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也尝尝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也尝尝


  “那你想要怎么样?”

  穆然自己都觉得,在国外生活了几年之后,她的耐心格外的好,像现在,顾行知无理取闹,她还是可以心平气和的和顾行知说话。

  她不想谁不开心。

  为了避免谁不开心,她已经把该说的,能说的话都说过了。

  当初去英国,她瞒着顾行知,是她不对,是她不磊落,可是她说了,顾行知就会答应,就会放她离开吗?

  顾行知的占有欲那么强,当初的势头,恨不得把她绑在身边,一步都不要离开,不可能让她去到英国的。

  要说哪儿错了,穆然认为是她低估了顾行知的记仇,她以为,这么几年过去了,顾行知应该像她一样,把事情看开,让自己释怀,他没想到,顾行知会生气到这样的地步。

  抽烟,喝酒,刻薄,冷漠……

  她从来没有想过,顾行知会是这样的人。

  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应该走远了才对。

  她实在不知道顾行知想要怎么样,要报复她?还是想要和她再续前缘?

  如果是前者,顾行知未免太不可理喻,如果是后者,顾行知未免太天真。

  她不会回头的,也不想回头。

  她问顾行知想怎样,顾行知装聋作哑,一句话也不说。

  穆然的耐心渐渐的变没有了,她担心外婆,说句不好听的话,她连外婆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她真的没有时间跟顾行知耗下去了。

  她坐到顾行知对面的沙发上,说,“顾行知,是好是歹,你给我句准话,沉默解决不了问题的,不管怎么往,你得和我说,让我知道你的想法。如果你只是想把我禁锢在这儿,麻烦你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我想,你说动李警官帮忙,是在李警官并不知道我们之间关系的情况下央求的,你自己可以不管不顾,可是到时候连累到她,你忍心吗?”

  私闯民宅都是犯罪,何况是硬生生的把一个大活人扣留,禁锢?

  她要是一直不回去,穆家会察觉不对,颜慕也会察觉不对,这件事,就像是纸包不住火,隐瞒不了的。

  顾行知眉眼低垂,看着脚底下的绒毯,小声说,“我会承担后果的。”

  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穆然听的。

  穆然竟听出了几分凄凉来。

  说顾行知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穆然是不相信的,毕竟,她忘记了七岁的时候就见过顾行知,也不知道顾行知之所以会来宁城,不管五年前还是五年后,都是为了她。

  所以她不懂,她觉得,既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顾行知又何必是外婆生病的时候为难她。

  她需要的,不是他的承担后果,她只是希望他可以不打扰她的生活,还她的自由。

  “这样可以吗?我先去看外婆,等到外婆情况稳定了,我回来找你。”穆然说出自己的想法,“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和我一块儿去,我把护照给你,把身份证也给你,你知道的,没有这两样东西,我不能出国不说,就是想要坐火车坐汽车去哪儿都不行的。”

  顾行知摇头,软绵绵的说了一句,“我饿了。”

  穆然明白顾行知的意思了。

  “等到刚才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买菜回来,我给你做饭!给你做饭,是这个意思是吗?”

  顾行知没有说话,从茶机下方的抽屉里掏出一张新毛巾,擦了擦发丝上的水。

  穆然坐在对面,看顾行知不是,不看顾行知也不是,想要打个电话问问外婆的情况,手机又关机了。

  “你把充电器给我用吧。”穆然说。

  顾行知擦头发的手一顿,“给谁打电话?颜慕?”

  除了颜慕,她能给谁打电话。

  寸步不离照顾外婆的,是颜慕啊。

  顾行知呵了一声,没说不给充电器,也没有说给,但只是安静的擦着头发,已经表明了态度。

  两人就这么尴尬的待了十来分钟,门铃响起来的时候,顾行知起身开门。

  为了看清楚密码,穆然赶紧起身跟了过去,这才发现,顾行知用的是指纹,根本没有输入密码。

  她气馁的轻叹一声,就被顾行知挤了贴到墙上。

  顾行知是开门让人进来,可是这么大的举动,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连长,买了鸡肉,鱼肉,素菜是随便挑的,不管炒还是炸,甚至是生吃都可以!”

