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良心发现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良心发现


  眼看着顾行知的脸色变了,穆然心里面有点儿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顾行知这人率性而为,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兴冲冲的告诉外婆,“外婆,我是穆然的男朋友!”

  穆然目前还不想让外婆知道她和顾行知的关系。

  首先,她和顾行知能走到哪一步还不确定。其次,外婆那么在意她的成绩,要是知道她早恋,不知道会生出多少忧心。

  穆然这么想,急忙就把雪球从顾行知的怀里接了过去,跟外婆说,“外婆,这是雪球,是顾行知送过来的,平时您一个人无聊,就让雪球陪着。雪球很乖的,不会调皮捣乱。”

  外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雪球身上,见雪球长得圆滚滚的,也很喜欢,摸了一把雪球之后,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我之前在乡下的时候养过一只猫,养了一年多,后来不晓得跑哪儿去了,再也没有回来,我就老是惦记着,也是这么白花花的。这只猫儿长得真好看,比我之前那只好看多了,看着乖得很,名字也好听,不像我们乡下叫的咪咪,发财,富贵的。雪球,真好听。”

  “外婆,您喜欢就好,雪球很乖的,您先抱抱。”穆然把雪球送到了外婆怀里,扭头跟顾行知说,“我俩去阳台,把雪球的东西放好。”

  “哎呀,放啥子放,人家稚稚才来,茶都没有喝上一口。我去放,你们两个坐到耍。”

  外婆把雪球塞回到穆然的怀里,不由分说把两人拽了坐到沙发上。

  对顾行知说,“稚稚,你喝茶,等下冷了就不好喝了。”

  穆然时刻注意顾行知的脸色,但是,好像除了之前抿唇的那一下,他并没有表现出哪里不高兴。

  和外婆说话时也是笑眯眯的,别提多礼貌周到。

  轻轻抿了一口茶,顾行知眉目间都是赞许,连连夸奖,“外婆,这茶真香,和我喝过的茶都不一样,这味道好特别。”

  顾行知的这句话显然说到了外婆的心坎里,外婆一下子眉飞色舞起来,说得倒是谦虚,“这是我们老家的特产,小地方的东西,上不得台面,大城市没有,你们没喝过是正常的事儿。喜欢喝就再喝点儿,我去把东西放好。”

  外婆弯腰就要去端箱子,顾行知赶紧把茶放下,赶在外婆之前把箱子端了起来。

  说,“外婆,这箱子沉,我来就好了。雪球之前是我养着,我熟悉这些东西怎么放,您休息,我去放就好。”

  外婆不让顾行知动,说顾行知是客人,哪能让顾行知忙活,非要顾行知坐着喝茶。

  穆然看不过去了,忙说,“外婆,您装一点儿茶,待会儿让顾行知拿回去。”

  外婆这才乐呵呵的跑去装茶叶去了。

  顾行知端着箱子往阳台去,穆然抱着雪球,亦步亦趋的跟在顾行知身后。

  顾行知只是往前走,到了阳台上,也是沉默的把箱子里面得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好。

  穆然不确定顾行知心情好还是不好,站在阳台门边,问,“顾行知,你伤口怎么样了?上药了没?”

  “嗯。”顾行知点点头,鼻子里嗯了一声,就算回答穆然的问题了。

  穆然抱着雪球走到顾行知旁边,蹲了下来,拐拐顾行知的胳膊肘,明知故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顾行知点点头。

  穆然难得的宽慰,“外婆说话是这样的,她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说你和颜慕都是好孩子,只是这样而已,你也不要不高兴。我说了的,我和颜慕不是那样的关系,也说了,你是我最好的同学,在外婆的眼里,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朋友,不会偏心谁的。”

  “居然舍得撇清关系,真是良心发现了。”顾行知撇嘴,“不过,我说的又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穆然猜测,“没吃早饭,饿了?我们也没吃呢。要不然,你在家里等着,待会儿我和外婆去市场卖菜,帮你带回来,你要吃什么?”

  “我腿疼。”顾行知可怜巴巴的说,“昨天晚上睡不着觉。”

  疼得睡不着觉,那得是伤得有多重?

