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二十九章 调理

第二十九章 调理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司马木和王氏只觉得十分不可置信,原来别人之前都看不出什么问题,是因为中毒的人是司马木。

那这件事情,司马磊知道吗?

想到这里,王氏和司马木对视了一眼,知道两个人都想到了一块去了。

如果这件事情就连司马磊都知道的话,那只能说明从一开始司马磊就已经放弃了自己了。

春夏见到两个人的表情之后,只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又怕自己会弄巧成拙,最后只能看着两个人。

沉默了半晌之后,王氏说:“春夏妹子,这件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听话,这是司马家的事情。”

王氏其实也知道司马家之前是宫里的御医,只不过在上一辈,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情,所以被贬到了这边陲小镇子。

虽说是小地方,倒也是安居乐业,而到了司马磊这一代,医术就只学到了一点皮毛。

司马磊知道京城是个好地方,所以一直希望自己的子孙们可以到京城去,好歹不用继续呆在这小地方。

只是为什么司马磊要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手呢?王氏和司马木都想不明白。

春夏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王氏让自己当不知道估计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这司马家一定暗藏玄机,没有这么简单。

这么想着,春夏点了点头。

“大伯这毒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而是日积月累起来的。所以还是小心点吧。”春夏叹了一口气,这毕竟是他们司马家自己的恩怨,她一个外人实在是说不上什么话。

王氏听到了春夏这么说,心里更是对张梅那个小心眼子的女人恨之入骨。

自己嫁进门之后,张梅总是会给自己使绊子,让自己碰软钉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王氏的娘家厉害,否则按照张梅这个小心眼的模样,根本不可能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看。

“春夏妹子,你说这还有办法不?”王氏看着自己家男人难看的脸色,最后还是问了出来,毕竟这个问题困扰了他们这么多年。

春夏点了点头,只要让这个毒素排出去就好了,因为春夏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毒根本没有办法跟身体融合,只是这样堆积在体内。

所以只要能够想办法把这毒素逼出身体就好了。

“有的,婶子你给我些日子,我去把那些草药收齐了,到时候再帮你和大伯调理身子。”春夏说完之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叮嘱了一句,“千万不要吃老太太送的所有东西。”

春夏敢肯定,这些年来,张梅没少给司马木送所谓的补品过来,所以司马木的身子才会亏空成这样。

这么想着,春夏的神色十分不好看,虎毒尚且不食子,这司马磊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放任自己的续弦害自己发妻的孩子。

春夏琢磨着,这件事情肯定不能让司马磊和张梅夫妇知道,否则只怕又有人要从中作梗。

这么想着,春夏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如果司马木都已经中了这个毒,那么为什么司马林没有呢?

难不成其实司马林的腿也不是个意外吗?

春夏心事重重地回到了二房家里,看到了洛莲正在堂屋做着针线活等着自己,春夏的心头有些暖。

“洛莲婶子。”春夏轻声道,看着洛莲精致的眉眼,春夏越发觉得洛莲不像是一个乡野村妇,反而应该是一个在京城里的豪门贵女。

听到了春夏的呼唤之后,洛莲放下了针线,揉了揉眼睛,“上完药了吗?现在快去歇着,明日还要去医馆呢。”

春夏鼻头一酸,在现代的时候她就是个孤儿,根本就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哪怕是收养自己的人,对自己也根本就没有亲情可言。

反而是到了这里,原本应该对自己有意见的洛莲却是把自己当成了女儿在疼爱,这实在是让春夏觉得十分窝心。

“洛莲婶子,你咋还不休息?”春夏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洛莲的针线篓子,把洛莲的针线篓子放好。

洛莲笑了笑,然后说:“这不是担心你回来之后看到这里头黑灯瞎火的害怕吗?”

洛莲实在是个很温柔的人,因此春夏跟洛莲说话的时候也跟着轻声细语了起来。

“婶子不用担心我,这哪能啊。对了婶子,我想问你个事情。”说到这里,春夏想起了给司马木把脉这件事情。

把来龙去脉告诉了洛莲之后,春夏问,“婶子,我叔这边是啥情况你知道不?”

