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三十章 吃顿饭而已

第一百三十章 吃顿饭而已


  离开穆家别墅,对穆然而言,没什么影响,一夜无梦,睡得可好了,第二天起床,也是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穆然收拾好,外婆已经给她做好了早饭,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挂面,加上特制的榨菜和辣椒,味道好极了。

  穆然一边跟外婆说,“外婆,不用起来给我做早饭,我出门买一份就好了,您就别麻烦了,每天多睡一会儿。”

  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不停的说,“好吃,真好吃。”

  “人老了,瞌睡没那么多,这个时候也该起床了,能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还能给你做早饭,两全其美的事儿,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要你爱吃,外婆就给你做,外婆别的不会,论做东西,那是一把好手。”

  穆然点头再点头,这话儿是没错了,外婆做的东西,别管是做菜还是炖汤,都是色香味齐全,尤其是加了老家的那些她见都没见过的调味品之后,别提多好吃了。

  穆然把面吃得干干净净,喝了两口面汤,才心满意足的把碗放下了。

  外婆拿过书包递到穆然的手里,说,“然然,外婆跟你说的话,你都记着没有?你答应了外婆的,要和顾行知断了关系,外婆可是记在心里了的,你不能骗外婆。”

  穆然接书包的手一顿。

  “外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您可以跟我说吗?我也这么大了,知道权衡利弊的,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您可不可以告诉我?”

  “等你高中毕业,考上大学了,我什么都告诉你。好了,去学校吧,早上的记性好,你去教室多看会儿书,我过会儿出去买菜,给你做好吃的。”

  穆然还要问,可是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外婆什么也不说,顾左右而言他,一个劲儿的催促穆然去学校。

  穆然进去教室,顾行知早就倒了,坐在座位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穆然走过去,问,“怎么,昨天晚上失眠了?”

  顾行知看看穆然的脸色,不由得羡慕,“看样子,你昨天晚上睡得很好,看这红润的脸庞,外婆你和爸爸没谈崩是吧?”

  “一个字没听到,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穆然把书包塞进抽屉里,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睡得倒是真的挺好的,好消息,我爸让我搬了和外婆住,我连找理由都省了,以后再也不用早早起床赶路了,就三五分钟的路程,伸个懒腰就到家了,二少,羡慕否?”

  “羡慕,好羡慕!”顾行知知道穆然早就想搬了和外婆一起住,听到穆然梦想成真了,他高兴都来不及,只是,高兴是穆然的,和他半点儿关系也没有。

  换在昨天之前,他肯定高兴得手舞足蹈,因为可以天天儿的送穆然回家,天天儿的去外婆家蹭饭。

  现在,算了吧,根本蹭不了饭。

  他甚至都怀疑,外婆把穆然接到家里,就是为了不让穆然和他见面。

  他脸皮再厚,也只是对穆然,对待旁人,他拉不下脸面的,如果外婆每天都像昨天一样,他不敢意思登门的。

  顾行知哀嚎,“小然然,要是外婆棒打鸳鸯怎么办?”

  穆然满脸垂怜,“实话实说,顾行知,外婆让我和你断了往来,以后,你少出现在外婆面前,省得惹了再破不开心,你也不乐意。”

  “骗子!”顾行知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穆然,你昨天怎么答应我的?我告诉你,我录了音的,你要是不承认,我就告你!”

  顾行知一开口,教室里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他们所在的角落。

  穆然赶紧跟人道歉,让人继续看书,平息了众怒以后才一把把顾行知拽了坐下。

  “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你说说,你都第几次了,每次都把人吓得一个激灵,都快引起众怒了。”

  “还不是怪你,每次你都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控制不住情绪!”顾行知拽着穆然的手不愿意撒开,说,“穆然,你可别说,你答应了外婆,真要和我断绝来往。”

  穆然很无辜,外婆都用回老家来威胁她了,她能怎么办?

  难道她还能说——好啊,外婆,那您回老家吧,不用担心我,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的,也会听您的话,假装自己从来不知道您的存在,也会忘了您出现过。

  她能这么说,能这么说么?

