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太子来到现代后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干得漂亮

王教练翻找通话记录, 找到上次给他打电话的警察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

廖警官刚刚跟记者解释清楚当日的真相,手机响了,他接听电话。

“喂, 您好, 请问您是哪位?”

“廖警官你好,我是省乒乓球队的教练,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穆阳?”

廖警官诧异:“是王教练啊!我知道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今天看到那份报纸内容, 我十分生气,然后联系了另一家报社,向他们解释清楚当日的真相。两日后这份内容就会刊登出来,还穆阳清白。”

王教练惊讶:“谢谢廖警官!我替穆阳感谢您!”

“不用谢!穆阳是我们的骄傲, 我不允许别人抹黑他!”

“是啊!穆阳这孩子是我们的骄傲。”王教练跟廖警官聊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中午放学,穆阳开机登入天天账号, 收到了王教练发来的消息。

得知派出所的警察已经为他联系了报社澄清此事, 穆阳问王教练要了对方的联系电话。亲自打电话感谢对方。

“喂,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廖警官正在吃午饭,放下筷子接听电话。

“廖警官,是我,穆阳。”

闻言,廖警官神色喜悦地说道:“穆阳啊!放学了吗?”

“嗯, 刚刚放学,正准备去射击馆练习。从王教练那里听说您帮了我,谢谢您。”

廖警官笑着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就见不得那些坏人欺负好人!穆阳,你很优秀!而且特别勇敢正直, 我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够保持美好品质,弘扬正气。”

“我会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最后,廖警官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能不能要一张你的签名?”

“改日有空,我送到派出所给你。”

廖警官摇头说道:“不用,你应该很忙吧?又要学习又要训练,哪有空过来。你直接寄给我吧!懂得怎么寄信吗?”

“知道。”

“那你寄给吧!待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的。”

挂了电话,廖警官一脸幸福。

将东西打包带回派出所,他开心的告诉众人,穆阳打电话给他了。

知道穆阳要给廖警官寄签名,其他同事说道:“我也想要穆阳的签名!小廖同志,能不能帮我问穆阳要一张签名?”

“行!我帮你问问!”廖警官笑着颔首。

“还有我!我也要!”

“我也要一张!”

廖警官给穆阳发了短信,将地址告诉他,让他多寄几张签名过来。

穆阳给廖警官发了一条短信。

看到穆阳发了个天天账号给他,廖警官惊喜,马上添加穆阳为好友。

穆阳中午训练完,赶去学校。到了学校,才看到廖警官的好友申请。

通过他的好友申请,穆阳将自己要告报社的事情告诉他,向他请教如何起诉报社。

廖警官十分兴奋,认真打字,将详细操作告诉他。

并且,他给今天联系的报社打了个电话。告诉正正报社,穆阳要起诉常会报社。

正正报社得知这个消息,编辑部的人很激动。有好戏看了!看到对家倒霉,他们就开心!

吴大爷看了这份报纸的内容,脸色不太好看。他想打电话问问穆阳有没有这回事,考虑到现在是上课时间,忍住了。

下午放学,穆阳开机后看到吴大爷发的短信,拨打电话,将事情的详细情况告诉他。

听完之后,吴大爷表扬了穆阳,痛骂了那个陈某跟常会报社。并且十分支持穆阳告报社。

晚上,张超训练完,回到家后,将书包放下,告诉他爸妈:“我去找穆阳!”

张爸诧异:“这么晚了,去什么去!”

张超笑嘻嘻地说道:“穆阳搬家了,租了三叔家的房子。”

闻言,张爸跟张妈惊讶。

“穆阳搬到这里来了?走!赶紧过去看看运动天才!”

张家人跑到张超的三叔家里。

张超的三叔正在院子里抽烟,好奇地问道:“干嘛?”

张超指着楼上,告诉他叔:“穆阳搬来这里住了。我上去找他。”

张叔叔愣住了:“穆阳住在我这里?”

“是啊!他们昨天搬来的!”张超点头。

张叔叔吃惊,赶紧掐灭烟头,跟着张超他们上楼。

穆爸跟穆妈正在谈论事情。

穆妈今天在其他菜市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摊位。穆爸支持她换个菜市场卖菜。

“唉!还有半年才到期,我现在不租了,要赔一笔钱。”穆妈心疼。

穆爸安慰道:“赔就赔吧,以后会赚回来的。”

夫妻俩正说着话,突然看到房东带着几个人路过窗前。然后门被人拍响了。

穆妈赶紧将存折跟银行卡收起来。

穆爸起身去开门:“房东有什么事?”

