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六章 教训神棍

第四十六章 教训神棍


春夏先是帮自己把烛火挑得旺了,之后就这么大剌剌地坐在了正中间的主位上,闲适得这就像是她自己家一样,而不是在等待着所谓的验身。

又看了一眼门口,这个道士估计是没有那么早过来了,春夏倒是心里有了点主意。

人人都说医者就应该以济世救人为己任,可是没有人告诉自己,当自己的性命受到了威胁之时,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烛光明明灭灭,春夏眼眸中的情绪也被隐藏下来了,她看着烛火发呆,来这里也算是有些时日了,可除了王氏和洛莲一家子待她还算关切之外,她体会不到什么人情味。

相反,李氏的算计,张梅的毒打,还有青山村众人如今巴不得除自己而后快的这么多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压在了春夏的心上,让春夏几乎快喘不过气。

自己能做的,就是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至于司马谦的病……想到了司马谦清冷的脸,春夏叹了一口气,自己只能尽力而为,他身上的那些病症太过于复杂。

这么一想,春夏呼出了一口浊气,才发觉蜡烛已经烧了约莫三分之一的长度,而那个假道士还迟迟没有过来。

奇怪了,难道中途还除了什么变故不成?春夏有些疑惑地看着门口,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几个混混带那个神棍前来,不由得十分好奇。

就在春夏疑惑的时候,外头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想来是那个道士过来了。

春夏身上穿着短褂子,露出了白生生的两条手臂,看起来就像是莲藕一样,白嫩得紧,再加上这昏暗的灯光,原本就生得好看的春夏无端就增添了一丝妩媚,看起来就像是妖精一样。

神棍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全身上下都是一股难闻的酒味,看起来俨然就是一个喝醉酒的酒鬼,哪里有在青山村众人面前装出来的风光霁月的形象?

春夏的心里对他充满了厌恶,看着这个神棍,春夏后退了两步。

“小娘子,我来帮你验身了……”神棍一边说一边打着酒嗝,看起来十分狼狈,“不要躲开,以后你就跟我过日子吧。”

倒是推开门,醉眼迷离地看着面前的春夏,春夏本就好看,再加上这酒精,道士看着春夏更是觉得她惊为天人。

春夏背对着神棍,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足够让这个神棍心神荡漾。

神棍刚一靠近春夏,春夏就闻到了冲天的酒气,春夏只觉得作呕,不过为了教训这个垃圾,春夏决定忍了。

“小娘子,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是不是害羞了……”神棍跌跌撞撞地靠近,伸手就要搭上春夏的肩膀。

春夏若有所感,闪身避开了男人伸过来的手,正对着神棍,眼中一片清明。

见到春夏是清醒的,神棍打了一个酒嗝,“看来他们没有喂你吃那个药啊,不过没关系,会反抗的我更喜欢……嘿嘿嘿……”

听到了这番发言之后,春夏感觉自己的额角青筋跳了跳,原来还早就设计好了要给自己下迷魂药啊,还真的是准备得十分齐全呢。

春夏眯眼看着面前的神棍,手中攥着银针,不过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先套话出来,否则自己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这么想着,春夏故意装出了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你……你不是真的道士。你就是想来骗我们村子的人!”

见到春夏慌张的模样,神棍笑了起来,看样子十分得意,“我是不是道士重要吗?你们村的人如今可是十分相信我呢。”

“而且还要好好感谢你的三婶子,如果不是她,我怎么可能白捡到你这么一个大便宜呢?嘿嘿嘿……”神棍摸了摸胡子。

成了,如今自己是什么都还没有问,这个神棍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了,只不过最重要的信物自己还没拿到。

春夏装出了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相信的模样,然后说:“我不信,一定是你这个老东西骗我!三婶子怎么可能会这样对我?”

听到了春夏一边骂自己,而且脸上还是十分惊恐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神棍更是十分得意,“你不相信?哈哈哈,你以为你那个三婶子是什么好东西?”

