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没有颜慕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没有颜慕了


  吃饭的时候,外婆每隔十分钟就会问一次穆然和颜慕以前的事,句句不离十多年的感情不容易。

  要说穆然之前没有明白外婆的用意,听了几次之后也明白了。

  外婆,是在撮合她和颜慕。

  这让穆然有些意外,外婆那么在意她的成绩,天天叮嘱它好好学习,恨不得她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学习上,怎么会想着撮合她和颜慕呢?早恋,在外婆看来,就是影响成绩的,是她考上好大学的最大的阻碍,外婆不是应该彻底的阻拦么,怎么会支持?

  只是为了让她离开顾行知?

  话说回来,颜慕虽然优秀,可是顾行知也不差,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外婆为什么非要舍弃顾行知选择颜慕呢?

  外婆对顾行知态度转变如此之大,到底是因为什么?

  穆然还沉浸在自己的猜测中,就看见外婆的手在她面前挥了两下。

  问她,“然然,想什么呢?小颜和你说话呢。”

  穆然这才回过神,把手里紧紧的捏着的筷子放到了桌上,看着颜慕,问,“刚才你说了什么?”

  颜慕宠溺的摇摇头,“穆然啊穆然,你身上这些小孩子才会有的特性,什么时候才能够改掉,说了多少次,吃饭的时候好好儿吃,思想不要开小差,都快成年了,吃饭还要发呆。”

  穆然抿唇笑了笑,还是问,“刚才你说了什么,我没听见。”

  颜慕没说话,外婆开口了,“然然,都说外国的教育好,我问了问颜慕,他之前也是在国外上的大学,他上的那个学校还是名校呢,教学质量是很好的,我就想,你成绩也不错,要不就先去国外适应适应,看看国外的教育究竟好不好。正好小颜对国外熟悉,也有空闲,我就在想,要不然,国庆节的时候你先跟小颜去一趟吧,让小颜当你的导游,带着你好好玩玩儿。”

  “国庆节?”

  外婆不说,穆然真的没注意到,国庆节马上就到了,一个星期的长假,的确可以去很多个地方的玩儿了。

  只是,和颜慕去国外,这个提议似乎不太好。

  以前梦寐以求的就是和颜慕单独去世界各地游玩,现在想到和颜慕单独出去,心里面竟然有了别的情绪,总觉得别扭。

  “国庆的时候,我们班每年都要举办活动的,这是最后一年,以后大家各奔东西了,相聚的时间也少了,老师经常都在说的,要珍惜现在的时光,好好儿和同学们相处,像这种班级班级活动,每个人最后都不要缺席。我想,国外,我应该去不了。再说了,颜慕家里事情多,公司也全靠他一个人管着,他哪儿有空带着我到处玩儿?”穆然说,“外婆,玩儿的事儿不着急,早点晚点都是这样的,不要耽误了颜慕的正事才是,等到有空了,我们一块儿去玩,只要您愿意,这样的机会多得是。”

  颜慕也顺着穆然的话说,“外婆,穆然一向都喜欢这种班级活动,就让她和她的同学一块儿过好了,她说的没错,去国外的机会多得很,早一点晚一点没什么关系,但是高中生活,只剩下这一年了,是该和同学们好好相处。”

  颜慕会说话,总能把话说到点子上,又讨人喜欢,以前,每当颜慕帮着自己说话,穆然都是高兴的不得了,犯花痴似的觉得颜慕超级帅,现在,每当颜慕帮着她说话,她就觉得,颜慕太过于稳重了,不论面对的是什么人,遇到的是什么事,说的话都是滴水不漏的。

  完美得像是迷离幻想,风一吹就散了,一点都不真实。

  倒不如顾行知那样,时而知书达礼,时而胡搅蛮缠,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绪,那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样子,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反而很接地气。

  穆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竟然会觉得顾行知好,顾行知那幼稚的模样,她竟然会觉得好。

  还有,这是今天以来,她第几次想到顾行知了?

