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同床共枕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同床共枕


  穆然沉默。

  顾行知也不再催促,安静的等着穆然考虑清楚了给他一个答案。

  他亲昵的吻着穆然的脖颈,像个贪恋糖果得孩子,拼命得想要汲取那一份甜蜜。

  可穆然却是一本正经的跟她说,“一分的爱我也拿不出来。”

  顾行知只觉得手脚都是冰冷的。

  竟然,一分的爱问拿不出来吗?

  她是不会爱,还是早已经把爱放在了别人的身上,没有多余的给她了?

  她爱颜慕,从小到大,往后余生,都只爱颜慕了是吗?

  那他怎么办?他的一颗真心已经掏出去了,这一辈子都认准了,穆然要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他真的要强取豪夺,逼着穆然留在他身边,然后恨他一辈子吗?

  穆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并非不忐忑。说吧,怕激怒顾行知,不说吧,怕顾行知不死心。

  她猜测,说完之后,顾行知可能会甩手上楼,看都不看她一眼,也想过,顾行知可能会勃然大怒,对着她撒气。

  可是都没有,所有的假设都只是假设,顾行知既没有离去,也没有生气,只是搂紧了她,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那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穆然,你带我走吧,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带我走好吗?”

  眼泪落在穆然脖子上,滚烫得似乎要灼伤肌肤。

  顾行知,哭了?

  穆然挣扎着要起来,这次不同,轻轻一挣就挣开了,她回过头时,顾行知已经手忙脚乱的擦干净了眼泪,只是两只眼睛红红的,像是红眼睛的兔子。

  穆然坐起来。

  顾行知也跟着坐起来。

  “你的房契还在我这儿,如果你不要的话,就没有经济来源了……外婆生病要用钱,你忍心外婆跟着你颠沛流离,没有钱治病吗?”顾行知说。

  穆然心中叹气,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走了?

  外婆病着,哪里适合奔波?再说了,外婆喜欢宁城,宁城的气候适合老人家居住,外婆在这儿也生活得习惯,要不然,这几年间,她早就把外婆接过去和她一块儿生活了。

  穆然刚才是随口一说,说她即使要走,也要跟顾行知说清楚了再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顾行知却是放了真的。

  顾行知真怕穆然说走就走,不得不放低姿态,说,“我让你去看外婆,也让你陪着她,照顾她,但是,你每天晚上都得回来。”

  “晚上我也得照顾外婆。”穆然耐心的跟顾行知解释,“颜慕照顾外婆,这五年来都是颜慕在操劳在辛苦,我这都回来了,再让颜慕照顾,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怎么,心疼了?”

  顾行知偏要曲解穆然的意思,认为穆然是心疼颜慕,想要去换颜慕,让颜慕好好休息。

  其实,顾行知只要穆然一句话,只要外婆一句话,赴汤蹈火,他会比颜慕做得更好,他也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外婆,不假手于人。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顾行知知道,穆然知道,他们两个都知道。

  “你不愿意就算了。”顾行知闭了闭眼睛,从兜里摸出烟,又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着急的又不是我,大不了,我请了婚假陪你耗,再大不了,连产假一块儿请了。”顾行知说。

  穆然真不知道该哭该笑,她拿顾行知,真的没有办法,顾行知胡闹起来,她没辙。

  她点头,说好。目前为止,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顾行知能松口放人,已经是格外开恩,她要是再讨价还价,很有可能连现在这个机会都失去了。

  或许是顾行知的泪水让穆然心软了,又或许是顾行知的烟瘾太大,让穆然担忧了,就算只是同学,哪怕只是同学,她也是可以关心顾行知的。

  借着同学的身份,穆然劝顾行知,“把烟戒了吧。”

  话刚说完,人已经被顾行知压倒在软榻上,唇齿间的呼吸都被夺了去。

  顾行知是故意的,嘴里满是烟味儿,把穆然呛得咳嗽起来,拼命呼吸间被他占尽便宜。

  顾行知见好就收,居高临下的看着穆然,气息不稳的说,“你陪着我,我就戒烟。”

  穆然扭头,不愿意看顾行知的脸,“戒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愿意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可却是因为你……”

  顾行知话说了一半,生生止住了话头。

  穆然疑惑的看过去,顾行知已经翻身站了起来。

  “夜里凉,去楼上睡吧。不是坐了一天的飞机吗,肯定是累了的,去泡个热水澡再睡。”

  穆然没动。

  万一她洗澡的时候,顾行知突然冲进去怎么办?

