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太子来到现代后 > 第83章 第 83 章

第83章 第 83 章


第八十三章别放弃自己

对于忙碌的人而言, 光阴似箭。

这三年,穆阳参与制造太空战斗机。新型飞行器的思路是穆阳提出来的,航空与航天兼并, 无人驾驶。比m国研制的x太空战斗机更强大。

天气越来越热, 穆阳请了长假, 进行闭关训练, 备战奥运。

将手头工作交给助理,穆阳换好衣服, 离开基地。

穆爸跟穆妈一大早就来了。

“是儿子!他出来了!”穆妈将近没见到穆阳。看到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出现,顿时眼红。

穆爸立马按了按喇叭, 探头出来, 高兴地喊道:“儿子!”

穆阳朝他们挥手,加快脚步。

穆妈没忍住, 打开车门下车。

“儿子!”

穆妈哭着叫穆阳。

穆阳摘下了口罩, 笑着朝她张开双手, 拥抱了一下。

“妈, 好久不见, 你们过得好吗?”

说话的时候,穆阳目光认真的打量着穆妈。

穆爸看到他们母子两拥抱在一起,赶紧下车。

凑过去, 一家三口深情拥抱。

穆爸笑得很开心,用力的拍了拍穆阳的肩头,告诉他:“我们过得挺好的!小朝、小川、小安他们经常来家里看我们。”

穆阳拿出纸巾, 帮穆妈擦眼泪。

穆妈哪好意思让儿子帮她擦眼泪,接过纸巾,自己低头拭泪。

围着穆阳转了一圈,穆爸满意的说道:“不错!像个男人了!”

二十岁的穆阳, 骨架已经变了。

穆阳笑了笑,拉着他们上车。

穆爸坐在前面开车,穆妈跟穆阳坐在后面,穆妈红着眼睛,目光温柔地注视着穆阳。关怀地问道:“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自从进入基地后,穆阳与外界的联系就断了。去年各项目锦标赛、青运会、包括军运会,穆阳都没有参加。

体育局联系不到穆阳,多次派人去研究院找人。奈何研究院就是不肯放人。气死李木他们了。

奥运组委会不定期飞检,每次都找不到穆阳,这人就像消失了一样。他们不得不怀疑,穆阳是不是出事了。

“一切都好。就是挂念亲人朋友。”

穆阳的话,让穆妈又流泪了。

“我们也很想你……”

穆爸笑呵呵地说道:“今天团圆日,你就别哭哭啼啼的了!可惜小川他们都在闭关训练,要不然我一定把他们请到家里来!”

穆阳问道:“这一年,张超他们怎么样?”

穆爸一边开车,一边笑着将他们的情况告诉穆阳。

去年世乒赛,张超拿了冠军。何明蝉联失败,得了亚军,心情消沉。在世界杯中,张超男单夺冠,他又失去了冠军。何明更是难受。这种难受,不是因为嫉妒别人比自己强,而是怀疑自己的水平是不是已经达到巅峰。他的巅峰时期,却不如张超的上升期。这才是何明难受的主要原因。

李安考上了国防科技学校,选择的专业与穆阳一样。单打他的水平比不上宋添安张超等人,入了国家队一年后,听从指导的话,开始练双打。现在他的双打成绩不错,去年世乒赛团赛中拿了金牌。这是他拿到的第一块世界比赛奖牌。世界杯团赛中拿了银牌。

