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一章 妖女?

第四十一章 妖女?


春夏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糕点,不知道为何,她只觉得镇南王的身形十分熟悉,就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一样。

只是无论如何春夏都想不明白了,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难道是自己做梦的次数太多,如今也有些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了?

春夏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不然那她实在是找不到别的借口了。

看了看时间,春夏又去摘了一些草药,之后顺利找到了金绝草之后,就哼着小曲儿准备下山了。

今天这一趟可算是有大收获的,先不说草药,单单是一些野菜,能做药膳的枸杞子,春夏就摘到了许多。

春夏背着药篓子,心情十分愉快地准备下山,刚好那些糕点还剩一些,可以给洛莲一家子还有王氏两口子尝尝鲜。

这么想着,春夏的步伐也跟着轻快了许多,只想着早点回到家里,这样也能早点处理完这些药材。

只不过还没有到家里面,春夏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不知道为何,洛莲家的门口围了一大堆村民,一个个拿着农具,似乎是刚从地里回来。

春夏的心里升腾起了不好的预感,这些人平时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怎么今天一个个都在洛莲家门口?

这中间一定有问题,难不成是洛莲两口子出了什么事情?

顾不得许多了,春夏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准备回到家里,走近了才发现洛莲和司马林就这样被那些村民们包围住了,正在苦口婆心地解释着什么。

“快点把那个妖女交出来!”村民们吵吵嚷嚷的,似乎是在说着些什么,一个个的表情都凶神恶煞,好似司马林一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就是,快把妖女交出来!光天化日之下,难不成是那个妖女怕老天爷有眼晴天霹雳劈死她不敢出来吗?”

“哪儿能啊,听说那个妖女之前就是个浪荡货,谁知道现在是不是有什么恩客在里头忙活呢?小心人家知道这是个不知检点的,不给陪!!睡的银钱呢。”

一个个原本善良淳朴的人,如今一个个牙尖嘴利,那些刻薄的嘴脸,让春夏有些质疑,这真的是自己看到的淳朴的山村吗?

明明从表象上看起来,这些人都是如此的善良淳朴,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就露出了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耳朵嘴脸了?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洛莲原本是个软弱的性子,可是在听到了他们对春夏的污蔑之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反驳了一句。

“你们多少人的病是春夏瞧好的,如今倒是一个个的来这里撒泼了!空口无凭,我们家春夏才不是什么妖女!”

这个时候,春夏才看到了人群中赫然站着一个道士打扮的人,獐头鼠目的模样一看就是个江湖骗子,只是这些无知的村民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村民们一个个都咄咄逼人,洛莲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口诛笔伐,见到甚至有人要动手,春夏再也忍不住了。

“都住手!你们要找的人是我!”春夏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见到春夏来了,那些村民们一愣,一个个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似乎是没有想到春夏会这么坦然地出来,村民们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人群中突然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洛莲见到春夏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了,又气又急,“你这丫头,怎么回来了?早不回来晚不回来……”

见到洛莲如此为自己着想,春夏冲洛莲投去了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看着村民们说:“乡亲们这一个个都堵在司马家门口,是有何贵干?”

春夏落落大方的模样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妖女?而且春夏身上本来就带着十分干净的气质,跟妖女更是不搭边。

这时候,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么标致的姑娘,还不知道来历,不是妖怪是什么?”

这句话一出,人群立刻又开始沸腾了起来,议论纷纷着春夏的来历,似乎是对春夏的来历感到十分质疑。

春夏倒是无所谓,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要是这些人这么一抄能把自己的身世问题解决,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不过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那个道士见到春夏之后,眼中立刻变得十分贪婪。

注意到了那个假道士的眼神之后,春夏只觉得十分恶心,果然在这种时候,总是有一些民风淳朴的地方容易被这些骗子给欺骗了。

春夏看着这些村民,提高了音量,说:“大家凭什么觉得我是妖女?我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谋财害命了?否则大家空口无凭,这样的委屈春夏可受不得。”

春夏的话音一落,那个假道士立刻装模作样地站在了春夏的面前然后说:“春夏姑娘?你还不肯承认自己是狐狸精这个身份?”

