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穆然穆可可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同意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同意


  “宁安意!”刘子伊的食指恨不得戳到宁安意的脑袋上去了,她恶狠狠的威胁,“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打顾令渺的主意,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安意拍拍胸脯,她好怕呀。

  就顾令渺那个煞星,人见人跑,鬼见鬼躲,送给她她都不要,只有刘子伊当成香饽饽。

  “要是让我发现你背着我勾搭顾令渺,我要了你的命!”

  刘子伊气呼呼的出门去了,把门甩得老响。

  宁安意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反正,刘子伊什么本事没有,就嘴皮子厉害。

  说起来不得了,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翻垃圾桶去了?

  宁安意摇摇头,哼哼着小曲儿收拾东西。她是真的高兴,离开顾令渺,她的人生堪称一片光明,随随便便找个谋生的工作,等着顾令渺生老病死,然后回去仙界,继续过她神仙的日子。

  妙啊,妙不可言!

  为了更好的迎接明天的太阳,宁安意早早就睡了,睡眠质量一如既往的好,一夜无梦,等到醒来,天已经大亮。

  宁安意伸了个懒腰,动作利索的洗漱完毕,看到桌子上破破烂烂的名片,不由得轻笑出声。

  这么破,也亏得刘子伊有耐心拼凑起来。

  话说,刘子伊哪儿去了?

  不睡到日晒三竿绝对不起床的刘子伊,居然不在床上?

  会不会是……名片太破烂了,看不清楚上头的内容,刘子伊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宁安意急忙跑到窗户边,睁大眼睛往楼底下看去。

  也是这个时候,听到了刘子伊油腻腻的声音——“不知道您来,没有准备,也没什么好用来招呼您的,这是托人买来的苦荞茶,味道还凑合,您尝尝。”

  刘子伊很难得有这样正儿八经的时候,一旦正经,只能说明,对方来头不小。

  何况还泡上了苦荞茶。

  要说这苦荞茶,还是刘子伊提议买来的。

  几年前的事儿了,刘子伊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有钱人都喝这个茶,吵着闹着就是要喝这个茶,说是要培养品味,家里没法儿,就买了来,可宝贝着,平时时候都是锁在保险柜里,看一眼都不行的。

  如今给人喝上了,还这么温声细语的陪着,那人好大的脸面。

  天底下还能有这样的人?

  宁安意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却是看也不看沙发上坐着的两人一眼,径直走到饮水机旁边接水去了。

  她说,“苦荞茶,可了不得,据说是好喝得不得了。要不是顶重要的客人,可舍不得拿出来。”

  “是吗?那宁小姐需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人微言轻,无福消受。”

  宁安意也是说完了以后才发现不对劲儿的。

  她是没睡醒吗?要不然怎么会听到顾令渺的声音?

  不行不行,她是没睡醒,精神不佳,需要再来个回笼觉。

  宁安意佯装犯困的打了个哈欠,小心挪着步子,一点点的往后退。

  一步两步,可谓是如履薄冰……

  “不坐下聊聊?”顾令渺问。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宁安意闭上眼睛,继续往后退。

  顾令渺笑出了声,“宁小姐怎么不睁眼睛看看?”

  不看不看,王八下蛋。

  宁安意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一路退到了门边。

  奈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顾令渺终于还是喊出了她的名字。

  “宁安意。”

  不是愤怒,不是高兴,语调平缓,语气温柔。把平淡无奇的三个字喊得低回婉转,还带了些许吴侬细语的味道。

  要不是知道顾令渺的为人,宁安意差点都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凉凉了,宁安意告诉自己。

  顾令渺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可不是单纯长来看的,这样的人,会温柔吗?

  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这么温柔说明什么?说明平静过去,暴风雨就要来了!

  宁安意惹不起,只能躲。

  回想一下,房间的窗户下边儿有一块草坪,草坪里面的草很久没有修理,已经长得很高了,她跳下去的话,最多是摔得半身不遂,死不了的。

  就当自己在梦游,进去房间后,房门一关,爬到窗户上,纵身一跳,这事儿不就完了么?

