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零二章 任务

第一百零二章 任务


  穆然想这想那,想到凌晨三点才睡着,刚睡着没多久,闹钟就响了。一看时间,六点半。

  等收拾好出门,正好七点。

  穆然推着自行车出去别墅,转身关门之际,悠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挺准时的。”

  穆然错愕,这个时间点,顾行知来不去学校,来她家门口做什么?

  “我去买了早饭。”

  顾行知笑呵呵的扬了扬手里的口袋。

  口袋上头,袁记两个字格外惹人注目。

  袁记的小笼包啊,那是出了名的难等,时间早的话可能等的时间就会少一点,可再怎么少,也不会少于半个小时,顾行知这么早就拎着过来了,到底是几点起床的?

  穆然伸手探探顾行知的额头,“顾行知,你没毛病吧?”

  顾行知把穆然的手扒拉下,转而接过穆然的自行车。

  “我让凌叔送我过来的,凌叔走了一会儿了,正好,我骑自行车载你。”顾行知说。

  穆然一把把自行车的笼头抢回去。

  她不要。

  顾行知别想死缠烂打,把她吃的死死的。

  顾行知,要么打电话回去让凌叔过来接他,要么就自己跑着去学校,想要反客为主,用她的自行车载她,门儿都没有!

  顾行知立马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语气也委屈巴巴的,“穆然,你别这样,凌叔是真的有事儿,他要去医院给爷爷拿药,爷爷每天起床就要吃的,耽搁不得。”

  穆然就不信了,顾老司令堂堂一个军区司令员,手底下只有凌叔一个兵吗?

  要是凌叔真的那么忙,还能把顾行知载着去买包子,再送到穆家门口来?

  顾行知一张嘴皮子耍得挺好,净会忽悠人。

  真的是可恨。

  在顾老司令面前胡说八道就算了,忽悠着顾老司令跟她胡说八道就算了,一大早的买包子,跑到她家门口等她,他是要全宁城的人都知道他们俩关系不一般啊?

  昨天,忽悠她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起开!”

  穆然一把把顾行知搭在笼头上的爪子打开,长腿一迈,跨坐上自行车,看都没看顾行知一眼就走了。

  吃一堑长一智,穆然有点儿明白了,对付顾行知,她一定不能心软,千万不要觉得顾行知可怜,顾行知就是一个给点儿颜色就能开染坊的那种惯会蹬鼻子上脸的人。

  穆然不打算和顾行知一道儿去学校,更不打算和顾行知骑同一辆车,当然了,也不打算等等顾行知,让顾行知得偿所愿。她要看看,离了她的自行车,顾行知是不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去学校了。

  穆然就不信,顾行知不会让凌叔去接他。

  然而,事实证明,顾行知真是个奇葩,竟然真的没有让凌叔去接,还是一路小跑着去的学校。

  顾行知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早自习已经过了,第一节课也已经上了一半。

  看见教室门口站着的顾行知,老师讲课的声音戛然而止,很是惊讶的问,“顾行知,你干嘛去了,怎么现在才来?”

  不怪老师惊讶,这个班虽然有学生不上早读课,但是连第一节课都不上的,目前为止还没有。

  全班学生都看向顾行知,只有穆然眉眼不动,安静的看着桌上的课本。但就算她没有看顾行知,他也能够感觉到顾行知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

  就像她没有想到顾行知会跑着来学校上课一样,顾行知应该也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把他一个人撇在家门口。

  穆然忽略那道目光,淡然的做着笔记。

  然后,听见顾行知跟老师解释,“来的路上车坏了,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

  老师没再说什么,叮嘱两句,让下次早点儿,就让顾行知进教室了。

  顾行知进去教室,态度从容的走到座位上坐下,把课本拿出来摆放好,然后便这样坐着了,不翻书,不听课,不做笔记。

  穆然听到了顾行知喘气的声音,饶是坐了两分钟了,那呼吸声还没有恢复平稳。

  穆然敬佩顾行知是条汉子。

  她骑自行车到学校,她那飞一样的速度,都得骑半个小时,顾行知才多久,一个小时不到,就到学校了。

  还没有累到上气不接下气,果然是从小练到大的孩子,不仅有脾气,还有实力。

  “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了,我也不是诚心想要给你添堵,我只是想着你生气了,想要早一点儿见到你,让你出出气。”

  穆然正做着笔记,听到顾行知这么说,不由得放下笔,扭头去看顾行知。

  顾行知的意思,不管是一大早的带了包子去她家门口等她,还是一路跑到学校来,都是为了让她出口气?

  原来,他还知道她生气了。

  穆然看着顾行知棱角分明的侧脸,笑着夸奖一句,“顾二少真是明白事理。”

  顾行知的脸也转了过来,脸颊上是运动之后特有的红,上面有未干的汗水。

  他看着穆然的脸,从额头到下巴,一寸一寸,看得无比的认真,好像是要把穆然的模样印在心里。

  顾行知突然变得这么严肃,穆然还有一点儿不习惯,还不如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呢。

  穆然扭过脑袋,抬头去看讲台上的老师,假装旁边的这个人不存在。尽管顾行知的呼吸就在耳边,影响着她,让她没法儿假装听不见。

  她不太喜欢受人影响的感觉,可是现在,不管是颜慕还是顾行知,他们都在影响她,无时无刻,随时随地,这是一个让她忍不住想要抓狂的感觉。

  “上头派了任务下来,我应该要请假几天,在我请假的这几天里,我希望你可以消消气,不要再生我气了。我错了,穆然,昨天晚上你把我电话挂了我就意识到我错了。”

  穆然的脑子里,满满都是任务两个字。

  任务?顾行知十八岁不到,还是个高中生呢,也要执行任务的吗?还要请几天的假的去执行,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任务。

  也是,像顾行知这样难得的军事人才,从小就展现出不同于常人的军事天赋,肯定是要被重用的,被派去执行任务,是情理当中的事儿。

  比起顾行知小小年纪就保家卫国,穆然觉得自己在意的那些事儿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儿。这个时候要是再赌气不理会顾行知,显得她心眼太小,她自个儿也觉着,这是对不起整个军人集体。

  她装作漠然的说,“那就祝你圆满完成任务。”

  旁的,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不是怪顾行知自己,如果没有昨天那一出,他们俩还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大可以拍着顾行知的肩膀,称兄道弟的跟顾行知说,出任务时要小心点儿,保家卫国的英雄顾行知。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别扭,连叮嘱两句都怕顾行知会多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