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八十八章 重色轻友的人

第八十八章 重色轻友的人


  穆然拐拐顾行知的胳膊肘,说,“别生气了,我的错,这回确实是我的错,周一给你带早饭。”

  顾行知呵了一声,“这次确实是你的错,所以,上次不是你的错是吧?”

  穆然被问得一脸茫然。

  这种时候,顾行知听进耳朵的不应该是早饭吗?

  怎么扯到上次去了?

  这么无理取闹,偏偏事出有因,是她有错在先的时候,她应该对顾行知说点儿什么好呢?

  穆然很明智的选择了转移话题,她看看毫无动静的道路那头,问,“凌叔什么时候过来接你?”

  谁成想,顾行知迈步就走。

  穆然把人拽住,“顾行知,你干嘛去呀?”

  “先走着呗,什么时候遇到凌叔,就坐车回去,要是凌叔忘了来接我,或者是来晚了,我就走着回去呗。你放心,我好歹是军区大院长大的,走走路,跑跑步,从小练到大,完全没有问题的。保证安全到家,绝对不会连累到穆家的。”

  要不是有最后一句话,穆然说不定就真的信了。

  “这又是干嘛呀,大晚上的。”穆然紧紧拽着顾行知的手臂,无论如何不让顾行知走。

  她看看客厅还亮着的灯,又看看顾行知掩入夜色的脸色。

  “你别闹了,我爸知道,真要教训我了。”

  顾行知一把甩开穆然的手。

  这就是穆家父女的可恨之处,一个和前男友出去约会,大晚上才回来,差点儿夜不归宿!一个不但默许,还想着法儿的帮着掩饰。

  在他们眼里,他顾行知是傻的,想怎么耍就怎么耍,想怎么骗就怎么骗?

  顾行知不高兴,穆然感觉到了,而且,她越说,顾行知越生气。

  那就不说了,让顾行知少生點儿气。

  穆然叮嘱顾行知,“那你回去的小心点,沿着路往前走,凌叔能看到你的。我进去以后,会给顾爷爷打个电话。”

  穆然说完,等着顾行知走。

  等了一分钟也不见顾行知有要走的意思。

  顾行知两手插在裤兜里,无聊的踢着地上并不存在的石子儿。

  穆然叹气,“真的别生气了,我保准记得给你带早饭,要不然,你说你要吃什么,我按照你点的来做?”

  顾行知抿唇,“这不是一顿早饭的事情。”

  穆然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一顿早饭不行,那就两顿,你看成吗?”

  顾行知不搭话,踢石子儿踢得起劲,亏的穿的是帆布鞋,要是穿的是皮鞋,只怕皮都要给踢下来一块儿。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重色轻友的人!”顾行知一字一句的说。

  重色轻友就算了,还和前男友打得火热。

  既然感情这么好,当初为什么要分开?

  穆然和颜慕的那段情,但凡有点儿八卦的人都知道,意外的就是,大家都不知道好端端的两个人,突然就分开了。

  分得莫名其妙。

  也是因为莫名其妙,什么都不知道,顾行知才觉得心烦意乱,要是,穆然和顾行知之间真的有什么误会,如果误会解开了,两人就会重新在一起。

  按照穆然喜欢颜慕的劲儿,别说是没他什么事儿,也许连朋友都没得做,虽然,他从来没想过要和穆然当朋友,可是被穆然毫不犹豫的抛弃,他还是接受不了。

  偏偏,这一切都是他唱的独角戏,他在这儿难过,在这儿心伤,穆然却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很多年以后,穆然都不会知道,顾行知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她……

  顾行知越想越烦躁,想到穆然嘴唇上的咬痕,更是烦躁的揉了一把齐耳的头发。

  “我是真的有事。”穆然看着烦躁得已经不像是正常人的顾行知,真的担心下一秒会发疯,她无奈的解释,“颜慕找到外婆,我和他一块儿去见外婆了。”

  顾行知的烦躁有所减缓。

  片刻后,嘟囔,“我就说我要一起去,你不让我去!要是我也一起去了,就不会在这儿等你一晚上。不对,穆然,你找外婆?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要找外婆?我俩什么关系,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

  “嘘~”穆然朝着顾行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可不想被穆成胜听到她找到了外婆的消息。

  这件事,她目前还不想告诉穆成胜。

  她得等到她有了能力,能够让外婆后半生无忧了,才好和穆成胜摊牌,那时候,就算穆成胜不让她和外婆来往,就算穆成胜断了她的生活费,她也有底气离开穆家,继续照顾外婆。

  顾行知明白了穆然的意思,忙把穆然拉了蹲到墙边,小声的说,“你爸不让你和外婆来往是吗?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偷偷的把外婆接来宁城。宁城房子那么多,不愁外婆没有住处,穆然,咱俩明天一块儿去看房吧?”

  顾行知是聪明人,很多事情,就算穆然不说,他也能猜到,而且,顾行知跟颜慕不一样。

  颜慕是直接把事情安排好了再给个通知,告诉事情已经解决好了,她只要等着就好了。若是情侣的关系,或者是夫妻的关系,也许一开始是喜欢这样的处理事情的方法的,可是时间久了,这样得方法会给人太大的压力。

  所有的事情都依赖着他去做,渐渐的,会不自觉的依赖他,习惯性的依赖他。

  等到有一天,他不见了,他不要她了,他不在她身边,没法儿当机立断的为她处理事情了,她怎么办?

  像从前那样,浑浑噩噩的等死吗?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已经不是从前的关系了,他没有理由再这么对她,她也没有资格再享受那样的待遇……

  顾行知不同。

  虽然也是同样的计划,是要把外婆接到宁城来,却会在做出安排之前,问一问她的意思,让她一块儿去,表示自己只是陪着,表明了,那是她的事情,他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陪着她去看房,仅此而已。

  不会让她感觉欠了他太多,不会让她有压力,她也打从心眼里愿意接受这样的好,朋友间的关怀与亲密。

  “好啊。”穆然点头,“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去图书馆汇合,然后一起去看房。顾行知,你别总说我重色轻友,我可不是那样的人,这样好不好,等下个周末,如果你有空,我带你去看外婆。”

  顾行知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却笑得腼腆,又有得了便宜卖乖的欠揍表情,说,“我当然有空,就算没空,我也会把时间挪出来,去见外婆。我可是不是重色轻友的人,对我而言,朋友是最重要的,朋友最在意的外婆,当然也是最重要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