张叔叔露出笑容,望向屋内,没见到穆阳,他朝穆爸伸出手。

穆爸有些懵,疑惑地看着他。

张叔叔直接抓起他的手,两人握手。

“原来你们是穆阳的父母,昨天租房的时候怎么也不告诉我!我是张超的叔叔!我们张家人都知道穆阳!”

早知道这是穆阳的父母,昨天张叔叔就不收他们的房租了!

张超笑着叫道:“叔叔阿姨好!穆阳回来了吗?”

穆妈来到穆爸身边,笑着回应道:“你就是张超啊。穆阳上英语课还没回来。”

张爸跟张妈两人挤过来跟穆爸穆妈他们握手,向他们请教教孩子的秘方。

穆爸跟穆妈有些不好意思,他们将穆阳留在老家这么多年,其实根本没有教导过穆阳。

穆阳踩着滑板回来,还没上楼便听到了张超的声音。

“谢谢穆阳将金牌送给了我。以后我比赛拿了金牌,也会送给穆阳!”

“姐姐,你儿子真是厉害!拿了九个冠军呢!听说他明年就能去参加奥运会了!”张妈夸赞穆阳。

张爸拉着穆爸:“明天到我们家吃饭!”

张叔叔直接说道:“我把房租跟押金退给你们!房子免费给你们住!”

穆爸跟穆妈立马摇头:“这怎么行!我们不能白住!还是要交房租的!”

虽然穆妈对钱很在意,但是该给的钱,她会给。不会白占便宜。

“张超?”

穆阳看向站在走廊上的三个大人。

“哎哟!穆阳!”

张叔叔跟张爸、张妈抢着过来跟穆阳握手。

不等张超介绍,他们便主动向穆阳介绍自己。

“我是张超他爸!”

“我是张超他妈!”

“我是张超他叔叔!”

“你们好。”穆阳颔首,一一跟他们握手。

穆阳请他们进屋坐下,张超想跟穆阳说话,奈何大人们都围着穆阳夸赞,他插不进话。

众人谈到今天的常会报社发表的内容,义愤填膺。

得知穆家要告常会报社,张家人举双手双脚支持。

穆阳告诉他们:“今天廖警官已经联系了正正报社为我澄清,并且帮我联系了律师。爸,明天律师会到皮鞋厂找你。你只需要跟签字,这件事就交给律师管了。”

穆爸一脸严肃,点头言道:“我知道了!”

穆妈告诉穆阳:“儿子,那个摊位妈不要了。听你的,换一家菜市场重新租摊位卖菜。”

“这样很好。”对于穆妈的改变,穆阳满意。

张家人待到了十一点半,才离开穆家。

临走前,张超总算有机会跟穆阳说话了。

“穆阳,明天你在家等我,我来找你去上学!”

“好。”

第二日,穆阳跟张超一起去上学。

李安得知穆阳搬家了,现在跟张超住得很近,十分羡慕。

“我也想跟你们做邻居。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玩了。”

“学初中科目的事情,你们父母怎么说?”穆阳问他们。

张超举着手说道:“我爸妈同意我学习你说的那些科目!”

李安告诉他们:“我爸妈也同意。而且我爸说根本不需要专门找老师,直接请一个厉害的大学生来教我们就行了。我们三人一起出钱,请一个大学生当老师,每周可以学习六节课。”

他们学校每周安排两节体育课,两节美术课,两节音乐课。这些课都可以请假,学习初中科目。

张超又说道:“上课地点可以选在我家!”

李安跟穆阳点头。

班主任来到班里,开口叫穆阳。

穆阳走出去问道:“老师有什么事?”

“我昨晚看了报纸,常会报社说你在公交车上打人,有没有这回事?”

穆阳颔首,将事情简单告诉她。

班主任听完,骂了好几句报社跟陈某,支持穆阳告他们。

“我有个高中同学现在是律师,可以帮你们告报社。”

穆阳回应道:“多谢。已经找到律师了。”

“这样啊。那遇到什么困难,再告诉老师吧!别把老师当外人!”