  总比落到顾令渺手里好啊。

  “咳咳!”刘子伊适时的咳嗽两声,意在让宁安意停下来。

  宁安意才不管,猫着腰就要进去房间。

  离消失在顾令渺面前不过一步之遥,宁安意想,天王老子挽留都留不住,她说了要走,那就是要走。

  “宁安意。”

  又是这三个字。

  宁安意一口银牙咬碎,喊什么喊,喊什么喊!不就是认识她吗,有什么好得瑟的?认识她的人多了去了,就没见谁有顾令渺这样厚的脸皮。

  她表现得那么明显,不愿意和他说话,他却没皮没脸的,就是要和她说话。

  要不是听出了顾令渺的杀意,要不是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她才不会睁开,才不会笑眯眯的冲顾令渺挥手打招呼!

  宁安意笑,仿佛是梦游结束,刚看见顾令渺在家里一样,她嗨了一声,很是意外的说,“顾教官,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顾令渺,眨呀眨呀。

  顾令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可能是龙卷风。”

  除了龙卷风,还真没有什么能把顾令渺这尊大佛吹过来!

  这一刻,宁安意恨死了刘子伊,平时不见本事,这次动作为什么要这么快?就不能等她走了以后再约顾令渺来家里喝喝茶,说说笑话吗?

  刘子伊笑得迷茫,“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熟都熟得很!

  宁安意给刘子伊解释,“这是我军训时候的教官。”

  刘子伊更迷茫了,“教官?不是顾令渺吗?那来家里,是干嘛的?”

  宁安意被刘子伊问得糊涂了。

  刘子伊不知道顾令渺来家里干嘛的?所以说,顾令渺不是刘子伊打电话请来的?

  那顾令渺来家里,是干嘛的?

  房门打开,秀儿拎着大包小包的早餐进来,笑呵呵的对顾令渺说,“顾先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一样买了点儿。”

  看见屋里三个人,宁安意和刘子伊都是不解的样儿,不由问,“怎么了?”

  顾令渺起身,朝秀儿伸出一只手,“刚才您出去得匆忙,我还没来得及说,我是宁同学的军训教官,也是她们分院的院长。您好,阿姨。”

  宁安意几不可见的撇了撇嘴,那么大的年纪,还叫什么阿姨,直接喊一声姐姐不是显得更热情更随和?

  再说了,上门相亲就相亲,捎带上她干嘛?

  “是这样的,我听说宁同学想要退学,特意来了解了解情况。”顾令渺面色平静的说。

  宁安意听到这儿,顿时戒备起来。

  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顾令渺不请自来,不会是为了她来的吧?

  祁月不是说,已经搞定了吗?

  “您和顾教官聊,我来拿,我来拿。”

  宁安意接过秀儿手里的早饭袋子,一个劲儿的把秀儿往顾令渺旁边的沙发上推。

  转身之前还给秀儿打手势,一定要好好儿的和顾令渺谈。

  不管顾令渺说什么,要求什么,哪怕顾令渺说得天花乱坠,也绝对不要松口。

  她要退学,她一定要退学!

  秀儿冲宁安意点点头,看着顾令渺说,“顾……顾教官,是这样的,安意自己说不想念书了,怎么劝说都没用。想必您也知道,我们家情况比较特殊,要是逼着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别人会说闲话的。”

  宁安意一边听着秀儿的话,一边把早饭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一装在碟子里。

  趁没人看见,夹了个灌汤包放嘴里,轻轻一咬,汤汁儿出来了,唇齿留香。

  真是托了顾令渺的福,否则,就秀儿那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哪里舍得花钱去买早饭。

  宁安意尝了第一个,就忍不住尝第二个,吃着吃着,察觉有人在看她。

  一回头,刚好跌入顾令渺深不见底的深邃眼眸里。

  “干……干嘛?”

  宁安意底气不足的问,不就是偷吃了两个灌汤包吗,秀儿都没说什么,顾令渺管她干嘛?

  顾令渺咳嗽两声,“听说,你缺钱?”

  明知故问!

  是,她五行缺钱,缺得要命,不是还因为一百块钱当了他一天的保姆吗?

  不就一根葱,在那儿装什么蒜!

