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四章

第四章


  林孛罗不断催动胯下战马,自己真是该死。居然将情人给自己的嘎拉汗给弄丢了,想了好几天这才想起来。好像是饮马的时候,放在旁边的井台上。这一次孤身回来,就是专门来找那串嘎拉汗。如果回去没了这东西,骚娘们儿一定不让自己钻她的被窝儿。

  战马驰进了残破的村庄,吊在村口的尸体没有了。林孛罗一惊,立刻操起了挂在马上的大刀。村子里静悄悄的,可林孛罗却丝毫不害怕。汉人是懦弱的,只要自己出现在村子里。他们只会惊慌的跑,好像是进了狼,炸了圈的羊。上一次他们冲进村子里,就是这副情景。可笑那个山羊胡子的老头,居然站在道中间指指戳戳的骂自己。

  最后那个山羊胡子的老头儿,被他扔进了燃烧的房子里面。眼看着人在火里面惨嚎着扑腾,林孛罗才算出了一口气。一个汉人的老狗,也想对自己龇牙。俺可是牛录手下最能打的人!

  战马踢踢踏踏的走进了村子,新钉的马掌在青石道路上擦出点点火星。前面大约两百步远的街口,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少女。少女披散着头发,没了命的跑。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眼,惊慌的样子像是被狼撵的兔子。

  林孛罗一笑,看起来今天运气不错。有个小女孩儿又能快活快活,上一次大家伙轮着上那个漂亮小妞儿,到了自己这里已经是半死不活,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没意思透了。这回好,自己独占一个想怎么快活那就怎么快活。

  少女在街角一晃就不见了,披散的头发被风吹得乱飞,林孛罗赶忙催动胯下战马加速追了过去。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娘们儿跑了,今天晚上的乐子可就靠她了!

  战马的速度很快便提到了极致,透过残破的篱笆墙。林孛罗还能看到少女拐了个弯,顺着路没命的跑着。

  “架!”高喊了一声,战马的速度再提几分。

  李枭默默的计算着战马是速度,猛的一拉绳子。绊马索,这是对付骑兵最好的武器。如果不是为了拉绊马索,李枭绝对不会让二弟李休来诱敌。毕竟,这十分危险。万一鞑子兵不好色,上来就用弓箭。就算你跑再快也得挂,所以李枭叮嘱李休隔着篱笆跑。现在看起来,这小子干得不错。

  眼看就要追上少女,林孛罗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忽然间,林孛罗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眼前的景物不断的变换,耳边有风声响起。还没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重重的跌落到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才停住。

  从奔马上摔下来,林孛罗只觉得眼前全是小星星。胳膊腿好像都不听使唤,不远处的战马发出了一阵阵哀鸣。

  围墙后面窜出来一个汉人的少年郎,个子不高很瘦弱。手里拎着一柄柴刀,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反射着寒光。

  李枭手里拎着柴刀,跑着冲向了摔倒在地上的鞑子兵。这家伙身上穿着棉甲,腰里还有佩刀。绝对不能让他缓过神儿来,不然自己兄妹几个都完蛋。

  林孛罗晕晕的,右手本能的去摸佩刀。刚刚握住刀把,忽然间觉得手腕一凉。疑惑的看时,手腕正狂喷鲜血。自己的手,却还握在佩刀的刀把上。奇怪的是手被砍断,林孛罗并不觉得疼。

  一刀砍掉了林孛罗的手,李枭再一刀砍向了林孛罗的脖子。这家伙的脖子真粗,一刀没砍掉脑袋。刀子卡在骨头缝里面,死命拽了一下居然没拽动。

  林孛罗剧烈的挣扎,伸胳膊蹬腿像是条鱼一样的在地上蹦。李枭来不及再拔刀,随手操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照着林孛罗的脑袋就是猛砸。

  “操你娘的,还俺爹的命来。”八岁李虎拎着一根棒子,疯子一样的冲上来。后面跟着只有六岁的李浩。

  萌萌的小玉,手里拿着一根柳树枝儿。跑过来一下一下的抽打,边打边喊:“打屎你!打屎你!”

  披散着头发,穿着花裙子的二弟李休,瘫坐在不远处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他真的是玩了命的跑!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反正最后李枭的胳膊都抬不起来。这才气喘吁吁坐到地上,再看林孛罗。脑袋已经瘪瘪的,血肉模糊五官都看不清楚。灰白色的脑浆,沾了一石头黏糊糊的。

  歇了好一会儿,李枭踢掉了刀把上林孛罗的手。抽出了腰刀,双手抡起来剁了下去。

  一旁的弟弟妹妹们傻呆呆的看着,直到李枭拎着那鞑子兵的辫子将人头拖在地上走。这才一个个小脸儿通红,兴奋莫名的跟了上去!

  山坡上一连三座坟,没有墓碑只有一个个木头牌牌。老爹的坟前放着一颗破碎的像是萨琪玛一样的脑袋,李虎本来还想挖那鞑子兵的心肝,被李枭抽了一巴掌。都是好人家的孩子,干嘛要跟畜生学。

  “爹,娘,姐!今天杀了一个鞑子兵祭奠你们,你们好走。”李休带着弟弟妹妹们给爹娘磕头,李枭在旁边用缴获的匕首,费力的在木头上刻字。炭笔写在木头上的字如果不刻上,被雨水一冲就什么都没了。

  身后的弟弟妹妹跟着李休磕头,看向大哥的眼睛里面全都是小星星。没想到,在两根树上绑绳子就可以让鞑子兵吃瘪。大哥从小就淘气,因为挖陷坑没少挨爹的巴掌。只是没想到,这样也可以杀死一个鞑子兵。

  “走!我们离开这里!”刻完了字,李枭站起身来对着几个小的说道。

  李枭早就想好,这里是不能待了。干掉这个鞑子兵,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只要鞑子回来找,他们兄妹几个肯定是活不下来的。现在的小身板儿,还不能跟鞑子兵相抗衡。

  现在只能是进关再说,毕竟这里不久之后就要沦为鞑子的土地。即便自己是特种兵,也不可能带着几个小孩子阻挡满蒙八旗。

  缴获了一匹上好的战马,翻开马上的褡裢,里面还有些散碎银子铜钱。有些银子上面还沾着血,肯定是从哪里抢来的。

  战马踏进了陷马坑摔了一跤,腿有些瘸不能骑。好在李枭检查了一下,都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养个几天,就会恢复。马掌也是新钉的,估计是为了出来抢劫方便。

  现在这都成了自己的战利品,李枭最喜欢鞑子兵身上的匕首。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随手一挥,就削断了指头粗的柳树枝。

  带了足了干粮,又将李玉放在马背上。李枭牵起小弟李浩的手,兄弟四人就踏上官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