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五十六章 上门找事

第五十六章 上门找事


  顾云这事儿,穆然真挺意外的。再怎么说,顾云是个想要长命百岁的,就这么割腕自杀了,让她始料不及。

  因为还没来得及判刑,穆成胜签了字,就把尸体拿回去了。但因为顾云进去监狱不光彩,死得也不光彩,穆成胜没好意思风光大葬,只是把尸体火化,随便买了块墓地葬了,穆然和穆可可请了两天的假参加葬礼。

  本以为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哪知有些人就是不安生。

  就在顾云下葬的第二天,顾云的弟弟拖家带口的来了,还没进屋就吵吵嚷嚷的,等进去客厅,更是哭成了一片,一边儿哭一边儿骂,哭爹叫娘的,活脱脱一出好戏。

  穆然从楼上下来,哭声一顿。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从沙发上跃起,奔着去了穆然跟前,站定在穆然下边的两个台阶上,抬手就要打人。

  穆然一把把那人的手截下,上上下下把人打量了一圈。

  妇人是顾云弟弟顾有财的媳妇儿杜鹃,穿了件黑色的长裙,说实话,穆然觉着那长裙款式不错,只是穿在杜鹃的身上白瞎了。

  杜鹃长得黑,黑得发亮的那种黑,再配这么一条裙子,整个人像煤炭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耳朵上的两个金耳坠更夸张,像是挂了两个秤砣,能把耳垂都扯破的那种……

  穆然一把甩开杜鹃的手,说,“有什么话好好说。”

  “放你娘的屁!给老娘在这儿装什么装,这个不识好歹的小贱人,今儿个老娘来了,非要扒下你一层皮来!”

  杜鹃淬了一口,张牙舞爪的就要往穆然的脸上挠。

  坐在沙发上声泪俱下的穆可可见状,急急忙忙跑上楼梯,表面上拉架劝和,暗地里却是帮着杜鹃的忙,想要收拾穆然一顿。

  穆然腾出手来,想也不想,一个耳刮子招呼在杜鹃脸上。

  杜鹃被打懵了,手捂着脸,没了声音。

  穆可可尖叫,“穆然,你怎么敢打舅母!”

  穆然抬手,啪的给了穆可可一耳光。

  “穆家已经连续上了两天的头条,你们还想继续?”

  穆然说着,把杜鹃和穆可可各推向一边,走下了楼梯。

  杜鹃不死心,追了上来,趁穆然不备,从后面拽了穆然的头发把穆然按倒在楼梯上,扬起手就要打人。

  穆然皱眉,朝着杜鹃的肚子,狠狠一脚就踹了过去。

  杜鹃站不稳,从楼梯上摔了,四仰八叉的睡在地上。

  也不起来,在地上打着滚儿的骂,“不得了了,这个浪蹄子要反了天了!穆家的人都死光了,没人管得了她了!”

  穆然走过去,蹲下身子,朝杜鹃伸出一只手。

  杜鹃以为穆然是去拉她的,淬了一口,说,“要你管,你个不要脸的浪……”

  蹄子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脸上结结实实又挨了两下。

  穆然嫌弃的甩甩手,大步走开了。

  顾有财冲了过去,一把拎了穆然的衣领,亏得穆然穿的是扣扣子的短袖,不至于走光。

  顾有财往衣服上抹了一把鼻涕,随后,那只手的食指指着穆然,恶狠狠的说,

  “穆然,念在你是小辈,又是个女孩儿,我才对你客气,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穆然笑,“你客气,那是因为你觉得凭一个穆可可和杜鹃能教训住我,畜牲就是畜牲,别想着往自己脸上贴金。”

  顾有财面上是被戳破后的窘迫,很快,那抹窘迫就变成了恼羞成怒,脸色愤愤的,愤怒即将喷薄而出。

  穆然丝毫不怕,她看了看顾有财抓着她衣领的手,又看看顾有财指着她的食指,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滚开。”

  顾有财竟是被穆然眼中的阴狠震得一愣。

  穆然,和之前每一次见到的都不一样,怪不得穆可可说是穆然害死了他姐姐。之前他不信,现在看来,这心狠手辣,不留余地的模样,能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顾有财愣神的当儿,穆然已经抓住顾有财的食指,用力的往后一折。

  “呀!”

  顾有财痛得一吼,忙不迭收了手。

  等反应过来要去教训穆然,穆然已经走进去卫生间洗手了。

  “不请自来也就算了,还气势汹汹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有个进去监狱死在监狱的姐姐。”穆然擦干了手出来,似笑非笑的说,“你们来了也好,省得我还要费心思去找你们,监狱的大门随时开着,就看你们是想早点儿进去还是晚点儿进去。”

  顾有财捂着差点被穆然折断的手指,本来是要跟始终沉默不语的穆成胜说道两句,让穆成胜出面教训穆然的。听了穆然这话,心里一咯噔,反而没了气势。

  只敢不痛不痒的跟穆成胜抱怨,“姐夫,您听听穆然这话,说的这叫什么话。”

  穆然走到穆成胜旁边坐下,拿了个苹果咬得卡嘣儿响。

  和穆成胜说要是有用,顾云也不会进去监狱了。

  换句话说,穆成胜连顾云都保不住,何况还是顾有财?

  这不,穆成胜还是一句话都没说。默许穆然的行为,就是给了态度,理解与否,全靠顾有财一家的智商,反正,这件事情,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再有顾行知,他插不上手,也说不上话。

  “姑父,妹妹,你们不要生气,爸爸妈妈不是上门找事的,只是姑母走得突然,他们一时没缓过来。妹妹,你是文明人,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说话的是顾有财和杜鹃的独子顾水生,二十一二的年纪,穿得干干净净的,人也生得眉清目秀,看上去倒是不惹人厌。

  但要是认为这是个省油的灯,那就大错特错了。就看那骨碌碌直转的眼睛,指不定打着什么坏主意。

  穆然笑了起来,对顾水生说,“我是文明人不假,可你这样说话,岂不是显得你爸妈太野蛮太粗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