王川十分优秀,去年的锦标赛中,不单拿下10米气手|枪冠军、10米气步|枪冠军、25米手|枪冠军、50米□□冠军、还有飞碟项目冠军……

钱放去年锦标赛前出了车祸,右手神经严重受伤,退役了。

穆阳不去参加田径锦标赛与军运会,密罗葜又再次拿到了冠军。没有在赛场上看到穆阳,密罗葜心情失落,写了一封信拜托希拉里里尔转交给穆阳。

希拉里里尔在世界田径锦标赛中拿下了五千米长跑冠军。拿到了不少奖金,还接了好几个代言,赚了不少钱。现在在国内有房有车,还娶了个本地媳妇。

没有穆阳参赛,高义去年拿下了锦标赛跳高冠军与军运会跳高冠军。过完年后,结婚了。

因为穆阳不在,长期见不到他,白龙会闹情绪不配合训练。穆爸跟穆妈经常去看它。有穆爸跟穆妈看着,白龙很乖。它现在已经是一匹优秀的赛马了。

f4品牌每年都会跟穆阳续约。这一年,穆阳仿佛消失了一般,毫无消息。f4品牌十分不满。可是又不敢解约。

随着网络媒体迅速发展,许多传统媒体对于节目的要求越高。前两年,体育老师创作的节目《我在乡村教体育》收视率越来越低,与首都电视台解约了。

体育老师干脆在网上搞起了《我在乡村教体育》的直播,虽然没什么关注,却坚持传播。

穆阳没想到这一年发生了这么多事,心情复杂。

听完他们的情况后,穆阳拿出了一年未使用的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这几年,智能手机发展迅速。穆阳还用着几年前王哲送给他的手机,虽然屏幕因为打乒乓球裂了,但是穆阳一直没有换手机。

手机开机后,仿佛僵住了,半天没反应。

倏地,亮着的屏幕变黑了。

穆阳诧异,又按了一下开机键,毫无反应。

见状,穆妈问道:“手机出问题了?”

穆阳微蹙眉头。试了几次,手机的确没反应。

拿出自己的手机,穆妈递给穆阳。

“我这手机里存了很多电话号码,都是你认识的人。想打给谁就打吧!”

“谢谢妈。”

“都是一家人客气啥!”穆爸又说道:“既然手机坏了,那咱们现在给你买部新手机?”

穆妈接话:“行啊!待会儿给儿子买一部好手机!要最新款的!现在的手机,功能特别多!”

穆阳在通讯录里翻找了一会儿,没找到钱放的手机号码,把手机还给穆妈。

“怎么了?你想打电话给谁?”穆妈诧异。

“张超他们都在闭关训练,我联系不到他们。等回去后,我亲自去找他们。”

“也行!”穆妈点头。

四天后,终于回到首都。

穆爸跟穆妈本来想给穆阳买最贵的m国水果牌手机,穆阳却选择了一款国产智能手机。

登入上天天账号,穆阳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这一年,很多人给他发了消息。

穆阳花了一个小时才把所有消息看完。

看到穆阳的头像亮了,赵千佳睁大眼睛。浑身突然发抖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颤抖着手,发了一条消息给穆阳。

‘穆阳?’

穆阳收到消息,回复了两个字。

‘是我。’

赵千佳哭了起来,她找出通讯录,拨打穆阳的手机号码。

穆阳正准备上楼,对穆爸跟穆妈说了一声:“爸妈,你们先上去。我接个电话。”

穆爸跟穆妈点头。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哭声,穆阳诧异。

“你怎么了?”他说话的声音很轻。

赵千佳哭着说道:“你还好吗?”

穆阳觉得奇怪,回答道:“抱歉,我这一年挺忙的。你找我有事吗?”

“知道、知道你没事、我就、我就放心了……”赵千佳松了口气。

穆阳询问道:“这一年你过得如何?”

赵千佳擦着泪水,哽咽地回应穆阳:“我、我在上学。”

“嗯。你找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穆阳继续问她。

“我……”赵千佳心里忐忑不安。

“如果遇到困难,可以告诉我。”

听到这话,赵千佳绷不住,呜咽哭泣起来。

“呜呜呜……穆阳、我好害怕……”

赵千佳去年收到了赵树成打来的国外电话。不知道赵树成是怎么知道当初她跟穆阳在马术场见面的事情,通过试探与审问,认定是穆阳怂恿赵千佳举报鑫耀娱乐公司。

赵树成在电话里放狠话,一定会让穆阳付出代价。赵千佳特别恐慌。她不敢去找穆阳,只能发消息提醒他要小心。穆阳长期没有回复她的消息,让赵千佳一度惶恐他出事了。跑到穆家来找他,才知道穆阳去远方工作了,很长时间都不会回家。

今天看到穆阳的头像亮了,赵千佳心里再次不安。她想提醒穆阳要小心。

“深呼吸,控制情绪。你很勇敢,别害怕。”

穆阳说话轻而缓。

赵千佳听了他的话,深呼吸了换气好几下,情绪有所控制。

她咽了咽气,告诉穆阳:“你要小心,我爸给我打电话了。他想要报复你。”

穆阳没有在意,淡笑着言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将这件事告诉我。”

赵千佳吸了吸鼻子。穆阳并没有说话。

沉默了两分钟,她忍不住说道:“对不起,我应该把这件事告诉警察了。但是、但是我没有联系警方……”

“这是你的选择。”穆阳并没有责怪她。

赵千佳突然问道:“你回首都了吗?”

