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太子来到现代后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第五十一章你可要小心了

张超跟李安考完试, 开心的跑去找吴大爷。

到了吴家,看到穆爸与穆妈。张超跟李安高兴的与他们问好。

“叔叔阿姨竟然过来了!我还以为是我们到首都找你们呢!”张超笑呵呵的说道。

穆爸跟穆妈笑着摇头,对张超跟李安说道:“我们这次不去b国看比赛了。你们去吧!”

闻言, 张超跟李安诧异。

李安察觉到不对劲, 关心地询问道:“怎么了?”

穆阳参加奥运会啊!多大的事!穆爸跟穆妈竟然不去现场观看比赛。而且还离开了首都,跑回a省。李安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

穆爸跟穆妈还没有出声回答他, 吴大爷从楼上下来, 语气淡淡地问张超跟李安:“考完试了?”

张超点头:“考完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c省找王叔叔?”

李安在观察穆爸跟穆妈的神色。

吴大爷告诉他们:“我身体不好, 这次就不去b国看奥运会了。我联系朋友,让他借飞机送你们去c省吧。到了那边,王总会派人接你们。别乱跑!”

李安询问道:“吴大爷,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以往吴大爷带他们去外地, 都是订机票出发,压根没有带他们坐过私人飞机。

吴大爷瞥了眼李安,坐下来, 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两口, 这才开口回应他:“明年世乒赛, 你们两小子要努力。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们参加奥运会。”

吴大爷突然说这话,让张超跟李安愣住了。两人面色无措,目光担忧地望着吴大爷。

张超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鼻头酸涩,没忍住,声音哽咽地说道:“吴大爷,你身体好着呢, 说这话干什么……”

张超跟李安能够在这条路上走得这么顺,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最大原因是得到了很多善良的人的帮助。是吴大爷将他们介绍给王教练认识,让他们进入省队。

吴大爷这个人虽然傲气,但是真的对他们很好。为他们付出了很多,从来没有计较过回报。

李安眼眶发红,低声说道:“吴大爷,你身体这么好,肯定能长命百岁。”

穆爸跟穆妈愣住了,被吴大爷的话搞懵。

吴大爷对他们说道:“行了!别哭丧着脸!我还没死呢!这次过去,好好看比赛。回来后,好好训练。明年世乒赛加油!”“

转头,吴大爷对穆爸说:“小穆,你去做饭。”

穆爸连忙点头。

吴大爷目光回到张超跟李安身上,告诉他们:“吃了饭,我让司机送你们离开。”

张超跟李安点头,两人心情低落。

吴大爷打开了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新闻。

李安调整好情绪后,开口询问穆妈:“阿姨,你们为什么不去现场观看穆阳比赛?”

吴大爷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调整好情绪,语重心长的对李安言道:“尤其是你,李安,希望你明年能够进入国家队。”

原本调整好情绪的李安,听到这话,心里又难过起来。

他呼了口气,面色认真地回应吴大爷:“我知道了。明年公开赛我会好好打,争取参加世乒赛。”

张超看了眼李安,没有说话。

其实以李安现在的实力,能够进入二队。可是今年公开赛,李安竟然放弃了,没有去参加。张超一直很好奇原因,李安却不告诉他。

吴大爷不单关心了张超跟李安的乒乓球水平,还是询问起了他们在学校里的学习情况。

得知李安想跳级参加高考,吴大爷夸赞他:“有穆阳这个榜样在,你们能够向他学习,这样很好。”

转头,吴大爷瞥了眼张超,对他说道:“你呢?”

张超面色讪讪,小声地说道:“我最近都在用功学习!可努力了!”

吴大爷对着空气,指着张超言道:“你小子再不好好努力,就追不上穆阳跟李安了。”

“我知道……”张超挠头,一脸不好意思。

穆爸做好菜,让他们过来吃饭。

饭桌上,李安想开口询问穆爸跟穆妈,吴大爷一个眼神瞟过去,告诉他:“饭桌上多吃饭,少说话。”

李安:……

吃晚饭,孙司机笑眯眯的将李安跟张超送走。

“张超,你觉不觉很奇怪?”李安问张超。

张超目光疑惑地看着他:“奇怪什么?”

“穆叔叔跟穆阿姨啊!他们为什么不去现场看穆阳比赛?”李安说道。

张超点头:“的确奇怪。”

“我还是打个电话问他们吧!”李安拿出手机,给穆爸打了个电话。

穆爸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吴大爷看到是李安打来的,没有理会。

他对穆爸跟穆妈说道:“这两个孩子还小,不适合知道这些事情。”

穆爸跟穆妈点头。

“怎么样?”张超问李安。

李安摇头:“打了几个电话,穆叔叔都没有接。”

张超转头望向孙司机,笑着问道:“孙司机啊!你知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孙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回应道:“我就是一个司机,哪知道这么多事?”

