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七十六章 要坐那儿

第七十六章 要坐那儿


  穆然无辜脸。

  她刚才真的表现得那么夸张吗?真的把沈兰吓到了买零食来跟她道歉的地步了?

  “真的。”沈兰连连点头,“穆然,你恶声恶气警告我的时候,跟个疯子一样,好像颜慕两个字是你的禁忌,提都不能提。你表现得确实有些夸张,也不能说表现得夸张吧,就是吧,就是说……你对颜慕看得太重了些……有点,那啥,那啥了。”

  这么支支吾吾的是干嘛,穆然让沈兰说人话。

  沈兰坐直身子,终于透露出了焦躁不安,“你当时凶顾行知了,不,比凶顾行知还那啥,冷冰冰的,真够让人寒心的,你没注意,我可认真看了,顾行知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我看着也挺害怕的。穆然,你俩不是朋友吗?你劝劝他,让他别把这笔账记到我头上。”

  穆然认真想了想,她当时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应该是有沈兰说的那种情况的。

  她这脾气,冲起来的时候是对事不对人的,顾行知那么幼稚爱记仇,铁定是生气了。

  怪不得说平时就喜欢待在教室里影响她学习看书的顾行知怎么会不见了踪影……

  “这事儿交给你了,穆然,拜托拜托,你可得帮帮我。”

  沈兰把零食全塞到穆然怀里,一溜烟儿跑开了。

  穆然正说沈兰是不是吃错药了,就看见顾行知扛着校服外套进来教室了,身上穿着的短袖湿了大半。

  一同进来的,还有班上几个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个个都是奄奄一息的样儿。

  就数顾行知的精神最好。

  当然,脸也最臭。

  那头,沈兰拼了命的给穆然使眼色,一个劲儿的指着口袋里的一大堆零食。

  穆然了然,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饮料,把走到旁边的顾行知拦下了。

  “沈兰给你买的。”穆然说。

  顾行知看着穆然,眼神冷冷的。

  穆然淡淡的补充一句,“说是给你道歉的。”

  顾行知把饮料扒拉开,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只留给穆然一个后脑勺。

  穆然用饮料轻戳顾行知的后背,连续几下,顾行知连头也不回。

  穆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顾行知不是生沈兰的气,是在生她的气。

  她是过分了,是她没有分寸,借题发挥了。

  穆然不死心,依旧拿饮料瓶儿去戳顾行知的后背,“顾稚稚,对不起呀,我当时脑子抽了,话说得不好听,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生我气了。”

  顾行知把外套扔在桌上,还是不说话。

  这招不好使,穆然只能站起来,走到顾行知旁边站定。

  “生气了?”穆然歪着脑袋去看顾行知的脸色。

  顾行知把脸別向一边,不让穆然看。

  一来二去,穆然干脆抓了顾行知的手臂,硬拽着顾行知回头。

  顾行知回是回头了,眉头却紧皱。

  “二少,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别动气。”穆然发誓,“我反省,我有错,我改正,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冲你发脾气了。”

  “咦~”沈兰最先吆喝出声,“穆然这是对天发誓呀,老天爷要当真的。”

  “穆然抓了顾行知的手,这算是穆然主动的?”

  “男女授受不亲,这要是搁在古代,要结婚的。”

  其他同学你一句我一句的,逐渐把话说得暧昧了。

  顾行知耳朵泛红,不自在的咳嗽两声。

  穆然收回拽着顾行知手臂的手,面不改色的跟“不怀好意”的同学说,“别看了别看了,关爱新同学,人人都有责,你们也别只顾着说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给新同学拿来。”

  大家齐刷刷切了一声,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穆然拍拍顾行知的肩膀,语气再柔了三分,“真生气了?”

  顾行知还是没说话。

  为了让顾行知消消气儿,穆然主动说起颜慕,“我和颜慕一块儿长大的,他是我前男友,以前关系确实好得不像话,所以,对他难免在意了些。”

  顾行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不自觉往上一挑,“前男友?”

  穆然听出顾行知把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可她却分不清顾行知的重点是在前,还是在男友,只是点了点头。

  “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但依我所见,你的那位前男友,长得漂亮,笑起来挺甜,抽烟的姿势也帅,你要是后悔,完完全全说得过去。”

  穆然忽略了顾行知话里浓浓的酸味儿和满满的试探,只好奇,“你怎么知道抽烟的姿势很帅?”

  随即反应过来,“你去打篮球的时候看见了?”

  那她抽烟,他不也看见了?

  顾行知似笑非笑的看着穆然的眼睛,“你抽烟的姿势更帅,烟圈儿吐得挺圆。”

  穆然老脸一红,莫名觉得尴尬。

  “行了,你不生气了就行。”

  转身想走。

  顾行知呵了一声,“谁说我不生气了?当着沈兰和前男友的面儿给我摆脸色,这事儿就打算这么过去了吗?”

  穆然始终觉得顾行知跟她说话的语气怪怪的,让她说出哪里不对劲儿,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算了,谁让顾行知是个不折不扣的幼稚鬼,谁让她先做错了事儿。

  哄人,也得拿出哄人的耐心个态度来。

  穆然扯着嘴角先,问顾行知,“那你怎么才能消气?”

  顾行知指着穆然座位旁边的空桌,穆然以为顾行知是要桌子上的零食,赶紧连袋子一块儿放到顾行知桌子上。

  “给你,全部都给你。”

  顾行知眼睛皮一耷拉,“我要坐那儿。”

  “好端端的坐那儿干嘛?”

  穆然想直截了当的告诉顾行知不可以,可转念一想,她现在就是在哄顾行知高兴,要是把话说得太直白,顾行知不但不会高兴,说不定还会更生气。

  穆然思忖了一下,换了个委婉的说法,“这不是你自个儿选的位置吗?刘子伊是个好同桌,你们俩相处得好好的,你要是突然跑到后面来,她会多想的。你也知道,那啥,挺尴尬的。”

  说到后面,穆然真心觉得自己是最尴尬的。

  说什么不好,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顾行知那脸色,情书这事儿能提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