“嗯。准备闭关训练。”穆阳望着楼下的绿化。

“闭关训练?你、你要参加奥运会?”赵千佳声音在发颤。

这一届奥运会,在m国举办。而她姐就是在m国!赵树成逃出国后,肯定也是去了m国!

听出赵千佳的语气很畏惧,穆阳问道:“你想说什么?”

“别去m国!我爸肯定在那边!”赵千佳心里惶恐。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穆阳这一年已经错过了很多比赛,奥运会他必须要上。体育局这次用特别强硬的态度找研究院要人,研究院才答应放穆阳出来参加比赛。

“我求你了!别去m国!我爸不是好人!他真的会杀了你的!”赵千佳说这话的时候,浑身发寒,眼中满是恐惧的神色。

到了国外,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听到脚步声,穆阳回应看了眼走上楼的人。

赵千佳激动地说道:“我姐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他们要对付你很简单。你一定不能去m国!”

“我明白。”穆阳知道赵千佳的担忧,但是他不能退缩。他代表国家出战奥运,不能因为私人恩怨就当一个逃兵。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待赵千佳的情绪好一些后,穆阳才挂断电话。

上楼打开家门,穆妈跟穆爸在厨房忙做菜。穆阳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体育频道看比赛。

吃了饭后,穆阳先跑去马术场见了白龙。白龙见到穆阳,十分热情。

黄教练笑着给穆阳讲白龙这一年的情况。

在马术场待了两个小时,穆阳坐车前往乒乓球羽毛球训练基地。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了。

张超、何明、李安他们吃了晚餐后,继续训练。

穆阳知道他们在训练,没有进去打扰。

十点的时候,张超他们结束一天的训练,准备回公寓楼洗澡休息。

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背对着他们,留着长发。

正在跟张超聊天的李安怔了一下,停下脚步。

张超走了两步,见李安一脸呆愣,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李安指着前面那个人,激动的叫道:“穆阳!”

张超睁大眼睛,快速望向公寓楼。

穆阳就站在楼下,听到声音,回头看向他们。

看清楚那张脸,张超骂了一句粗话,冲穆阳跑去。

“靠!穆阳!你回来了!”

李安反应过来,心情欢喜的奔过去。

张超心情激动的抱住穆阳,抱得很用力。

李安过来后,将他们两人一起抱住,三人紧紧拥抱。

“听说你们这一年进步特别大,真好。”穆阳眉眼笑意温煦如春光。

李安已经放开了他们,拍着张超的肩头告诉穆阳:“张超拿了世乒赛单打冠军!还有世界杯单打冠军!如果这次能拿到奥运会单打冠军,就是大满贯了!”

张超放开穆阳,笑得特别开心,眼中泛着泪光。指着李安说道:“李安也不错。锦标赛中团赛拿到了第一块金牌!世界杯团赛中拿了银牌!”

“你们很棒。”穆阳毫不吝啬的夸赞他们,询问道:“何明呢?”

提起何明,张超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

李安低声说道:“何明状态不太好。”

“他现在不跟你们一起训练?”穆阳在这里等了很久,没有看到何明出现。

“何明现在每天训练到晚上十一点。”张超回答穆阳。

穆阳点头,也不跟他们上楼,三人蹲在楼下聊天。

对于基地的事情,穆阳只字不提。一直在了解其他人的事情。

何明训练到十一点,一边擦汗,一边走回公寓楼。

还没走近,便听到张超跟李安嘻嘻哈哈的声音。笑得特别开心。

他脚步一顿,继续往前走。打算待会儿跟张超与李安点个头便上楼休息。

走近了,看到三个人蹲在那边。张超跟李安挡住了穆阳,何明没有看清楚。

“钱放退役之后,投资开了几家奶茶店。现在过得还不错!”

“挺好的。”穆阳颔首。

听到这个声音,何明怔了一下。

有所察觉,穆阳抬头看向张超跟李安身后。

何明愕然,不敢置信地望着穆阳。

“穆阳?”

穆阳笑着站起来。朝何明走去。

“好久不见。”

何明突然鼻头酸涩,扑过去抱住穆阳。

天知道这半年他多难受,多么彷徨,一直想找穆阳聊天。可是却联系不到人。

这一刻的何明,什么都不管了,释放压抑在心底的糟糕情绪。紧紧抱着穆阳哭泣。

张超跟李安已经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默默上楼。

穆阳任由何明抱着他,不知道哭了多久。

何明心情好了一些,笑着放开穆阳。

穆阳递给他纸巾。

何明破涕为笑,擦着泪水说道:“你回来参加奥运会?”

