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会是个好母亲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会是个好母亲


  “穆然,你回家了?我们走了以后,外婆的气儿有没有消一点,你弄清楚了,外婆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的?”

  电话接通,传来顾行知的声音,明显的心情不好。

  穆然没有着急回答顾行知的问题,先是问了一句,“你回家怎么样,顾爷爷有没有骂你,警察局的事情,顾爷爷是怎么说的?”

  顾行知情绪低落的回答,“我这儿没什么事的,那件事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就算是别人,我也不可能只是眼睁睁看着,什么也不做的,唯一错的,就是当时动了私心,情绪过激了一点,下手没轻没重的。”

  “那你爸妈那儿?你说清楚了没?”

  顾行知的爸妈一直打电话要找顾行知,不是会问问顾行知吃饱穿暖的事儿,肯定也是知道了顾行知在宁城出的事情,打电话了解情况的。

  可怜顾行知,因为她惹上了这么一件麻烦的事。

  顾行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家没事儿,我爸我妈都是大忙人,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会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的,我一天到晚惹是生非,他们早就习惯了。有爷爷管着我,他们不会说什么的。你也别担心了,那件事情算是彻底的过去了。穆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穆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外婆要见我爸,现在来别墅了,外婆一来就哭了,两个人在楼底下说话,有意避开我。我爸让他带回来的女人守在我房门口,我想偷听都没法儿。顾行知,你说,两个人之间能说什么,不就是我妈的事情吗?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也纳闷得很……”顾行知也叹气,“回到家以后,爷爷晚饭都没吃就回房间睡觉了。你说,你妈妈的事情会不会和爷爷有关?我瞧着,他今天见了外婆以后,情绪也低落得很。要是外婆和爷爷真的有仇,我俩有没有办法把他们的仇恨理清楚,还能继续下去吗?穆然,你之前答应过我的,可不能抛弃我。”

  “行了,答应你的,我记着呢。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去看看那个女人还在不在,要是不在,我偷听几句去。”

  和顾行知再说了几句,穆然挂断了电话。

  走过去打开房门,一眼看到了倚在门框上的蔓姨,一只手捏着鼻子,掌心还带着未干的鲜血。

  “这么不经撞?”穆然嗤了一声,拿过桌上的抽纸,连着盒子一块儿全塞到了蔓姨手里,说,“走远点擦,不要在我房门口晃悠,晦气。”

  蔓姨一把拽过抽纸,抽了两张,当着穆然都面就开始擦鼻血,很是不服气的说,“我还没成你后妈呢,你摆什么谱,小心我成了你后妈之后虐待你,不给你饭吃,不给你零花钱用,断了你的经济来源。”

  “你随意,我奉陪。”

  不是穆然看不起蔓姨,这人看着机灵,却是个榆木脑袋,一点儿不懂得变通。

  穆成胜让上来盯着她,蔓姨就寸步不离的盯着她,难道不知道穆成胜和外婆在楼底下说着秘密吗?天大的秘密啊,就不知道去偷听一下,再拿出去卖钱吗?

  鼻子被撞出血了还要坚守岗位,一步也不离开她的房门口,蠢!蔓姨这人,太蠢了。

  虐待她,再来十个这样的她都不怕。

  俗话也说得好,咬人的狗不叫,要想虐待她,顾云是最好的表率,表面什么都给她了,看上去对她好极了,不管谁见了都要夸一句敢,其实呢,那才是真正的虐待,不见鲜血的虐待。像蔓姨这样的,嘴上说着狠话的,往往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做不出什么狠心事情的。

  何况,蔓姨的脑子还不够用。

  穆然捂着肚子,佯装饿了,说,“我饿了,我要下楼去吃饭。”

  蔓姨挡在房门口,不让穆然下去,有些生气的对穆然说,“没看见你外婆难过得都哭了吗?这种时候,你居然吃得下饭,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

  为了阻止她,真的是什么花都说的出来。

  善良?

  不知道她干的那些好事吗?哪一件不是“丧心病狂,道德沦丧”?居然说她善良,这女人出门之前吃药了吗?

  要说“善良”,她整人的时候最善良了。

  穆然轻轻的笑了一下,“饿了是没良心,我也认了,可是渴了,想喝水,这个总是没错的吧。你下去把我的咖啡端上来吧,再不喝都冷了,你说可不可以啊,阿姨?”