  她找了事情给顾行知做,让顾顾行知分散注意力,不要把精神放到儿女情长上来,顾行知被她安排好了,安分了,反倒是她,心思都飘远了。

  “外婆,您和颜慕坐着说会儿话,我洗碗。”

  穆然说着,起身收拾碗筷。

  颜慕挽起衬衫的袖子,也跟着收拾。

  穆然说,“不用了,就三个人的碗筷,我很快就处理好了,你这衬衣白花花的,可别弄脏了。”

  要是平时,外婆也会说,让颜慕坐着休息,穆然收拾就好了。外婆的思想,进门都是客,不会三番五次让人跟着做家务。

  今天,不仅没有按照平时的做法,劝说颜慕不要掺和,反而是劝穆然,让颜慕一块儿收拾。

  说什么人多力量大,收拾起来也快。

  又不是十个二十个人的碗筷,就三个人,加上菜碟,汤碗,也不过十个左右,压根儿没必要大家都参与。

  但外婆说了,穆然也不能一直强调不用,颜慕要一起,那就一起好了。

  “你把碗放在那儿,我来洗,你洗水果切盘吧,水果都放在冰箱里面的。”

  穆然拿了抹布要洗碗,刚拿到手里就被颜慕夺了过去。

  颜慕把抹布放进洗碗池里,拴上围裙以后,才对穆然说,

  “有我在,哪里有你洗碗的份儿,听话,拿水果出来洗,洗了以后切成块儿,每样都拿一个出来,我教你怎么摆盘。”

  准备洗碗的穆然就这么被挤到了一边。

  看着自己空空的两只手,穆然笑了笑,等洗干净了手,才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按照颜慕说的,每样都拿一个,一个苹果,一个香梨,一个蜜桃,一个个的洗干净了放进水果篮里,再用匕首一块块儿的把果肉切下。

  颜慕看了,笑得合不拢嘴,“哪儿有你这么做的?”

  穆然头一次听人说她这样做不对。

  也是,颜慕对于吃的,不管是饭菜还是饭后的水果甜点,都很讲究的,不仅要味道好,就连摆盘都不能乱,精益求精,比厨子还要细致几分。

  而穆然做水果盘,是在颜慕不辞而别之后自己创造出来的,这样的粗糙,肯定是入不了颜慕的眼的。

  每到这种时候,穆然就会下意识的等着颜慕安排,根据颜慕说的,按照颜慕的要求,一步一步的把东西做出来。

  比如现在,颜慕让穆然先把水果的皮儿削了,穆然就乖乖的把水果的皮儿削了,颜慕让穆然把削了皮儿的水果洗干净,穆然就把水果洗干净。

  等到穆然把水果洗干净,颜慕已经把碗筷都洗好了放进了消毒柜里。

  “有核的水果,得要把果核取出来。”

  颜慕说着,已经接过匕首,亲自操刀了,先是把果核取出来,再把水果一分为二,切成厚薄适中,大小均匀的块儿,搭配了颜色以后放到果盘里。

  别说,颜慕到底是专业的,不管是哪个步骤,都接近完美,根本挑不出来错处,最后摆盘出来的水果,就跟艺术品一样,精美得让人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

  外婆看了都说,“一看就是出自小颜的手,小颜做出来的东西,不仅好吃,还好看,摆得这么漂亮,让人不忍心吃了。”

  颜慕做出来的东西,就像颜慕一样,精致细腻,却总让人觉得因为过分的精致而有了距离感,哪怕这果盘就在面前,穆然也不会有欲望去碰一碰,因为只要她动手,不管拿的是哪块儿,整个果盘的美感已经没有了。就像颜慕,这个人分明是在眼前,喜怒哀乐都看得到,却还是觉得这个人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穆然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从前面对着颜慕的感情了,是没有安全感,怕自己打破了一场美的盛宴,又怕自己太过粗糙,根本没有办法进去那场盛宴。

  穆然越往深处想,看得越明白,想得多了,对颜慕的感触深了,竟然会萌生一种她自己也分不清是不是错觉的感觉。

  她觉得,颜慕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因为太完美,反而变得不完美了,渐渐的,也觉得,她对颜慕的感情,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深了。

  后来,和颜慕坐在一块儿聊天,再后来,目送颜慕离开,穆然心里都是平静的,就是一汪湖水,没有一点儿的波澜。

  穆然知道,她的心里,是真的没有颜慕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颜慕不辞而别的那一天,也许是她直到死都没等到颜慕的那一天,又或许是,初次见到顾行知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的那一天。

  具体是哪一天,穆然自己也分不清了,她只知道,她的感情,已经从一个人的身上逐渐的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顾行知。

  顾行知,顾行知,原来这三个字也会在心里连成线,原来,这三个字在唇齿间,也能碰撞出动人的音符。

  穆然坐在书桌前,由着威风吹动窗帘,由着窗帘拂过书桌,她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蓦地看见了顾行知带笑的面容。

  孩子气的叮嘱她,“记得,要在情书的来头写上,亲爱的顾行知同学,见字如面。”

  亲爱的顾行知同学,见字如面,她伴着习习凉风写着情书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顾行知的面庞,顾行知呢,是否又在念着她?

