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八十五章 死也瞑目

第八十五章 死也瞑目


  跟着颜慕,很快走到了小村的尽头,尽头处是一片竹林,竹林里面只有一间低矮的泥巴瓦房,四周围了篱笆,里面喂了几只鸡,正被一只胖乎乎的大黄狗追着四处跑。

  年过六旬的老太太从屋里出来,抄着门边的一根木棍去打大黄狗,一边儿骂着,“大黄,大黄,你在做啥子,喊你不要跳不要跳!”

  追着大黄狗跑了两圈,整个院子真的是鸡飞狗跳,灰尘扬起老高。老太太看见院子外边站了人,也不等看清,就恶狠狠的说,“要是哪个再来嚼舌根,老娘硬是打死他!走走走,再不走我真的打了!”

  老太太说得气势汹汹,可穆然看得出来,那些气势都是装的,从老太太佝偻的脊背,穆然只看出了无依无靠。

  外婆,她的外婆。

  穆然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脚却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步也挪不开。

  颜慕笑笑,拍了拍穆然的脑袋,安慰,“没关系,找到就好了,以后好好对待外婆就好了,只要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不晚的。”

  颜慕说着,牵着穆然的手往前走了几步,隔着篱笆,高声喊,“外婆。”

  老太太扬起来要打人的木棍僵在半空。

  她看看颜慕,又看看穆然,握着木棍的手哆嗦个不停。

  穆然鼻子一酸,哭着喊,“外婆,我是穆然。”

  “穆然?”老太太只说了两个字,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滚落。

  外婆和穆然相认,两人都大哭了一场,看着穆然红得带血丝的两只眼睛,颜慕无奈的摇摇头,掏出手帕递过去,说,“擦擦吧,别跟个小花猫似的。你和外婆先聊聊,我去车上拿东西。”

  穆然接过手帕,抹了一把脸,仰头看着颜慕,“拿什么?”

  颜慕轻笑,“去接你之前给外婆买了些东西,刚才你着急见外婆,我就没拿,现在正好,你和外婆说说话,我走过去拿,顺便再熟悉熟悉路。”

  穆然脸一红。她只着急来见外婆,还真的没想到要买点什么东西拿着来,这些事,还是颜慕想得周全。

  外婆也抹了一把眼泪,说,“不慌,不慌,你把然然送过来,我这老婆子就很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外婆拉了颜慕的手,一个劲儿的道谢,不经意看到颜慕白白净净,骨骼分明的手,外婆急忙把手松开,藏到了身后。

  “外婆,我叫颜慕,您可以叫我阿慕,也可以叫我小颜。”颜慕笑起来,他把外婆黢黑的满是口子的手握在手里,温声细语的说,“您不要这么见外,也不要觉得您和我们有什么不同,您是然然的外婆,也是我的外婆,让您受苦,是我和然然的错。您越是拘谨,越是客气,然然心里边儿越是难过,所以,外婆,哪怕是为了然然,您也不要和我们客气。”

  颜慕的一番话把外婆说得痛哭流涕,穆然在一边看着,也忍不住泪流满面。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然又哭了起来。

  颜慕把穆然的手握了递到外婆手里,又笑了起来,“鼻涕虫,不要再把外婆惹哭了,院子里太阳大,快和外婆进去屋里,我马上回来。”

  颜慕说完,转身出了篱笆,出去时,还不忘把篱笆关上。

  院子里的太阳确实很大,照得人睁不开眼,穆然一手搁在额头上,眯着眼睛看着颜慕走远。

  阳光洒落在颜慕身上,像是给颜慕镀上了一层金光。

  白色的短袖,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还有黑色的帆布鞋,一如曾经的颜慕。

  要不是走路的姿势太过决绝,穆然都会误以为,他们回到了过去。

  穆然看得入了神,没注意到外婆已经看了她很久,直到她觉得太阳光快把裸露在外的肌肤灼烧坏了,外婆才指着颜慕远去的身影问,“然然,这个小伙子是你男朋友?”

  穆然紧紧握着外婆的手,终于破涕为笑,“外婆,好热,我们进屋去说。”

  “要得要得,瞧瞧这大太阳,把我孙女儿都热坏了,我们进屋去,进屋去。”外婆理理穆然被汗水打湿了贴在脸上的头发,牵着穆然的手往里走,走了没几步,就说,“然然,这乡下弯弯绕绕的,路也不好走,我还是去看看那个小伙子,莫走丢了,或者摔着就不好了。”

  穆然赶紧握紧外婆的手,“外婆,不用担心,颜慕记性很好,不会记不住路的,您别操心,他既然能找到您,就不会走丢的。”

  “是他找到我的哇?”外婆很是惊讶,过了三秒,竟然说,“真是多亏了他,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谢谢他,把我的宝贝孙女儿送过来了,要不然,我这个老婆子,到死都怕是见不到我的孙女儿了。”

  外婆一说又要哭,老泪纵横的样子让穆然看得满腹心酸,赶紧劝住。

  “外婆,颜慕说得没错,您不要太客气,没什么好谢的,我从小就和颜慕认识,我们之间的交情,说谢反而见外,他不高兴的。”

  外婆点点头,信了穆然的话,果然不再说谢谢的话了。

  等进去屋里,赶紧拉了一根木凳放在穆然面前,笑眯眯的说,“然然,外婆这里没啥子好的,比不得你屋头那些,你就将就些。”

  不是外婆客气,屋里真的没有什么。

  就是一张桌子,四五张木凳,再有一个水壶,一个早已经过时了的黑白电视,电视上面还搭着一块红色的布,可见,电视是这个屋里最值钱,最宝贵的东西。

  穆然把外婆拉了坐在木凳上,又过去拿了木凳坐在外婆面前,紧紧牵着外婆的手。

  “外婆,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不然,要是早一点找到您,也不会让您受这么多苦。”

  “啥子对不起!小娃儿家家的,说这些话做啥子?这一切,都怪穆成胜心太黑,我去找你无数次,他硬是不准我见你。他那个婆娘也是跟着欺负人!”

  提到穆成胜和顾云,外婆的情绪有些激动,满脸的不待见,可见,外婆和穆成胜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不好的。

  穆然摩挲着外婆枯树皮一样的手,每一个手指头都抚摸过,轻轻的说,“外婆,顾云已经死了,也算是报应。”

  “死了?”听到顾云死了,外婆反而有些惊讶,没有再说话。

  乡下人多朴实,纵然有天大的仇恨,只要人死了,就一笔勾销了。

  外婆没再说顾云,也没再说穆成胜,只是抹泪说了一句,“都怪你你妈命苦,没有享福的命,都来不及看你长成大姑娘,要是得看你一眼,死也瞑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