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三十三章 遇到山贼

第三十三章 遇到山贼


等春夏告别了刘志章回到门口之时,手中多了一个挎包,里头也不知道装着些什么,只看得出来是一个盒子的形状。

春夏看着走在自己前边的司马谦,突然感觉他看起来有点眼熟,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为什么会眼熟呢?大概是这两天太累了所以才这样想吧。

春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继续跟在司马谦的身后,“我们怎么回家?”

似乎是受不了这枯燥的沉默,春夏开口道,她可不想这样一路走回到家里,那自己明天就别想上山了。

虽说如今刘志章的老夫人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可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早点把金绝草采到手比较好。

回去之后春夏还要找洛莲问问这附近哪个山头比较有可能有金绝草。

春夏有观察过,青山村地理位置十分偏僻,而且看气候应该是在南方,因此附近肯定有那种带着瘴气的林子。

春夏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司马谦理她,不由得有些恼了,还真的是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响来。

“谦哥儿?谦哥儿?司马谦!”春夏试探着叫了两声,却发现司马谦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春夏气急,喊了司马谦全名。

司马谦回过头看了一眼春夏,脸上带着薄怒,似乎是十分不耐烦,“你关心这个做什么?跟我走就是了!”

春夏没想到这都能让司马谦生气,有些无语的同时,春夏自己的火气也上来了,好你个司马谦,就这么不想跟老娘说话?

见到司马谦的不耐,春夏心里憋屈又气愤,嘿,我还不信了今儿个我治不了你这个木头脑袋的臭书生!

“跟你走?万一你把我给卖了怎么办?”春夏看了看这条路,她记得,这边是要往东市去的,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的日子刚好遇到东市的夜市开市。

因此这会儿春夏和司马谦身边很多来来往往的人,都在忙活着夜市的事情,春夏和司马谦出现在这里倒也不算是特别突兀。

这么想着,春夏眼珠子转了转,司马谦啊司马谦,你对老娘这么没礼貌,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春夏心里窃笑。

方才春夏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旁边的几个人给听到了,因此有些人便用着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春夏和司马谦。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司马谦停下了脚步猛然回头瞪着春夏,然后说:“你在胡说些什么?要把你卖了早就把你卖了还用等到现在?!”

似乎是方才走得太急促而司马谦身子骨又不好的原因,司马谦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他瞪着春夏,反而流露出了他才是被欺负的人的感觉。

春夏只觉得忍俊不禁,毕竟很少能有谁一本正经地把这个当一回事,司马谦的这股子傻劲反倒是让人觉得十分有趣。

见到春夏没有再说话了,司马谦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着,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了,只是他还是低估了春夏的坏心眼儿。

只见到春夏的眼睛一红,豆大的眼泪就从春夏的眼睛里掉下来,看起来十分可怜。

“我可是要当你媳妇的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是不是要始乱终弃了?”春夏的嘴巴一扁,看起来十分受伤。

司马谦没想到春夏会整这么一出,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我只不过是今天贪玩了一点,不小心迷路了,那不是因为我没来过这么大的地方吗?我保证我会改的,不要卖掉我好不好?”

春夏越演越来劲,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他们这边,几个好事的人已经开始停下来看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司马谦感受着周围火辣辣的目光,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有火在烧,可是春夏却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羞耻的样子,依旧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盯着司马谦。

司马谦拉着春夏就要往回走,可是在碰到春夏的手的时候,一下子就弹开了,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春夏见到司马谦这模样,只觉得好笑得紧,这古代恪守规矩的男子也太好玩了。

而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春夏知道司马谦脸皮子薄,于是也没有继续为难司马谦,而是装作十分委屈的模样,抽抽搭搭地拉住了司马谦的衣服,跟着司马谦一起走了。

司马谦见春夏没有继续刁难,松了一口气,赶紧亦步亦趋地往前走。

春夏低着头偷乐,却没有想到被司马谦发现了,有些尴尬地看着司马谦,眼中倒是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

见到春夏这无赖的模样,司马谦也拿春夏没有办法,只能认命带着春夏往回赶。

“牛车在前头,马上就到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司马谦来了这么一句,之后继续闷头往前走着。

春夏愣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了,原来司马谦这是在回答自己最开始的问题,不是要走路回家是要坐牛车啊。

司马谦也真的是怪可爱的,春夏心想,不过对于司马谦的脾气也算是了解了。

这么一想,春夏倒是没有了一开始那种要把司马谦搞到手的想法了。

到了地方的时候,司马谦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到牛车在哪,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春夏有些疑惑地看着司马谦在城门口找着什么人,最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春夏才开口:“怎么了谦哥儿,说好的牛车呢?”