“嗯。先上楼?”穆阳指了指楼上。

何明一看,张超跟李安不知何时离开了。他带着穆阳上楼。

打开自己的房门,何明开了灯,请穆阳进屋。

两人坐在沙发上,何明双手握在一起,明明有很多话想对穆阳说,可是真的见了面,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穆阳,我……”

“我都知道。”穆阳伸出手,轻拍了一下何明的肩头。

何明哂笑一下,神色黯然。低头说道:“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四年前,我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要蝉联两圈大满贯。可是这一年我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表现太糟糕,还是对手太强。总之,我没有保住冠军……”

说话的时候,何明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吗?”穆阳问他。

何明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着穆阳。

回想了第一次与穆阳见面的场景,当时张超跟李安将穆阳带来乒乓球馆。看到穆阳与王教练比赛,何明觉得这个弟弟好牛逼。如果加入乒乓球队,将来肯定是世界冠军。他那时候很佩服穆阳,觉得穆阳将来一定会在赛场上绽放光彩。成为万众瞩目的冠军。所以,提前要了穆阳的签名,认他为偶像。

回忆起过去,何明露出笑意,笑容自然。

他缓缓言道:“当时我就看出你将来一定是个冠军。所以机智的要了你的签名。”

“当初送你的签名,还留着吗?”

何明点头:“当然留着!就在家里!”

穆阳送他的东西,他一直都收藏着。

穆阳又说道:“还记得我当初写了什么吗?”

何明微微一怔。

当时,穆阳除了给他签名之外,还给他写了一段话。

想起那段话,何明发起呆来。

好好学习,好好运动,好好睡觉。除了乒乓球,世间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眨了眨眼睛,何明喉结蠕动了几下。

他张了张嘴,目光复杂地凝视着穆阳。

“你当时为什么会给我写那段话?”

难道穆阳早就料到他以后会失败吗?

穆阳拍了拍他的肩头,徐徐言道:“竞技比赛,本来就有赢有输。没有谁可以一直赢。”

何明下意识反驳道:“你就一直赢!”

脱口而出后,何明就后悔了。穆阳说的话是对的,竞技比赛,的确是有输就有赢,没有谁能一直成功。像穆阳这样从出道至今,从未失败过的运动员是少数中的少数。

“我也失败过。”穆阳回答他。

何明不相信,觉得穆阳在开玩笑。

从认识至今,穆阳何时失败过?

穆阳望着电视机,思绪飘远,轻声言道:“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体育了。当时并不知道那叫体育。跑步的时候,不知道摔过多次跤。练跳高,摔得更惨。为了拉开那张弓,每天我都要提水练臂力。寒冬酷暑,一日不懈。”

因为自小就知道,自己将来要承担一国重任,穆阳的童年很辛苦。不是在学习,就是在练武。幼小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受这些苦。后来出宫,看到百姓过得那么苦。比起他们承受的苦难,自己在训练中受到的苦,根本不算什么。穆阳想保护百姓。要保护百姓,他这个储君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将来才能护住百姓。

何明惊讶,不知为何,此刻他觉得穆阳有些陌生,明明就坐在他的身边,却觉得这个人离自己好遥远。

“你当时为什么要练这些?”那个时候,穆阳根本不知道体育是什么吧?更不知道体育竞技能为国争光。是什么目的,使得他如此努力的练这些?

穆阳笑了,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眸,有着似水柔情。

“因为我想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只有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以后才有能力保护别人,为社会尽一份责任。”

何明张嘴,神色吃惊。

为什么穆阳那么小,就有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何明回想自己年幼的时候,天天只想着玩,连学习都不愿意。要不是因为喜欢乒乓球,而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比同龄人强,也不会一步步走上这条道路。

“穆阳……”何明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没有人能一直成功。你们只是没有见过我失败的时候。失败了一次,没关系。失败了两次,也没关系。一直失败,也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别放弃自己。李安曾经很迷茫,有想过放弃比赛,放弃竞技这条路。但是你看他现在是不是很好?他可以,你也可以。”穆阳笑了笑,转头看何明。

刚才还觉得陌生的人,一下子又回到了熟悉的感觉。何明呼了口气,对穆阳说道:“我明白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何明突然叹气,低声说道:“是我对冠军太执着了。荣誉让我迷失方向。”

“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国家荣誉而战。争第一,有什么错?哪怕争不到第一,只要尽全力,在赛场上做最好的自己,干干净净比赛,不给国家丢人,国家是不会责怪我们的。”

这话如同一束光,驱散了黑暗,迷失的何明,突然有了方向。

看到何明的眼睛渐渐明亮,不再是黯淡无光。穆阳笑着说道:“当初写给你那句话,是鼓励你不到万念俱灰,别放弃乒乓球。”

何明倏地笑了,泪水潸然落下,却笑得特别开心。

“我明白了!我知道了!”

