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八十四章 只要你愿意

第八十四章 只要你愿意


  颜宁的事,是扎在穆然一口的一根刺。午夜梦回也好,旧事重提也好,每每想起,她都心有余悸。

  怕看清楚颜宁稚嫩的脸庞,又怕看不清楚那张逐渐变得模糊的脸。

  “我知道,这件事之所以会风平浪静的过去,会不了了之,都是你说了话,不准谁提起。”

  穆然坐在副驾驶座上,低垂着脑袋,一如当年跪在天台边上失魂落魄的模样,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有勇气开口,有勇气面对。

  她的声音,因为哭腔,变得沙哑,她笑着,似乎又是在哭,“颜慕,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我,不想我背负杀人的罪名,不想我一辈子都毁在一件事情里。可是啊,可是颜慕,阿宁......阿宁已经没有了,作为她的哥哥,你不能这么偏心,连她的死都表现得这么云淡风轻……”

  “那你要我怎样?”颜慕低吼一声,狠狠踩了刹车,他一把扯了安全带,抓着穆然的肩膀用力摇晃,阴冷着声音问,“你要我怎样?”

  穆然抬起头,满脸的泪,她看着颜慕,咧着嘴笑,“你查吧,总要给阿宁一个公道,如果把她推下去的是我,我愿意承担责任,颜慕,我没有口是心非,我没有故意气你,我是好好说的,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真相,真的只是不想阿宁死了都觉得难过。”

  说话间,两行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滑落。

  她知道的,他是为了不伤害她,她知道的,他一直以为把颜宁推下去的是他。

  这是他们之间的误会,唯一的误会,却也很有可能变成永远都不可能解开,永远都不可能变淡变没的心结。

  她不想欠谁,不想让每个人都活得这么累。

  “我知道你不想回来,可我一直盼着你回来,颜慕,我每一天都期盼你回来,我觉得,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得按照我的记忆来说一遍,我觉得,不管我们关系怎么样,这都是我应该给你的交代。”

  话音刚落,颜慕已经凑了过来。

  尚未来得及反应,颜慕的唇已经压了过来,辗转啃噬,不死不休。

  穆然下意识想要推开颜慕,手刚伸出,颜慕已经将她的手折了箍在怀中。

  泪水落入唇中,带着苦味儿,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颜慕搂着穆然,搂得很紧很紧,“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埋怨我自己,为什么不哄哄阿宁,让她一个劲儿只是缠着你,如果我多花一点时间在她身上,你不用过得这么艰辛,我也不会失去阿宁。穆然,我的小穆穆,我只是不敢直面我自己的心。”

  颜慕松开手,伸手为穆然擦去了眼泪。

  他笑得嘲讽,“那一天,得知阿宁去找你的麻烦,我一路都在想,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我就弄死她,可是等我赶到,入目的是满眼的鲜血,可我呢,我抱着阿宁尚有余温的身体,我心里面居然松了一口气,庆幸着掉下来的不是你。”

  穆然惊愕,她没想过,当时,颜慕竟然会是那样的心境。

  颜慕接着说,“我看到你在天台边,摇摇欲坠,我生怕你会掉下去,我疯了似的跑上天台,我只是想抱抱你,可是我觉得,我不该抱你,我的阿宁都死了,我怎么可以再抱你,抱你,她又该生气。我恨我自己,恨得想杀了自己,可我没有拿自己怎么着,反而是打了你,看着你眼睛里的泪花,我才后悔,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进不得,退不舍,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穆然,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的误会解开了,我们的隔阂没有了,我们回到从前,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穆然摸了摸颜慕泛红的眼眶,在颜慕期待的目光中,轻轻摇头。

  “你没有做错什么,换了是谁,在当时的境况下,都会生气,会失去理智。当时,不论你骂我,打我,还是把我送去警察局,我都不会觉得你错,颜慕,错的是我,不该是你来求得原谅。”

  至于误会,至于隔阂,不管再过十年,二十年,依旧还是误会,还是隔阂,有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即便自欺欺人的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在意了,已然原谅了,当有一天,事情被提起,那是更深的伤疤,里面装的,是连回头都不可能再有的决裂。

  要是无所谓,颜慕不会走,要是真的不在意,颜慕不会走。

  前世,她结婚,直到死,颜慕都没有回来,没有给她只言片语,这一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颜慕回来了,还愿意听她解释了,但是既然伤疤已经存在了,她就不会再相信奇迹。

  恋人不可能,她和颜慕,最多只能是朋友。

  “颜慕,你永远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只要你愿意,我也是你最好的朋友。”

  要说穆然狠,穆然是真的狠,面对不可能的事情,她绝对不会给人半分希冀。

  对方千疮百孔也好,对方痛不欲生也好,她要一口回绝,就是一口回绝。

  “穆然!”颜慕抓着穆然的肩膀,声音清冷,像是生气,又像是祈求,他的额头抵着穆然的,“你不要这么快就拒绝我。你给了我时间,让我回来,这一次,换我等你,我等你回来。相信我,我爱你,一如曾经,一如余生。”

  颜慕还想亲吻穆然的唇,穆然侧开脸,避开了。

  她推了颜慕一把,故作轻松的说,“我们去见外婆吧。”

  颜慕苦涩一笑,点头说好。

  车子行驶的地方,从高速公路到乡间的泥泞小路,越走越偏僻,越走越逼仄。

  四面都是高山,高耸入云,连绵不绝,路边的树木翁翁郁郁,落满了灰尘。

  车上全是灰尘,半空中飞扬的也全是灰尘。

  穆然心中一疼,外婆,竟然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沉默了一路,颜慕见穆然得注意力从颜宁的事情里转移了出来,这才开口告知,“外婆之前是住在城里的,后来需要用钱,就把房子卖了,四处租房,在城里住了很多年,只不过因为是租的房子,一会儿住这儿,一会住那儿,找起来费力些。外婆是近几年才回来的老家,这是外婆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

  颜慕的车停在村口,刚停下,就惹得许多人驻足观望,那些人,不论男女老少,都穿得花哨,还很破旧,莫不是面黄肌瘦的。

  穆然下车,四下看了一眼,入目的是低矮的瓦房,还有用泥巴糊成的墙。

  脚底下的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除了泥巴,全是石头,要是底儿薄一点的鞋子,踩上去都硌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