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二十六章 协助断案

第二十六章 协助断案


春夏的话倒是提醒在座的所有人了,她根本不可能跟这两口子有什么恩怨,所以更不会有理由去害李叔。

“而且,徐公子,如果我要害人的话,肯定是神不知鬼不觉,不可能做得这么不干不净。只要我想,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春夏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明媚的笑意。

可是围观的人看着都觉得不寒而栗,这就是宁可得罪小人也不可得罪女人啊。

“我真的想害人,为什么要下这么多蛛丝马迹来让自己深陷泥潭?”

如今大家看向春夏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明明只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却带着这个年纪没有的成熟和冷酷。

这番话也是让刘志章的心里一惊,这丫头倒是个心直口快的。

徐成听到春夏的话之后恼羞成怒,“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理由?反正女人不都是小肚鸡肠吗?!”

徐成这话可是一下子把所有女人都骂进去了,可是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似乎徐成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春夏可不是那种任由徐成瞎说的人,“女人?这可跟女人没什么关系呢,男人女人,不都一样是人吗?”

“我可是听说,徐公子无理取闹起来,堪比那些骂街的泼妇呢。”

徐成怒目瞪着春夏,可是春夏却一点都没有被吓到。

反正都已经得罪徐成了,那不妨得罪得更彻底一点。

听到春夏的话,徐成又气又急,“小丫头片子你说啥呢?信不信爷弄死你……”

徐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志章给打断了,“肃静!都当这里是菜市场呢?”

徐成这才愤愤不平地停了嘴,却还是恶狠狠地盯着春夏。

要知道,在以前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徐成说话,只有春夏敢这样忤逆徐成的意思。

刘志章倒是高看了春夏一眼,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至少不会像之前的那些百姓一样。

“如今你们双方各执一词,那么只好请别的大夫过来给他把脉,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刘志章给自己的属下使了眼色,属下立刻去找了镇子上的大夫。

似乎早就料到了会这样,徐成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

春夏看到徐成的笑就觉得大事不妙,按照徐成这样,只怕不仅是镇子,方圆的这些村落的大夫也全部都被徐成买通了。

果不其然,那个白发苍苍的大夫过来之后,甚至都没敢认真给李叔把脉,就直接宣布了结果,“回禀刘大人,这个患者确实是吃了解毒丹之后才好的。”

春夏看着这个大夫,眼神十分冷漠,“我当是来了多好的大夫,没想到也就这样了。”

“原来还以为所有的大夫都是医者仁心,以济世救民为己任,却不想还是有这么一些有医术没医德的。”

春夏走到了老大夫的面前站定,就这样看着他。

“你说,他是因为吃了解毒丹才好的,那我想请教你,如何判别他是吃解药还是解毒丹?”春夏笑了笑,“还有这个解毒丹,真的能解断肠草的毒?”

听到断肠草,这个老大夫的身子都抖了抖,他从医到现在这么多年,还没接触过断肠草的毒,中了那个毒的人基本上都是还没来得及送医就已经死掉了。

“这,如今这位病人的身体十分康健,根本就没有什么断肠草,如果是你这个丫头信口胡诌,也不会有人知道。”

老大夫一口咬定了李叔没有中断肠草的毒,因此刘志章突然有些不确定了,难道真的是这个小姑娘诊断错了?

春夏听到老大夫的话之后,气得全身发抖,如果真的每个大夫都像这个大夫这样的话,那就完蛋了。

“这就是你的医德?”春夏说完之后,走到了李叔的身边,“你不如看看你的左手,掌心是不是有一块黑色。”

李叔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发现确实是有一块黑色的印记,不由得大惊,“你对我做了什么?!”

春夏见到李叔这样,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就是你中了断肠草之后,余毒未清的证据。如果你再不彻底把这毒素清理掉,活不过三天。”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李叔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这样。

春夏见到李叔呆若木鸡的样子,一点也不意外,反而是继续添一把火,“也不知道你们哪里找的庸医,竟然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说完之后,春夏直接把李叔的手举了起来,所有人都看清了李叔掌心的那个黑块,“我昨日留了个心眼,怕他们一家又赖上我,所以没有完全清掉他的毒。”

“我敢保证,整个镇子只有我能解掉这个毒。”

李婶子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道:“我就说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怎么可能会只有你能解这个毒?”

春夏见到她纠缠不清的模样,也不准备继续忍着了,“好,那你说,我是怎么在给他的药材里下毒的?我为什么要给他下毒?”

听到春夏这么说,李婶子犹豫了一下,说:“你就是下在了给他的伤寒药里。”

春夏挑眉,到现在还一口咬定李叔是到医馆看了风寒,还真的是不知变通。

“那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到了医馆?”

“前日午时。”

一听到这里,春夏就笑了,午时的时候,医馆根本就没有开门,反而是在休息。

而且那时候,刚好是张梅指使春夏给她把脉的时候。

“你确定?”

“我确定!”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暗示,李婶子突然挺直了身板,“我就是那时候去的你们家医馆,等我到家之后给我当家的煎了药,吃完药没多久他就晕倒了。”

春夏轻笑,自己给张梅把脉的时候,不仅有张梅在,就连洛莲他们也都在。

张梅心眼子蔫坏,她就是想让春夏给她看出个什么好歹来,这样洛莲他们不给她买补品都不行了。

之后那天下午张梅逢人就说自己家三房的媳妇多孝顺,给自己买了什么东西,还炖了一只老母鸡给她。

整个青山村的人都知道,想必徐公子也不会花那么大手笔去买通整个村子的人来整自己。

春夏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刘志章,刘志章立刻让人去把司马家的人带过来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一阵骚动,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道,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走了进来。

他的身上穿着上等的丝绸,月白色的衣服外披着一件薄薄的披风,腰间戴着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还有一把看起来十分古朴的配件。

“淮南王!”刘志章看到他进来的时候,大惊失色,似乎是没有想到淮南王会到这里来一样,“不知王爷前来,有失远迎!”

春夏看到这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这不就是那天自己看到的那个男人吗?没想到他竟然是淮南王?

那自己的那个暗卫……春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突然,春夏感觉到了一道视线,抬头看过去,才发现男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草民参见淮南王。”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为了不露馅,春夏也只好跟着大家一起跪了下来,一边在心里暗自吐槽古代的礼仪。

淮南王抬手让他们起来,看着底下跪着的人,“都起来吧。”

他的声音十分低沉,“今天这是什么案子?”

刘志章知道这位的厉害,便十分恭敬地把这个案子的宗卷给了淮南王。

淮南王的属下接过了刘志章的宗卷之后,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才递给了淮南王。

淮南王翻着宗卷,不知为何,春夏总感觉他看宗卷的时候十分漫不经心,反而是时时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淮南王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馆?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

春夏感觉这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本王看了,这个案子你们继续审讯下去,本王在一旁协助你们查清事情的真相。”

徐成暗道不妙,如果只有刘志章的话,他相信这件事情一定是自己赢,可是偏偏冒出来一个淮南王,如今的事情算是不好处理了。

如今也只能继续跟春夏胡搅蛮缠下去了,实在不行,也就只有放弃这两个棋子了。

徐成的眼神一变,春夏就猜到了他这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可是春夏才不是那种圣母白莲花,既然徐成都已经惹到自己了,就不要想能够全身而退了。

“回禀王爷,草民帮这个人解了毒,最后还要被这对夫妻反咬一口,草民实在是冤枉啊,还望王爷明察!”

春夏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低下头一会之后,再抬头,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看起来梨花带雨,十分可怜。

看到春夏这变脸,刘志章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丫头也是个说变脸就变脸的,实在是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