这一晚,何明睡不着,一直在跟穆阳聊天。

两人聊到凌晨五点,何明让穆阳留在他屋里休息,洗了个澡直接去训练。

穆阳给张超跟李安分别发了个消息,离开了这里。订了回a省的机票,穆阳分别给李木、齐鸣、周涛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他要回a省闭关训练。

得知研究院那边放人了,李木等人松了口气。赶紧给a省那边打电话,让吴教练他们做好安排。

吴教练等人刚把穆阳接到田径训练基地,立马有人跑来对穆阳进行飞检。

等人走后,许教练低声骂道:“穆阳前脚刚过来,后脚这些人就追过来飞检。肯定盯着穆阳!”

荀教练颔首。好在这一年穆阳消失得很彻底,各方都不知道穆阳的行踪。检测组的人多次威胁他们,让穆阳出来做检测,否则就是故意躲避飞检,日后会取消穆阳的奥运会参赛资格。体育局那边,直接摊手,让他们自己去找穆阳,反正他们是找不到人。如果检测组的人能够找到人,体育局反而会给他们一笔感谢费。

检测组的人长期蹲点在穆家与各个训练基地,蹲了半年,一直没看到穆阳的身影。他们这才怀疑,穆阳可能是出事了!否则,像穆阳这样的世界冠军,怎么会不参加锦标赛跟军运会?

今日对乒乓球队飞检,听到有人谈论穆阳,检测组的人才知道穆阳出现了。问清楚穆阳的行踪,马上追过来,对他进行检测。

吴教练不以为意:“我们练我们的!别被他们影响!时间不多了,今天就开始训练吧!”

说着,吴教练转头看向穆阳。

穆阳已经做好了热身活动。

这一年,虽然穆阳在实验基地,与外面隔绝。但是周涛跟齐鸣,为了让穆阳坚持训练,特地搞了训练设备送到实验基地那边,让穆阳记得常训练。

李木也不甘示弱,搞了个海绵包等体育用品送到实验基地,让穆阳坚持练田径。

因为长期保持训练,穆阳的水平并没有退步。

经过测试,吴教练、荀教练、许教练对穆阳的成绩很满意。哪怕不训练,直接上赛场,以穆阳的水平,肯定能拿下冠军。

高义跟希拉里里尔从李木口中知道穆阳要参加奥运会,两人十分兴奋。

“真是太好了!”希拉里里尔现在中文说的不错。他不知道穆阳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现在知道穆阳回来了,特别开心。

高义很高兴,询问李木穆阳什么时候过来训练。

李木语气淡淡地告诉他们:“穆阳在a省那边训练,出征前两日会过来跟我们集合。”

高义跟希拉里里尔愣了一下。

李木又说道:“a省那边对穆阳测试了。他的实力丝毫不减,你们要加油!”

希拉里里尔与高于互视一眼,两人面色认真地点头。

虽然穆阳不跟他们一起训练,但是两人充满了奋斗的狠劲。尤其是希拉里里尔,他这两年开始练短跑,长期练短跑后,对他的长跑匀速提高很大。现在他的成绩,距离穆阳的最佳成绩只差15秒。

高义这几年的进步也很大,现在能跳过2米48了。李木觉得高义处于上升期,还有更高的发展空间。每次都会给高义施压,激励他超越自己。

体育老师是从穆爸跟穆妈口中知道穆阳回来的消息。

知道这件事的第二天,他请了假,直接跑回a省。

这几年体育老师已经没什么热度了,就算不戴口罩,也没人认出他。

门卫打量着体育老师,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得知对方是来找穆阳的,门卫心里警惕。特地说道:“穆阳不在这里啊!你找错地方了吧?”

体育老师笑眯眯的举着手机,对门卫说道:“我联系了许教练,他待会儿就过来。”

闻言,门卫才相信这人跟穆阳认识。

许教练来到门口,见到体育老师,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进去。

这个时间,穆阳正在吃晚餐。

还没见到人,便听到体育老师的声音。

吃东西的动作顿住,穆阳快速放下筷子起身。

“老师!”