  那还不得遭天打雷劈。

  “我只说让你少出现在外婆面前,又没说不和你玩儿了,你总是把问题想到最坏的一面,你这么悲观,我也很绝望啊。”

  顾行知对着天花板长叹,“我也很绝望啊,真是命途多舛,所有的麻烦事儿都跑一起了,老天爷,我不过就是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早恋,你怎么就不愿意成全呢。”

  穆然点拨,“你要的轰轰烈烈,如果没有九九八十一难,怎么能称得上轰轰烈烈呢?顾行知,让你好好学习语文你不听,现在遭报应了吧,连许个愿望都能用错成语,你是没救了。”

  没救了就没救了,顾行知想,之前那个愿望许错了,那他重新许一个,就许——今天下午和穆然去操场上逛一圈,再和穆然一块儿出校门。

  到了放学的时候,顾行知悲哀的发现,他的这个愿望又泡汤了。

  他不知道颜慕来干嘛,火急火燎的赶到教室门口,惹来一阵哗然。

  高大帅气一男神,往教室门口一站,鹤立鸡群一样,惹得无数女孩子芳心都飞出去了,长腿直接迈进教室,站到穆然跟前,飞出去的芳心都碎了。

  “你怎么来了?”穆然也很疑惑,颜慕怎么突然过来了,看着神色紧张的,是出了什么事情?

  颜慕看着穆然的腿,有些气急败坏的问,“让你走路好好走,下个楼梯也能崴着脚,真是长本事了!我看看,伤得重不重?”

  颜慕说着,已经蹲下身子,要去看穆然的脚。

  穆然赶紧挡住颜慕的手,问,“谁跟你说崴脚了?我没有啊。”

  颜慕看着穆然穆然看着颜慕,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两个人都明白了。

  “外婆!”

  顾行知的心狠狠往下坠,坠,再坠,坠到了最底下。

  外婆真的是不喜欢他了,这都把颜慕这个最大的情敌推出来了,以后的招数,他还怎么抵挡得住。

  但顾行知不认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他拿来应对的办法。

  这个时候么,就让颜慕上一边儿等着去。

  “穆然,我篮球落在操场上了,你陪我去拿。”顾行知说。

  穆然说,“好。”

  事实上,顾行知今天根本没有打过篮球,连篮球都没有碰一下,怎么可能会落在操场上。

  穆然刚想让颜慕先回去,颜慕就开口了,“外婆让我送你回去,说上次说了给我们做辣子鸡,后来搬家了,没做成,她今天做好了,让我一定要过去吃。”

  颜慕刻意强调了一下,是一定,一定要过去吃。

  穆然也知道外婆那脾气,做好了饭菜让人过去吃,如果邀请的人没有到,是要气上好几天的。

  看看顾行知一副争风吃醋又无可奈何的可怜样,穆然真心觉得这孩子太惨了。之前得外婆宠爱,在外婆家,都能横着走路,一朝失宠,连饭都没了。

  “要不,一起过去吧?”

  外婆再怎么不宠爱顾行知,顾行知都是外婆曾经宠爱过的孩子,外婆应该不会连顿饭都不给吧。

  也许,顾行知脸皮放得厚一点,多几次不请自来,外婆受不了了,就由着顾行知了呢?

  顾行知缠人的功夫,还是很好的。

  颜慕也说,“是啊,一起过去吧,外婆那么喜欢你,肯定也很欢迎你过去的,就是吃顿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顾行知想一把撕破颜慕的脸。

  喵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就不相信颜慕这个心机男不知道他昨天被外婆赶出去的事情,知道了还在这儿装什么大方?要是外婆没有生他的气,他一过去,还有颜慕什么事儿?

  还说什么,吃顿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开玩笑,那可是外婆家的饭,是人人都能吃到的吗?

  像他这种吃不到的,就只能心里想想,眼馋着了。

  顾行知三两下收拾好了书包,对穆然说,“走,去拿篮球去。”

  穆然点头说好,让颜慕去校门口等她几分钟,跟着顾行知往操场上去了。

  顾行知无聊的踢着塑胶跑道,恨不能把跑道踢出几个洞来才好。

  穆然跑到顾行知的面前,倒退着往前走,她两手背到背后,安慰说,“这点小挫折算什么,你可是顾二少,要经受得住诱惑,还要耐得住寂寞,不就一顿饭吗,不吃就不吃了,回去让张嫂给你做个辣子鸡,吃到想吐为止,要是实在不行,就听我的,打起精神,化不高兴为做试卷的动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顾行知扬起脸,对着穆然呵呵呵的假笑。

  说,“这日子过得好郁闷……穆然,你去外婆那儿,能给我打电话吗?”