春夏听到了神棍的话之后,在心里默默回答,她自然知道李氏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种事情只有她知道那断然是不够的。

春夏需要一个确切的证据来让李氏承认自己找了这个神棍的罪行,否则全村的人都只会一直觉得自己是妖女。

特别是看到了之前李氏和这个神棍眉来眼去的模样,让春夏更加笃定了两个人有猫腻。

春夏一向不是什么善良的主儿,特别是这种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姓名的,她秉持的一直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既然李氏这么不希望自己好过,那么春夏也就不会客气下去了,忍一时风平浪静?不存在的。

春夏故意装出了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那个神棍,一口一声道爷叫得那个神棍心都要酥了,“道爷,那你说我三婶子到底做了什么?就算是要变成道爷的人了,也要先打听清楚这些啊。”

一边说着,春夏一边把手搭在了神棍的一边肩膀上,看起来欲拒还迎,根本就不像是害怕的模样。

可就是这么一个模样,让这个神棍春 荡漾,巴不得把心窝子都掏出来给春夏,更不用说关于李氏的事情了。

“你遇到你的那个三婶子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以为她是什么好货色?我呸,如果不是她,我就不会在这了。”

神棍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把他跟李氏的事情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都说了出来,最后还拿出了一个东西。

“她勾引我就算了,嘿,别说,人家给定情信物都是给个荷包香囊,她倒是厉害了,给了我一件肚兜!”

神棍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那个肚兜,那肚兜上确实是绣着李氏的名字,看起来就是李氏的贴身之物没跑了。

这个东西已经够有说服力了,春夏的嘴角扬起了微笑,伸手抽走了神棍手中的东西,然后把银针扎在了神棍的穴位上。

神棍原本还混沌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冷汗也跟着掉了下来,看着面前脸色突然变得冷漠的春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春夏离神棍远了点,看着神棍就只能站在原地不能动的滑稽模样,轻笑了一下,然后看着手中的肚兜。

“没想到你们的故事还这么多?”春夏有些嗤之以鼻地看着手中的东西,然后说:“可惜了,你不应该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

春夏成熟冷静得不像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这也让这个神棍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并且开始后悔自己如此鲁莽。

“在心里骂我吗?”春夏把神棍放倒之后,笑眯眯地看着神棍,眼中满是嘲讽,“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小丫头,竟然有如此能耐?”

春夏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之后,神棍更是惊恐,只觉得春夏不会真的是妖怪吧?

春夏轻笑,然后说:“我可不像你,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办法,只是为了陷害一个小女孩,只是你实在是挑错了下手对象了,所以我决定了,不管是如何,我都要把真相公之于众。”

见到春夏一脸认真的模样,神棍才开始害怕,这要是被刘志章抓到,那自己可真的是怎么都逃不掉了。

之前还以为,只要让春夏变成自己的人,那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事情了,谁知道春夏这丫头这么狡猾,居然敢这样威胁自己。

最主要的是,自己甚至还着了春夏的道,如今只能想办法保证自己的安全了,只要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卸给李氏就好了。

只是春夏一下子就看破了这个神棍的想法,她笑着说:“不要急啊道爷。”

如果是之前春夏这样跟他讲话,那他一定是要开始心神荡漾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他只觉得十分害怕。

发觉了这个神棍的害怕之后,春夏轻轻一笑,“现在害怕已经晚了哦道爷。”

“你跟我那个三婶子,谁也别想跑掉呢。”

春夏明明是笑着跟这个神棍说话,可是眼中的冰冷却让神棍的心一颤,她看着面前的神棍,仿佛就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是啊,在古代,私通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要被浸猪笼的,自己还把李氏的肚兜给了春夏,这不就是把自己的命交代在春夏手中了吗?

“那不是你三婶子的,那是一个青楼的姑娘……”

神棍还想继续挣扎,他不能被说成是私通,李氏怎么样先不说,就单纯说这个私通,那他自己也要遭殃。

因此他还想继续挣扎,只要能先跟这个私通的罪名撇清关系,那么他如何都无所谓。

春夏听到了神棍的狡辩之后,点了点头,“现在又说不是我三婶子的了?这还不简单,只要比对一下,还怕看不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