体育老师走进食堂,看到穆阳的一瞬间,他眼眶红了。

就在昨天,穆阳剪短了头发。短发的他,看着有些陌生。气质变得有些冷。

“穆阳!”

体育老师加快脚步跑过去,激动地抱着穆阳。

“你这小子!真是想死我了!哎!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穆阳见到体育老师,也很开心。两人拥抱了一会儿,他拉着体育老师坐下来问道:“我给您打一份饭吧?”

体育老师赶过来看穆阳,的确饿了。他点了点头。

穆阳跑去给体育老师打了一份饭菜,笑着放到他的面前。

“老师过得好吗?”穆阳关怀地问道。

体育老师笑哈哈的跟穆阳讲起这一年的生活。

许教练也给自己打了一份饭菜,坐在他们旁边,听他们聊天。

从头到尾,体育老师都没有问起穆阳这一年的生活,知道穆阳这一年过得不错,他就放心了。

聊了两个小时,体育老师看到荀教练来了。意识到什么,突然说道:“哎呀,你晚上是不是还有训练?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训练!这次奥运会多拿几块金牌!”

穆阳看了眼荀教练,对体育老师说道:“今晚老师留下来吧?”

体育老师摇头:“不了。我只请了两天假,还得赶回去上课呢!”

搞乡村体育的,哪里很忙?他只是怕留下来,忍不住找穆阳聊天,耽误他训练。

体育老师坚持要走,穆阳留不下他,只好将他送到大门口,目送他离开。

门卫没想到穆阳对体育老师这么尊重,好奇的询问了对方的身份。

“他是我的小学体育老师,是一个很好的人。”穆阳说这话的时候,眉眼温柔。

他很感谢,体育老师领他走上这条路。

门卫似乎想起什么,惊讶地说道:“我想起来他是谁了!以前还看过他的节目呢!他现在还在乡村教体育?”

几年前《我在乡村教体育》还挺火的,电视台不播出后,就没人关注了。

“嗯。他初心不改。”穆阳跟门卫聊了两句后,便回去训练。

王川是从隔壁射箭队员那里得知穆阳回来的消息。

他有些无语,跑去周涛的住处问道:“为什么不把穆阳回来的消息告诉我?”

周涛正在洗碗,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练你的,他练他的。在赛场上你们总会见面。”

王川:……

“那不一样。在赛场上我跟他是竞争对手,可是赛场外我们是好朋友!”得知好朋友回来了,王川恨不得立马见到穆阳,跟他好好聊聊。

“我知道。”周涛把水龙头关上。

王川问道:“穆阳现在在哪?在李教练那边?”

“他回a省了。出征前会过来跟我们集合。你好好训练。”周涛擦了擦手。

王川挑了挑眉,转头去外面找到周涛的手机,翻出穆阳的手机号码,直接拨打过去。

见状,周涛瞪了他一眼,后悔没有搞个锁屏密码。

虽然穆阳是在闭关训练,但是他的手机并没有被没收。

穆阳正在看书,听到手机震动,看到是周涛打来的,接听电话。

“周教练,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穆阳,是我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真怕你会错过这届奥运会!”王川语气高兴。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跟穆阳聊天,目光得意地瞟向周涛。

周涛皮笑肉不笑,奥运会前,运动员就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等奥运会结束,呵呵……

王川一脸欢喜地跟穆阳聊天,他的话就像是滔滔江水,延绵不绝。那张嘴一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周涛忍了又忍,眼看快十二点了,聊了两个小时,王川还不挂电话,他直接走过去,把手机抢过来。

王川早有防备,躲着他。

周涛板着脸对王川说道:“这么晚了,你不休息,穆阳还要休息!”

“我们好久没见,不是,好久没聊了。多聊聊又如何?”

说着,王川拿着手机准备出门。

周涛把他拉住:“这是我的手机!”

穆阳听到他们的对话,笑着对王川说道:“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王川有些无奈:“好吧。改天再聊!”

在穆阳挂了电话后,王川把手机还给周涛。

周涛拿回手机,看到了欠费短信,嘴角抽搐了一下。

王川心情很好,吹着口哨离开了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周涛:等奥运会结束,看我怎么练你!

感谢在2021-10-17 20:00:00~2021-10-20 23: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刀鱼 1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