“好的。”

穆阳回到教室,正好打铃上课。

穆爸一大早跑到报刊亭买报纸,报刊亭的老板见到他,激动地握着他的手,出声说道:“真是没想到你们家情况是这样的!”

穆爸:???

他赶紧让报刊亭的老板拿出今天的报纸。

快速看完,穆爸面色复杂。

也不知道穆妈的姐姐是怎么跟那群记者说的,那群记者将穆家的背景写得特别惨。

什么穆奶奶昔年病重,穆家为了给她治病,问遍亲戚借钱。当初穆妈怀穆阳的时候身体不好,生穆阳的时候,差点丧命。还有穆爸穆妈将穆阳丢在老家十几年,穆阳从小就没有感受到父母的温暖……

穆爸看了这份报纸,倒不是生气,而是愧疚。他没有能力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

报刊亭的老板见穆爸一脸沉重,他关心地问道:“穆大哥,你怎么了?”

穆爸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是我没用。让老婆孩子跟着我受苦。”

报刊亭的老板马上安慰道:“生活不幸,这并不能怪你。现在你们不是把孩子接到身边了吗?我觉得孩子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跟父母待在一起,吃多少苦,他们都会觉得日子是幸福的。”

说着,报刊亭的老板指着远处:“你看那边那个卖煎饼的大嫂。她跟你一样背井离乡,出来打拼。她比你可怜,老公死了,有两个孩子要带。好在她的孩子很懂事。每天放学,就过来陪妈妈。在煎饼车上写作业。有一次,我买煎饼的时候,问那两个孩子,怎么不回家写作业。他们说,就想陪着妈妈。你不知道,那两个孩子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多开心。所以,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无论生活环境如何,心里都是甜的。”

穆爸被安慰到了,点头说道:“这倒是。”

每次蹬着三轮车搭穆妈跟穆阳回家的时候,穆爸都觉得心里很踏实。

穆爸看时间还早,将报纸带回去给穆妈看。

穆妈看完,皱着眉头,心里不舒服,马上打电话给她姐:“姐,你怎么把我家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那群记者?”

“这不是人家问了,我就告诉他们。”黄秀正准备去上班。

穆妈不高兴地说道:“那你也不能把事情都告诉他们啊!”

就连穆家欠债多少,穆阳靠比赛得了多少奖金的事情,黄秀全都告诉了那群记者。

“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他们要报道穆阳的事情,对穆阳是好事!”黄秀不理解。

穆妈无语,压着火气说道:“以后再有人问你我家的事情,你别说了!”

察觉到穆妈的不悦,黄秀点头:“知道了!”

挂了电话,黄秀下楼丢垃圾,手机又响了。也没看屏幕,她直接接听,以为是穆妈,开口问道:“还有什么事?”

“您好,请问您是穆阳的姨妈黄女士吗?”

黄秀愣了一下,放轻语气回应道:“对,我是穆阳的姨妈,请问你是?”

“我是f4品牌的市场部经理。从报社那里得到了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品牌有意签约穆阳为代言人。不知您是否愿意带我们去找穆阳谈这件事?”

闻言,黄秀瞪大眼睛。f4可是个国际运动品牌!竟然要找穆阳做代言人!这代言费肯定不低!

黄秀立马答应他们。

跟对方越好见面地点,黄秀马上给穆妈打电话。

穆妈刚刚退了摊位,赔了一笔钱,心里正难受呢。

接到黄秀的电话,皱着眉头问道:“姐,怎么了?”

黄秀声带笑意地告诉她:“妹啊!好消息!今天f4品牌的经理来找我,他们打算让穆阳当他们品牌的代言人!你现在在哪?快过来见他们谈合作。”

穆妈有些烦她姐插手穆阳的事情。沉声回应道:“等晚上我跟老公儿子商量之后,再给你回复!”

黄秀惊讶:“还商量啥!直接过来签合同啊!穆阳做他们家的代言人。你们就能得到一大笔代言费!我帮你们打听过了,穆阳的代言费是按年算的。一年十万块!你们发财了!”

听到一年十万块,穆妈动心了。可是她想起了穆阳说的话,如果将来穆阳在比赛中输了,就要赔品牌商高额费用。

这钱可不好拿!