春夏说着,关上了堂屋的门,压低了声音。

烛光明明灭灭的,衬得气氛有些沉重,洛莲的脸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听到了春夏这么说,洛莲点了点头,然后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过这是在我跟你叔刚成亲不久的时候了。”

说着,洛莲就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往事一样,说起了那件事情。

“那会我们出门遇到了一个游方郎中,正好我那时候中了暑,他给我把完脉之后突然拉住了你叔的手腕,说他是中了毒。”

说到这里的时候,洛莲的脸上还带着些后怕,就好像是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之后就给你叔一个药丸,然后说吃了这个药丸就不用再那个毒了,不然的话只怕我跟你叔也不会有子嗣的。”

洛莲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十分感慨。

那就是说,洛莲其实也知道王氏和司马木为什么会没有子嗣了?春夏有些怀疑地看着洛莲,又怕自己多心。

毕竟再怎么关系亲厚,洛莲和王氏也只是妯娌,两个人之间不应该说到这些事情。

只不过再怎么说服自己,这事情都似乎成为了春夏心里的一根刺。

想到这里,春夏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毕竟再怎么样,自己对于司马家来说也只是一个外人,过问这么多事情反而更加不好。

似乎是看出了春夏的纠结,洛莲竟然是主动开了口,说道:“你是在想为什么我不告诉你王婶子这件事情吧?”

听到这句话之后,春夏有些被戳破心事的尴尬,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说:“是啊婶子,我想不明白为什么。”

见到春夏就这样直言不讳地承认了,洛莲轻轻柔柔地笑着。

“你这孩子,脸上藏不住事情,往后是要吃大亏的。”这么说着,洛莲轻轻点了点春夏的额头,然后说,“很多人情世故,你不明白的。”

“如果我直接去找她说这件事情,你想想那时候我才嫁进来多久?谁会乐意听我的话呢?”洛莲摇了摇头,继续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王婶子,那会不会让人家觉得我早就知道了但是却不告诉她?”

洛莲的话问得春夏哑口无言,是啊,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而且,老头子是个会一点医术的,要是那时候你王婶子去找老爷子让他给大哥把脉,你说那时候会怎么样?”

这句话一语点醒梦中人,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洛莲就里外不是人了。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王氏和司马木私底下也找了不少大夫,就是没有一个大夫发现司马木的不对劲,这就说明并不是所有大夫都知道那种毒的。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婶子。”春夏叹了一口气,这个司马家,真的有太多秘密了,而且洛莲看起来也藏着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洛莲看到春夏丧气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然后说:“别想太多了,本来这就不是什么你能管得了的事情,如今你给他看出问题来了不是很好嘛?”

“婶子相信你一定有办法治好你大伯的病的,所以不要苦着一张脸了。”洛莲温柔地安慰着春夏。

就在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洛莲的手一顿,似乎在想着什么,最后说:“你先回去休息吧,也不早了。”

春夏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之后走出了房间。

出去的时候,春夏看了一眼司马谦的院落,却发现每天晚上都挑灯夜读到很晚的司马谦,今日竟然很早就熄了灯,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难得这傻书生也有这么早休息的时候,春夏轻笑,也不知道司马谦这么用功地读书,等到春试的时候能拿到什么名次。

这么想着,春夏回到了房间,就在她掩上门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有个黑色的影子往堂屋方向去了。

洛莲还在堂屋里……春夏心里一紧,出声道:“是谁?!”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反而是洛莲问:“春夏怎么了?”

听到洛莲的声音没事之后,春夏悬着的心放下了,“没事婶子,刚刚我好像看到了一只猫儿跑到你那儿去了。”

“黑灯瞎火的你估摸着看错了,快歇息去吧。”

见到洛莲没事,春夏这才安心关门落锁。

明日里还要去医馆呢,还是早点歇息吧。

春夏收拾了一下之后就马上回床上休息了,一夜无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