  穆然真的觉得自己疯了,好歹是死过一次的人,居然会栽在早恋里。她这认死理的性子,一旦喜欢一个人,肯定是覆水难收的,要是和顾行知有缘无分,这大概会成为她永远的一道伤。

  穆然告诉自己,之前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要是这段感情也要无疾而终,她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再付诸真心了。

  她就赌一把,用重生一回的运气,来赌一段感情,不管成功与否,她都认了。

  穆然在情书的末尾添了一句,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纵然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穆然的一封情书,写得洋洋洒洒,有整整三大篇,写完了还觉得意犹未尽。

  顾行知就没那么轻松了,抓耳挠腮半天,写出来一段,还没落笔些下一段,就忍不住把之前写的那一段撕了碰掉,周而复始,写了一晚上,还是只有第一句话——亲爱的穆然,见字如面。

  是见字如面了,拿起笔就想到穆然的样子,开心的,生气的,皱眉的,撇嘴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顾行知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次。

  顾行知一点儿都不怀疑见字如面四个字的真实性,可是今天晚上,此时此刻,他无比的讨厌这四个字。

  他一点儿都不希望自己想到穆然的样子,因为一想到穆然,他就会想到穆然笑话他写作能力不好的嫌弃样儿。

  穆然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嫌弃他,不管上课下课,人多人少,穆然从来没有掩饰过对他写作的嫌弃。

  顾行知么,也不是脑子不开窍的人,他那帮朋友追女孩子时所用的浪漫方法,他全都学过了,像写情书这样小儿科的,他从来都瞧不上的。直到今天晚上动笔之前,他都还是认为,这么简单的方法,谁不会,不就是写几篇风花雪月的作文吗,还是关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那有什么难的,还不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何况穆然还说了,降低对他的要求,只要他能够把语句写通顺,把意思表达清楚就可以了。

  他当时沾沾自喜,认为这是小菜一碟,根本不可能难得住他顾行知。

  现在,后悔高估自己了。

  除了一个见字如面,他什么都不会写。

  情书这东西,看别人的简单,写自己的难,不管怎么写,都没法儿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不管怎么写,都像是一团乱麻,胡乱的缠绕在一起。

  “别看了!看什么看!”

  顾行知拼命的把脑海里的穆然驱赶开。

  他是真的受不了了自己的强迫症,明知道穆然不在,明知道脑子里关于穆然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他还是觉得,穆然就在他的面前,还是觉得,他的窘态都被穆然看了去。

  他不知道怎么落笔,他不会这,他把头发揉成了鸡窝,他把房间折腾成了狗窝,这些,都被穆然看见了。

  顾行知烦躁的踢了一脚书桌,真是讨厌死了,从今以后,只怕他在穆然心目中的形象都要变得不好了。

  他的帅气,他的俊朗,都要变成过眼云烟了。

  脑海里的穆然笑着告诉他,“顾稚稚,你想太多了,你在我的心目中,压根儿没有一点形象可言。”

  顾行知绝望了。

  算了算了,不逞强了,反正穆然也要给他写情书,他就问问穆然是怎么写的好了,反正,他写的情书要给穆然看,问问穆然的意思,让穆然指导指导,写出来也更如穆然的意啊。

  顾行知不愿意承认,这是他给穆然打电话的理由,他的理由,只是他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语文差生,真的不会写情书这样高大上的东西。

  一想到给穆然打电话,顾行知的郁闷一扫而空,恨不得化身向日葵,把最粲然的笑容都留给穆然,让穆然能够感觉到的喜欢。

  电话拨出去了,顾行知的心里才猛地一咯噔,坏了坏了,一心只想着要听听穆然的声音,一心只想着要和穆然打电话,根本就没空想想,如果接电话的不是穆然,而是外婆怎么办。

  顾行知后背一僵,刚想挂断电话,电话已经被人接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