听到春夏提起牛车的时候,旁边一位路过的大爷缓缓开口:“这都已经几时了,怎么可能还有牛车呢?还是进城里们找间客栈歇一晚吧。”

一边说着,老大爷一边吧嗒吧嗒抽了一口大烟,“这最近啊,郊外可是不太平哦。”

说着,老大爷哼着小曲儿走了。

听完了老大爷说的话之后,司马谦的面色黑如锅底,就是因为春夏刚刚闹的那么一出,所以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办法搭上回去的牛车。

“走,找客栈。”司马谦深呼吸了一下之后,看着春夏,忍住了自己的脾气。

春夏一听,急了,这可不行,明天还要进山里头给刘志章的老夫人摘金绝草呢,要是耽误了时间就不好了。

而且她能等,老夫人的身体情况可是等不了的,特别是刘志章的府里还没有懂得医术的人照顾老夫人。

这么一想,春夏十分坚决地拒绝了司马谦的提议,然后说:“谦哥儿,不行,我们不能浪费那个钱去住客栈,要是奶知道了,会抽死我的。”

春夏自然是不敢跟司马谦说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因此,她脑子转了转,看向了青山村的方向,指着那边说:“我们走回去吧。”

听到了春夏的提议,司马谦的面色黑如锅底,走回去?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可是春夏却十分认真地提议,因此司马谦只能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说:“不行,走夜路太危险了。”

春夏自然是知道司马谦的顾虑,特别是刚刚那个大爷说的话,更是让人心里有了一点阴影。

可春夏找的借口也是没有问题的,就张梅那抠门的样子,要是知道了春夏跟司马谦去住了客栈,那不得把春夏的皮都给剥了?

春夏如今还不希望自己惹上这种麻烦,因此春夏说:“不成,如果今儿个不回去,明儿个奶就能把我打死,我必须要回去。”

“谦哥儿,奶那么疼你,肯定不会说你什么的,你去住客栈吧,我自己走回去。”说完之后,春夏竟然真的准备自己一个人走。

见到春夏这样,司马谦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春夏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甚至真的自己往前走了。

本来他过来就是因为洛莲要他来接春夏回去,如今春夏自己一个人走回去,他去住客栈也太不像话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准备结伴走回去,连夜赶回青山村。

所幸这个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因此映着这落日余晖的,也不算是十分恐怖,倒有些田园生活的感觉了。

春夏和司马谦就这么默默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倒也是十分安逸。

只不过县城和村子终究是路途遥远,两个人这样走一时半会也到不了青山村。

特别是再往前走,就要走到山路上了,而老大爷说的不太平,也就是这一带了。

虽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不太平法,两个人的心里终究还是没有底的,因此司马谦对春夏说:“你要是害怕,就拉着我袖子。”

春夏原本还在脑子里想着要怎么把刘志章家的老夫人给医治好,乍然听到司马谦的话之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春夏回过神说。

司马谦难得好脾气地又跟春夏重复了一遍说:“你要是害怕的话,就抓紧我的袖子。”

春夏此刻又起了逗弄司马谦的心思,于是她挤眉弄眼说:“啊,谦哥儿如今不用遵循劳什子男女大防,授受不亲了吗?”

“难不成谦哥儿真的准备让我当你的媳妇儿?”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司马谦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拂袖说:“你真的是不知廉耻!”

见到司马谦生气了,春夏这才嬉皮笑脸地追上去,抓住了司马谦的衣袖然后说:“好谦哥儿,不要生气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

“要是真的让我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你也知道我胆子小啊,我得害怕成什么样呢。”

春夏就这样拉着司马谦的袖子,一边跟司马谦说着好话。

司马谦见到春夏总算是肯低头了,这才消了气,然后说:“哼,你可不能再如此了,否则我就把你丢这里喂狼。”

听到了司马谦的话之后,春夏佯装出十分害怕的模样,然后说:“是是是,现在都挺谦哥儿的。”

见到春夏如此乖顺,司马谦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这附近其实没有野狼,倒是有大虫。”

听到大虫,春夏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大虫是什么,再一想,那可不就是老虎吗?

春夏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大虫?那,我们……”

“所以到时候你不要再瞎搞一些事情,不然我们俩都要交代在这里。”

司马谦的话音未落,春夏就听到了前边的树丛里头有动静,难道真的是老虎来了?

春夏定睛一看,好家伙,几个人从树丛里出来了。

“什么交代在这里啊?是不是要把这细皮嫩肉的小娘们交代在这里?”一个彪形大汉看着春夏和司马谦阵阵淫笑。

春夏这才发现,自己跟司马谦似乎遇到了传说中的山贼了。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嘿嘿嘿,当然,女人也要给爷爷们留下来!”山贼看着司马谦和春夏,眼里发着精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