张超:……

他转头看向李安:“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李安这个人就爱多想。张超觉得可能是他大惊小怪了。

李安摇头:“不,我觉得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他们不愿意告诉我们。”

吴大爷今天一直在打岔话题,不让他追问穆爸跟穆妈为什么不去现场观看奥运会。

张超不以为意:“肯定是你多虑了!你这人就爱胡思乱想!对了,今年为什么你不去参加公开赛?”

张超就是去年打公开赛,进入了国家队。去年李安公开赛输得很惨,心态就开始崩了。今年过完春节后,李安信心满满,到处找高手挑战。张超还以为他会通过公开赛进入国家队,没想到李安却不去参加这一次公开赛。

李安摇头,没有回答张超。

张超无语地说道:“我有时候真是看不懂你这个人在想些什么。”

拿出mp4,张超戴上耳机开始听歌,没有再理会李安。

李安拿出了学习机,也戴上耳机。

孙司机瞥了眼他们,笑着说道:“好兄弟吵什么架?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张超听到他的话,拿下一只耳机,阴阳怪气地说道:“你把别人当成好兄弟,对方可没有把你当成好兄弟。”

李安摘下两只耳机,对张超言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参加今年的公开赛吗?好!我告诉你!哪怕我参加了公开赛,现在能够进入国家队,这几年内我也无法超越何明他们。倒不如将时间放在学习方面!”

若是未来五年,李安还是无法进入世界前二十强。那么他会放弃比赛。

一直以来,无论是吴大爷,还是王教练,亦或是李安的父母,都希望他能够靠乒乓球比赛为国争光。

去年公开赛输了之后,李安开始怀疑人生。如果他不能进入国家队,总是这样输下去,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将来还能做什么事情?

去了西西县之后,他才明白一件事,不止有乒乓球比赛能为国争光。无论是当一名乡村教师,还是做扶贫工作,亦或是成为科学家。这些都是对国家有意义的事情。

穆阳有句话说得对,国乒队人才济济,最不缺的就是冠军。所以李安想开了,不再将比赛看得这么重要。乒乓球他会继续打,却不是为了比赛而打,而是因为他热爱乒乓球!

张超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不敢置信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放弃?”

李安解释道:“我并没有放弃乒乓球,我只是想好好学习。如果国家需要我参赛,我会出场。如果轮不到我,我就在其他方面为国家的发展做贡献。”

张超眨了眨眼睛,无法理解李安的想法。

他低声说道:“可是我们打乒乓球,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站在世界赛场上为国争光啊。”

李安摇头:“不,我们初心是喜欢打乒乓球。那时候我们哪有这么多想法,只觉得乒乓球好玩,喜欢这项运动。”

是穆阳跟体育老师,然后到吴大爷,再到王教练。这些人领着他们一步步走向这条道路。

张超震惊到说不出话。

孙司机没想到他们吵得这么厉害,讪笑着开口劝道:“好朋友吵什么架呀!有什么事不能好好沟通。”

李安没有看孙司机,低声对张超说道:“我想等考上了大学之后,再参加公开赛。留在首都上学,到国家队训练也很方便。”

张超沉默。

许久,他出声言道:“看到你到处找人挑战,你的实力变强了,我为你感到高兴。我以为你可以进入国家队了,到时候我们又能在一起训练。可是我没想到,你的心态变化这么大。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若是将来放弃了比赛之后,我能做什么。”

李安安静听着。

张超笑了笑,轻声说道:“也许会成为一名教练,也许会像孟老师一样,到乡村发展体育教育吧!”

说着,张超抬头,目光深邃地凝视着李安,对他言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这么多想法,想不到这么多事情。现在的我,只想参加世乒赛,世界杯赛,循环赛,在这些比赛中拿到一个好名次,然后参加奥运会。至于之后,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这一刻,张超感觉到了孤独。

穆阳,他追赶不上。原以为能跟李安相互追逐到老,可是,李安要选择其他道路。张超心里很难过。

李安伸出手,揽着他的肩头,告诉他:“我心里有个目标。五年内进入世界前二十强。”若是做不到,他才会放弃比赛。

闻言,张超心情好了一些。

他给了李安一拳,笑着骂道:“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参加比赛了!”

李安笑着摇头:“怎么会呢!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嘛!我只是觉得,现在国家也没有到非用我上不可的地步。倒不如先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像你这样两头跑多累啊!”