  顾行知这人阴晴不定的,胆子大起来活脱脱一个痞子,谁能拿的准他会做什么?

  五年前就天不怕地不怕,现在翅膀更硬了,他还会顾及什么?

  顾行知一眼看出穆然的想法,带了醉意的脸不由得一黑,“我酒量好着,没有喝醉。你放心,我不会借酒装疯对你怎么着的。”

  要是真的想怎么着,穆然能逃的掉吗?整个公寓的角角落落,穆然都没有办法离开半步。

  “上楼,左边第二间,自己上去。”顾行知伸手指了指楼梯,看着穆然说,“你去泡澡吧,睡衣我给你放在门口。你真的可以放心,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今天耽搁了一天,没有时间对你怎么着的。”

  这个倒是。

  顾行知空闲的时间少之又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习,减少了任务量,也是要花大把的时间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停不下来,现在正式步入军队,有了职位,手底下有了兵,肯定比从前更加劳累的。

  穆然不想给顾行知添麻烦,再说,她也是真的累了,从准备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半分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顾行知松口让她去看外婆,那么,她是一定要好好儿的休息,养好了精神,才可以把外婆照顾好,省得外婆看了她的状态,还得为她担心。

  穆然起身上楼,进去了顾行知所说的房间。

  简洁大方,深色系,看上去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除了大床,衣柜和一张梳妆放书两用的实木桌,什么也没有。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一看就是顾行知的风格。

  这样的风格也好,穆然一眼看到了浴室。

  劳累的时候泡个热水澡,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流通了,心情也舒畅了。

  顾行知轻轻敲了两下门,“睡衣给你放门口了,你洗了澡就在这房间睡觉吧。我事情还没做完,先去忙了。”

  顾行知说话的时候,穆然整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真心害怕顾行知进来浴室。好在,顾行知说完就走了,脚步声渐渐远去,顺带把房间的门关上了。

  穆然呼了一口气,打开门缝,再次确认一下,确定顾行知走了,才一把拿过睡衣,锁上了浴室的门。

  顾行知拿的是他的迷彩服,长长的一件衣服,她穿上,快要到膝盖了。

  穆然穿好衣服,吹头发的时候,从镜子里看清楚身上的衣服,不由自主的分了心。

  她还以为,顾行知给她拿的睡衣,会是那位秦小姐的,毕竟,公寓里有秦小姐的拖鞋,厨房里有女人用过的围裙,书架上有写了秦小姐名字的书。这个公寓里满满都是秦小姐的痕迹,秦小姐和顾行知,必定是有不一般的关系的。

  她待在这儿,万一遇到秦小姐,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头发吹干了,穆然却不打算到床上睡觉,那毕竟是顾行知的穿好,她这么堂而皇之的睡上去,不合适。

  她趴在桌上,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打算就这么睡觉,扭头时看见桌子的最里面放了两颗糖,一颗橙子味的硬糖,一颗薄荷糖,上面显示的生产日期,都在五年以前。

  五年了,这些糖还在。

  她好像明白了顾行知说的那句,还不是因为她。

  她走了,没人给他买糖了,所以他用抽烟代替,是这个意思吧?

