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章 遇险

第四十章 遇险


待春夏清醒过来之时,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发凉,似乎是大哭了一场,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是有冰凉的泪水落下来。

“这是……什么故事?跟之前一样,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吗?”春夏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镇南王,她有些分不清到底是梦境中的情感,还是现实的情感了。

她如何会对一个只见了寥寥数面的人动心呢?一定是那个毒药作祟。

春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镇南王,然后道:“不知道王爷让草民见这些场景有何用意?不妨请王爷明示。”

见到春夏还能如此冷静地跟自己交谈,镇南王有一瞬间的惊讶。

“你觉得呢?”

春夏听到了镇南王的反问之后,一时无言,若是真的,那也太过离谱了些,自己这具身体的年龄不过豆蔻,怎么可能会经历那种刻骨铭心的事情?

可是如果是假的,那梦中的场景也太过于栩栩如生,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杜撰出来的梦境。

春夏的沉默让镇南王有些等不住了,他倒是有些迫切地希望春夏能够想到一些什么,只是春夏看起来似乎没有一丁点头绪,这下子镇南王有些急了。

“你相信前世今生吗?”冰冷的面具后边是锐利的眼神,可是这时候,镇南王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却满是春夏看不清的东西。

春夏听闻这句话之后一愣。

有风拂过,吹起了春夏的发丝,她原本就生得十分水灵,这下子看起来更像是山间的精灵一般让人觉得不可捉摸。

春夏后退了一步,却不慎踩空了,春夏的身形踉跄了一下,眼见着就要摔倒了。

镇南王伸手,有力的大手揽住了春夏的腰,另一只手扶住了春夏的胳膊。

在触碰到春夏的那一瞬间,春夏只觉得镇南王的手分外冰冷,冰冷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温度。

只是这个姿势难免过于暧昧,如果是不相识的人看到,只会觉得春夏不知检点。

“……多谢王爷。”春夏迅速地从镇南王的怀中挣脱出来,俏丽的脸上满是尴尬和不自然,似乎是十分抗拒跟镇南王接触。

就在刚刚触碰到镇南王之时,镇南王身上属于男人的气息包围住了春夏,让春夏有些无所适从,好在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让春夏没有那么难受。

春夏从镇南王的怀中出来之时,又一阵冷风拂过,他突然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见到镇南王怔忡的模样,春夏心里也反反复复地思考着镇南王说的那句话。

前世?可是自己看到的,究竟是自己的前世,还是春夏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前世?自己是鸠占鹊巢,还是本来这就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春夏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见到春夏不回答自己的问题,镇南王也不着急,反而是老神在在地等着春夏自己先开口。

春夏无奈,只说:“王爷,草民认为,不管是前世如何,或者是梦境里如何,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想,活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

也不是春夏多么豁达,只是对于过去的事情,若是太过于追究,只怕自己是要被过去的事情给怄死的。

没想到春夏会说出这样的话,镇南王一愣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活在当下,没想到你这个女娃娃,倒是比谁都豁达。”镇南王如今看着春夏的眼神中带着些欣赏了。

春夏不卑不亢,只这样安静地伫立在了一边,无论如何,那些事情自己都是不能卷进去的,春夏的理智告诉自己。

无动于衷的春夏让镇南王的眼中又多了几分兴趣,恶作剧似的,镇南王开口说:“那你可记得,你之前发生的事情?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份?”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之后,春夏抓紧了自己的衣服,这件事一直都是春夏的心结,这副身体的原主似乎记忆本来就是不完全的。

她连自己如何到青山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就连春夏这个名字都是那个卖她到青山村的人贩子给她起的。

因此如今听到了镇南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春夏猛然抬起头看着镇南王,水灵灵的眼睛似乎是会说话一般。

她无声地询问着镇南王,难道镇南王知道自己的身份?

只不过她注定是要失望了,镇南王没有回答春夏的问题,反而是说:“好奇心会害死猫,如果你想知道自己是谁,还是自己去找线索吧。”

“毕竟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你说呢?春夏姑娘?”