脑子顿时清醒,穆妈呼了口气,忍痛拒绝道:“你告诉他们,我儿子不会做他们品牌的代言人!”

黄秀不敢置信:“你傻啊!为什么要拒绝!一年十万块钱啊!你们还欠我钱呢!只要签了合同,让穆阳做他们家的代言人,你们不单能立马还钱给我,还有钱干别的事情!”

穆妈脸色难看,咬牙说道:“借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这个代言人,我儿子不做!”

“这可是十万块啊!有钱赚你都不要!你可真傻!”黄秀骂穆妈。

穆妈冷声说道:“还欠你一万块,年底保证还你!我儿子的事情,你别管了!”

黄秀不高兴地说道:“你啥意思?嫌我管得多?我可是穆阳的姨妈!当年要不是我借钱给你,你能住医院吗?能顺利生下穆阳?”

穆妈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直接说道:“我马上打一万块钱到你的卡上!我儿子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见穆妈是真的生气了,黄秀立马放轻声音,哄着她说道:“我不是逼你还钱。只是觉得有这么个赚大钱的机会,你们不珍惜,真是太可惜了。你想想,有了这笔钱,你们就能过好日子了。可以买一套小房子,以后不用租房子了。这样多好啊!”

“总之,我儿子不做代言人。再有其他品牌来找你,你直接拒绝!”说完,穆妈气愤的挂了电话。

黄秀无语,尴尬的来到餐厅,抱歉的说道:“赵经理,不好意思啊。我妹她不想让穆阳当代言人。”

“为什么?”赵经理看了今天的报纸,了解到穆阳的家庭情况后,觉得穆家一定会让穆阳当f4品牌的代言人。没想到穆妈却拒绝了这件事。

黄秀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妹是怎么想的。”

赵经理问道:“能不能将她的联系电话告诉我?我想亲自跟她谈谈。”

黄秀面色犹豫,将穆妈的电话给了赵经理,她说道:“这件事你们自己谈吧!”

“好的,非常感谢您。”赵经理微笑着点头。

穆妈气愤地跑到银行,转了一万块钱给黄秀。终于把债还清。

走出银行,冷静下来后,她有些不安。

穆妈来到皮鞋厂,将事情告诉了穆爸。

说到最后,她哭了出来:“我姐说话太气人了!”

穆爸搂着她安慰道:“这笔钱已经欠了这么多年,你姐是知道我们家情况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催我们还钱。今天这么说话,是因为她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拒绝这件事。你也知道她一向不会说话,就理解理解这个笨蛋吧!不管怎么说,当年她的确给我们雪中送炭了。”

穆妈擦了擦眼泪,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吸了吸鼻子,穆妈哽咽地说:“我今天一生气,把钱都还给她了。卡里还剩下五千块钱……”

“没事,我快发工资了。”穆爸笑着说道。

他的月薪是一千五。

“可是儿子还要学习初中科目……”穆妈有些后悔为了挣那一口气,把钱都还给了黄秀。

“别慌。有我顶着!”穆爸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没多少底气。

“嗯。”穆妈心里踏实多了。

手机突然响了,穆妈拿出手机,盯着屏幕。

穆爸问道:“是你姐打来的?”

穆妈摇头:“不是。不知道是谁。”

“接听看看?”

穆妈点头,接听电话。

“喂?”

“您好,我是f4品牌的市场部经理。”

穆妈惊讶,捂着电话小声对穆爸说道:“是f4的经理,肯定是想劝我们跟他们签合同。你跟他说吧!”

穆爸颔首,将手机拿过来,开口说道:“喂,您好。我是穆阳的父亲。”

“穆先生你好!我姓赵,是f4品牌的市场部经理。我想跟你们谈谈让穆阳签约做我们家代言人的事情。”

穆爸回应道:“不好意思,我儿子还小,正在上学。他没有空做这些事情。等他长大了再说吧!”

赵经理问道:“穆先生,据我了解你们的家庭情况并不好,只要穆阳签约做我们的品牌代言人,每年能够得到十万元的代言费。为什么你们不愿意合作呢?”