  宁安意懒得开口,两只眼睛无辜的看向秀儿。

  她猜,秀儿应该不敢承认她缺钱的事儿,谁让扫地出门的原因是她换了专业,而面前坐的那个大人物是她的分院院长呢?

  秀儿果然不敢点头,忙帮着解释,“不是钱的问题,就是吧……就是……”

  就是吧,就是半天也就是不出个所以然来。

  宁安意清清嗓子,才说,“这专业不好,出来了不好找工作,也挣不到什么钱,说出去也不体面。”

  要是顾令渺让她回去之前的专业,她远离了顾令渺,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继续念书的。

  医科大学嘛,她还是有那么丁点儿兴趣的。

  顾令渺眉毛一挑,两只手自然的搭在膝盖上,问,“不体面?”

  听得出来,对于瞧不起兽医专业这件事儿,顾令渺由衷的不高兴。

  宁安意看出来了,刘子伊也看出来了。

  刘子伊一心想和顾令渺套近乎,好不容易有个相处的机会,根本不会错过。

  既然宁安意说的话让顾令渺不高兴了,为了让顾令渺高兴,刘子伊就要说宁安意的不是。

  “当兽医怎么了,和猫猫狗狗打交道,得是多有爱心?宁安意,不是我说你,你这想当然的性子该改改了,你自己转了专业,现在又说不喜欢,是不是太任性了?”

  宁安意看着顾令渺。

  谁任性谁知道。

  又不是她要转专业的。

  顾令渺逼着她去当兽医,那现在就好好儿的解释给秀儿母女听,她有什么理由转专业?

  顾令渺抿了抿唇,看看刘子伊,又看看秀儿。

  说,“是我让宁同学转专业的。”

  秀儿和刘子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也是没明白事情的原委。

  宁安意也瞠目结舌,顾令渺居然就招了?这种事情,就算是死,也不应该承认的!

  “原来是顾教官的意思,我就说,安意这个脑袋,是想不出转专业这样的主意的,真是辛苦顾教官了,日理万机还要腾出时间来帮我们家打算……”

  “是啊,顾教官,您高瞻远瞩,能够让宁安意转专业,想必也是为了宁安意好,多谢您了!”

  果然,对象换成顾令渺,这俩人临阵倒戈了,说好的让她退学,再这样下去,压根儿就没戏了!

  顾令渺还说什么?

  “不算帮你们,主要是,宁同学学医的天赋不够,资质平平,成不了气候,性子又浮躁……真心不适合学医,到底是人命关天的事儿,不好让她当做游戏。”

  这是拐着弯儿的说她草菅人命了?

  她不行,他就行?

  他出来当院长,出来误人子弟,他妈知道吗?

  宁安意怒了。

  退学,她就要退学!

  宁安意一溜烟儿跑到秀儿旁边坐下,紧紧握着秀儿的手。

  秀儿,别忘了说退学,钱呐,那可是钱呐,她一分都不要,全给她!

  秀儿吧唧吧唧嘴,小心察看着顾令渺的脸色,斟酌着说辞。

  顾令渺笑了笑,“鉴于这是我个人做出的决定,事先没有和您们商量,我想,宁同学这几年的学费由我支付,另外,确实非常抱歉。”

  宁安意眼睁睁看着顾令渺从包里掏出支票和笔,当场填了数字。

  一个三,之后是,一,二,三,四个零。

  宁安意一把按住顾令渺写字的手,浅笑,“顾教官,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单是顾令渺这三个字就能把秀儿母女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顾令渺要是再给点儿好处,那两人还不直接把她卖了?

  顾令渺轻轻拂开宁安意的手,淡定的再往后加了一个零。

  “阿姨,我这样的决定确实草率,但请您们放心,宁同学不会找不到工作的。”

  “顾令渺!”宁安意狠狠一拍桌子。

  人在做天在看,他不要太过分了!

  狗急了还会跳墙,她宁安意不是好欺负的!

  顾令渺把目光移到宁安意脸上,淡然的挑眉,“怎么了?”

  宁安意把脸上的一缕碎发别到耳朵后,“我只是想说,不用给这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