  她就说顾行知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感情是一个晚上都没睡。

  顾行知什么事儿都藏着掖着,肯定没告诉其他人他受伤了,走路做事也不让别人看出半分的不舒服来……

  这么想来,穆然竟然觉得有些心疼顾行知。

  她说,“伤得很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放心,就我陪着你去,保证不让其他人知道。”

  “那也不去。”顾行知梗着脖子说,“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医院。”

  “那我看看?”穆然是认真说的,也只是想看看顾行知伤到了哪种程度,看看需不需要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顾行知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赶紧就往旁边挪了过去。

  “看什么看,肉都被剐了一层,不吓到你才怪。”

  “我又不怕。”穆然挪步跟上,往顾行知旁边凑去,说,“我看看呗。”

  顾行知耳根子泛红,看也不看穆然,迅速把箱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好,站起了身子。

  “要去买菜吗?我也去。”顾行知说。

  穆然看了一眼顾行知的腿。

  痛得一晚上睡不着觉了,还去买什么菜。

  要是让顾老司令知道了,指不定多么心疼呢。

  “我和外婆去买就好了,你也知道外婆的性子,是不会同意你跟着去的。你就好好在家里待着,刚好可以睡一会儿。”

  穆然根本不给顾行知反驳的机会,说完话就去了大厅。

  顾行知把雪球的东西再拾掇了一下,等去到大厅,穆然和外婆一起从客房里出来了。

  不知道穆然和外婆说了什么,外婆脸色很沉重。

  顾行知不明所以,问,“怎么了?”

  外婆走到顾行知面前,脸一垮,“你这小伙子真是的,要不是然然说,我还不晓得你摔伤了,真是的,伤得那么重还带这么东西过来,我想着都心疼。你也不要忙这忙那的了,赶紧休息一下,床铺给你铺好了,都是新的,你躺一会儿,等我和然然出去买只鸡,给你炖汤。”

  顾行知受宠若惊,连忙说不用,枪林弹雨的,这点儿伤算不了什么。

  以前出任务也好,训练也好,比这个严重数十倍的伤都受过,他都已经习惯了,过一段时间自然就好了。

  之所以跟穆然说,只是想博取同情,让穆然心疼心疼他,他并不想表现得这么弱不禁风的,更不愿意给外婆添麻烦。

  外婆一听这话,脸色更沉了,“还犟!受了伤,不好好照顾,是要留下后遗症的。现在年轻,没觉得有啥子,等你老了就晓得,那痛起来可难过了,痛的是自己,别人又不能代替你,怪可怜的。听话,快去睡一会儿,我和然然很快就会回来了。”

  外婆扶了顾行知的手臂就把顾行知往客房里带,顾行知连说不用不用,被外婆瞪一眼,自觉的闭嘴了。

  穆然在一边看得笑了,等到外婆出去,才指着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瓶说,“这是外婆自己做的药酒,对皮外伤很有用的,棉签我放一边了,你自己倒了擦擦伤口。你放心,我没往里面下毒,这是纯中药泡的,也不会有副作用的……只是,刚擦可能有点儿痛。你先擦了,就当消毒,我待会儿给你买药膏回来,消消炎。”

  顾行知坐在床上,认认真真听着穆然的叮嘱,那模样,比雪球还要乖巧三分,分明就是个听话的孩子。

  穆然真想走上去摸一摸顾行知的脑袋,像给雪球顺毛那样给顾行知理理头发。

  可她知道,她要是敢这么做,顾行知非把她的手剁了不可。

  她现在不能惹顾行知,人家可是伤残人士,她得好好儿护着,要不然,别说顾行知要抱怨,就连外婆也不会放过他的。

  “擦了药就睡觉吧,我们出去了。”

  穆然说完,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顾行知看着被关上的房门,一种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受了伤,经常都是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因为藏得太好,从十六岁参加任务以来,很少会被人看出来,这样的叮嘱和关心自然很少受到。

  今天被这么关心着,照顾着,他竟然觉得眼眶都快要湿润了。不管是外婆还是穆然,都让他心里暖暖的,说不出的欣喜。

  顾行知抱着床头柜上放着的药酒,咧着嘴傻笑。

  等到穆然和外婆关门出去了,他就跑到窗户边站着,没两分钟,穆然和外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眼里。

  顾行知用手指在窗户上描摹穆然的背影,描摹得正起劲儿,穆然就回过了头。像是知道他在看她一样,冲他挥了挥手。

  顾行知心里一慌,忙往一边躲去,转念一想,穆然和他打招呼呢,他为什么要躲?