穆爸告诉他:“我们家虽然穷,但是知道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你们的钱,我们拿不起。我不想别人利用我儿子。”

“穆先生误会了,这并不是利用穆阳,而是一件双方互利的事情。穆阳代言我们品牌,我们品牌也能给他带来他更大的名气,让全世界都认识这位运动天才。”

穆爸摇头,头脑清醒地说道:“我儿子将来会站在赛场上,凭自己的本事让世界认识他。感谢你们看中我儿子,十分抱歉,无法合作。”

赵经理没想到穆爸态度坚定,改口说道:“若是你们觉得一年十万元的代言费少了,我们可以再加费用。您开个价如何?”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我儿子没兴趣做你们的代言人。我还要上班,就聊到这里吧!”

说完,穆爸挂了电话。

穆妈一直凑在他耳边听赵经理说的话。

“说得对!将来咱儿子自己会站在赛场上,凭本事让世界认识他!才不需要他们品牌帮忙!”

穆爸将手机还给她,问道:“新摊位签好合同了吗?”

“签好了。”

“那你先回去吧!”穆爸还要上班,不能跟穆妈一直聊天。

另一边,赵经理被穆爸挂了电话,脸色凝重。打了个电话给f4品牌的老总。

“喂,老总,我今天联系到穆阳的父母了。他们不愿意让穆阳做我们家的代言人。”

“为什么不愿意?我听说穆阳家境不好,他们应该很缺钱才是。”f4品牌的老总一脸不解。

“他们说穆阳还小,不适合拍广告。这一家人虽然穷,但是志不短。”

f4品牌的老总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竟然他们不愿意接个人广告,那你去找体育总局那边谈合作,让他们帮穆阳签合同。”

穆阳现在是国家队的运动员,他个人不愿意接广告没关系,可以让单位帮他签下合同,反正这个代言人,他们一定要弄到手!

“好的,我明白了。”赵经理颔首。

两人挂了电话。

晚上,穆阳回来后,穆爸穆妈将今天f4品牌想签约代言人的事情告诉了他。穆妈跟黄秀吵架还钱的事情没有告诉穆阳。

穆阳夸赞了他们。

“儿子,那个正正报社是明天发报为你澄清吧?”

穆爸特地问了这件事。

“嗯。廖警官说是明日。”

“好!明天我去买报纸!”

明知道内容,穆爸第二天还是去报刊亭买了报纸。

报刊亭的老板了解了真相后,破口大骂常会报社跟那个陈某。

“真是太过分了!这家报社在没有了解真相之前,就直接登报发表这种内容,这不是在污蔑你儿子吗!”

穆爸点头,告诉他:“所以我们打算起诉这家报社。”

“干得漂亮!我支持你们!”报刊亭的老板打算以后不再拿常会报社的报纸售卖。

正正报社还特地给了穆阳头版,为穆阳澄清公交车打人一事,并且告诉众人穆阳打算起诉常会报社。

其他家报社羡慕正正报社能够得到这份内容。穆家要撕常会报社,这件事让各家报社很开心。各家编辑部都打算转载正正报社地澄清内容,明日的体育板块内容有了!

吴大爷、王教练等人看到正正报社发表的内容,心情爽快。

“主编!不好了,你看看这份报纸!”

马主编面色淡淡,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事这么慌?小王啊,你也快三十岁了,又不是刚入职的新人。什么风浪没见过……”

说话的时候,他伸手接过报纸。这一看,马主编愣住了。

一目十行,快速看完内容,马主编变了脸色。

“快把我们家23号的报纸找出来!”体育板块的内容,马主编一向不在意。

今天看到正正报社登报为穆阳澄清常会报社23号污蔑穆阳的事情,马主编顿时慌了。

对家的报社给了穆阳头版,为他澄清一件事。帮着他怼了常会报社,而且告诉群众,穆阳要起诉常会报社。这件事闹大了!

常会报社会因为此事名声大跌!新闻内容不属实,帮着坏人污蔑一个勇敢正义的少年,如此行为,必定会被读者抛弃!

“他妈的!让体育板块的责编过来!”马主编气得骂出了脏话。

叶责编看完正正报社的新闻,便知道自己完了!当时听完陈某的话,他便觉得不可信,但是无奈采访不了穆阳。叶责编为了引人关注,直接将内容登报。按照他的猜想。穆家人看到这份报纸内容,如果穆阳是冤枉的,肯定会联系他们报社,让他们来澄清这件事。到时候他就可以趁机采访穆阳,了解更多事情。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当初办案的警察联系了正正报社,将真相告诉众人。穆家人这几天一直没有联系常会报社,连私下沟通都不愿意,直接起诉。这是生气极了!