张超留在a省学习,只有放假才有时间跑去首都训练,这样不专心训练,进步的速度太慢了。

张超松了口气,对李安说道:“既然你想在五年内进入世界二十强,那我也定个目标吧!我要在五年内,拿到大满贯!”

李安笑容灿烂,朝他伸出手:“那就一起努力吧!”

张超抬起手,与他握住。

孙司机笑呵呵地言道:“这样才对!你们是好兄弟,要好好沟通,吵架有什么意思呢?只有沟通才能解决问题。”

几人说话间,来到了机场。孙司机停好车后,带张超跟李安进入机场。目送他们上了飞机,他才离开。

吴大爷看到孙司机回来了,询问他:“他们上飞机了?”

孙司机点头,告诉吴大爷:“路上他们吵了一架,但是又和好了。”

闻言,吴大爷诧异,询问情况:“怎么回事?”

孙司机将张超跟李安争吵的内容告诉吴大爷。

听完之后,吴大爷笑着摇头,缓缓言道:“李安这孩子就是想得太多。还是张超的想法简单。五年内拿到大满贯,这小子有志气!”

开幕式前一周,希拉里里尔与队友们入住奥运村。

来到奥运村,他马上去找穆阳。

穆阳与高义他们在房间里休息,李木在外面打地铺,听到门铃声。

李木顿时醒了。

他拍了自己一下,站起来去开门。

希拉里里尔愣了一下,用英文询问道:“请问穆阳住在这里吗?”

李木只听懂了穆阳的名字,对他点头,用中文回应道:“穆阳休息了。你找他有什么事?”

希拉里里尔听不懂李木的话,挠了挠头,用英文说道:“我想见穆阳。”

李木皱了皱眉头,叫了个懂英文的队员起来,让他翻译。

得知穆阳已经休息了,希拉里里尔不好意思再打扰他们,只好说道:“那我明天再来找穆阳。打扰了,抱歉。”

说完,希拉里里尔转身离开。

李木关上门,继续休息。

次日,希拉里里尔一大早就跑来找穆阳。

穆阳正在吃饭,听到门铃声,放下饭碗走去开门。

见到穆阳,希拉里里尔特别喜悦。

“穆阳!我好想你!”

希拉里里尔直接走进来,张开双手抱住了穆阳。

看到对方搂住了穆阳的腰,高义的眼角微微抽搐。

这姿势怎么看着那么怪异。

高义马上放下碗筷,跑去将希拉里里尔拉开。

希拉里里尔看了眼高义,用英文说道:“我记得你。”

军运会比赛时,高义跟钱放一直陪伴着穆阳。

高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转头看向穆阳。

穆阳笑着言道:“他说记得你。”

高义觉得莫名其妙,面上笑呵呵地说道:“你好!”

希拉里里尔与高义握手。开心的对穆阳说道:“我看到密罗葜发布的动态,你跟他比了桌球!还赢了他!你真棒!”

李木端着饭碗走过来,告诉希拉里里尔:“一起吃饭吧?”

希拉里里尔看向李木,笑着与他打招呼:“嗨!”

穆阳用英文对希拉里里尔说道:“一起吃早饭吧?”

希拉里里尔看了眼香喷喷的饭菜,红着脸点头:“好!”

高义挑眉,低声对李木说道:“教练,这人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我们让他吃,他也敢吃。”

李木回应道:“我们也在吃,他当然不怕了。”

“好吧……”高义点头。

希拉里里尔一直在夸赞中餐好吃,吃了四大碗饭。

高义要去打饭的时候,发现没米饭了。

“练长跑的运动员都这么能吃吗?”高义低声问李木。

穆阳也挺能吃的,平时一顿至少要吃七八碗米饭。馒头一次能吃十几个!

李木回应道:“你管人家能不能吃。”

高义:……

他又说道:“这小子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谁能抵挡得住中餐的诱惑呢。”李木摇头,将空碗递给高义:“好好洗碗。”

高义:……

“今天是轮到我洗碗吗?”

“难道不是吗?”李木反问他。

“我怎么记得是轮到穆阳洗碗?”高义小声地说道。

李木斜了他一眼:“你记错了。”

高义:……

明明就是轮到穆阳洗碗啊!

将所有菜吃完后,穆阳开始收拾碗筷。

见状,希拉里里尔好奇地问道:“你要洗碗吗?”

穆阳点头:“嗯。今天轮到我洗碗。”

希拉里里尔告诉穆阳:“听说这里可以请保姆。”

“没这个必要。”说话间,穆阳将碗端去洗碗池。

看到穆阳要洗碗,李木笑着对穆阳说道:“高义说帮你洗碗。穆阳,你跟这位朋友出去逛逛吧!叫上钱放、王川、何明!”

