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三十四章 前世?

第三十四章 前世?


见到这几个彪形大汉,春夏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她好奇地盯着面前的这些人。

似乎是发现了春夏的不同寻常,司马谦赶紧拉住了春夏的手,然后说:“你可别乱来,这些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我们惹不起的。”

听到了司马谦的话之后,春夏才反应过来,确实,面前的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如今自己跟司马谦,一个女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根本就没法躲。

这时候春夏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那个暗卫,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如果他在的话是不是就有机会逃出去了?

就在春夏还在天马行空的时候,山贼们已经没有耐心了,而是直接就准备动手,“算你们今天运气不好遇到了我们。”

情急之下,春夏大喊了一句:“好汉饶命!”

听到春夏的这一声,不仅仅是这些山贼愣住了,就连司马谦的眉毛都跟着抽了抽,似乎没想到春夏的胆子这么大。

只不过不等春夏再多说什么,这些山贼就冲着他们撒了一把粉末。

春夏还来不及屏息,脑子就一片空白。

晕倒之前,春夏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自己遇到的山贼如此不讲武德?

恍惚间,春夏知道,自己这是在梦境里。

姑苏城正是细雪纷飞的时候。

阿娘的病眼见着又重了些,春夏心下惘然,却也知道这病华佗在世也难医好。

“阿瑶,你来。”阿娘突然唤春夏,春夏停下了手里的绣活,稍不注意便被针扎了手。

看着血滴冒出来,我、春夏心不由得慌了一下,随手抹去之后,赶忙到了阿娘榻前。

阿娘就算在病中也依旧把自己打理得妥帖,看着便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可是阿娘却从来没有提过她家世如何,而爹又是谁。

春夏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看走马灯一样,明明只是别人的故事,春夏不知为何,十分有代入感,就好像这是自己的故事。

“你坐。转眼间姑娘都这么大了。”阿娘的眼中闪着光,她垂首,揩去了泪。

春夏见到自己抓住阿娘枯瘦的手,不知该如何回答阿娘,只低低应了声是。

阿娘今日像是来了兴致,突然跟我说起了以前的事情。

“你本该是京城贵女的。”

“你爹是当朝的丞相,我虽为发妻,可是长公主执意要下嫁与你父亲,你爹被迫休妻。”

阿娘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有过恨。

“我如今时日无多了。你拿好这块玉佩,去寻你父亲。”

“兴许你的父亲可以救我一命。”

阿娘说完之后,温柔地看着春夏,俨然就是一副慈母的模样。

春夏无言,也不知为何,十分抵触这件事儿,便不由自主地把玉佩交还给阿娘,垂眸,哑口无言。

阿娘见春夏这般,知是春夏不愿,便叹了口气,眼里流转着怀念,口中喃喃道:“你这幅样子像极了她……”

春夏哑然,她不知道阿娘在说谁,她也不知道阿娘还认识什么人。

记事以来春夏便一直生活在河边这宅子,每月有人送吃穿用度,待我豆蔻之后开始送书卷,且来了一位教书的婢女。

日子过得倒也自在。

直到阿娘病倒。

邻居心善,在阿娘第一次晕倒的时候跟春夏说了县城里那位神医的位置,还亲自带春夏去寻那神医。

虽然知道是梦境,可春夏还是感觉这发生的所有一切都带动着她的情绪,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难道这是之前这个身体的主人经历过的事情吗?那就是说她身上有那块玉佩了?

春夏的心里越来越游移不定,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不过若是在梦里的话,那么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因此春夏十分放心地跟着邻居走了。

只是在见到神医的时候春夏着实是被惊艳了。

当时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

君子如玉。

在神医面前失态,春夏自然是有些羞赧的,好在面纱堪堪掩饰了春夏的尴尬。

“姑娘带路吧。”神医没有说话,反而是他身边的小童上来跟我搭话了。

这个孩子生得属实玲珑可爱,跟福娃娃般。

神医似是不能言语,只点了点头。

待他给阿娘把完脉之后,只叹了气,“令堂的病症……恕在下无能。”

说完之后,他只给春夏留了一瓶丹药,便走了。

春夏记得自己是会医术的,只是不知为何,在梦里自己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就如此看着阿娘受苦。

这真的是梦吗?为什么如此真实?春夏突然有些恍惚。

“姑娘,姑娘……”阿娘见春夏失神,抓紧了春夏的手,“去寻你父亲罢。”

原本正在走神的春夏被阿娘这么一唤,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这一却都太过于真实了,就好像曾经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为何会如此?自己明明是……对啊,自己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呢?

