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三十二章 醒来

第三十二章 醒来


只是现在这些事情问刘志章,刘志章也说不出什么来,反而只会让刘志章陷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春夏转移了话题。

“放心吧,大人,我不过是卖身契在司马家老太太的手里而已,并非司马家的人。”春夏直言不讳地说。

听到春夏说出“卖身契”三个字的时候,刘志章有一瞬间的错愕,春夏竟然只是一个奴籍身份的人?

只是奴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学习得到医术呢?这简直太荒谬了,荒谬到刘志章手中的杯子都差点掉了下去。

“你说,卖身契?”刘志章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春夏点了点头,确实,这种事情说出去被人知道感到惊奇也不奇怪,毕竟奴隶一般都是不识字的,更别提还懂医术了。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刘志章沉默了,此前他设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实在是让人十分难以置信。

刘志章沉默下来,春夏也跟着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种时候,刘志章对自己的看法是什么。

这个时代,关于奴隶实在是太不友好了,不仅没有尊严,甚至还没有了自由,

大概,所有人都是看不起奴隶的吧?春夏心想,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大人是觉得小的作为一个奴隶不配给老夫人看病了吗?”

春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刘志章。

刘志章这才意识到春夏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是的,春夏姑娘,你有没有想过把自己的卖身契赎回来?”

春夏自然是做梦都想的,虽然说洛莲和王氏对自己很好,只是自己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

因此春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到惩治完司马家老夫妻,还有报了洛莲和王氏的恩。

刘志章也是个明白人,见到春夏这模样,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十分相信春夏一定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哪怕春夏看起来只是一个女娃娃的模样。

因此刘志章说:“既然春夏姑娘有自己的打算,老夫就不多此一举了,日后春夏姑娘有需要老夫帮忙的地方,来找老夫便是。”

这句话刘志章说得十分真诚,春夏也相信刘志章的人品,便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司马家那些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春夏想了想,继续说:“对了,刘大人,这次老夫人醒过来之后,只怕身体还是会虚弱。”

“这原本只要及时医治就好了,可是老夫人拖了这么久,那邪气都已经进了身子骨了。原本老人家的身体就容易不好,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春夏说这些话的时候,刘志章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愧疚,他在怨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强迫老夫人去看大夫。

现在好了,落下了病根子,一到换季的时候,老夫人总是要忍受着那些痛苦,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却什么都做不了。

似乎是看出了刘志章的自责,春夏笑了笑,“不过也别担心,只要能找到十株金绝草,搭配我的药给老夫人服下,那么老夫人也就可以药到病除了。”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刘志章有些惊喜,毕竟这些年来的大夫们都说老夫人这病已经无力回天了,只有春夏告诉他,还有办法。

只是这个金绝草为何物,刘志章听都没有听说过,便有些苦恼。

“春夏姑娘,我从未听说过什么金绝草,这是药房能买到的药吗?”

春夏一拍脑袋,她倒是忘了,眼前的刘志章根本就不懂医术,而这穷乡僻壤的边陲小镇,更不可能有大夫知道金绝草。

春夏出言解释:“金绝草是一味生长在有瘴气之处的草药,对治疗老夫人这种因为瘴气落下顽疾的情况有奇效。”

“只是这味药材很少有人知道便是了,这也是我无意之中翻阅医术才发现的。这样吧,我亲自去山上帮老夫人摘这药材。”

刘志章见春夏这样说,更是对春夏感激涕零。

正说着,婢女过来了,“大人,春夏姑娘,老夫人醒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刘志章“腾”地站了起来,然后飞奔出去到老夫人的房间。

春夏也不敢怠慢,紧随其后。

到了老夫人的房间,老夫人果然已经醒过来了。

老夫人虽说是醒了,可终究是因为疼痛,被折腾得没有了力气,只虚弱地躺在了床上,面色有些苍白。

“老夫人。”春夏轻声唤道,“老夫人,如今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

听到了春夏的声音之后,老夫人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她知道,就是面前的这个丫头救了自己。