  世界上居然有真的傻的人,傻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顾行知啊,他怎么那么倒霉,偏偏就遇见了她。

  穆然看着那两颗放了五年还一尘不染的糖,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的,感觉身子被人抱了起来,悬在半空,她觉得自己在做梦,没有理由,却在下一刻,滚烫的身子贴了上来。

  穆然的瞌睡一下子没了。

  她猛地坐起,把正要伸手抱她的顾行知吓了一跳。

  “吵醒你了?”温声细语不到两秒钟,语气又凌厉起来,“你怎么趴在桌上睡觉?跟你说夜里凉你不信,非要感冒了才知道后悔。”

  顾行知穿着睡衣,身上的酒味儿也淡了,明显是已经洗过澡了的。

  不用说,肯定是去楼下洗的。

  穆然有点儿好奇,“你怎么喜欢去楼下洗澡?”

  如果说,今天晚上是因为害怕吵醒她,今天下午呢,又是因为什么?

  既然那么喜欢楼下的浴室,干嘛不把房间里的浴室做成一样的,跑上跑下的,多麻烦。

  顾行知没回答,他总不能告诉穆然,他是怕穆然趁他不注意,翻窗户跑了。

  “睡觉吧。”顾行知轻轻拽着穆然的胳膊,承诺,“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医院。”

  穆然坐着不动,甚至还有下床的准备。

  “刚才没有想那么多,二楼是你专属的地方吧?冒冒失失闯进来真不好。我看一楼设了三个房间,应该是客房吧?不打扰你睡觉了,我去楼底下。”

  顾行知拽着穆然的胳膊,把穆然拽了在他怀里躺下,把下巴搁在穆然的肩膀上。

  “穆然,我几天没合眼了,好不容易盼着个休息的时间,你省心一点,不要再闹了。”

  穆然很想说,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这根本就不是闹不闹的问题。就算是闹,也是顾行知在闹,是顾行知不给她省心。

  想想顾行知布满血丝的眼睛,穆然想,算了吧,不和顾行知争执,等到顾行知睡着了,她再去楼下睡就好了。

  却是想多了,一夜无梦好睡眠,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阳光撒在梧桐树上,给梧桐树镀上了一层金光。

  这是几点了?

  居然被顾行知搂着睡了一夜?

  说好的戒备,说好的惊醒呢?

  穆然垂死梦中惊坐起。

  顾行知也跟着坐了起来。

  手舍不得松开穆然的腰,眼睛懒懒的睁开,也是迷迷糊糊的样儿。

  “还早吧?”他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说,“六点半的样子,再睡一个小时吧。不用你给我做早饭,出去买就好了。”

  早饭再好吃,也比不过温香软玉在怀,哪个更重要,顾行知比谁都分得清楚。

  穆然坚决不睡了,“我得先打个电话。”

  “我已经给他们发过短信了,他们不会担心的。”

  顾行知给谁发短信?

  他们?谁?颜慕?顾寻?

  顾行知给他们发短信,不是应该让他们更加着急那?怎么会不担心?

  她的手机!

  穆然一把掀了被盖,鞋也顾不上穿,赤脚去了隔壁,顾行知的书房。

  她的手机,大喇喇的躺在书桌上,拿起来一看,果真是应了她的想法。

  她就说顾行知怎么那么乖,一点儿都没有闹,原来都干了这好事儿!

  破译了手机密码,给颜慕发短信,说是找沈兰去了,和颜慕一问一答,像是真的似的,还跟沈兰通了气儿,让沈兰陪着她演戏。

  这都不算什么,顾行知,居然给岳苓发了短信,说什么死也要和他在一起的话,以她的名义,用她的口吻!

  还有她的通话记录,她的相册,她的短信,她的加了密的消息和文件,全都被人破译了!

  急匆匆跟过来的顾行知,手里还拎着穆然的拖鞋,看看穆然的脸色,心虚的舔了舔唇,“我就是看了看……”

  看了看?

  除了昨天晚上的短信记录,其他聊天记录都清空了,这只是看了看?

  顾行知的能耐,未必就没有往她手机里安装个窃听系统,追踪系统什么的。

  “顾行知,你真是无药可救!”

  穆然拿过手机,头也不回的下了楼梯。

  顾行知拎着鞋子,迈步跟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