  “真的渴了?”蔓姨一点儿也不怀疑穆然那张漂亮皮囊下包藏着的戏耍人的心,还老老实实的问了一句,“要不还是喝水吧?咖啡喝多了不好,女孩子少喝,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倒去。”

  蔓姨真的半点儿也不耽搁,抱着穆然塞给她的纸就下楼去了。

  没到一分钟,就听到穆成胜的骂声,“不是让你好好儿在楼上待着吗?突然跑下来做什么?”

  “我渴了,我下来喝水不行啊。”蔓姨也不甘示弱,“你们说你们的,我又没听你们说什么,这么紧张干什么?好了,我现在端了水,回去楼上慢慢喝,保证不主动下来了,你们要说什么尽管说,我不会听的,不用防着我!”

  穆然靠在墙壁上,听得直笑。

  蔓姨啊蔓姨,到底是恃宠而骄,要换作顾云,你看穆成胜还会不会一声不吭。

  “真是的,不就下楼去拿杯水吗,跟防贼似的,看着那样儿就够了,要不是为了我儿子着想,想着给我儿子挣点家产,我才不受这窝囊气!”

  蔓姨端着一手端着水壶,一手拿了个杯子,腋下还夹着一盒纸巾,骂骂咧咧的朝着穆然的房门口走了过去。

  穆然接了水壶和杯子,满满倒了一杯喝下去,笑着问,“神仙显灵可,蔓姨这么快就怀上了?还是个儿子。穆家后继有人,我爸一定高兴得很,别说一点家产,就是穆家整个儿的家产,也会是你们母子的,恭喜恭喜啊。”

  蔓姨笑得眼睛都眯缝成了一条线,“我那不是这么说说,过过嘴瘾儿吗?不过借你吉言,我要是真的怀上了,就分你一半家产。”

  穆然挑了挑眉,“别接啊分我干嘛,你给你儿子挣来的家产,还是好好儿给你儿子留着。”

  蔓姨摇摇头,“就算能生个一儿半女,那也只是穆成胜的一个孩子,怎么能想着独占家产呢?只要你们能待见他,给他一口饭吃就好了。”

  “不是我吹牛,等到蔓姨的孩子出生,只要他端着碗来门口,就算天天来,我也绝对不会让他空着碗回去!”

  穆然笑话蔓姨的孩子是个乞丐,蔓姨也不生气,还乐呵呵的说,“你心地还是好的,愿意赏他一口饭吃,要是我啊,一脚把他踹门外去,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没听出来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吗?居然还能当真了。真是个人才。

  穆然无话可说,再倒了满满一杯水,一口气全喝完了。

  刚把水喝完,穆成胜就上楼来了,指使着蔓姨说,“你帮然然收拾收拾东西,让她和外婆一块儿住。”

  “怎么,怕我在家里碍了你们的好事儿?放心吧,你们爱分分,爱合合,我没兴趣管你们。”

  穆成胜娶不娶老婆,娶谁进家门,穆然都不想管,反正,除了血缘关系,她和穆成胜也没什么感情。

  穆成胜没有想方设法的把外婆送走,还让她搬过去和外婆一块儿胜过,她求之不得。

  但是,心里愿意是一回事,穆然还是没忍住呛了穆成胜一句。

  这么多年来,穆成胜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她,临了,果然是毫不犹豫的把她扫地出门。

  幸好,她也计划着要离开这个家的,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至于难过,不至于难堪。

  “去了外婆那儿,要听外婆的话,别像在家里一样,可着劲儿的折腾,外婆年纪大了,经不起你折腾。钱不够用了,或者有什么事情了,就给家里电话。”穆成胜难得的叮嘱了一番。

  从前这么多年,除了需要讨好顾行知或者是颜慕的时候,穆成胜从来没有叮嘱过穆然什么。

  穆然回来得晚了,随便找个借口,穆成胜就信了。

  穆然彻夜未归,随便找个借口,穆成胜也信了。

  在穆然看来,穆成胜的叮嘱算什么,不过就是终于等到了甩掉一个大包袱的时候,心情好了,顺口说了几句中听的话。

  可是穆然稀罕吗?

  不稀罕!

  这么多年都这么过去了,还缺穆成胜这一句叮嘱吗?