高义:……

偏心!

穆阳看了眼高义,摇头说道:“我自己洗吧。”

高义赶紧走过去,笑着拦住他:“我来吧!我这人就喜欢洗碗!”

“谢谢。”穆阳带着希拉里里尔离开。

何明厚着脸皮跑去射击队蹭吃,射击队这边是周涛掌厨,周涛的厨艺真是棒!

听到门铃声,何明第一个跑去开门。

“哎哟!是穆阳呀!咦?这位不是那个谁吗!”究竟叫什么名,何明也想不起来了。

穆阳告诉他:“希拉里里尔。”

何明点头,朝希拉里里尔伸出手。

希拉里里尔笑着与他握手。

本来今天轮到王川洗碗的,看到穆阳来了,他立马跳起来说道:“我出去一下!”

周涛:……

认命的撸起衣袖,准备洗碗。

王川出去后,就把门关起来了。

他笑着用英文对希拉里里尔说道:“我记得你!”

希拉里里尔与王川握手:“你好!”

穆阳又去找了钱放。几人下楼,在奥运村里闲逛。

路过网球场的时候,有羽毛球朝穆阳这边飞过来。

“小心!”希拉里里尔正准备拉开穆阳。

穆阳直接歪头,避开了网球。

打网球的人正是切切斯。

看清楚人后,钱放、何明、王川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切切斯没打算走过来,而是朝穆阳招手,大声喊道:“把网球拿给我。”

“真是晦气!这奥运村也不小,怎么就碰到了这玩儿意。”何明低声骂道。

王川对穆阳言道:“别搭理他,我们走吧。”

穆阳颔首。

几人正准备离开。

切切斯的队友跑过来,对他们说道:“切切斯想邀请穆阳玩一场网球。”

希拉里里尔诧异,询问穆阳:“你会玩网球吗?”

何明低声劝道:“穆阳,别理会这人!”

穆阳却没有听劝。

“有兴趣试试。”

钱放跟王川皱起了眉头。

“穆阳!”王川低声叫他。

钱放却问道:“穆阳,你会玩网球?”

“没试过,想尝试。”说话的时候,穆阳捡起网球,朝切切斯那边走去。

何明面色担忧,询问王川跟钱放:“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你们会玩网球吗?”王川问他们。

钱放跟何明摇头。

穆阳走到了切切斯的面前,希拉里里尔陪在穆阳的身边,笑着对切切斯说道:“你好!”

切切斯伸手与希拉里里尔握手。“你好!”

转头,他挑眉问穆阳:“要不要比试一场?”

穆阳点头:“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网球,比赛规则不是很清楚。”

切切斯告诉穆阳:“没什么比赛规则,随意玩。如果任何一方接不到球就算输。五局三胜。”

“我明白了。让我自己练习一会儿。”穆阳回应道。

切切斯将球拍递给穆阳。叫他的队友们将场地让出来给穆阳练习。

希拉里里尔惊讶地问穆阳:“你是第一次玩网球?”

“嗯。”穆阳单手握拍。

希拉里里尔对他说道:“我以前在学校玩过网球,我教你怎么握拍发球。”

“谢谢。”

穆阳认真学习。

王川他们一脸阴沉地站在一旁看切切斯。切切斯目光不屑地看着穆阳,没有在意王川他们。

穆阳练了一会儿,有感觉了。对希拉里里尔说道:“非常感谢你教我,如果我赢了,请你吃饭。”

希拉里里尔红着脸回应道:“好啊!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赢!”

穆阳朝切切斯招手。

切切斯笑着走到球场上。

穆阳将球递给他,指着对面,让切切斯过去。

切切斯做好准备,对穆阳笑了一下,喊道:“你可要小心了!”

说着,他开始发球。

球朝穆阳打来。穆阳移动身子,挥起球拍,狠狠将球打出去。

谁都没想到,穆阳第一次接球,回了一个旋风球给对方。

这一球力道很大,拐了个弯,直接打伤了切切斯的右脸。

如同被人打了狠狠一耳光,甚至这网球的威力比打耳光要重,直接打伤了切切斯的脸。仿佛被蹭掉了一块皮,右脸火辣辣的疼。切切斯手捂着受伤的脸,目光阴鸷地望着穆阳。

王川等人惊呆了。反应过来他们激动的鼓掌。大声喊道:“好!”

“穆阳真棒!”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

作者有话要说:  何明:打死这个龟孙!

王川:弄死他!

钱放:把他打成猪头!

感谢在2021-09-04 23:00:00~2021-09-05 23: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未枫 100瓶;菲菲 50瓶;谢氏风流 10瓶;向左不向右 5瓶;奶油蛋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