“叶责编,马主编让你过去。”

叶责编白着脸,手指头哆嗦起来。

他慢吞吞地起身,来到了马主编的办公室。

马主编将正正报社的报纸朝他砸去,指着他骂道:“你可真棒!单听一面之词,你就敢污蔑一个运动天才!害得报社现在被人家起诉了!”

叶责编捡起报纸,僵着脸道歉:“主编,我错了。是我错信了那个陈某!我们马上登报道歉,再联系穆家那边,赔偿他们。这件事便会大事化小。”

“人家穆家这几天联系过报社吗?”马主编脸色阴沉。

叶责编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

马主编咬牙骂道:“人家既然一直没有找我们谈这件事,你觉得现在去找他们,他们会接受你的道歉,撤销起诉吗!”

再说了,这件事已经给常会报社造成了极大影响!报社的名声,失去的读者,这些都是无法估量的损失!

“我、我试试……”叶责编心里没底。

马主编冷着脸威胁道:“如果你不能让穆家人撤销起诉,那么造成的所有损失,你来承担!”

“我……”叶责编吓得双腿发软。后悔直接刊登了那份内容!

马主编指着门口,大声吼道:“滚!”

叶责编狼狈离开他的办公室。

联系了昨日发表穆阳家境的报社记者,叶责编得到了黄秀的联系号码。

“喂?哪位?”

“黄女士,您好。我是常会报社的编辑,我姓叶……”

黄秀一听是常会报社的,马上变了脸色,阴阳怪气地骂道:“哟!就是那个污蔑我外甥的常会报社?你们可真行!在报纸上污蔑我外甥是不良少年!真是缺德极了!”

叶责编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当时我是想联系穆阳询问这件事的,奈何他父母不愿意接受采访。所以才……”

黄秀怒骂道:“没采访到我外甥,你也不能直接发表这份内容啊!你这样就是污蔑!臭不要脸!”

“万分抱歉!我知错了,会登报道歉的。您能不能给个地址,让我去找穆阳的父母,我想亲口向他们道歉。”

黄秀犹豫起来。昨天她跟穆妈刚刚吵架,穆妈不许她再插手穆阳的事情。

“我问问他们的意思!”

说完,黄秀挂了电话。

“谢……”

“嘟——”

叶责编松了口气。只要能联系到穆家人,就能跟他们道歉,然后让他们撤销起诉。

黄秀将电话卡拔了,换了另一张卡。以后不再用那个手机号码。

她特地给穆妈打了个电话。

穆妈看到是个陌生号码,担心是品牌商打来的,不太想接。

黄秀没有打通电话,又打了第二次。

穆妈犹豫了一下,接听电话,语气淡淡地问道:“喂,哪位?”

黄秀笑着说道:“是我!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会说话,就别生气了。”

知道是她姐,穆妈回应道:“我已经不生气了。”

黄秀点头,告诉她:“我跟你说一件事。今天有个常会报社的编辑打电话给我,他为23号报纸刊登的体育板块内容道歉,想让我将你们的联系方式告诉他。”

穆妈一听顿时急了,语气不好地问道:“你告诉他了?”

“当然没有!昨天你都说了,不许我管你们家的事。我以后不管了。跟那个编辑挂了电话后,我直接把那张电话卡丢了。换了这个新号码。”黄秀解释道。

穆妈松了口气,跟黄秀聊起昨天的事情。最后她道歉:“昨天我的态度也不对。没有跟你说清楚,为什么不让孩子接广告。”

把话说开后,姐妹俩和好了。

挂了电话,穆妈心情很好,哼起了小曲。

青运会结束,吴教练跟荀教练、许教练各带着队员回到a省。

晚上上完英语课,穆阳开机一看,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他先拨打了荀教练的号码。

荀教练接到电话,很高兴。笑着告诉他:“穆阳啊!我已经回来了。”

“嗯。教练辛苦了。”

荀教练笑呵呵地言道:“明天又可以见到你了!中午直接来射击馆。”

穆阳问道:“吴教练、许教练他们回来了吗?”

