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九十七章 我们分手了

第九十七章 我们分手了


  “穆然!”

  顾行知跨步走到穆然面前,把穆然堵在楼梯上。

  他心里面有点儿生气,气穆然说的,她的每一辆自行车都是颜慕送的,颜慕尽数刻上了自己得名字,穆然还一直留着。

  可是现在,他一点儿也不敢生气。再穆然跟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穆然这样的人,看着没有脾气,对谁都是一张笑脸,平时可以由着他使小性子,可以由着他无法无天的闹腾,可这样的人,往往都走一个底线,一旦碰触到了她的第一波,任何人任何事,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摒弃。

  穆然的可怕之处在于,她从来都不需要谁哄她,所以,往往连哄的机会都不会给别人。

  顾行知有点儿慌,有点儿不知所措,他低低的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颜慕说那么多话?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少说就是了。”

  穆然咧着嘴笑,“你想多了,你和颜慕说不说话,那是你和颜慕的事情,你也好,颜慕也好,说白了,你们和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

  顾行知心里更是一抖,连颜慕都被拖下水了,可见,穆然的这把火已经烧得很大。

  顾行知不敢随便开口,他斟酌了又斟酌,考虑了又考虑,终于询问,“是不是,我提起外婆外婆的事情,你不高兴了?我没有恶意的,其他的话可能是和颜慕针锋相对,可是谢谢他这一句真的是发自肺腑的,穆然,我是真的谢谢他。”

  穆然就问他,“你为什么要和颜慕针锋相对?”

  穆然的一句话把顾行知问住了。

  是啊,为什么要和颜慕针锋相对。

  颜慕是穆然的朋友,是穆然的好朋友,他只是穆然的朋友,他为什么要和颜慕针锋相对?

  如果颜慕和穆然的关系不好了,他还能辩解,他是受不了朋友被人欺负,他是想为穆然出口恶气。

  可颜慕和穆然的关系何止是好?颜慕对穆然何止是好?一个分手了还让穆然心心念念的人,一个分手了还让穆然真心实意想要当朋友的人,何需他出什么头?出什么气?

  顾行知平时伶牙俐齿,现在,被问得哑口无言。

  穆然微微仰头,看着顾行知因为窘迫而发红的耳朵,一字一句的问,“顾行知,你是不是喜欢我?”

  顾行知愕然的看向穆然的眼睛。

  他不否认,他想早一点儿和穆然开始,也曾不要命的想,他要把自己的想法传达出去,让穆然领会以后,回应他。

  可现在,他是真的怕了。

  他一直都清楚的,穆然这儿,要么是男朋友,要么是男朋友,要么是恋人,要么是纯友谊,绝不容许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存在。

  颜慕,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因为她心里有过他,也许,直到现在都还有。

  他呢?在她眼里,他们不过认识了几天而已?他算什么?

  她问他,是不是喜欢她?

  他要是回答没有,那么,从今往后,穆然都会把他当成好朋友,一辈子,他都只能是朋友。

  他要是回答,他喜欢她,那么,她很有可能转身就走,自此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进,是千尺悬崖,退,是万丈深渊。

  他,能怎么选择?

  顾行知不敢选择。

  穆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语气平缓的逼问,“顾行知,你是不是喜欢我?”

  一句,顾行知忍着不回答。

  两句,顾行知还能忍着不回答。

  三句,顾行知忍不住了。

  “是!”他带着必死的决心,又满怀着期待的回答穆然,“我喜欢!从一开始就喜欢!穆然,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

  想到穆然在操场上说的话,顾行知拼死一搏,他像是地痞无赖,纠缠上了就是纠缠上了。

  “你说的,你要把早恋的罪名坐实,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的,他们都信了,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穆然,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你得对我负责!”

  穆然看着顾行知略带惊慌的眼神,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这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因为区区一个她掉下了九重天。

  顾行知啊,人人都争着宠争着爱的人,何时沦落到如此地步,需要讨好她?

  穆然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现她恨不下心肠说出其他已经酝酿好的难听的话。

  “那好……顾行知。”穆然喊着顾行知的名字,一如之前的亲近,甚至还淡淡的笑了一下,伸手拍了一下顾行知的肩膀。

  顾行知一愣,以为穆然默许了什么,竟是咧嘴笑了。

  可惜那笑容里带着不可置信的木讷,又带着害怕某种结果的惶恐,看上去狰狞又狼狈。

  穆然觉得自己是真的心狠,因为尽管不忍,她还是可以做到若无其事的开口,“顾行知,我们分手吧。”

  说完就走,是自己都想象不到得洒脱。

  穆然缄默的往前走,假装没有看到顾行知眸中散不去的愁,也假装感受不到顾行知紧随其后的脚步。

  她进去教室,脸上还挂着恬淡的笑,让人看不出分毫的不妥。却又能在同学们打趣儿之前,及时的宣布,“不用起哄,已经分了。”

  起哄的话卡在喉咙,众人的脸色十分精彩。

  看看穆然,再看看顾行知,满脸的不相信,不是,刚刚才承认的么,怎么突然就说分了?刚才撒了一地的狗粮,突然就说分手了,谁信?

  穆然解释,“刚和平分的,另一个当事人可以作证。”

  穆然看向顾行知,顾行知只是沉默的回到座位上,一句话也不说。

  众人察觉出气氛的不同寻常,自己忙自己的,谁也不再说话。

  穆然也回到了座位上,刚坐下,就听顾行知说,“我不同意。”

  穆然看他,“不同意什么?”

  “不同意分手。”顾行知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穆然,你说的分手,我不同意,你说的分手,不算。你还欠我早饭,明天我要吃糯米团子。”

  穆然忍不住笑了,“顾行知,你说你傻不傻,你完全不知道颜慕在我生活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糯米团子好吃吗?好吃,我自己都觉着好吃,可是顾行知啊,那也是颜慕教的,我会做的每一样点心,每一样菜,都是颜慕手把手教的。”

  “那我也要吃。”顾行知看着穆然,再次化身幼稚的孩子,“我不同意分手。”

  穆然气得笑了,“顾行知,我就问你一句,谁说的我们在一起了?”

  顾行知指着穆然,“你说的。”

  穆然觉得自己有点儿词穷,对付顾行知,她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战术好,她抿抿唇,“可我也说了,我们分手了。”

  顾行知也抿唇,“我不同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