  顾行知红着脸回到窗户边,穆然早已经回过头,走远了。

  可顾行知的眼里,还是穆然回过头来,冲他挥手的模样,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到穆然跟他挥手时,脸上淡淡的笑。

  他觉得好不真实,居然,居然,是真的!他居然真的和穆然离得这么近!他的美梦,他要和穆然携手的美梦,居然真的,一点一点的实现了!

  顾行知幸福得就像是踩在云端,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得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喝了百年佳酿,逐渐醉了,醉得分不清南北东西。

  他捂住脸,脸上已经滚烫一片,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脸上的酡红。

  “顾行知,你走运了!你要加油,尽快攻下穆然这块高地,只要攻得下,穆然就是你的!”顾行知坐到床边,兴奋的往后一倒。

  咚的一声,顾行知捂住撞到墙上的脑袋,痛得龇牙咧嘴……

  “笑啥子?”

  外婆看着一个人傻笑的穆然,不解的问。

  穆然摇摇头,紧紧挽着外婆的胳膊,说,“外婆,有您在真的太好了,您一定要长命百岁,要一直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外婆笑着,苍老的手指摸摸穆然的脸颊,“我当然要陪我的孙女儿一百年,只是人老了,不中用了,看事情想问题也像是老古董,一根筋到底,不知道回转下,只怕到时候苦了我的孙女儿。”

  “怎么会,外婆就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外婆。”

  穆然把头靠在外婆的肩膀上,幸福得像是拥有了全天下,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外婆的话会一语成谶。

  穆然和外婆没有出去太久,因为家里还有个顾行知等着“照顾”,她们不放心,出去买了菜就回家了,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

  而看着表数着时间的顾行知却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他坐在床上,竖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就怕自己一个没注意,人回来他都不知道。

  顾行知就想和穆然多待一会儿,当然舍不得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一听到门外有动静,立马下床,刷一下拉开了房门,动作之快,反而把刚进屋来的穆然和外婆吓了一跳。

  穆然问,“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没吃早饭,饿疯了?”

  外婆假装拧穆然的胳膊,“刚才才和你说了,对稚稚客气点儿,多好的一个小伙子,被你说这说那儿,脾气都没了。”

  脾气都没了?那是外婆没看过顾行知的真性情。

  顾行知那脾气,不是穆然说,又倔又小气,正常人都受不了。

  但有外婆护着,穆然不敢再说什么,把买来的早饭装盘了递给顾行知,一个劲儿的对顾行知嘘寒问暖。

  外婆这才满意了,叮嘱两人坐着,便进去厨房忙活了。

  顾行知吃了一口穆然买来的包子,说,“没你做的好吃,酱油放太多了,其他什么味儿都吃不出来。”

  穆然眉头一挑,“看不出来,你还挑食啊。”

  很挑好吗?

  顾行知再艰苦的条件都能坚持,唯独吃的方面,很多时候都招架不住,一般难吃还能勉为其难的接受,要是十分难吃,他只能硬着头皮接受。

  没法儿,军队里那么多人,谁能一个个的全都照顾到?要是出任务,想想怎么毫发无伤的回家就好了,要是挑剔,是会饿死的。

  穆然把热腾腾的豆浆放到顾行知面前,摇头,“看样子,你是真的饿疯了,早知道,出门前就给你煮面了。瞧瞧这狼吞虎咽的样儿,像是生来就没吃过饱饭的,说你是顾老司令的孙儿,堂堂的顾二少,谁信?”

  顾行知问,“那顾二少应该是什么样的?”

  “威风凛凛,孤傲卓绝,谁都不放在眼里。”

  穆然可没有胡诌。

  正常的顾行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穿着一身笔直的绿军装,脚蹬一双锃亮的高帮系带黑皮鞋,威风凛凛,目不斜视的从人群中央走过,步履从容,脚下生风。

  本来是这个样子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又幼稚又缠人,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人。

  “有一件事你得帮我。”顾行知突然凑过来说,“语文老师让我一个星期写三篇作文,你知道的,写一篇作文的时间,都够我做一张数学卷子了,这不是又被事情耽搁了吗?你帮我写呗?”

  这是花费时间的问题吗?

  只要愿意,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说来说去,还不是顾行知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