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辽东之虎 > 第六章

第六章


  本来在这么吵的环境里面,李枭听不到那狗腿子在和蒙古人嘀咕什么。可偏巧,李枭刚刚被人群一挤。现在就站在蒙古人的旁边,狗腿子的嘀咕的话被李枭听得一清二楚。要知道李枭在朱日和待了八年,蒙古话不但能听懂,甚至说也没太大问题。

  “我操!”现在居然也有这样的极品,看起来汉奸真是无处不在。李枭站在两个蒙古人的身边,听了个真切,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那个狗腿子就是两个蒙古人的舌人(翻译),不过刚刚他没有陪着两个蒙古人来这骡马市。两个蒙古鞑子回来。看看他们买的马鞍,他觉得五百个大钱贵了。想着在蒙古人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能力,于是就鼓动蒙古人过来找后账。

  刚才他对两个蒙古人说的话,大致意思就是让蒙古人不要害怕官差。一口咬死了就是这人以次充好,他们觉得上当了就回来要赔偿。如果官差向着张老实,可以去找袁经略伸冤。

  而两个蒙古人并不同意狗腿子的话,他们本来就是看中了这个马鞍子。而且十分喜欢马鞍子的做工,并没有觉得上当受骗。直到狗腿子说,这里是事情他全权处理,一定能够让他们满意,两个蒙古人才不吭声。

  听到这里,李枭算是明白了。原来是狗腿子为了巴结蒙古人,不惜欺负自己的同胞。这让李枭恨得牙痒痒,敢情这年月就有了汉奸。还是这样不要脸的汉奸!

  老家刚刚被鞑子给屠了,虽然屠村的不是蒙古鞑子。但对鞑子李枭是一丁点儿好印象都欠奉,如果不是这具身体太过瘦弱,李枭老早就一拳干翻这个狗腿子。

  问清楚了原由,那位敖都头也觉得事情怨不着张老实。这市集上本来就是,一买一卖银钱两讫的事情。只要没有强买强卖,就不算是坏了规矩。都这样找后账,那买卖还怎么做。

  再说这张老实,本本分分的一个人。靠手艺挣钱,靠能耐吃饭。在市集上是出了名的老实,说他坑别人钱财,敖都头第一个不信。

  所有的人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狗腿子,如果不是官差在这里恐怕早就挨揍了。

  “你们跟着我到签押房去!”敖沧海手一指四个当事人说道。

  “官爷……!这可是袁经略的贵客!”狗腿子一看要去官衙,再次搬出袁经略。

  “呵呵!就算是经略相公在这里,也要将事情问个清楚明白再发落。如果让我知道是你们冤枉了老实人,嘿嘿……!”敖爷一阵阴笑,看那模样就知道没打好主意。

  狗腿子一看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立刻着急起来。狗腿子不过是一名会蒙古话的商队伙计,这一次还是得了姐夫的推荐,才巴结上这两个蒙古头人。

  蒙古人很豪爽,这两天赏的银钱也很多。狗腿子还想着,如果能够在蒙古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能力。说不定能让自己帮忙管理蒙古商队,那可是一个放屁都能油裤衩的差事。

  这几天狗腿子都在狐假虎威中度过,动辄训斥客栈里面的活计招待不周。其用意就是在蒙古人面前显摆,自己有多牛B。其实他这些行径被蒙古人看在眼里,只是从心里更加的瞧不起他。

  狗腿子这时候心已经虚了,却不肯在蒙古主子面前丢了面子。大声说道:“去就去,堂堂经略相公的贵客,难道还怕了不成。”

  嘴上说的硬气,心里却在想着一会儿是不是说点儿软话。把事情撑过去就算了!这俩蒙古人是经略相公的客人不假,可却称不上是什么贵客。两个小小的蒙古部落头人,还当不起经略相公贵客的头衔。他把贵客两个字挂在嘴上,其实就想吓唬这个都头。

  “那就别废话,赶紧走,大爷没闲功夫在这里跟你杵着。”敖都头说了一声,示意几个差役押着人回衙门。

  “都头大人,小人会一些蒙古语。可以直接和两个蒙古人说话!”害怕敖都头畏惧袁经略的权势,让张老实吃亏。李枭毛遂自荐,主动出来做舌人。

  “你?”敖都头上下打量李枭两眼。

  听这小子说话也是辽东人,一身粗布衣服有些破旧,脸上却带着一股英气。看样子不像是这些人一伙的,点了点头道:“那你也跟着来吧,有劳了!”

  差役们押着几个人来到衙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还轮不到大老爷来管。至于敖爷则根本不信,眼前这两个蒙古人会是什么经略相公的贵客。经略相公的贵客,会为了一百个大钱来找后账?笑话!

