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七章 指认

第四十七章 指认


春夏的话让这个神棍是叫苦不迭,确实,春夏说得没毛病,这种东西只要对比一下就能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的了。

“哎哟喂,姑奶奶,我的姑奶奶,求求你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所以冒犯了姑奶奶你啊!”

春夏相信,如果这个道士能动,那他如今已经是跪在自己的面前求饶了,只不过春夏可不相信这个神棍是什么善茬。

“姑奶奶,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姑奶奶,你就把我当成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春夏听着这个神棍告饶,只觉得十分好笑。

“如果如今是我在你面前求饶,你会放过我吗?之前在那些人面前信誓旦旦地说着我是妖女的时候,你可有想过放过我?”

春夏的话字字句句都直直地扎进了神棍的痛楚,确实,如果是春夏告饶的话,他不会放过春夏的,不仅不会放过还可能会变本加厉。

因此,神棍只能不停地告饶,然后说着他下次再也不敢了。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一身玄色衣裳的镇南王进来了,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只觉得十分惊讶,也有些滑稽。

那个道士打扮的人就这样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而春夏则是高高在上地看着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暗卫说的春夏被人挟持。

“这就是你要本王看得戏码?”镇南王虽然戴着面具,可是声调中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根本就没有平日里严肃的模样。

春夏不可置否地看着镇南王,然后行了个礼,“见过王爷。”

听到了春夏喊镇南王王爷的时候,这个神棍更是快吓尿了,能出现在青山村的,除了镇南王,就没有别的王爷了。

要知道镇南王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那些犯事的人被镇南王逮到的下场,全部都是十分惨烈的。

这要是让自己栽到了镇南王的手中……神棍的鼻涕眼泪都掉下来了,“小姑奶奶,王爷,小的再也不敢了啊!”

明明已经知道了一切的镇南王故意装出了十分惊讶的模样看着面前的神棍,“这是发生了什么?道长怎么会倒在地上?”

“本王听说是青山村出了一个妖女,如今道长正在验身,怎么如今不仅是我们的医女在这里,道长还倒下了呢?”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之后,这个神棍更后悔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惊动到镇南王过来看这件事情。

这下子似乎不管怎么样自己都逃脱不了了。

春夏看着那个神棍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就这样当着春夏和镇南王的面晕了过去。

春夏十分无语地看着面前晕倒的神棍,然后对镇南王说:“王爷好生厉害,才刚进来,就把人给吓晕了。”

听到了春夏带着调侃的话之后,镇南王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然后说:“没伤着你吧。”

这是在关心自己吗?春夏有一瞬间的愣神,还真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王爷。

“没事,就是有点被吓到罢了。”春夏莞尔,原本还想把自己的头发别到脑后,却尴尬地发现自己的手中还拿着李氏的肚兜,不由得脸色一红。

见到了春夏手中的物件之后,镇南王一愣,之后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说:“没想到,你出门还带着这个玩意……”

“这个爱好还挺……别致……”镇南王似乎是思考了半天才思考出了这么一个形容词,春夏听到了之后只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面前这个人是一个王爷,自己惹不起,春夏这么催眠着自己,然后深呼吸了一下之后说:“王爷误会了,这不是我的。”

虽然戴着面具,春夏还是感觉到了镇南王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特别是那个眼神,更是说不清道不明。

“所以这是别人的?那你的爱好就……更加别致了。”

春夏发誓,镇南王最好是不要有落在自己手中的那一天,否则自己也不知道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春夏故意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跟镇南王说了方才发生的事情,当然讲述的过程一直都在努力忽视憋笑的镇南王。

“所以春夏姑娘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有陷害你,还有那对狗男女的私通在里面?”