  小黎咋咋呼呼的说着话,目光往客厅里扫了一圈,没见到秦依然,忍不住问,“秦小姐去哪儿了?她又不上楼,客厅也不在?不会是跑到后院荡秋千去了……”

  吧字还没有出口,小黎的声音突然没有了。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顾行知还会带别的女人回家。

  关键是,这女的不仅长得漂亮,气质还那么好……

  说起来,和秦依然给人的感觉还有那么一点儿像,清冷型的美女,却是比秦依然更清冷。

  单是那双眼睛,就写着生人勿近,偏偏,也是那双清冷的眼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小黎记得他是来顾行知家里打探情况的,这个时候,脑子彻底懵了……

  “你……你好。”小黎尴尬的跟穆然打招呼。

  顾行知稍微退开身子,穆然才从离开冰冷的墙面,她点头,说了句你也好,走到小黎旁边,伸手去接菜。

  小黎愣愣的看着穆然,眼珠子都不会转了,哪里想到要把手里的东西给穆然。

  顾行知看得一皱眉,声音冷了下来,“没见过女的?”

  小黎赶紧把东西一股脑儿塞给穆然。

  他想说,是没见过女的,尤其是这样漂亮的女孩子。

  顾行知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在感情方面,也是女的主动出击,除开一个关系最是亲近的秦依然,部队里还有那么多女孩子等着,当然不担心。

  他就不一样了……身为顾行知的手下,年纪比顾行知大,家庭背景能力比不过顾行知,长得还没有顾行知帅,是顾行知身边最大得绿叶之一,哪个女的能看上他。

  穆然看得笑了,看看小黎委屈的模样,平时没少受顾行知的欺负,这么一个活泼的人,被分到顾行知手底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穆然拿过菜,进厨房去了。

  小黎盯着穆然的背影,目光舍不得挪开半寸,眨眼的功夫,只觉得脖子一凉。

  穆然在厨房里忙活,只听到小黎杀猪般的叫声,“连长,连长大人,求放过!我抄军规纪律,我抄!”

  穆然把口袋里的肉和菜拿出来,刚要接水洗菜,顾行知来了,就像刚才那样站在门边,问,“要帮忙吗?”

  穆然摇头,不用了,几个菜而已,她可以的,不用帮忙,再说了,顾行知什么都不会做,能帮她什么?

  “家里有围裙的。”顾行知说,话说到一半,没往下说,他我记不得了,围裙是放在哪儿的。

  上头的柜子,还是底下的柜子来着?

  顾行知走进厨房里,翻箱倒柜的找,左找右找都找不到。

  穆然一边洗菜,一边说,“不用找了,就这样没事的,我回去以后换一身就好了。”

  顾行知把柜门甩了关上,咚的一声脆响。

  穆然低头洗菜,不再说话。

  终于,顾行知不知从哪儿翻了一张围裙出来,看上去很是熟悉,但始终没有想起来在哪儿见过。

  是了,穆然给顾行知做菜,就是在外婆家,也就那么几次。做菜就做菜,也不会关心围裙是什么颜色,什么花纹,自然也忘了这条围裙和外婆家的那条一模一样。

  穆然伸手去接围裙,顾行知不给,亲自给穆然系上。

  打结的时候,顾行知就站在穆然的身后,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什么程度?顾行知的胸膛几乎贴着穆然的,所有的呼吸都喷洒在穆然的脖子上。

  穆然身子往前边倾,拉开和顾行知的距离,借着拿盘子的由头,彻底远离了和顾行知的呼吸。

  顾行知没说什么,折身出去厨房。

  整个做菜的过程,顾行知再也没有出现在穆然跟前,反倒是小黎时不时溜进厨房,偷吃一点儿这个菜,偷吃一点儿那个菜。

  小黎问穆然,“你姓穆是吗?穆小姐,可不可以问一句,你和连长是什么关系?”