见到镇南王根本就没有告诉自己的意思,春夏顿时觉得无趣,只撇了撇嘴之后说:“王爷说得极是。既然王爷有闲情雅兴逛这山,那草民也就不打扰王爷的清净了。”

说完之后,春夏便转身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只是镇南王又开口说:“春夏姑娘,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自己会中那个毒吗?”

春夏自然是好奇的,如果真的是那种奇毒,那张梅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知道的,更别提用在自己的身上了,所以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不过镇南王也不会这么好心告诉自己,因此春夏也没有多作停留的打算,而是转身回了一个微笑。

“既然王爷都说了好奇心会害死猫,那我这只猫,还是不要问太多比较好不是吗?毕竟,小命比什么都重要呢。”

镇南王没有想到原本拿来搪塞春夏的话会被春夏用来搪塞自己,不由得有些尴尬和懊恼。

“你倒是伶牙利嘴,脑子转得还挺快。”镇南王说道,之后又小声嘀咕着:“那之前怎么会听信别人的话去找司马瑾……”

后面的那句话春夏并没有听清,不过她也没有兴趣继续待下去了。

镇南王实在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自己还是不要给自己招惹这种大麻烦比较好。

春夏打定了主意后,就迈着步子准备离开了。

“慢着,本王准许你离开了吗?”镇南王也不知为何突然摆起了王爷的架子,让春夏有些无语,为什么这个王爷这么无聊,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

“那请问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呢?”春夏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镇南王,眼睛里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反而带着淡淡的不耐烦。

镇南王似乎是心情很好的模样,看着春夏然后说:“我这里有一些随行厨娘做的糕点,不知道合不合姑娘的胃口。”

说着,镇南王示意自己的侍从把糕点拿了出来,“方才对姑娘多有冒犯,这些糕点就当做是本王的一点小心意。”

“姑娘这么早就上山,想必还没有用早膳吧。”

说来也是,春夏一大早就喝了一碗看得清几粒米的粥,还有一大碗苦涩的药汁,如今确实是有些饥饿的感觉。

只不过春夏到底是不受嗟来之食的,于是她摆了摆手,准备拒绝掉镇南王的好意。

要是镇南王又在糕点里面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她可是无福消受的。

不管那几个梦到底是前世还是今生,春夏都不想再继续体验那种光怪陆离的梦境了。

这么想着,春夏更是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镇南王手中的糕点。

似乎是看穿了春夏的想法,镇南王轻笑说:“放心吧,这个没下毒,只不过不知道合不合姑娘的口味罢了。”

“再说了,姑娘是医者,难道还看不出这东西有没有毒吗?”

春夏还想开口拒绝,可是镇南王却突然板起了脸,对着春夏说:“这是本王赏给你的,你就是再怎么不愿意,也要给本王收下了去。”

见到原本还言笑晏晏的镇南王说变脸就变脸,春夏十分无奈,只好点了点头,收下了镇南王的糕点。

春夏接下镇南王的糕点之后,打开了油纸袋,里面是小巧精致的糕点,还没打开就已经闻到了香气,打开之后更是发现这糕点令人食指大动。

见到春夏不为所动,镇南王皱了皱眉,说:“吃。”

在镇南王的注视下,春夏拿起了一块糕点,先是闻了闻糕点的气味,之后才送到了嘴巴里细细地品尝着。

镇南王知道春夏谨慎,这是在看这东西有没有毒。

倒是个十分机敏的小丫头,镇南王看向春夏的目光十分柔和。

一股清甜的味道在春夏的味蕾之间弥漫开来,入口即化的糕点甜丝丝的,没有一点腻味,春夏有些喜欢这个糕点了。

特别是这个糕点还是带着点点温热的温度,更是让春夏觉得,镇南王有心了。

“多谢王爷,这个糕点很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甜食的原因,春夏原本阴翳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起来。

镇南王见到春夏喜欢这个糕点,也不知为何心情跟着好了许多。

“既然如此,你就带着吃吧,本王先行一步。”

也不等春夏送他,镇南王跟他的侍从几个轻功就离开了这个树林,如果不是手中的糕点提醒着春夏他们来过,春夏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经历了一场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