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八十章 跟个炮仗似的

第八十章 跟个炮仗似的


  穆然赶紧上前去把自行车拉起来,再去拉顾行知,顾行知就不高兴了。

  “人重要还是车重要?长这么大,我没见过人和车一块儿摔了,先拉车的!”

  瞧这生气得劲头,看来真是没摔到。

  穆然把自行车原封不动放回顾行知脚上,再向着顾行知伸出手,“来,顾二少,我拉您起来,麻烦您赏脸。”

  顾行知一把推开自行车,自己起来了。

  梗着脖子说,“说好了不放开不松手,谁让你松了?要不是你不打一声招呼松手,我就不会摔!”

  穆然无语看天。

  如果她事先打招呼了,顾行知能好好儿骑下去?还不是两脚踩地上,回到第一步?

  再说了,骑得好好的,回头看她干嘛?她没拉着后座,他不也骑得挺好吗?

  穆然看着顾行知,分明是他自己不好好学,不争气。

  顾行知眼睛皮一耷拉,整个人都委屈了,“你和刘子伊当了几天的朋友?她有什么事儿你都会帮着她,关心她。你和沈兰关系不好,也是和她说笑,和她玩儿。对谁都好,在谁面前都是脾气好,怎么到了我这儿,一没耐心,二没好脸色?”

  “顾同学,天地良心,我可没有区别对待!只是想写,你是男孩子,男孩子嘛,铮铮铁骨,胆子大,又聪明,自然是她们比不了的。”穆然笑着,拍去顾行知衣服上的几根枯草,柔着声音问,“有没有摔到哪儿?”

  顾行知摇头,他好歹从小练到大,这样摔都摔伤了,以后还怎么混。

  不过,穆然的话是提醒到他了。

  胆子大是吧?

  他的胆子一向很大的。

  顾行知把自行车扶了起来,没等穆然开口,就坐了上去。坐上去之后,拍了拍后座。

  穆然眉头一皱,“还要我拉着?”

  “不不不。”顾行知咧嘴一笑,“你上来坐着,我载你。”

  穆然不相信顾行知。

  一个人骑都成问题,还想载人?

  顾行知偏要纠缠,就要载穆然。

  穆然好像明白了顾行知的意思。

  坐就坐,谁怕谁。

  穆然刚坐上后座,顾行知就出发了,车子是偏的,笼头也不正,整个曲线行驶。

  偶尔还要来一次急转弯,急刹车,吓得穆然尖叫,再三的说快停下。

  顾行知就冷笑,“我胆子大,不怕摔,倒是你,说得好听,要放心大胆的往前走,怎么让你坐上来你就受不了?穆然,以后不要吹牛!”

  “呵!说你是顾稚稚,你还真是顾稚稚,这么幼稚的行为,真的很难想象是从你顾行知身上看到的。”

  自行车正往前走着呢,正巧在顾行知急转弯,准备再吓穆然的时候,穆然轻松一跳,跳到了一边。

  她双手抱在面前,看傻子似的看着尚在洋洋得意说教的顾行知。

  “顾稚稚,我是看你摔了,怕你觉得抬不起头才配合你演戏的,你心里就没点儿数?竟然蹬鼻子上脸给我说教来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这些幼稚行为,我早在五岁的时候就用过了?给你个建议,丢人的时候,你别好面子,不如撒娇卖萌呢。”

  穆然只想表明两点。

  一,她五岁的时候就学骑自行车了,胆子很大,技术很好,不用怀疑。

  二,顾行知很幼稚,真的非常幼稚!

  顾行知偏偏一个没听出来,只听出来一点,还是穆然没想表达出来的。

  “你学自行车的时候,撒娇卖萌了?穆然,我很好奇,哪个有胆子教你骑自行车,也不怕把自己碾死?”

  谁教的穆然,顾行知心里有数。

  穆成胜不可能。

  就只能是那个和穆然青梅竹马,形影不离的颜慕!

  穆然也是真的行啊,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冷若冰霜,早在五岁的时候就会撒娇卖萌了!

  穆然没回答顾行知的问题,只是夸奖顾行知学习得挺快,跟顾行知说,“就这样骑就行了,也没什么好教的了,你自己抽空多练习练习,技术会越来越好的。”

  顾行知掌着笼头,“保证天天练习。我骑着你这车不错,笼头也使得顺手,不如你把自行车借我一个月,让我好好儿练习?”

  “不行!”穆然一口回绝,语气有些凉薄。

  顾行知不死心,打商量,“半个月?”

  “不行!”

  “十天?”

  “不行!”

  “一个星期?”

  穆然郑重其事的告诉顾行知,“一天也不行!”

  “为什么?怕我骑坏了?”顾行知保证,“我会好好爱惜它的,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会亲自修好的,你要是实在信不过,我买一辆新的给你。”

  “知道你有钱,别在我跟前炫富。”穆然半真半假的说,“这自行车不一样,意义重大,相当于我男朋友,不能借的。你要是觉得新车不顺手,我家里有其他用过的自行车,比这辆还顺手,你随便挑一辆。”

  顾行知握紧笼头,没有说话。

  穆然思忖一下,建议,“要不我陪你去买自行车?我虽然不是很懂,可是骑了这么多年的自行车,还是有点儿经验的,要是买了不好用,从今以后你损我我都不还嘴。”

  顾行知撇撇嘴,哈哈哈的笑起来,“哪儿敢呢。穆然一出手,半条命都没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为了不表现出反常,顾行知骑着自行车,在草坪上又溜达了两圈,可是等到顾老司令和张嫂一来,他就把自行车停在一边,再没伸手碰一下。

  他问穆然,“像你这么好的技术,从来只有你载别人,都没谁敢载你吧?”

  其实,就是想知道,颜慕载没载过穆然。

  这问题确实傻。

  穆然教他骑自行车之前,也是载着他到处跑,颜慕教穆然骑自行车之前,还能没载过穆然?

  穆然这么好的技术,学成以后,肯定没谁愿意载她,怕自取其辱!

  也就是说,穆然就只被一个人载过,那就是颜慕!

  想想穆然坐在后座上,双手搂着颜慕的腰,脸颊贴上颜慕的背的样儿,是不是就跟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郎有情,妾有意,欢欢喜喜在一起?

  顾行知觉得牙酸,气的!

  穆然见顾行知突然捂住了一边脸颊,啧啧两声,幸灾乐祸的说,“早就跟你说过,吃糖对牙不好,让你少吃点儿少吃点儿,你偏不听,牙痛了吧?”

  顾行知皱眉看着穆然,“谁跟你说我牙痛了?你管天管地,连牙都要管,我牙酸,牙酸不行吗?”

  穆然举手投降,“好好好,是我多管闲事,我不说了不说了。”

  偷偷瞥一眼顾行知难看的脸色,穆然觉得莫名其妙。

  顾行知一会儿一张脸,时而高兴,时而不高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