  一个笔帖式模样的人拿着纸笔走出来,对着狗腿子和张老实说道:“你们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一会儿拿给大老爷看。”

  狗腿子心里已经把肠子都悔青了,这几天在客栈里面作威作福。人家看在蒙古人面子上,对他还算是礼让三分。没想到,眼前这些官差根本不理这个茬。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他也不想想,人家客栈做的就是开门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蒙古人给的银钱不少。人家自然看在钱的面子上不计较,只要不是动手打人,伙计们才懒得和他一般见识。不过背地里在饭菜里吐点口水,或者在茶汤里面下点儿蛆,则是免不了的事情。

  “敖都头,我能和这两个蒙古鞑子说两句么?”就在狗腿子脸色惊疑不定的时候,李枭开口说道。

  “也好!你把事情问个明白,如果是张老实真的骗了人家,咱们也不护短。如果是这两个鞑子想欺负人,嘿嘿……!俺老敖也不答应!”敖都头说话的时候,眼神阴冷的看着狗腿子。

  狗腿子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或许他们还不能把两个蒙古人怎么样。自己要是被打一顿板子,那可怎么办。听说这些官差打板子很有学问,如果没使钱,两三下打下去把人打成残废也不是没有过。

  与这个时代的人略有不同,李枭对蒙古人的印象还不错。其实这些草原汉子很好相处,客人来了杀头羊,一杯酒敬天敬地敬朋友。干了一碗酒,就是好朋友。草原人特有的豪爽,很对李枭的脾气。上辈子就有很多蒙古族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吃手扒羊肉野腌葱。

  眼前这两个蒙古人,刚刚狗腿子让他们说谎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拒绝的,看上去倒不像是不讲理的人。

  “来自草原的朋友,你们好!”李枭流利的蒙古话说出来,狗腿子立刻满脸死灰。

  “朋友,你会说蒙古话,这太好了。”听到李枭会说蒙古话,正愁没办法说清楚的蒙古人立刻高兴起来。总算有一个能够好好沟通的人了,来到县衙他们就发现狗腿子的神色很不对劲儿。他们只是有苦说不出!

  “这位小兄弟,有话你尽管问我。我来跟两位草原来的朋友说,今天的事情其实是个误会。”狗腿子看到眼前这个少年郎,蒙古话说的居然比他还好。心里立刻急了,连忙用汉话对着李枭说道,眼神里面还有一股恳求的意思。

  “误会?误会你就带着鞑子来砸老子的摊子?误会你就帮着鞑子来欺负我?”狗腿子话一出口,张老实不干了。他很老实,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今天平白受了这么一顿窝囊气,一句误会就完事了?

  老实人一般不发脾气,可如果真把老实人逼急了发脾气,那一定就是大事。看看张老实手里的锥子,狗腿子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这东西扎身上不会死,但是真他娘的会很疼。

  两个蒙古人就算是傻,这时候也觉察出不对了。

  “这位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话是对着李枭说的,因为他们已经觉得,自己的舌人很不靠谱。

  “草原来的客人,他说你们故意找后账坏了他的名声。要知道,我们汉人跟你们蒙古人一样很珍惜名声。如果坏了名声的话,他今后在市集上都不会有生意做。”

  “长生天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对那个马鞍子很满意。是他说的,五百文钱买这个马鞍子买贵了。我们根本没有来找后账的意思,你能跟他解释一下么?我们不愿意害了他的名声!”

  李枭早就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儿,原话把蒙古人的话翻译给在场人的。听得在场的汉人,全都怒目看向脸色煞白的狗腿子。

  “娘的,原来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在搞鬼。老子扎死你!”张老实这时候彻底爆发了,一脚将狗腿子踹倒在地上。手里的锥子扎进了他的屁股,狗腿子立刻像是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

  还想扎第二下的时候,被敖都头一把掐住胳膊。用力一掰,张老实不得不松开手。锥子落在敖都头的手里:“这里是官衙,打人的只能是老子。”张老实被敖都头拎起来,还想踹狗腿子。被敖都头一下子推到了一边,两名官差立刻把人按住。

  “你真该死!”让李枭没想到的是,两个蒙古人居然也一人踹了狗腿子一脚。

  狗腿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拱手,“这事情是小人不对,还望各位大人有大量,把小人当个屁给放了。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的娃娃……。”

  “您今年多大了?”李枭好奇的问道

  “二十一,怎么了?”狗腿子狐疑的答道,他不明白这小子为什么问自己多大了。

  “你二十一你老娘八十,你娘生你生的够晚的!!”

  PS:新书求推荐票,各位看官有推荐票给投几张。推荐票对新书真的很重要,老龙已经不要脸的给自己投了,拜谢!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