要知道,仅仅是陷害还有可能重新发落,但是加上私通,先不说官府管不管这件事情,就是在村民们的眼中,这件事情都是要浸猪笼的。

因此镇南王难得地严肃了起来,“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

春夏点了点头,之后学着镇南王之前吐槽自己的模样说:“我可没有那种去偷别人肚兜的爱好,再说了,如果是我编的,那我也得先未卜先知今天会发生这档子事。”

春夏的话十分有道理,镇南王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说:“那你想好怎么跟村民们说了吗?”

春夏闻言之后,愣了一下,她还真的还没想好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才好,自己只想着要怎么找到证据,到时候怎么说,说了村民们会不会相信还是另外一回事。

见到春夏没有说话,镇南王似乎是猜到了春夏在因为这件事情为难。

更何况,春夏如今不仅仅是要跟村民们说这件事情,还要告诉大家她并没有被那个假道士验身,否则她的清白就说不清了。

如今可是比不上春夏在现代的时候,清白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简直比命还重要,多的是那种没有清白毋宁死的人在。

虽然春夏并非是那种思想迂腐的人,只是春夏如今还住在洛莲的家里,如果春夏的名声出了什么问题,那洛莲一家子难免也要备受争议。

因此春夏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倒是十分重要了。

而且,如果真的爆出了李氏跟这个神棍私通的事情,司马家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被人看轻,而谦哥儿如今正是准备要科考的时候。

如果因为家里的这些事情影响到了谦哥儿的仕途,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只是如果因为这个就这样放过李氏,春夏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因此春夏一下子感觉到了十分为难。

见到春夏突然不说话,镇南王有些奇怪地看着春夏,“春夏姑娘为何不说话了?难不成是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置这个歹人吗?”

春夏被镇南王的声音给叫回了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镇南王的话,一开始她确实是想要把这件事公布于众的,只是真的到了那时候,春夏突然就犹豫了起来。

这件事情牵扯得太大了,先不说最后司马家会怎么样,张梅绝对会维护着李氏,到时候张梅狗急跳墙把自己给卖到青楼去,那才是真正的棘手。

春夏看了看镇南王,眼珠子转了转,“既然王爷都已经问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件事,一开始民女确实是想公布于众的。”

“那为什么如今你看起来像是改了主意的模样呢?”镇南王只觉得有些奇怪。

春夏说:“这件事情,说白了,如今都是这个神棍的一面之词,而且如果真的给我三婶子安了私通的罪名,说出来也不怕王爷笑话,司马家的人肯定不会放过我,而且还可能会牵连到我洛莲婶子。”

“洛莲婶子一家待我实在是不薄,而且谦哥儿还是即将要去考取功名的人,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他们,春夏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

听到春夏说这个理由的时候,镇南王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芒,只不过转瞬即逝,春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所以民女恳请王爷,帮民女出个主意,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在顾及司马家颜面的同时,给这对狗男女惩罚?”

这种烫手的山芋自然是要交给别人了,春夏可是最讨厌麻烦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春夏会突然求助自己,镇南王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没有回答春夏的话,反而是在思考着什么。

春夏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镇南王回答自己的问题。

约莫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镇南王总算是说话了,“那你说说,本王凭什么要帮你这个忙?难道你没听说我在民间是最铁面无私的吗?”

春夏不慌不忙地说:“就是因为如此,才需要王爷帮忙。王爷如此厉害,让这么多人都折服,一定是有王爷厉害的地方,而且王爷一定熟读我国的律法,定是可以帮得上这个小小的忙。”

见到春夏就这样猛地夸自己一通,镇南王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了,没想到这个小妮子还有这么一面,实在是有趣得紧。

镇南王装模作样地咳了咳之后说:“纵使你说的都是对的,可是本王凭什么帮你?要知道我们也不过是见了几面。”

听到了镇南王的话之后,春夏一点都不紧张,反而是十分淡定。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解了王爷身上的毒呢?王爷可会同意这笔交易?”

春夏的话让镇南王的眼神一凛。

春夏也不害怕,就这样静静地跟镇南王对视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