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三十八章 毒药来源

第三十八章 毒药来源


镇南王看着春夏,眼中带着无奈,却是没有怒意,反而只是低头理着自己的仪容,一边的暗卫看到了也赶紧上来跟着一起。

春夏有些坐立难安地看着面前的镇南王,不过心里倒是没有一点愧疚。

谁让镇南王自己先吓人的?

镇南王把那些草药放回了春夏的药篓子之后问春夏说:“你为何大早上自己一个人到这深山老林?”

春夏似乎是没想到镇南王会在这里跟自己闲聊,只觉得有些尴尬。

思索了一下之后,春夏正准备回答镇南王的问题,却被镇南王打断了,“寻常人家的女子根本就做不出这种事情吧?”

春夏原本正准备好好回答,可是被镇南王这句话这么一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这是被镇南王给阴阳怪气了?

春夏一时无话,看着镇南王,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只能沉默着看向镇南王,最后尴尬地笑了笑,“救人要紧,自然是不能跟寻常女子一样。”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镇南王深深地看了春夏一眼,然后说:“我倒是小瞧你这丫头了,没想到你是如此有抱负的人。看来很多人都要跟你这个小丫头学习了。”

听到镇南王的话之后,春夏倒也是没有一丁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对这个镇南王的印象十分不好。

如果不是因为镇南王之前救了自己一命,春夏现在才不想跟镇南王废话许多。

“镇南王哪里话?春夏不过是普通的医女罢了,您这话可真的是折煞我了。”春夏虽说还在跟镇南王说话,可却已经没有了任何耐心,只想着早点离镇南王远一点。

见到春夏似乎是有些怒气的话,镇南王却没有一点事情的意思,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春夏。

春夏被打量得有些厌了,便也不想继续跟镇南王待一起,准备找个由头先离开了。

“不知道王爷也在这里,扰了王爷的雅兴了,小的告退。”说完之后,春夏拿着自己的药篓子就准备离开,她如今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见到春夏这么急着要离开,镇南王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反倒是拦着春夏不让她走了。

“你这么急着走做什么?难道你不应该好好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吗?”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之后,春夏停住了脚步,确实,是镇南王救的她,只是她并不想继续跟镇南王有什么纠葛,于是春夏停下了脚步。

“多谢王爷的救命之恩,王爷的大恩大德这辈子看来是无以为报了,那么下辈子春夏就算是做牛做马都愿意,只要可以报答王爷。”

画大饼的事情谁不会?自己都这样说了,镇南王总不至于还为难我了吧。

只是春夏还是低估了镇南王,听到春夏的话之后,镇南王不仅没有就此作罢,反而是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春夏姑娘不要妄自菲薄,你怎么会对我无以为报呢?你这一身医术就十分了得啊,自然是需要你的帮忙的。”镇南王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

听到了镇南王说这句话的时候,镇南王的立刻道:“王爷,这万万不可啊!她……”

没有等自己的暗卫说完,镇南王拦住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趋势,而是道:“本王的事情本王自己心里有数,怎么,如今本王做什么事情还要先征询你的意见了吗?”

见到镇南王似乎是有些气氛的模样,那个原本还在劝镇南王的侍从立刻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这么在一边站着,等着镇南王继续说下去。

春夏也没想到镇南王会如此,不由得觉得十分惊讶,这件事情似乎不是春夏能够知道的,否则他的侍从也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明哲保身比较好?春夏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中闪过了一丝纠结。

不过若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自己恐怕也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吧,春夏终究是医者仁心。

“王爷请讲,若是我能尽上自己的绵薄之力,那也算是报答了王爷的恩情。”

见到春夏突然变得如此的乖巧,镇南王有些惊讶,似乎是没想到会这样。

不过春夏突如其来的转变,还是让镇南王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到也没有什么大事,春夏姑娘的医术如此高明,那不如就帮本王看看,本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听到镇南王说了这句话之后,他身边的那个侍卫立刻拦住了镇南王说道:“王爷!不可!”

见到自己的侍卫如此激动,镇南王只淡淡的瞥了自己的侍卫一眼,那一眼种没有任何感情。

见到了自己的珠子发怒了,侍卫还是大着胆子拦着镇南王,“这姑娘要是……”

见到自己的侍卫还要继续多嘴,镇南王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发话说:“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你这么厉害,不如这个主子让给你来当,如何?”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镇南王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

侍卫见到镇南王竟然因为这件事生气,便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这次确实是他不懂规矩了,也就怨不得自己的主子方才那副想杀人的样子。

见到镇南王竟然让自己给他把脉,春夏却有了自己的顾虑,毕竟知道得越多,那便容易死得越快,这个道理春夏还是懂的。

“王爷身边如此多能人异士,何必纠结我?”春夏假笑着看着镇南王,她如今可不想再卷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里面。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镇南王似乎有着淡淡的怒意,“怎么?别人找你看病可以,到了本王这里就瞧不得了吗?”

见到镇南王生气,春夏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果然啊,还是躲不掉。

“并非如此……既然这样的话,王爷把手伸出来吧,我为你把脉。但是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说错了什么,还希望王爷能饶我一命。”

说完之后,春夏把手搭在了镇南王的手腕上,却发现镇南王的脉象十分奇怪,就跟之前自己一样。

奇怪了,讲道理,镇南王不应该中这个毒才对,只是镇南王的脉象确实是跟中了毒的自己一模一样,这难免就很匪夷所思了。

春夏害怕自己诊错脉,便换了只手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发现确实是这样,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她不相信镇南王周身的大夫不知道。

只是镇南王让自己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有什么用意?她根本就想不明白。

“春夏姑娘,如何?可是看出了什么名堂来?”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之后,春夏才回过神来,后背满是冷汗,这件事情似乎是自己不能参与进来的。

可是该如何跟镇南王提起,才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呢?这个时候,春夏有些犯难了,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爷,您这脉象,是中毒了。”春夏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把自己发现的告诉镇南王就是了。

镇南王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听到春夏的话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说:“你继续,还有什么?”

见到镇南王不意外,春夏也就放下了自己的心,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镇南王。

“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镇南王所中的毒,跟我之前的毒一模一样,也就是之前镇南王让大夫给我解的那个毒。按脉象上来看,这个毒王爷已经中了很久了。”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镇南王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反而是点了点头,然后说:“你说得对,我中的这个毒,跟你的是同一种。”

春夏没想到镇南王会如此直白地承认,一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便只能继续等着镇南王说完。

“这个毒,叫黄粱一梦。与其说是毒,不如说是一种蛊,这种蛊十分霸道,会让中蛊的人梦到一些下蛊之人希望中蛊的人看到的。”

“不知道春夏姑娘,你在梦中看到了什么?”说到这里,镇南王看向春夏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了淡淡的危险,“而且据说,这个蛊能让人看到自己的过去,甚至有人说,黄粱一梦,是可以让人看到前世的。”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自己要是没有被洛莲提醒,说不准就这样把自己梦中的事情全部都告诉镇南王了,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只是如果真的是如镇南王所说,自己中的是黄粱一梦,那么张梅给自己下这个蛊的用意是什么?

春夏突然有些犯了难,不过还是把梦里的一些事挑挑捡捡地告诉了镇南王,至于前朝的事情,被春夏隐去了。

镇南王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对着春夏说:“既然春夏姑娘能在中了黄粱一梦之后还能清醒,那我有个不情之请。”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春夏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王爷您有什么事情?若是我可以帮忙的,自然在所不辞。”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自己帮不了忙,那就不要再提了,自己根本就不想卷进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里面。

可惜镇南王似乎根本就不想给春夏这个机会了。

“随我入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