  外婆那儿,就安了一个电话,还是安在客厅里的,要想打电话给顾行知,不方便,也很容易就暴露了。

  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还是不要再惹外婆生气好了,不然,今天来的是颜慕,明天来的可能就是外婆本人了。

  “放学了不能一起回家,电话也不能打,那我怎么办嘛。”顾行知满脸的不高兴,有个馊主意,“要不我也说我家离学校太远了,每天来学校不方便,在那个小区买套房算了,最好和那套是一栋楼,要是上下层,或者直接是邻居,那就更好了。”

  穆然很严肃的拒绝了顾行知的这个主意。

  要是顾行知一时脑热,真和他们成了邻居,相信她,外婆一定会重新找了房子,直接搬家的。

  搬家是一件麻烦事,她可不像折腾来折腾去。

  “那你给我写情书!”顾行知苦着脸说,“你要是真的不搭理我,我今天晚上又得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可怜,突然就被外婆打入了冷宫,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孤独着,感觉不会再有出头之日了。”

  穆然瞪顾行知一眼,“别在这儿装可怜,难道其他时候我俩住过一栋楼吗?本来就没有的事情,别说得像是谁剥夺了你什么权利一样。”

  顾行知眼睛皮一耷拉,“你就说,愿不愿意,写不写?”

  “怎么写?”穆然眨巴着眼睛问,“是按照散文的方式写,还是按照应用文的方式来写,要不然,写篇心得体会怎么样?就写一写,认识你以来,我的三观是怎么被刷新的。也不会写得干巴巴的,我会用上各种修辞手法,各种华丽的辞藻,写出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如何?期待不期待?”

  顾行知一把拽住穆然的胳膊,把穆然拽到了他旁边。

  他牵着穆然的手,和穆然肩并肩的往前走。

  说,“第一句话,你得这么写,亲爱的顾行知男朋友,见字如面。”

  穆然看着顾行知的侧脸,看着顾行知长长的睫毛上卷着好看的弧度。孩子气的时侯,还挺可爱。

  哪有人主动要人给写情书的,再说了,情书这样的东西,不该是男孩子给女孩子的。

  怎么什么事情到了顾行知这里,都要反着来呢?

  哄人的人是她,被哄的是他。

  安慰的人是她,被安慰的是他。

  铁石心肠的人是她,玻璃心的是他。

  不像谈恋爱,倒像是养了个孩子。

  “你给我写吧。”穆然说。

  能锻炼锻炼顾行知的写作能力,还能让顾行知转移转移注意力。

  顾行知耳根子一红,“我怎么会写情书,我又没写过。”

  他那作文水平,平时没少被穆然笑话,要是写情书,还不得被穆然笑死。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穆然怼他,“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自己没写过,就没看到别人写吗?之前刘子伊不是还给你写了一封吗?不要求你声情并茂,只要能连词成句,我看得懂就好了。”

  好吧,这个要求还是可以做到的。

  前提是,“你不能笑我,也不能把这件事拿了跟别人说。”

  “笑话你就是笑话我自己,家丑不可外扬,我怎么有勇气把你的好文采拿出去跟别人说,放心放心,绝对不会。”

  只要能哄好顾行知,什么样的保证穆然都能做,走心的,不走心的,全看她之后的心情。

  她只需要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当下,能让顾行知有点儿事做,不至于像失恋了一样,满脸的凄苦,那就可以了。

  顾行知也很好哄的,穆然一出手,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管做什么,只要穆然陪着他玩儿,那就是好的,写情书,仔细想想,他也是可以的,大不了,就当是写一篇要求高一点的作文了。

  这点时间和精力,要花费在穆然身上,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顾行知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穆然:“直说无妨。”

  顾行知:“我给你写是一回事,你给我写又是另外一回事,礼尚往来,谁也不能少了谁的。我给你写,你也得给我写,我的要求也不高,你不要用太多成语,简单点,让我能看懂就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