青运会昨天结束,不知道这二位有没有带队回来。

一旦他们都回来了,意味着穆阳要轮流到田径队、射击队、射箭队训练。明天星期五,如果吴教练回来了,穆阳中午放学后要田径队学习。

荀教练故作不知:“他们啊?不知道!应该还在c省!”

穆阳回应道:“我打电话问问他们。稍后给你回复。”

荀教练:……

穆阳这孩子,不好骗呐!

荀教练无奈地说道:“好吧!”

挂了电话后,穆阳拨打了吴教练的号码。

吴教练已经睡着了,彩铃的声音惊醒他。

“喂?穆阳啊!”

“吴教练,你回来了吗?”穆阳询问他。

“回来了!今晚刚到!明天星期五,你中午放学后记得到田径队找我!”吴教练交代他。

“我知道了。”

挂电话后,穆阳回了个电话告诉荀教练,明天练田径,不去射击馆。

荀教练有些失望,只能期待星期六见面了。

穆阳跟这两位教练聊完,忘了拨打电话给许教练。

许教练等了等,穆阳一直没有给他回电话,他有些不安。

到了晚上十一点,他忍不住又给穆阳打了个电话。

“许教练,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吗?”穆阳已经回到家,正在看书。

“这不是在等你回电话嘛!穆阳,我回来了,田径队还没有回来,你明天中午可以来射箭馆练习!”

穆阳不好意思地戳破他:“我今晚跟吴教练通话了,他已经回来了,明天中午我要到田径队学习。”

许教练:……

有点尴尬。

他讪笑着说道:“这样啊!我不知道他也回来了。那你周末记得来射箭馆练习!”

“嗯。”穆阳颔首。

挂了电话后,他继续看书。

穆妈跟穆爸下楼跟张叔叔聊天,不敢打扰他学习。

快十二点的时候,夫妻俩上楼。

“儿子,该休息了。别看书了。”穆爸让穆阳休息。

穆阳合起书本,洗澡休息。

次日中午放学,穆阳踩着滑板来到田径队所在的训练馆。

没想到大门口站了很多人。

“欢迎欢迎!”

穆阳被他们的热情惊到了。

吴教练笑着说道:“他们都知道你今天会过来训练,十一点半就在这里等着。吃午饭了吗?”

穆阳颔首。

吴教练关心地问道:“午餐吃了什么?”

“三个肉包。”

“这怎么行!走!我带你去食堂!我们田径队的伙食是最健康最有营养的!你还在长身体!必须要好好吃饭!”

吴教练拉着穆阳去了食堂。

路上,他询问穆阳家平时吃什么菜。听完后,皱着眉头说道:“你日常摄入的蛋白质太少了。必须要多吃蛋白质,补充钙,才能长高!”

“回家后,我会跟父母说的。”穆阳点头。

吴教练又问道:“你爸妈多高?”

穆阳将穆爸跟穆妈的身高告诉他。

“一个一米七二,一个一米六三。好好补充营养,也许你能长到一米七五,一米七八也是有可能的。”吴教练特别关心穆阳的身体素质。

因为穆阳还在成长期,考虑到力量训练可能会压着他的身子,影响他长高,吴教练没有让穆阳做力量训练。而是教穆阳运动技巧,纠正他的跑步姿势。

中午两个小时,穆阳学到了不少东西。吴教练本想送他去学校,被穆阳拒绝了。

目送穆阳潇洒地踩着滑板离开,吴教练特地打了个电话给穆阳的父母,跟他们说了穆阳的饮食问题。

穆妈认真听着,怕自己记不住那么多,特地问隔壁摊位的人借了一支笔,将吴教练说的食物写在手上。

晚上,穆阳上完英语课回来。看到饭菜这么丰盛,就知道吴教练给穆妈打过电话了。

“儿子!多吃点!把这些都吃完了!田径队的吴教练说你正在长身体,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才能快快长高!”

穆妈跟穆爸两人目光慈祥地看着穆阳吃饭。

穆阳吃了两碗米饭,将三盘菜都吃完了。

穆爸跟穆妈这才发现穆阳很能吃!穆妈跟穆爸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彼此的想法。难道平时穆阳都没有吃饱吗?

夫妻俩有些自责,打算以后每餐多做点饭菜。让穆阳餐餐吃饱!

作者有话要说:  李木:啥时候放寒假啊。

周涛:还有一个多月?

齐鸣:从未如此期待寒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