春夏想不起来了,只不过事情似乎不应该如此的。

回过神之后,春夏看向了阿娘。

阿娘的眼里满是希冀。

春夏一时无措。

什么父亲?不也是个负心汉罢了。

“或许看到你,他会来救阿娘的。”

看着阿娘眼里的光慢慢暗下去,春夏终究是不忍。

“我去便是了。这几日让殊儿好生照料着你。我不日便回来。”春夏最后终究还是接过了阿娘手中的玉佩。

这是一块雕着凤凰的玉佩,凤栖于梧,旁边有一行小小的字,“梧桐落雨南山北。”

“姑娘便放心去吧,夫人这儿殊儿自当尽心尽力的。”殊儿扬起了笑,就似雪后初晴的阳光。

“等我回来。”

就在春夏经过县城之时,神医瞧见了春夏,竟是破天荒跟春夏打了招呼,看了一眼春夏家的方向,也不知到底是何原因。

“阿瑶姑娘这是往何处去?”神医不苟言笑,眼里却满是温暖的关怀。

阿瑶到底是谁?是自己真正的名字吗?为什么没有全名?自己姓甚名谁?

春夏感觉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阿瑶。

似乎是因为神医的眼神干净又炽热,就像是太阳一般,让春夏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因此最后春夏只避开了他的眼神,只低低应了声“阿瑶此去京城寻我父亲。”

春夏不知该说什么比较好,又怕发生什么,便也就应承了这边的人喊她阿瑶这件事情,自称起了阿瑶。

难道这是这具身体之前的故事吗?那为什么到现在自己才知道?

春夏的脑子有些混乱,她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就好似按着别人写好的剧本走下去一样。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只是为什么,春夏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就好似被胁迫了一般。

只是眼下似乎没有继续让春夏思考的空间了,她只这样见着面前的这位神医,心里就有奇怪的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面前的这位神医看起来如此面熟?他是谁……

神医似乎是发现了春夏走神的模样,见春夏茕茕孑立,许是心下不忍,“正巧我也要去京城。”

“阿瑶姐姐跟公子结伴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春夏看着那马车,一看就是精心布置过的,而神医也是整装待发的样子。

“那阿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可是就在上车之时,春夏的心脏猛然一缩,不对,如果上车的话,自己就再也没有办法醒过来了!

春夏的心里猛然涌起了一阵一阵的无力感和恐惧感,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不,要醒过来!明明自己是跟司马谦遇到了山贼!怎么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就在这时,春夏感觉自己面前的一切都被打碎了,等到她睁眼之时,看到的竟是山贼的窝被官兵们围住的模样。

春夏就像是濒死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梦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到底是一场梦魇,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不得而知,只是梦里的那块玉佩,春夏还是十分在意。

春夏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司马谦的影子,而自己则是被官兵救下来了。

“跟我一起的那个书生呢?他怎么样了?”春夏十分紧张,要是司马谦出了什么事情,那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官兵们见春夏醒了之后,先是松了一口气,听到春夏的问题后有些奇怪:“什么书生?不曾见过。”

听到官兵们这么说,春夏心想这下子糟糕了,要是自己一个人回去说遇到了山贼,所以司马谦失踪了,那么司马家的人非得把自己的皮给剥了。

“多谢官爷搭救。”

春夏心不在焉,就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里面,她先是做了那个诡异的梦,如今又发现司马谦不见了,春夏心乱如麻。

见到春夏道完谢就准备离开,官兵叫住了春夏,“你住在哪里?我让人把你送回去,以免再发生什么意外。”

春夏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就住在青山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见到天色已经开始发白了,春夏便拒绝了官兵的好意,最主要的是她还要找找司马谦的下落,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告别了官兵之后春夏便开始在附近寻找司马谦的踪影。

但愿司马谦没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