老夫人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唇语对春夏说:“来。”

春夏走到了老夫人的身边,帮老夫人把着脉,发现老夫人的脉象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混乱了,如今已经平稳了些,不过还远远不够。

“老夫人,现在您可能会觉得有些疼痛,这是正常的,是你体内的药效正在帮你清理身体里那些废气。”

春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银针,“我会用银针先帮你阵痛,之后需要老夫人配合我的走针,就像刚开始那样。”

老夫人费劲地点了点头。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不需要留下太多人。”春夏说,“准备一个浴桶,放热水。”

春夏有条不紊地吩咐着,最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老夫人的身上,“老夫人,现在先喝一点参汤存一些力气,等会还要老夫人坚强一点。”

老夫人点了点头,春夏便开始给老夫人施针。

就在这个过程,下人们已经把浴桶还有春夏要的药材全部都准备好了。

落下最后一根针之后,春夏让老夫人按着之前的频率呼吸,自己走到了浴桶旁。

春夏拿着药材,按照顺序一味一味地放了进去,最后等待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放下了最后一味药。

回头看了看老夫人,发现老夫人被银针扎进入的地方又渗出了许多黑色的东西,带着十分恶臭难闻的气味。

春夏知道这次又把老夫人体内淤积的那些东西排出来一些了,现在只要让老夫人先清理一下就好了。

春夏扶着老夫人进了浴桶,老夫人睁开眼睛看着春夏,“多谢……”

“老夫人先不要开口说话,保存一下体力,待会这个药浴的药效发作了还会更加痛苦的。”

春夏的银针还没拔出来,因此药浴里面的药效十分顺利地进了老夫人的身子。

一开始似乎还能忍耐,可是越往后,却越痛苦,春夏是知道的,因此水中放了薄荷叶,可以缓解老夫人的难受。

只是这效果微乎其微,要想完成这最后一步,还是要靠老夫人的毅力撑下来。

让春夏觉得安心的是,老夫人把最后的这一步坚持下来了。

整个浴桶里面都是那些脏东西,看起来十分可怖。

春夏帮老夫人换好衣服之后,老夫人已经沉沉睡去了。

只有金绝草可以完全医治好老夫人,否则如今做的一切也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春夏给老夫人把着脉,发现老夫人的脉象有些虚浮,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么几十年没有处理,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一步。

“老夫人怎么样了?”这是刘志章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他看着床上的老夫人,眼眶有些发红。

春夏说:“老夫人目前已经没事了,只是要完全恢复,还是需要我跟大人说的金绝草。我明日便上山帮老夫人采药。”

刘志章点了点头,春夏继续说:“老夫人如今是睡着了,给她准备些清粥小菜吧,这几天尽量别吃太过油腻的东西。”

春夏话音未落,就见到门房匆匆忙忙地过来了,“大人,门外有个人要找春夏姑娘。”

春夏听到门房的传报,有些奇怪,自己在这根本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怎么会有人来找自己呢?

更何况,春夏认识的人不多,唯一可能找自己的,也就只有司马家这家子了。

不知道会是谁来找自己?

春夏看了一眼刘志章,刘志章点了头之后,春夏才跟着门房往外走。

看着春夏往外走的背影,刘志章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

春夏的眉眼,倒是有些像那个人,只不过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后代留下来呢?

而春夏自然是不知道刘志章心里在想些什么的,她跟着门房走到了门口之后,只看到了正在县令府门口等着自己的司马谦。

竟然是司马谦来找自己?司马家的人也真的是放心让这么一个病弱书生来接自己回家。

“谦哥儿?你怎么来了?”春夏还是装出了一副十分惊讶的模样。

司马谦见到春夏安然无恙地从县令府出来之后,悄悄松了一口气,“娘亲不放心你,叫我前来接你回去。”

洛莲不放心她,这似乎也就说得过去了。

“我先去跟刘大人说一声。”春夏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