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六十二章 吃不了兜着走

第六十二章 吃不了兜着走


  古玿醉了,满脑子嗡嗡的,只听得见女子软软糯糯的唱腔,唱的是什么——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她还没听到最后就彻底乐了。

  真不是她笑话。

  郎君千岁?

  放眼神界,随便抓个打杂的都不止千岁!

  这算什么愿望?不是明摆着欺负她头一次来到人间没见识嘛。

  她一拍桌子,半沉半目的喊,“换!”

  话音未落,就听屋子外边惊堂木一拍。

  紧接着,清润玉朗的声音响起来了——

  “玉凰乃是蓬莱阁阁主二女,因降世时喜鹊临门,花果坠枝,六界内一片祥和,被六界奉为福星。如来佛祖道,‘玉凰降世’,遂赐了玉凰二字,还命凤凰衔了佛珠前往道贺,这派头,玉凰算是第一人!”

  “那佛珠可了不得,由八十一颗舍利子串成,一颗只有米粒大小,你别觉着它小,告诉你,就那么一颗,就能治百病!八十一颗,能令人起死回生,随心所欲存于六界,不作殊途!”

  听到这里,古玿噗嗤笑出了声,醉意和笑意一并儿从眼角溢出。

  她跟一边拨弄着琴弦的女子说,“他胡说,那佛珠根本不治病!不过,倒是挺好看的,来,今儿个我让你开开眼界。”

  她抬起左手手腕,左看右看,看不到熟悉的颜色,又换成了右手手腕,只是,看来看去,哪怕眼睛珠儿都快落在手腕上了,上边儿依旧什么也没有。

  她就笑,“我忘了,一千年前无面罗刹血洗蓬莱那天,被他拿去了。他说还的,一直没还。”

  女子放下古琴,摇头直叹息,“公子,您真的醉了。”

  醉?古玿狠狠的摇了摇头。

  她才没醉!

  琼浆玉露尚且不能醉她分毫,何况是人间区区的女儿红。

  她抱了桌上仅剩下的一坛酒,起了身,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刚走到门边,就听那人重重一声叹息,说,“凤凰把舍利子送到,莫名没了踪影,蓬莱风云突变,百鸟哀鸣,原来啊,那玉凰不是福星,是灾星!非但克死了爹娘,还连累了蓬莱满门,她要是来了人间,岂不是祸害?不过,尔等放心,她要是真来了人间,我非要她万箭穿心,有来无回不可!”

  古玿一下子拉开紧闭的房门,迎面而来的冷风让她片刻清醒。

  她站在房门口,居高临下看着楼下高台上藏在屏风背后的男子。

  那人穿了一身鸭卵青长袍,简简单单,除了一根金线编成的腰带,再没有其他饰物。一手立在面前的红木桌上,撑着脑袋,一手拿着块惊堂木,身子半倚,分明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却偏有股子潇洒不羁在其中。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扭头看着她。

  这么一看,古玿发觉那人长得挺好看的。

  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可谓上上品,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似挑非挑,似笑非笑,暗送秋波般,格外的勾人。

  不过,她打小在美男堆里打转,这样的姿色,还勾不了她。

  古玿三两步走到栏杆处,两手抱着酒坛高举过头,对准那人,用力一扔。

  砰的一声响,酒坛碎裂在红木桌上,酒香扑鼻,醉死个人。

  只是可惜……

  古玿遗憾的摇摇头。

  那人反应再迟钝点就好,躲那么快,白白浪费她一坛好酒。

  跟着出来的女子见状,刷的白了脸色,开口就是,“公子啊……”

  古玿摆手,止住女子的话头,示意不必再说。

  她反过来宽慰女子,“这世间,除了我哥哥,我谁也不怕。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敢要我这条命。”

  “您误会了,公子。奴家的意思是,只要您把酒钱结了,就算您从这儿跳下去,奴家也决不拦着。”女子朝古玿伸出一只手,忽而收了笑容,话锋一转,“但您要是拿不出银子,今儿个奴家推也要把您推下去!”

  古玿暗道,真是个没良心的,刚才唱曲儿聊天儿挺乐呵的,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伸手摸了摸兜,里面空空如也。

  她认真的想了一下,这才赧然的摸了摸鼻子,卖着乖问,“要不,我自个儿跳下去算了?”

  话刚说完,就听见一声笑。

  古玿冷眼一扫,果然,就是那个心如蛇蝎的说书人!此刻正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古玿冷哼一声,一跃上了栏杆,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纵身而下,冲着那人而去。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那人明显一愣,笑容登时僵在嘴角。眼中情绪翻涌,分不清是惊讶还是错愕,亦或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胜券在握。只是淡然的低垂了眼眸,朝着在半空中翻飞的胭脂色身影伸出了双手。

  这回,换作古玿惊讶。

  她以为,她摔了酒坛,吓得那人不顾形象的抱头鼠窜,还害得那人被酒溅湿了衣衫,那人会选择跟她同归于尽。

  没想到,没想到啊,那人到底还是善良,居然接住了她。

  “接得挺稳的。”古玿由衷的感慨,顺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还想再夸句不错不错,就觉着身子一轻,如离弦的箭,直直往高台下方飞出去,咚的砸在了地上。

  理一理差点儿被甩出去的束发的玉冠,古玿愤然的抬头,只看见那人站在高台边上,长身立玉。薄唇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末了,还拍了拍手,颇是无辜的跟她说,“对不住了,手滑。”

  古玿揉揉不知摔成几瓣的屁股,强忍着痛,蹭的蹿了起来。

  “你!”纤细的食指指着那人,又指了指旁边的空地,只两个字,“下来!”

  “你倒是嚣张。”那人在闷笑,隔得老远,古玿都能听见他胸腔里回荡的笑意。

  古玿有些恼了,再一次宣战,“不服来战!”

  “酒钱我付。”那人笑意更甚,笑着笑着,还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古玿,“要战也行,你先太监了再说。”

  说罢,两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你给我站住!”古玿拔腿追上去,一把扯住那人的袖子,“你把话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那人反问。

  古玿打了个酒嗝,半眯着眼睛说,“你得给我说清楚,太监是何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