看书,听到自己娘亲的话便有些坐立不安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女人那么蠢,每次都要把自己弄到险境里面去。

而春夏,如今正在公堂上听着李叔和李婶子的指控。

之间李婶子突然涕泪连连,说着自己跟李叔逃难过来这里多不容易,安顿好之后,李叔还感染了风寒,最后遇到了春夏这个庸医。

春夏看着李婶子这变脸,都想给她鼓掌了,这要是放到现代,只怕是奥斯卡影后啊。

只不过眼下人家演的戏跟自己有关系,所以春夏倒是没有心思去调侃人家了。

“你逃难过来这边定居,逃的什么难?”刘志章倒是留了个心眼子,毕竟如今他也没听说这附近哪里有出什么天灾人祸,“你从哪里来的?”

李婶子把之前徐公子教给她的那些话一股脑儿全部都说出来了,刘志章见到李婶子说得头头是道一时也拿捏不准到底是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们那边是个小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发了水,我们怎么会逃难到这里来啊?”

李婶子一把鼻涕一把泪。

春夏只觉得好笑,这种谎话,也只能骗骗这些消息不灵通的古人了,真要是逃难,李婶子的脸色会是这白里透红的模样?

春夏也不直接戳破,反而是顺着李婶子的话说:“那李婶子你倒是运气好,没有感染什么疾病,我听说啊,发完水之后,最容易感染——瘟疫。”

瘟疫两个字一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要知道,瘟疫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每年都有几个地方因为瘟疫所以死了一大片人,经常就是一个村子都遭殃,哪怕最后活下来了,家里人也都没了,倒是生不如死。

如果真的像春夏说的这样,那李叔要是得的是瘟疫……

所有人看着李叔,表情都变得十分害怕,就像是看到了妖怪一样。

李叔和李婶子都不知道春夏会来这么一句,不由得暗暗咬牙,这下子可怎么办?徐公子可是没有告诉自己这要如何应对的。

就在两口子哑口无言的时候,捕快上来通禀道:“刘大人,徐公子到了。”

听到徐公子到了之后,李叔和李婶子很明显松了一口气。

而刘志章就要头疼了。

每年因为跟刘公子有官司所以来打官司的数不胜数,可是能赢官司的却寥寥无几。

毕竟徐公子是出了名的恶霸了。

可偏偏谁都拿徐公子没办法,因此只能咬咬牙忍气吞声了。

但愿这个有灵气的女娃娃可以躲过这一劫吧。

春夏听到徐公子来了,就猜到了这次的事情只怕是不能善了了。

其实这件事情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他十分“刚好”地出现在了青山村,并提供了迷魂草的解药。

“传徐成。”刘志章虽然头大,却还是要见徐成的。

只见到徐成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就像是一只好斗的公鸡一样,见到了刘志章,行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礼之后,看了一眼李叔和李婶子。

见到徐成的时候,李叔和李婶子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眼前都跟着亮了。

“不知此案和徐公子有何关系?”刘志章自然是不怕徐成的,毕竟他好歹是个知县,徐成再怎么是个地头蛇也要给三分薄面。

徐成听到了刘志章的话之后,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春夏,然后说:“昨日草民是去了青山村,也到了那医馆,只不过我出门一向带着百毒丹解百毒,所以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中了什么毒。”

这套说辞,跟之前在医馆截然不同。

所以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春夏,因为春夏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只要这对夫妻俩一口咬定是因为吃了春夏的伤寒药所以李叔才中毒,那春夏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春夏,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刘志章知道这件事绝对不是徐成说的这样,只是如今根本没有人愿意帮春夏说话。

且不说得罪不起徐成,春夏这丫头在青山村无依无靠,又没有家里人,怎么可能会有人帮她?

这么看来,这个丫头今日是要折在这儿了。

刘志章暗自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这么有灵气的。

春夏倒是不慌不忙,“回刘大人的话,当日徐公子给李叔喂药的时候,民女并没有碰到那个药,因此民女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药。”

春夏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因为她也不知道徐成给李叔吃的是什么药,所以李叔中断肠草的毒,很有可能是因为徐成的药。

似乎是没有想到春夏会来这么一出,徐成愣了。

原本想给春夏使绊子,没想到反而被春夏这个小妮子给倒打一耙?

徐成冷笑了一下,“那你说,就本公子的身份和地位,有什么必要去害这两个人?”

这倒也是有道理,如果李叔和李婶子真的是逃难来的话,根本不可能跟徐成有什么交集才对。

春夏听到徐成这么说,反问徐成:“那你说,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害这两个人?我一个小小的医女,怎么可能跟他们有什么恩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