  穆然笑了起来,“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不是吧?”小黎一万个不相信,“秦小姐和连长就是高中同学,他们高中聚会的时候,合照里分明没有你啊。”

  穆然还是笑,“我高中没毕业就去了英国,这几年没怎么回来,聚会的时候,我也没空回来,都耽搁了。”

  小黎点点头,像是听明白了,又好像没有弄明白自己想要打听的事情。

  “你是连长的女朋友?”察觉这样问不对,小黎赶紧改口,“前女友?”

  要是这是女朋友,秦依然算什么?脚踏两只船的话,他们连长也太不是人了。

  这么如花似玉的两个女孩子,分一个给他也好啊。

  穆然笑着摇头,“读书的时候,我们关系挺好的,是同学。”

  “同学啊……”

  小黎好像有些失望。

  女的漂亮又有气质,男的帅气又有才华,两个人怎么可以只是同学呢?

  可惜,真可惜,要是有一段这么这么,那么那么的故事就好了。

  “还没吃就撑着了吗?”

  冷冰冰的声音就在背后,小黎被吓了一跳,拼命咽下刚塞到嘴里的肉,被呛得连连咳嗽,整张脸都憋得红彤彤的。

  穆然看不过去,伸手去拍小黎的后背,才拍了两三下。

  顾行知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声音比对着小黎的时候更加冷冰冰的,带着寒意,也带着怒气。

  小黎顾不上自己,赶紧端了两碟菜冲去客厅。

  穆然把剩下的菜端出去,再拿了碗筷,盛了饭端出去。

  顾行知坐到餐桌前,看到只有两双筷子两碗饭的时候,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难看。

  “锅里的鱼汤好了,你帮忙盛出来可以吗?”穆然看着小黎。

  小黎可以,当然可以,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穆然是谁。

  早些时候听谢君承提起过,因为只是提起过,他也没放在心上,直到刚才端了菜跑出来他才想起来,谢君承说的那句话。

  顾行知就只有一道坎儿迈不过去,那道坎,只是穆然。

  穆然啊,顾行知的初恋女友,原来,是穆然回来了。要是早点儿想起来穆然是谁,就算打死自己,小黎也不会卯足劲儿的往顾行知的公寓里凑……

  “不饿?”顾行知抬头看着穆然。

  饭厅里只剩下两个人,空气死沉沉的,顾行知的话一开口,更是沉沉。

  穆然解下围裙,搭在面前的纯白椅子上,语气平缓的说,“顾行知,你给我开一下门吧。”

  “我饿了,要吃饭。”

  “饭菜都在这儿,你只要动筷子就好了。顾行知,麻烦你,你给我开一下门可以吗?”

  顾行知拖开旁边的那把椅子,只两个字,“吃饭。”

  然后起身,进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也不盛饭,菜都没碰一下,就打开了啤酒。

  他抬头看着穆然,问,“喝吗?”

  等不到穆然的回答,他朝着端鱼汤出来的小黎举杯,说,“你喝鱼汤我喝酒,看谁先撑着。”

  小黎不敢搭话,不敢入座,放下鱼汤后,心虚的看着穆然。

  他后悔了,几次三番提及秦小姐,要是面前这两人因为他的大嘴巴没了可能,他该是造了多大的孽。

  穆然看出小黎的惴惴,真不愿意连累无辜的人遭殃,她笑着招呼,“快坐下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她也坐下了,就是顾行知旁边。

  为了不让小黎有负担的吃饭,穆然找了话头,介绍完这道菜,接着介绍下一道菜,招呼小黎吃。

  美味当前,挑战着小黎的味蕾,饶是看着顾行知一张比锅底还黑的脸,小黎照旧吃得津津有味。

  他心想,这么香喷喷的饭菜在面前,顾行知怎么就能忍住不动筷呢?那啤酒有什么好喝的。

  鱼汤才好,简简单单的酸菜鱼,比任何酒店餐馆大厨做出来的都好!

  穆然给顾行知舀了一碗鱼汤,放到顾行知面前,说,“你也尝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