“你还是早点向善的好,否则这个干旱只怕是要连接着三年啊!”

听到假道士的话之后,村民们的声音更大了,毕竟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地方,干旱三年无疑是要了他们的命。

春夏挑眉,她倒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让一个地方干旱三年,实在是高估她了。

可惜这些村民们根本就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只能人云亦云地说春夏就是个妖女。

“我向善?怎么,我之前救那些人的命,帮他们治病不算是向善?再说了,你凭什么说我就是妖女,隔壁的李二麻子的媳妇为什么不是?张三婶子为什么不是?”

春夏懒得跟这个道士虚与委蛇,而是直接要拆穿那个道士的真面目,“你空口无凭说是因为我,凡事都要讲究一个证据,我是妖女的证据在哪?”

春夏的言辞十分犀利,洛莲听着有些呆住了,此刻春夏的神采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一个乡野出来的小女孩。

假道士摸了摸胡子,然后拿出了一块罗盘,说:“这罗盘就指着这里,不是你还能是谁?”

春夏听到了假道士的这个理由之后,气乐了,“我说,这位道长,你现在看是指着我们家,你可别忘了,我们家后边还有好几户人家呢,你怎么知道就是说的我们家?”

春夏翻了一个白眼,看起来十分无语也十分不屑,“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皇上呢。”

一听到春夏这么说,道士的脸色变了变,仿佛听到了春夏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一样。

“大胆妖女,不要狡辩了!就是你!而且你家里的人也在指控你是个妖女了,你还不快点束手就擒!”道士厉声喝道,手中的桃木剑直直地指向了春夏。

春夏的目光十分坦然,似乎根本就没有把那个道士放在眼里一样,看着道士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我说,这位道长,我家里哪个人说了我是妖女,能不能让她出来一下?我倒是想知道能跟妖女一起生活这么久还没有任何事情的人是何方神圣。”

春夏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当李氏就这样过来指控自己的时候,春夏还是觉得十分无语。

果然,自己就这么一个早上不在家里,就能闹出这种幺蛾子,还真的是小看了张梅和李氏了,自己接下来怕是不要想着安生了。

“原来是三婶子啊,我当是谁呢,还能说我是妖女,这不是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吗?我是妖女的话,那你是什么?”春夏看着李氏的眼中带着讥诮。

李氏没有想到春夏如此伶牙利嘴,倒是把一开始就准备好的措辞全忘了。

“婶子?你咋不说话了呢?难道是因为你也是妖女,所以被这个道长给吓得说不出话了?”春夏笑眯眯地看着李氏,眼中看着嘲讽,“看来道长确实道行很深啊。”

听到了春夏这带着嘲讽意味的话,李氏咬了咬牙,然后看着春夏说:“你就是个妖女!不然的话你怎么会突然会了医术?”

“明明那时候你都快被打死了,怎么还会活过来?我看你就是被妖怪给附身了!”

李氏的话一说出来,全部人都哗然了,似乎是没有想到春夏还有这么一层身份,实在是让人十分震惊。

而且这种离奇的事情听起来,似乎真的跟怪力乱神扯上了关系。

春夏撇了撇嘴,似乎是根本就不把李氏的话当成一回事。

“你说是就是啊?那我还说都是因为你我才借尸还魂呢,只靠着婶子一张嘴说这些是不是有些有失偏颇了?”

见到春夏又要被村民们骂,洛莲也跟着站出来了,“就是,春夏说得没错,原本春夏就是我的干女儿,如何变成了一个妖女呢?”

“老三家的,我知道你对我们家春夏不给你诊脉有怨言,可是这妖女的帽子也太大了些,我们家春夏可是担待不起的啊。”

“好说歹说你也是个当婶子的人,怎么你的心眼子如此的小了?”洛莲一边说着,一边把春夏护到了自己的身后。

发觉了洛莲的小动作之后,春夏只觉得十分感动,似乎是没有想到洛莲会如此维护自己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