  “我自己收拾。”偶然轻笑着说,“需要的东西我会带走,其他的,麻烦你们全都扔了,房间也不用留着了,打扫出来给你们的儿子用吧。”

  “瞧你这话说得,不过是让你去和外婆住一段时间,又不是把你撵出去了,至于说得这么过分吗?”蔓姨接过穆然手里的水壶和水杯,眼睛里面居然有不舍,她对穆然说,“房间给你留着,你什么回来都可以。”

  “不。”穆然摇头,笑着说,“真的,我不会回来了。”

  穆然是看着穆成胜说的,她郑重的告诉穆成胜,再也不用担心她对他做什么,再也不用看着她碍眼。

  “恭喜啊爸,终于摆脱您最不喜欢的女儿了。”穆然说。

  说完,进去房间,关上了房门。

  紧闭的房门就是一道铜墙铁壁,隔断了房里房外,隔绝了穆然和穆成胜之间哪怕丁点儿的好的记忆。

  穆成胜提到那个女人时,只是红了眼眶,听到穆然的这句话,却是哭了。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就直到穆然的心里早就没有了他这个所谓的父亲。

  “走了好,走了也好。”穆成胜笑呵呵的说着,抹了一把眼泪之后,折身去了隔壁房间,直到穆然离开,都再没有出来。

  反而是蔓姨,一把夺过了穆然手里那个大号的行李箱,紧紧的握着拉杆,再抢过穆然背在背上的,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背包,不等穆然回神,咚咚咚就往楼下去了。

  穆然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即便是迫不及待的要她走,也不用急在一时,她要走的,说了要走,她就一定会走的。

  笨重的箱子和背包都被蔓姨拿去了,剩下的就是几个轻巧的箱子,穆然抱在怀里,轻轻掂了掂。

  她看着隔壁房间紧紧关着的房门,释然的笑了起来。

  都说她冷血,她的这份冷血,应该是随了穆成胜。

  果然是血浓于水,就算关系再不好,彼此再不亲近,父女之间的性情还是那么相似。

  “再见。”

  穆然冲关着的房门轻声说了一句,抱着箱子,不疾不徐的下了楼梯,出了客厅。

  大门外,出租车的灯亮着,在黑漆漆的夜色里,格外的惹人注目。

  蔓姨把行李箱和背包递到出租车司机的手里,看着司机师傅往后备箱装,时不时的叮嘱一句,轻点,小心别把里面的东西磕碎了。

  灯光照映下,蔓姨的侧脸很柔和,温柔得不成样子,连令人讨厌的甜腻声音都变得不那么刺耳。

  外婆站在距离蔓姨三步不到的地方,目光始终追随着蔓姨。

  穆然看不清楚外婆脸上的表情,但她直到,外婆得目光一定是深邃的,宁静的,欣喜的,眷恋的,因为外婆是透过蔓姨,在看她最疼爱的女儿,一个永远消失在人世,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人群中,喊外婆一声妈妈的人,她的妈妈。

  穆然走上前,把箱子放到了副驾驶座上,她打开后座车门,对外婆说,“外婆,我们走了。”

  外婆点点头,缓步走过来,上了车,目光看着窗外,有些不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即将落下的时候,赶紧转过了身子。

  穆然坐到外婆旁边,轻轻握着外婆的手。

  蔓姨走过来,通过打开的车窗,说,“穆然,今天没让你尝到我的手艺,等哪天有空了我重新给你做一顿。”

  目光又越过穆然,落在外婆身上,说,“阿姨,您应该是说我和您的女儿长得像吧,如果您不介意,就把我当做您的女儿,有空常来坐坐。”

  外婆别开脸,泪如雨下。

  蔓姨以为外婆不愿搭理她,目光又落到穆然身上,无比坦诚的说,“穆然,对不起啊,好像是拆散你的家,现在说弥补,也是空话除了让你更加气愤之外,什么用都没有。你放心,等到你爸爸走了得那一天,我会主动离开的,虽然有些不耻,但是这些年他对我很好,我舍不得离开他。”

  穆然什么也没说,直接摇上了车窗。

  蔓姨自讨了没趣儿,又走到司机师傅旁边,给司机师傅塞了几张票子,小声叮嘱,“箱子有些重,待会儿麻烦您送到楼上去,丑话说在前头,别看她们一个是孩子,一个是老人,觉得好欺负,你要是敢动什么歪心思,别怪我不客气。我警察局里可是有人的,说一声就够你喝一壶的。”

  这也许,会是个好母亲。

  穆然想,如果这是个好女人,那么上天眷顾,一定会给她个孩子的。

  有个孩子也好,在穆可可走了,她也走了以后,穆成胜还能有个孩子膝下承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