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零三章 做我女朋友

第一百零三章 做我女朋友


  “穆然,这次我们要对付的是毒枭,你知道的,毒枭手里有枪,有很多高科技的武器,还尽是些亡命之徒,这样的任务很危险。”顾行知半点儿不开玩笑的说

  穆然安静听着,没有表态。

  她知道危险。

  前世今生,没少听见谁谁牺牲于和毒枭斗争中的消息。

  也知道顾行知说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希望她现在表示表示,表示不生气了,让他可以没有压力的前去执行任务。

  穆然也怕,怕这件小事儿会影响到顾行知的心情,分了顾行知的心,要是顾行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不就是她的罪过。他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穆然酝酿了一下,终于说出口,“那你出任务的时候小心点儿。”

  “好!”顾行知满口答应,还不忘趁机捞点儿好处,“穆然,等我回来,你带我去见外婆。你不是说了吗,外婆做的东西可好吃了,到时候你跟外婆说几句好话,让外婆给我做好吃的。”

  蹬鼻子,果然是会上脸的。

  她什么时候说过外婆做的东子好吃了?和外婆只是见了一面,那天的饭菜都是颜慕弄的,她根本就没有吃过外婆做的东西好吗?

  吃都没吃过,怎么可能会告诉顾行知外婆做的东西很好吃?

  顾行知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是越来越好了。

  “顾行知,我真的没有发现,你的脸皮竟然有这么厚!”

  要说顾行知脸皮厚,不管说点儿什么,他都会面红耳赤,一副受人调戏的可怜样儿,看不出来是个脸皮厚的。

  就比如现在,顾行知的耳朵根子又变成了红彤彤的,红得几乎透明。

  顾行知微微别开脑袋,几分不自在的说,“穆然,等我完成任务回来,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吧,也算,也算是给我的一份奖励。”

  有这么讨要奖励的吗?一开口就是做他女朋友,那要是他再完成一次任务,她是不是得收拾收拾嫁给他?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有这么厚的!

  穆然扭头,决心不再听顾行知叨叨。

  顾行知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了什么,见穆然真的不理他,说了几句,乖乖闭嘴了。

  等到下课,竟然直接背了书包要走了。

  想想,还是放心不下它的黄金位置,顾行知叮嘱穆然,“我就请几天的假,不是不回来了,你不要把我的位置给了别人坐,我回来以后还是要坐这儿的。”

  穆然挑眉看向顾行知,这么唠唠叨叨,真的有意思吗?

  她又不是他,没幼稚到看他不顺眼就把位置换了的无聊地步。

  顾行知还不走,居高临下看着穆然,还在絮絮叨叨,“穆然,你好好儿想想我说的话,我是很认真的,绝对没有开玩笑。你也不要觉得我年纪还小,说的话不算数,按照爷爷的话来说,我这样从小在军人堆里打转的人,看着只有十八岁,其实心里年龄已经接近三十了,知道责任,懂得担当,做我的女朋友,保证让你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最主要的,爷爷同意我的想法,支持我们从最好的开始培养感情,不浪费一点儿的大好光阴,你爸爸那边儿也没有拒绝,所以,我想,我们是可以试试的,万一就举案齐眉了呢?”

  穆然想,顾行知想得真多。

  既然,顾行知那么会想,闲来无事只会天马行空的想,怎么不一块儿想想,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会生几个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该取什么名字好?

  顾行知眼睛一亮,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想想,只是目前还不敢想,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先想想,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刚才说的结婚,生孩子,男孩儿女孩儿的名字,你放心,我都记下来了,一定会一有空就想的。”

  穆然趴下睡觉,懒得和顾行知说话,对牛弹琴,对一头软硬不吃的牛弹琴,真是太累了。

  她发誓,顾行知一走,她就会把顾行知的位置腾出来,她实在不想和顾行知做同桌了,一个好端端的人,就快被顾行知逼疯了。

  “穆然,我走了。”

  顾行知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站在穆然的旁边,只要穆然睁开眼睛看看,就能看到顾行知眼里的希冀和期望。

  当然是希望着的,希望穆然可以说一句早点儿回来,以女朋友的口吻叮嘱他早点儿回来。

  可是,没有,穆然始终闭着眼睛小憩,既没有抬头看他,也没有再叮嘱他什么。

  顾行知在原地站了将近半分钟,终于转生走了。

  穆然表面在睡觉,却是关注着顾行知的一举一动,听着顾行知的脚步声一点一点,逐渐变远。

  有一只手突然搭上肩膀。

  顾行知已经走了,穆然不至于傻乎乎的以为是顾行知回来了。

  穆然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去看。

  沈兰坐在顾行知的座位上,指着顾行知没带走的书包。

  “刚才顾行知跟我说了,让你帮他把书包带回去,还说了,你要是嫌麻烦,你拿回家也可以,他到时候去你家拿,一样一样的。”

  穆然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顾行知,瞧瞧他那个德性,她就知道他纯属说的比唱的好听,死性儿不改。

  让沈兰传话,沈兰可是出了名的大嘴巴!

  要不了一天时间,别人都知穆然和顾行知已经到了你去我家,我去你家,你家就是我家的地步了。

  真是太可恶了!

  沈兰拍着穆然的肩膀安慰,“生什么气儿嘛,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求着顾行知看一眼,顾行知都不乐意看,就在你一个人面前低声下气,低眉顺眼,卑躬屈膝,你还想怎么着儿?顾行知要什么有什么,不比颜慕差呀。”

  又提到了颜慕!

  穆然递给沈兰一个警告的眼神。

  沈兰这次没有被吓到,反而底气十足的跟穆然说,“我不骗你,穆然,凭我的第六感,颜慕城府太深,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也肯定不会像你以为的那么好掌控,换句话说,他私底下在做什么,你完全不知道。顾行知虽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但是顾行知这个人吧,浑身上下,皆是凌然正气,整个一好人,不会做什么坏事儿的。我建议你啊,既然颜慕已经成了过去式,不如从了顾行知。”

  穆然瞪着沈兰,“别给我得寸进尺,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沈兰切了一声,看看前排和人窃窃私语,不排除正在说穆然坏话的刘子伊,“不是我说,对她都能高抬贵手,还能真的对我不客气?”

  穆然皱眉,这世界疯了不成,刚走一个神经质的顾行知,怎么又来一个神经病似的沈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